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 陽陽教做人係列,沒準備好見家長
loading...
霜降天寒,更深露重。

肖家,桌上擺放著熱氣騰騰的羊湯,肖家三口圍坐在餐桌邊,氣氛顯得詭異且尷尬。

至於罪魁禍首許陽州,正半蹲著逗貓。

“冬冬,看電影的事,你不跟我們解釋一下?”肖媽媽緊盯著自己兒子,“你到底是跟誰一起去看的?是女生吧。”

除了異性,他用不著這般遮掩。

肖冬憶點頭。

許陽州詫異看向他,“是你的相親對象?”

“不是。”

“老肖,你可以啊。”

肖冬憶扭頭,剜了他一眼:

你特麽能閉嘴嗎?

肖家父母對視一眼,震驚之餘又老懷欣慰:

兒子終於出息了,知道主動約小姑娘看電影了,不錯不錯。

肖冬憶一看父母笑容就知道他們誤會了,“爸、媽,你們別想太多,跟我看電影的,是我的租客,原本她想請我吃飯,因為相親我拒絕了她,後來又偶遇,然後……”

“又是租你公寓的那個小姑娘?”肖媽媽質疑。

“媽,您別亂想,我跟她真的沒什麽,就是普通朋友。”

“你會和普通朋友去看電影?燕京這麽大,想偶遇一個人還真的……不太容易。”

“不信你問陽陽,這個人他也認識。”肖冬憶扭頭看向許陽州,“就是周小樓,你幫我解釋一下。”

許陽州撓了撓頭發,“我和她不熟,聯係方式都沒有,我怎麽知道你倆關係如何。”

“許州州!”

“不過你真的挺奇怪,你怎麽會想到邀請自己租客去看電影啊?”

“……”

臥槽!

許陽州,你簡直是個豬隊友。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需要你幫忙的時候,你特麽不出現,不該出現的時候,你倒是來了。

讓你幫忙說兩句話,你居然能把事情攪和成這樣?

越描越黑,真是好本事。

肖媽媽見狀,倒是噗嗤一笑,“冬冬啊,無論是普通朋友,還是其他關係,你老實告訴我們,我跟你爸又不會多說什麽,你藏著掖著幹嘛!”

“我們確實著急你的婚事,也不會逮著一個小姑娘就讓她嫁給你,你怕什麽啊。”

“我跟你爸又不會去打擾人家,是吧,孩子他爸!”

一直沒說話,低頭喝羊湯的肖爸爸,應聲點頭。

肖冬憶剛鬆了口氣。

就聽父親問了句:“那小姑娘多大年紀?”

肖冬憶嘴角狠狠一抽。

果然,

這兩人還是對周小樓產生了興趣。

而此時,他的手機忽然震動,肖媽媽就坐在他邊上,抬眼就掃到了上麵的來電顯示,【周小樓】,這不就是租房子的姑娘?

“愣著幹嘛?接啊。”肖媽媽笑著看他。

肖冬憶拿起手機,離開餐桌,走到另一處接聽。

這行為,落在肖家夫婦眼裏,頗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喂?”肖冬憶按下接聽鍵。

“你到家了嗎?”

“到了。”

“那就好,我就想確認一下你是否平安到家……”周小樓抿了抿唇,“我今晚很開心,你早點休息。”

“你也早點休息。”

肖冬憶掛了電話後,父母也沒再追問他其他事。

隻是看他的眼神,多了些揶揄的味道。

肖媽媽看了眼牆上的時鍾,“陽陽,很晚了,今晚留在家裏住吧。”

許陽州還沒開口,就被肖冬憶截斷了話,“他要回家,我送他!”

說完,“拎”著許陽州。

強行把他拽出了自己家。

到了門外,一小股寒風撲朔而來,凍得許陽州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真冷。”

“誰讓你穿這麽少,活該。”

許陽州穿著毛衣,看著保暖,卻防不住風,一吹就透。

“這種時候你不該脫下外套,給我披上?”

肖冬憶看著他,那眼神,宛若在看智障。

“你對小姑娘也這樣?如果是女生跟你說冷,你也這樣?”

“明知道冷,她自己不會多穿點衣服?”

“臥槽,”許陽州詫異,“我以前怎麽不知道,你情商這麽低!你以後千萬別說,是因為時淵在你身邊,才導致你單身。你是憑實力單身的。”

“我怎麽了?”

“如果一個姑娘這麽跟你說話,請你把衣服脫給她。”

“我也會冷。”

“你一個大男人,你冷個屁啊!”

“在正常情況下,成年人體溫在36度到37度之間,男女之間並無太大差別,不存在男人體溫一定高於女性,男人不怕冷一說。”

“我在教你做人,你特麽居然跟我聊學術?”

許陽州腦殼已經隱隱作痛。

“常識而已。”

“……”

許陽州瘋了,搓著胳膊,鑽進了自己的車裏,“我懶得和你廢話,就你這死樣子,哪個姑娘瞎了眼才會看上你,你隻配單身。”

說完,某人直接調轉車頭,揚長而去。

驅車回家的路上,還打電話給陸時淵控訴。

“……你究竟是怎麽和這種人做同事的,我都快被他氣死了!”

陸時淵笑著,“我也是最近才發現他情商低。”

“他是不是寫論文把自己寫傻了?”

“這個鍋,論文不背。”

在陸時淵掛了電話後,很快又收到了肖冬憶的電話,此時已接近11點,這個時間,他以為某人是要跟他聊聊相親或者周小樓的事。

結果,

他一開口就是:“時淵,有幾個論文上的問題想和你討論一下。”

這種事,肖冬憶常幹,陸時淵以前不覺得有什麽,現在忽然開始同情周小樓。

也得虧這小姑娘樂天開朗,若不然,哪個姑娘受得了他。

**

翌日,銘和醫院

肖冬憶昨天熬夜修改論文,上班時難免精神不濟,買了杯熱咖啡,又給陸時淵帶了一份,“你什麽時候去我家接貓?”

“下班吧。”陸時淵正在翻看一份手術方案。

“你今天有三台手術,能按時下班嗎?”

“不確定。”

如果按照既定的手術計劃,陸時淵能夠按時下班,這都是建立在一切順利的基礎上,一旦進入手術室,便沒人能保證發生什麽。

“那怎麽辦?你的貓也不能一直放在我家啊,它掉毛太嚴重了。”

最關鍵的是,這小家夥太難伺候。

簡直就是請了個貓祖宗回家。

擼貓的快樂他沒享受到,但是鏟屎的快樂他倒是體驗到了。

“今晚意意在那邊,你下班早,可以先把貓送過去。”

“我今天也有兩台手術,還有個學術討論會,我可能下班比你還遲。”

陸時淵也打算把陸小膽接回去:

“如果我不能按時下班,就讓意意去接它。”

“那也行。”

陸時淵第二台手術結束時,已超過了預計時間,肯定不能按時下班,便發了信息給蘇羨意,讓她抽空去接陸小膽。

【好啊,你把肖叔叔家的地址發給我。】

陸時淵便把地址,以及肖媽媽的電話給了她。

下班時間一到,蘇羨意收拾東西,剛到停車場就接到了周小樓的電話。

“你電話怎麽來得這麽準?”

“掐著點的,晚上跟你家陸舅舅有安排?”

“他有手術,還在忙,沒什麽安排。”

“那陪我去逛街,我想買幾件新衣服。”

女為悅己者容,周小樓以前不太在意形象,如今倒是分外注重,今早打開衣櫥,竟找不到一件讓她滿意的衣服。

主要是她也缺幾件禦寒的衣服,燕京的冬天,來得真的是太急。

“可是我還有點事。”

“什麽事?”

“去接小膽兒。”

“我陪你去唄,然後你陪我逛街。”

“可是……”

“什麽?”

“小膽兒在肖叔叔家。”

周小樓聲量忽然提高:“意意,我還沒準備好見家長!”

蘇羨意頭疼:

姐妹兒,你想多了,沒人讓你去見家長!你能不能不要給自己加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