404 花兒一樣的姑娘,不該插在牛糞上(3更)
loading...
肖冬憶呆愣著站著,任憑水流從自己指縫中穿過,陸時淵幫他關掉水龍頭,拍了下他的肩膀,“別愣著,去你家吃飯。”

坐在車裏,肖冬憶還一臉懵逼。

什麽情況啊,為什麽周小樓會出現在他家裏?

而此時陸時淵正和蘇羨意打電話。

“……還沒開始吃,你們什麽時候到?”

“二三十分鍾。”此時已過了晚高峰,並不會堵車,“對了,小樓怎麽也在。”

“我們原本約好一起逛街的,她陪我來接貓,然後就……”蘇羨意餘光掃了眼,此時正在廚房跟肖媽媽學廚的周小樓。

“阿姨,這個大盤雞好香啊。”

周小樓站在肖媽媽身邊,得到特權,率先嚐了一塊雞肉,燙得舌頭發麻,呼哧呼哧的。

“你慢點吃。”肖媽媽笑道,“很燙。”

“太香了,沒忍住。”

“今晚做得多,你喜歡就多吃點。”

“我可以吃下兩碗米飯。”

“你一個人在外麵,平時怎麽吃飯啊?”

周小樓哪兒好意思說,自己經常點外賣,之前蘇琳還在時,她還會做飯,自從某人出去旅遊,她就隻能吃外賣。

肖媽媽看出她的窘態,笑著說,“你以後有空啊,可以常來我們家吃飯。”

“這怎麽好意思。”

“沒關係,冬冬平時忙,也不是經常回來吃飯,就我跟他爸兩個人。”

“冬冬?他是出生在冬天?”

“不是,我跟他爸相識在冬天,為了紀念我們之間的美好回憶,給他取名叫冬憶。”

“……”

蘇羨意明明就在廚房裏,她都不知道,這兩人是什麽時候聊上的。

周小樓本就熱情討喜,肖媽媽似乎格外喜歡她,相處得意外和諧融洽。

甚至讓蘇羨意覺得,自己留在廚房有點多餘。

幹脆到客廳逗了會兒貓。

肖爸爸看起來就是比較傳統的父親形象,威嚴話少。

至於掛了電話後的陸時淵,看著局促不安的肖冬憶,忍不住詢問,“小樓去你家吃飯,就讓你這麽緊張?”

“我沒有。”

“你昨晚跟她一起看電影了?”

“……”

這事兒除了父母,隻有許陽州知道。

肖冬憶咬牙:

許州州,你這傻缺!

**

當兩人抵達肖家時,飯菜已擺上桌,肖冬憶進門就看到周小樓與自己母親相談甚歡,把他嚇得夠嗆。

他這一路擔驚受怕,回到家,就借口把母親支開。

“媽,你沒跟她說什麽吧?”

“說什麽?”肖媽媽一臉茫然。

“我和她真的沒什麽!”

“我知道啊。”

“那你幹嘛留她在家吃飯。”

“我看你是最近寫論文,把腦袋寫瓦特了,腦子壞掉嘍。”肖媽媽皺眉,“兩個小姑娘是一起來的,難不成我隻留一個吃飯,讓另一個走?”

“你放心吧,我跟你爸做事都有分寸的。”

“那就好。”

肖冬憶也擔心父母行為舉止,讓周小樓覺得為難。

“不過啊,那小姑娘的大概情況我都幫你打聽清楚了,家裏幾口人啊,父母是做什麽的,我都一清二楚。”

“……”

自己兒子是個什麽性子,她比誰都清楚。

看著腦子也不笨,還挺聰明的。

就是追女生這塊,好像總也不開竅,眼看著他身邊的陸時淵、謝馭都有了女朋友,肖家父母自然有些著急。

肖媽媽詢問:“你就不想知道她的情況?”

“我打聽這個幹嘛?不合適。”

“那待會兒吃了飯,你送她回去。”

“時淵可以送她,他們居住小區距離不遠,很順路。”

“你給我滾——”

肖媽媽頭疼得厲害:

簡直是豬隊友,帶不動怎麽辦!

肖媽媽倒不是認定周小樓,執意強硬得想撮合兩人,畢竟拉郎配肯定不行,生氣的是自家混小子的態度。

即便不是周小樓,換做任何姑娘,他都得玩完!

“媽……”

肖冬憶再想開口,肖媽媽抬手阻止,手指按壓著太陽穴:

“你閉嘴,我現在不能聽到你的聲音,我怕自己會氣到中風。”

——

待兩人回到餐桌,肖冬憶又懵逼了。

周小樓居然坐在他爸身邊,兩人也不知在聊什麽,然後……

他就看到自己父親笑了。

肖冬憶的父親,在設計院工作,可能與他工作有關,是個話不多的嚴父,和肖冬憶交流都很少,現在倒和周小樓聊上了。

周小樓注意到肖冬憶回來,隨即乖巧坐好,還衝他笑了笑。

“小樓,做阿姨這裏。”肖媽媽拍了拍自己身側的椅子。

肖家父母待周小樓極好。

有那麽一瞬間,

肖冬憶甚至覺得,自己像個外人。

“小樓啊,你看到自己朋友談戀愛,你自己想談嗎?”

肖冬憶愣住,難不成他母親要開始了?

周小樓笑了笑,幾乎是本能的掃了眼肖冬憶,隻垂頭扒拉著米飯沒說話。

“你這年紀啊,除了好好工作,也該有自己的生活,談個戀愛,多和朋友出去玩玩,別被工作捆綁了。”

“我知道。”周小樓點頭應著。

“阿姨認識很多帥氣的小夥子,二十出頭的,跟你年紀相當,年輕又有活力,你要是喜歡啊,阿姨回頭可以介紹。”

肖媽媽特意強調【二十出頭】,惹得肖冬憶嘴角狠狠一抽。

您有必要嗎?

肖媽媽直接無視自己兒子。

某人這臭德性,她可不打算助攻。

喜歡就自己去追,既然不喜歡,她也不會生拉硬湊。

再說了,

小姑娘年輕漂亮,熱情活潑,獨自美麗多好。

花一樣的年紀,幹嘛插在她兒子這坨牛糞上。

此時,肖爸爸又補充了一句:“我們設計院也有二十多歲,優秀的年輕小夥。”

陸時淵:“我們醫院也有。”

肖冬憶瞪向陸時淵:

關你什麽事兒?你摻和進來做什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