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 見家長?傳說中的小樓姑娘(2更)
loading...
隨著氣溫越來越低,天黑得也愈發早,當蘇羨意接到周小樓時,夜幕已籠罩半座城,霓虹初上,人流擁擠,車水馬龍,忙碌一天的人們,皆在歸途。

蘇羨意過去之前,提前與肖媽媽打了電話。

也是擔心她過去時,肖家沒人。

“阿姨,我大概半個小時左右到。”

“好,我在家等你。”

肖媽媽掛了電話,看向正擼貓的丈夫,“待會兒時淵的女朋友來接貓。”

“就謝家那小姑娘啊。”

“對,你趕緊出去買幾個熟食,買點菜回來,待會兒留她在家吃了晚飯再走。”肖媽媽看了眼時間,“她半個小時以後就到,你趕緊出去,別耽誤時間。”

肖冬憶與陸時淵、謝馭關係好,父母之間自然也認識。

這個時間點,肖家肯定是要留蘇羨意吃晚飯的。

她最後是否留下是一回事,但他們得提前準備。

——

而蘇羨意掛了電話後,周小樓就深吸了一口氣,“意意,我有點緊張。”

“你緊張什麽啊,叔叔阿姨又不認識你,我們就是去接貓,把它送到熙園,我們就去逛街吃飯。”

周小樓轉念一想。

這倒也是,人家爸媽根本不認識自己。

“你見過他爸媽嗎?”

“沒有。”

“你說他們會喜歡我嗎?”

“……”

蘇羨意緊抿著唇,很想告訴她:

你真的想多了。

周小樓坐在副駕位置,緊張忐忑之餘,還特意百度了一下,第一次見家長的注意事項。

約莫半個小時,蘇羨意按照陸時淵所給的地址,到了肖冬憶家所處小區門口,從外麵看是高層建築,當她們詢問保安,具體地址時,保安隻讓兩人開車一直往裏走。

在幾幢高層後麵,有聯排別墅,肖冬憶家就在這裏。

“意意,我還是有點緊張。”周小樓看向燈火通明的房子。

“你在學校的時候,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嘛,現在倒是慫了。”蘇羨意笑著調侃她。

“你第一次見未來公婆時,你不緊張?”

周小樓說著,看了眼身上的衣服,“而且我今天都沒好好打扮,怎麽見人啊。”

“要不你就在外麵等我,我去去就來。”

“那也行。”

周小樓趴在車窗上,看著蘇羨意按下門鈴。

很快,一個穿著毛衣,係著圍裙的婦人打開了門,敦榮和善,笑著拉蘇羨意進屋。

“外麵很冷吧,快進屋。”肖媽媽示意蘇羨意趕緊進來。

“阿姨,不好意思,來打擾您。”

“不打擾。”

陸小膽聽到熟悉的聲音,從貓窩裏跳出來,喵喵叫著蹭到了蘇羨意腳邊。

這小家夥似乎比之前胖了些,看得出來在肖家的日子過得很舒心,她彎腰,將陸小膽抱在懷裏,揉了揉它的腦袋。

肖媽媽也是第一次見蘇羨意。

漂亮,有禮貌,模樣又溫順乖巧。

也難怪謝家與陸家那小子喜歡。

怎麽自己兒子就沒這個福分。

“今晚留下吃了飯再走吧。”肖媽媽邀請。

“不了,我接了小膽兒就走。”

“時淵不是在加班嗎?你從這裏回大院,還得四五十分鍾,就留在我家吃吧。”

“我這……”

“我也沒準備什麽好吃的,你該不會是嫌阿姨做飯不可口,不願留下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

——

而此時的周小樓,見蘇羨意許久未出,也不知裏麵是個什麽情況,心下又有些焦慮,畢竟離肖冬憶家這麽近。

推門下車,在附近踱著小碎步。

遠處,有燈光晃過。

周小樓抬眼看過去,就瞧見一個戴頭盔的男人,騎著電動車朝她駛來,她急忙退到路邊。

男人騎車,卻在她麵前停下了。

看了眼她身側的車,又看了看周小樓。

天色暗,路燈昏沉,男人又戴著頭盔,她並不能看清他的整張臉,隻是視線落在她身上,似乎在逡巡打量,又看著那輛奔馳車。

惹得她心頭一跳。

難道……

意意占了他家的車位?

一般小區裏的車位,都有固定業主車輛,周小樓急忙說,“叔叔,我們馬上就走。”

“你不是蘇羨意吧?”

“啊?”

周小樓愣了,搖頭否認。

“那你是?”

“我是她朋友。”

“來接貓的。”

周小樓點頭,看著那男人從電動車上下來,“那蘇羨意呢?”

“她進去了。”

“你怎麽不進去?這麽冷的天,在外麵吹風,進屋坐坐,喝口熱茶。”男人推著電動車進入別墅的小院子,摘下頭盔,將車筐裏放置的食材與熟食取出,示意她跟自己進去。

周小樓懵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別愣著啊,我不是壞人。”男人說著已打開了門。

蘇羨意本坐在沙發上,急忙起身,喊了聲叔叔好。

男人低聲應著,“外麵那個是你朋友?”

“嗯。”蘇羨意點頭。

“喊她進來吧,喝杯茶,吃了晚飯再走。”

“還有朋友啊,那趕緊把她叫進來。”

幾分鍾後,

周小樓已坐到了肖家的沙發上。

除卻逢年過節,肖家也鮮少有人來,肖家父母非常熱情,請她們留在家吃飯,蘇羨意也客氣拒絕了兩次,長輩盛情,也不好再三推卻。

周小樓顯得格外安靜乖巧,捧著茶杯。

蘇羨意還是第一次看她這麽沉默寡言。

給她使眼色:

你到底想不想留下啊!

周小樓隻給了她一個嬌羞的表情。

蘇羨意:“?”

兩人最終隻能留下。

“阿姨,那我幫您吧。”蘇羨意脫了外套,準備進廚房,周小樓也陪她一起。

肖媽媽原本不願她們進去,畢竟是客人。

隻是蘇羨意和周小樓又怎麽好意思坐等開飯,還是幫忙打下手。

廚房裏,瞬間變得熱熱鬧鬧。

其實周小樓根本不會做飯,上次還差點把肖冬憶的公寓廚房給炸了,自此之後,她就沒下過廚。

切菜、煎炒烹煮的活兒她做不來。

尋了個小凳子,摘菜剝蒜,負責清洗,做些準備工作,陸小膽湊到她,圍著她打轉。

“你想吃啊?”周小樓將剝好的蒜瓣放在它麵前,小家夥嗅了嗅,後退三步,跑出廚房,惹得她笑出聲。

“聽你說話的口音,不是燕京人吧。”肖媽媽看向她。

蘇羨意的情況,他們多少知道些。

周小樓點了點頭,“我是金陵人。”

“難怪,聽你說話,就覺得有點那兒的口音。”肖媽媽笑了笑,“你們兩個是同事?”

“不是,大學同學。”蘇羨意解釋。

“那你豈不是一個人在燕京?”肖媽媽打量著她,“在這裏生活不容易吧。”

“還好。”

“那你住哪兒啊?自己租房子住,還是公司宿舍?”

“租房子。”

肖媽媽一邊切菜,一邊詢問,都是家常閑話,特別私隱的東西她肯定也不會問,“自己住,還是和別人合租?房租不便宜吧。”

“還好,肖醫生給的房租蠻便宜的。”

肖媽媽切菜的動作頓了下。

肖、肖醫生?

是她所生的那個肖醫生。

“小樓,你幫我再剝點蒜吧,好像不夠用。”蘇羨意忽然開口。

小樓……

這名字不算常見。

肖媽媽手指一抖,恍惚想起兒子說過的話,他的租客就是蘇羨意的朋友。

她握緊手裏的刀,盯著周小樓的目光,變得越發熱切,周小樓正低頭剝蒜,動作生疏卻很認真。

“小姑娘,你叫什麽名字啊?”

“周小樓。”

她抬頭,衝著肖媽媽一笑。

她自認為,肖家人根本不認識自己。

即便不喜歡肖冬憶,周小樓也會想給對方留下好印象。

“你、租的房子是?”

“肖醫生的,當時我之前租房子遇到了一點麻煩,還多虧了他幫忙,後來又把公寓租給我,肖醫生真是個好人。”

在父母麵前誇他們孩子,自是不會錯的。

肖媽媽低頭切著菜:

好人?

看樣子,對她兒子印象應該不錯。

她又重新觀察周小樓。

看得出來,她並不會做飯,手笨,卻勝在勤快,跟在蘇羨意後麵忙前忙後,從舉止就能看出,她與蘇羨意並不相同。

蘇羨意還是比較溫順的,而這小姑娘,剛進來時,很拘謹,此時似乎放開了些,屬於活潑開朗型的。

熱情,嘴又甜。

她忽然有種感覺:

這麽好的小姑娘,配自己的兒子,豈不是糟蹋了?

——

此時的肖冬憶,尚未開完學術會議。

就聽說有台手術出了問題,如今尚在醫院的各科室醫生,都前去幫忙。

原本是台肺部微創手術,結果出了狀況。

“怎麽回事?”肖冬憶跟著科室主任,快速進了手術室,陸時淵此時也剛結束另一台手術,倒是意外碰見了。

“碰到了淋巴結,出血很厲害。”有人解釋,“陸醫生剛下了一台手術,正在幫忙縫合血管破口。”

原本的微創手術,此時已轉為開放手術。

“吸幹淨!”陸時淵聲音在忙碌的手術室內,顯得格外清亮,“給我一個阻斷鉗。”

他動作很快,並且幹淨利落。

“組織剪。”

……

陸時淵的出現處理完,又交給了另一位醫生上去,“抓緊時間,病人情況不太好,需要盡快結束手術。”

“下麵交給我吧。”另一位醫生接替他的位置。

各科室協同配合,手術順利結束。

主治醫生去和家屬溝通情況,眾人才長舒一口氣。

“這位病人也是命大,得虧今天有學術會議,各科主任都沒回去,要不然……”雖說手術中常遇到突發情況,但每經曆一次,大家都難免心驚。

“幸好陸醫生來得及時。”

“主要是發現出血時,黃醫生有點慌了,畢竟年輕啊,經驗少,不過他這次手術,有操作失誤。”

“他也是剛主刀不久,遇到這種事,難免有點……”

肖冬憶再見到陸時淵時,他正在消毒洗手,“待會兒一起吃個飯?”

“我得打個電話給意意。”

“整天黏糊在一起,你倆不覺得膩?”

陸時淵沒理他,擦幹手上的水漬,就拿出了手機,蘇羨意知道他在忙,沒打電話,卻給他發了幾條短信。

“意意去你家接小膽兒了。”

“是嗎?”肖冬憶低頭洗手。

“叔叔阿姨盛情難卻,說留在你家吃晚飯。”

“那我爸媽肯定給她準備了很多好吃的,你問問她,我現在回去,還能吃上飯嗎?”

“好像還沒開始吃飯。”

尋常肖家父母吃飯比較早,也是今天有客人,肯定要準備幾個硬菜,開飯時間推遲也正常。

“那我現在就回家,你跟我一塊兒吧。”肖冬憶直言。

“意意說……”陸時淵看向肖冬憶,“小樓也在你家。”

肖冬憶洗手的動作頓住。

周小樓?

這又唱的是哪一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