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 天殺的許陽州,所謂粉色的貓(3更)
loading...
原本周小樓還覺得這種虐戀挺淒美,聽他這麽一說,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麽了。

“肖醫生,有沒有同事和病人說你不解風情?”

“他們都說我平易近人,還很幽默。”

周小樓笑出聲,“你喜歡看什麽類型的電影?”

“戰爭,科幻的吧。”

“過段時間有部科幻電影要上映,到時候一起去?”周小樓表麵大大咧咧,其實內心慌得一批。

肖冬憶倒是點頭一笑,“可以,不過我不確定什麽時候有時間。”

“沒事,時間可以另約。”

“那也行。”

周小樓內心雀躍不已。

居然還能約到下次!

原本不算熟悉,還挺拘束的兩人,在經過這一晚的相處,似乎沒有了以前的生分客套,倒是親近許多。

兩人都是話多的人,一聊起來,竟有些沒完沒了。

送周小樓到公寓單元樓,目送她進去,瞧見自己公寓的燈被打開,肖冬憶才驅車回去。

而周小樓站在窗口,看著他紅色的車尾燈消失在夜色中,嘴角輕翹。

——

肖冬憶到家時,已是晚上十點多。

想著今晚發生的事,還覺得挺好笑,自己怎麽都沒想到,會被一個小姑娘給“救”了。

當他打開門,意外的

客廳燈火通明,發現父母還沒睡。

陸小膽倒是趴在一邊的小窩裏,早已睡著。

“爸媽,還沒休息?”肖冬憶低頭換鞋。

“有點事。”肖媽媽笑著看他。

“相親的事?”

“是啊。”肖媽媽歎息著,“你說相親嘛,條件各方麵肯定要據實相告,我去問你劉阿姨,為什麽要隱瞞那姑娘的情況,結果她也不知道,也是別人介紹的,後來去問了那家人,你猜她家是怎麽說的……”

“說了什麽?”

“說我們事先沒問,所以就沒說。”肖媽媽輕哼著,“你聽聽這話,簡直是欺負人。”

肖冬憶條件不錯,一般給他介紹對象的,肯定都是未婚未育的小姑娘,而且那女生年紀不大,自然不會有人特意去問她是否結過婚或生過小孩。

況且,一般有這樣情況的,肯定會提前說明。

這事兒可把肖媽媽給氣得不輕。

“行了,您別生氣。”

“簡直不像話。”肖媽媽打量著他,“你去看電影了?”

“看了。”

“跟誰?”

肖冬憶太了解自己母親,如果說是和女生,定然會追問其他事,估計今晚他就不用睡了,保不齊她還會盯上周小樓。

為了省事,他直接說:“許陽州。”

“陽陽?”肖媽媽皺著眉,“你跟他兩個大男人去看什麽電影?”

“要不然我還能跟誰?”

“這倒也是,你們這群人裏,也就他最閑。”

就在此時,

門鈴響了。

“這麽晚了,誰啊?”肖媽媽蹙了蹙眉,“冬冬,開門。”

肖冬憶就站在玄關處,順手就把門打開了。

然後,

許陽州出現了!

“哈嘍!”許陽州手中拎著一個宛若麵盆大的塑料打包盒,衝他笑得格外燦爛,露出潔白的牙齒,寒風中,格外刺眼,“老……”

【肖】字尚未說出口。

“啪——”門被關上。

許陽州一臉懵逼:

臥槽,這隻猹想幹嘛?

他沒按門鈴,改為敲門。

“冬冬,外麵的不是陽陽嗎?”肖媽媽皺眉詢問,“開門啊,這麽冷的天,你把他關在外麵幹嘛!”

肖冬憶沒辦法,隻能把他放進來。

許陽州進屋就一臉懵逼,數落肖冬憶,“老肖,你今天是怎麽了?你相親,我不就是沒去救你嗎?你至於這樣對我?”

他說著,還笑嗬嗬得與肖家夫妻倆打了招呼,“叔叔阿姨好,這麽晚你們還沒休息啊,剛好,我給老肖帶了羊湯,還是熱的,你們也喝一碗,身上暖和了,睡覺也舒服。”

“羊湯啊,我今年還沒喝過呢。”

肖媽媽急忙從他手中取過羊湯,並招呼他坐下。

“這家的羊湯特別純正,而且一點也沒羊膻味。”

“是嘛,那我得嚐嚐。”

許是聞著肉味兒了,陸小膽也從窩裏跳出來,開始喵喵叫著。

想吃肉!

肖冬憶沒想到大半夜的,許陽州會來他家。

八百年都不登門的人,怎麽挑了今晚過來,他剛想把許陽州拉到一邊串供,結果母親卻看向他:

“冬冬啊,別傻站著,去廚房拿些碗筷出來。”

肖冬憶沒法子,隻能先進廚房。

然後就聽到母親笑著詢問許陽州:

“陽陽,今晚的電影好看嗎?”

“什麽?”

“你今晚不是和冬冬一起去看電影了?”

肖冬憶急忙衝出去,想阻止某人。

捂嘴,把他拖走。

可許陽州根本不給他機會。

“沒有啊,我今晚和阿墨在一起,後來遇到蘇呈,又陪他吃了烤串,所以才這麽晚過來,我沒跟老肖一起看電影。”

客廳,瞬時一片死寂。

肖冬憶心下懊惱:

許州州,你這智障,扯謊都不會嗎?

他拿著碗筷出來,許陽州再蠢,也察覺到了氣氛不太對。

低咳著,彎腰,蹲下身,將陸小膽抱起來,結果他這衣服十分粘毛,陸小膽在他懷裏拱了一圈,在他身上滾了一身貓毛。

“這小家夥掉毛還挺厲害。”許陽州尬笑著。

卻沒人搭理他。

許陽州指了指肖冬憶,“老肖,你衣服上也沾了不少貓毛啊。”

肖媽媽湊近看了眼:“這好像不是貓毛。”

女人嘛,對這東西總是異常敏感。

尤其是處於更年期的肖媽媽,此時更是化身偵探,打量著自己兒子,衣服上確實沾了毛狀東西。

她捏起一根,在燈光下細看,“這世上……”

“有粉色的貓嗎?”

許陽州懵逼了。

他原本隻是想轉移話題。

可是,他好像……

又做錯事了!

麵對肖冬憶的死亡凝視,你這天殺的東西。

許陽州隻能選擇性得裝死:

老肖,你不能怪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