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 熱情如火的小姑娘,化身尖叫雞
loading...
寒風凜冽,星光黯然,一如此時周小樓的心情。

灰敗頹喪。

方才燃起的一簇小火苗被某人一句話澆熄,此時涼風襲來,竟覺得渾身涼嗖嗖的,意意說他是個猹,這哪裏是猹,簡直就是個朽木啊。

一點都不解風情!

難怪單身這麽多年。

她低頭走路,盯著自己的鞋,無聲歎息。

肖冬憶感覺到身側小姑娘的異常。

好像忽然就頹喪起來。

難道……

是被代斌嚇著了?

此時,他手機震動,母親打來的電話,“喂,媽。”

周小樓聞言,低垂著頭,就連呼吸都小心翼翼。

“怎麽還沒回來?”雖然兒子已三十,在母親心裏,仍是個孩子。

“有點事,馬上就回去。”

“不是醫院的事吧。”

“不是。”

肖冬憶在和母親打電話,走路步伐稍緩,原本周小樓還與他並肩而行,很快就錯開兩步,走到了他前麵。

“那就好,時淵的新家怎麽樣?我聽說微微要結婚了?之前不是說訂婚嘛……”

“這件事我回家再跟您說。”

“我以前有個同事,就是劉阿姨,你還記得嗎?”

“記得。”

“她說要給你介紹對象,讓你明天去跟人家見一麵。”

“我知道了。”

“既然你答應了,那我就回複你劉阿姨了啊,明天晚上,你再帶人家小姑娘去看個電影。”

“嗯。”

肖冬憶雖然不想相親,但也不代表,相親就遇不到合適的人。

去見麵,是給自己機會,同時也讓父母安心,所以如今這些相親,他也不會刻意拒絕。

……

此時,

從後麵忽然有燈光掃過來,緊接著就是一陣急促的“嗶嗶——”聲。

肖冬憶偏頭就看到一輛電動車從後方駛來,他本能往邊上退,周小樓心不在焉,反應慢了半拍,他微皺著眉,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將其往邊上扯。

猝不及防間,周小樓被這麽一扯,差點撞到他身上。

電動車從兩人身側駛過,沒有半分停留,肖冬憶低頭盯著她,“你沒事吧?”

“沒事,謝謝。”

肖冬憶鬆開手,周小樓也乖乖退到一邊。

當他準備再度和母親打電話時,發現對方已經把電話掛斷了。

怎麽回事?

母親經常說完自己的事,就把電話掛了,肖冬憶習以為常,也沒在意。

跟著周小樓回到公寓,開門進屋,雖是自己的房子,如今卻多了其他人生活的痕跡。

客廳放置著幹花香薰,沙發上有可愛抱枕,就連入室玄關處的地墊都更換成了溫暖粉嫩的顏色。

自己的地方,融入了別人的東西,那種感覺,有點微妙。

“肖醫生,拖鞋。”周小樓從鞋櫃中,取了雙男士拖鞋給他。

這讓肖冬憶有些錯愕。

她一個單身小姑娘,哪兒來的男士拖鞋。

周小樓許是看出他臉上的困惑,解釋道:

“這是小呈的拖鞋。”

“蘇呈……”肖冬憶垂眼看著拖鞋,“他常來?”

“還好,畢竟他姐住這裏,偶爾會過來。”

“如果蘇琳走了,你一個女生獨居,還是要多注意些,別給陌生男人開門,或者讓他們進屋,不安全。”

作為房東,肖冬憶還是很關心租客安全的。

“我知道。”周小樓點頭應著。

肖冬憶進書房拿書,周小樓則去廚房燒水,然後就站在書房門口,盯著他看。

他裏麵穿了件淺灰的v領毛衣,脖頸處露出白色襯衣立領,外麵搭了件長款防風外套,低頭翻找書籍資料。

光影在他身上交織,有種撲朔溫暖的迷離感。

她家肖爸爸真的挺帥。

許是注意到她的視線,肖冬憶偏頭看她,“我就是取兩本書,很快就走,不會耽誤你休息。”

“沒事的,不急,你慢慢找。”

“……”

周小樓說完,低咳兩聲,“那個,水開了,我去給你倒杯水。”

肖冬憶並未喝水,取了書就準備離開,周小樓送他到門口。

“不用送,這裏我比你熟。”

周小樓點著頭,笑著看他,“肖醫生,你明天休息吧,有空一起吃飯嗎?”

這麽多年,想請他吃飯的女生也有。

隻是沒有一個人像她這麽直白且坦蕩,紮著馬尾,衝他笑著。

俏生生的。

他遇到過的女生,有些是衝著陸時淵來的,與他說話,總是客氣又扭捏,倒沒一個,像她這般熱忱又大方。

玄關處的燈光在她眼底晃動著,好似化為一團小火苗,將她眼睛照得很亮。

緊盯著他,一瞬不瞬。

倒是讓他心下微動。

他這年紀,早已被生活消磨的沒了激情,哪兒像她這般熱情如火。

“你幫了我這麽多次,今晚也多虧有你在,上次吃海底撈還是你請客,我挺不好意思的。”周小樓解釋請客緣由。

肖冬憶也沒多想,點頭應了。

關門瞬間,周小樓嘴角輕翹,抑製不住的狂喜。

終於可以跟他單獨出去了,太好了。

她壓抑著,不敢叫喊出聲。

興奮得拿出手機,迫不及待和蘇羨意分享這個好消息。

——

蘇羨意此時還泡著腳,陸時淵則坐在她邊上,手中拿著厚實的腫瘤醫學相關書籍,當她接到周小樓電話,還沒喂出聲,就聽到那頭傳來某人尖叫聲。

“啊——”

聲音極具穿透力,就連陸時淵都聽得一清二楚,眉頭微皺。

這小樓姑娘又怎麽了?

“周小樓,你冷靜點!”蘇羨意覺得自己耳朵都要被她震聾了。

“我真的控製不住,我太興奮了,啊——”

“你是尖叫雞嗎?”

“……”

什麽?

尖叫雞!

周小樓瞬間安靜,“蘇羨意,你不解風情。”

“你大半夜的這麽亢奮,當心被鄰居投訴。”

“你懂什麽,我明天要和肖爸爸約會了。”周小樓語氣中,透著嘚瑟。

“你怎麽約到他的?”蘇羨意詫異,這兩人晚上吃飯時,也沒說上幾句話啊。

“這個你不用管,你幫我問問陸舅舅,我家肖爸爸喜歡吃什麽,我好提前看餐廳。”

蘇羨意看向陸時淵,直接把手機免提打開,兩人挨得近,他自然聽到了周小樓的聲音,隻低聲說了句,“他喜歡吃瓜。”

“吃瓜?”周小樓蹙眉,“其他的呢?”

“他口味偏清淡,你可以選擇……”

陸時淵毫不保留說出了肖冬憶的喜好。

掛了電話後,蘇羨意托腮看他,“二哥,你這是在給小樓助攻?”

“我隻是給她和老肖一個機會。”

陸時淵並不是個喜歡強行拉郎配的人,周小樓喜歡肖冬憶,這點他看得出來,接觸久了,他也清楚這小姑娘的性子,率真直接,熱情又坦蕩,是個挺好的女生。

她和肖冬憶是否真的合適,他不清楚。

但願意幫她一把。

至於兩人能走到什麽地步,他就無法幹預了。

蘇羨意點著頭,將腳從泡腳桶內取出擦拭。

“身上有出汗嗎?”陸時淵詢問,“泡到微微出汗比較好。”

“出了一點汗。”

“天涼後,我發現你的手腳經常是冰冷的,多泡腳對你身體好。”

“我知道,可是……”蘇羨意打量著自己的雙腳,“二哥,我怎麽覺得用艾草泡完腳後,我的腳好像黃了?”

“有嗎?”陸時淵挑眉,“可能是你的錯覺。”

“是嗎?”

蘇羨意抱著手機,又開始幫周小樓出謀劃策,就沒再關注艾草泡腳問題。

兩人已經在討論明天該穿什麽意思,化什麽妝容。

周小樓躺在床上,轉輾反側,激動地難以入睡,拿著手機,思量著,要不要問一下肖冬憶是否平安到家……

而肖冬憶此時正被父母壓著,進行會審。

“冬冬,你老實告訴我們,你是不是背著我們談戀愛了?”

“……”

肖冬憶一臉懵逼,大半夜的,爸媽鬧得又是哪出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