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 弟弟的人格魅力,不能與狗比的冬冬猹
loading...
關於陸時淵拿出戶口本一事,對謝馭觸動很大,覺得他雖然嘴硬,實則心軟,心裏有自己,當兄弟的如此支持自己,他自然也要有所表示。

所以翌日去陸時淵新家吃飯時,祝他喬遷新居,謝馭準備了很多禮物。

看得陸識微都目瞪口呆。

“小馭,你這是否有點誇張?”

餐具、茶具、掃地機器人、加濕器……堆滿了大半個後備箱。

而陸識微自己隻買了一束花!

“誇張?”謝馭挑眉,“都是實用的東西。”

“那也很多。”

“自家弟弟,應該的。”

陸識微嘴角一抽,自家弟弟?他這角色轉變得還挺快,昨天還跟自己“告狀”,今天就親親熱熱喊弟弟?

在出發的路上,陸識微打了電話詢問蘇羨意到了沒。

“在路上,剛接到小樓,有點堵車。”

自從蘇羨意提了新車,上下班自然無需別人接送。

“你姐來嗎?”陸識微指的,自然是蘇琳。

“她去外地玩了,今晚不過去。”

蘇羨意剛掛了電話,就聽到副駕傳來周小樓的長籲短歎,感慨世界的參差,“有人可以出去玩,而我卻每天加班累成狗。”

“我以為你今晚沒空來吃飯。”蘇羨意笑著看她。

“陸舅舅喬遷之喜,我肯定要去祝賀。”

“難道不是對某人的思念已望穿秋水?”

周小樓幾乎每天早上都要發個朋友圈,僅設置為蘇羨意、蘇琳兩人可見。

今天發布的狀態是感慨天冷。

這也沒什麽,可她非要在下麵加一句:

【天冷了,不想上班,最想去的地方除了被窩,還有你的懷裏。】

蘇羨意覺得周小樓怕是瘋了。

她今天不加班,原打算回家好好休息,隻是聽說肖冬憶也要去,這才顛兒顛兒得來了,車子接近熙園時,她從包裏翻出化妝品,開始補妝。

兩人下車時,周小樓還特意扭頭朝後麵多看了幾眼。

“看到熟人了?”蘇羨意詢問。

“沒有,”周小樓抿了抿唇,“就是感覺最近有人跟著我。”

“你是不是想多了,趕緊上樓吧。”

……

兩人抵達時,客廳內已坐了許多人,包括肖冬憶在內的一眾朋友都到了

“厲大哥,你也來了?”

看到厲成蒼,蘇羨意覺得詫異。

畢竟某人工作性質特殊,總是神出鬼沒,尋常眾人小聚,他幾乎都是缺席的,能請到他,實屬難得。

厲成蒼與她客氣頷首,“我送小呈過來。”

“姐。”

說話間,蘇呈從一側探出腦袋,他正蹲在客廳地毯上打遊戲。

“我還有點工作,先走了。”

厲成蒼離開時,還看了眼蘇呈,“小呈,吃完飯,如果沒人送你回學校,電話聯係我,我送你回去。”

“好,謝謝哥。”

厲成蒼與眾人打了招呼,率先離開。

一頓操作,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視線齊齊落在蘇呈身上。

許陽州更是撲過去,一把摟住他的脖子,“弟弟,你老實交待,你是怎麽把他變成你的專屬司機的!”

簡直誇張!

厲成蒼是什麽人啊。

尋常找他都難如登天,想讓他專車接送誰,更是不可能。

因為不順路,直接把許陽州丟在路邊。

如今倒好,簡直把蘇呈當小祖宗伺候著,專車接送,還為他開通了隨叫隨到服務,這是什麽級別的待遇?

許陽州直接瘋了!

認識這麽多年,他還是第一次見厲成蒼對一個人如此好。

蘇呈無所謂得看了他一眼,“如果你能把他妹妹在一個月內提高十幾個名次,他也會這麽對你的。”

“一個月十幾個名次?弟弟,你為何如此牛逼!”

蘇呈看了他一眼:

這不是很明顯嗎?

腦子問題啊!

許陽州衝他豎了個大拇指,深深感慨:“現在的社會,果然還是要靠腦子吃飯啊。”

“像我這樣的……”

“就隻能回去繼承家業了。”

所有人無語:

你丫還能要點臉嗎?

“最近在厲大哥家做家教,感覺怎麽樣?”蘇羨意坐到蘇呈身側的沙發上。

“還可以。”

“你的手機……怎麽變成這樣了?”蘇呈盤腿坐在地毯上,手機就擱在他腿邊,透明的手機殼上,居然貼著星黛露的卡通貼紙。

蘇呈瞥了眼,“為了哄那小丫頭學習而已。”

他說完,繼續專注遊戲。

蘇羨意抿了抿嘴,看來弟弟的適應生存能力,真的一點都不需要她擔心。

他打完一局遊戲,還打了通電話去厲家,詢問厲家小堂妹的學習情況。

“……錯題都訂正完了?我明天去檢查。”

“有不會的,圈出來,明天我去教你。”

“我今晚不過去。”

蘇呈平時浪裏浪蕩,雖然穿著衛衣牛仔褲,一臉稚嫩,此時倒像個大人模樣,看著比尋常成熟很多,蘇羨意見著,深感欣慰。

許陽州則一個勁兒感慨:

“真特麽絕了,厲家那麽多大佬,沒一個能克住那小丫頭的,怎麽就如此聽蘇呈的?”

“難不成這就是傳說中的,一物克一物?”

“弟弟簡直是隱藏大佬啊。”

姐夫是陸時淵,謝馭也算他哥,如今還有厲成蒼罩著。

簡直可以在燕京橫著走!

待他掛了電話,許陽州就抓著蘇呈的胳膊,迫不及待詢問:

“弟弟,你到底用了什麽手段,能讓她聽你的話?”

“有厲大哥在,我能用什麽手段?”

“這倒也是……”

依著厲成蒼的性子,要是發現他有什麽亂七八糟的小動作,這小子哪兒能活到現在?

許陽州撓了撓頭發,“那是為什麽?”

“可能,”蘇呈摩挲著手機殼上的卡通貼紙,“是我的人格魅力吧。”

所有人無語。

這話說得簡直比許陽州還不要臉。

還人格魅力,你有這玩意嗎?你除了一身逗比氣質,還剩什麽?居然大言不慚說這種話!果然,人骨子裏的東西改變不了。

不過這語氣,倒是很像一個人。

“等我姐和謝哥兒過來,就可以吃飯了。”陸時淵從廚房出來。

眾人恍然:

原來是像他!

倒看得陸時淵莫名其妙,“怎麽都盯著我看?”

“沒事,二哥,我去廚房幫你。”蘇羨意挽著他的手,拽著他往廚房走。

“沒什麽需要幫忙的,你坐著等吃飯就行。”

陸時淵伸手,很自然地攬著她的肩,唇角輕碰她的額頭,親密又膩歪,看得客廳內一眾單身狗連連咋舌。

“給不給人活路了,欺負我們沒女朋友是吧。”許陽州歎息。

“我們是來吃飯的,不是來吃狗糧的。”

直到謝馭和陸識微過來,一群單身狗才驚覺,陸時淵撒狗糧,還處於初級階段,謝馭秀恩愛,簡直是進化過的2.0版本。

尤其是他這種平常麵冷話少的人,秀起恩愛,簡直要騷斷眾人的腿。

肖冬憶看不下去,直接說:

“謝哥兒,咱能克製點嗎?我們都知道你倆恩愛。”

“為什麽要我克製,你可以選擇不看。”

眾人齊笑出聲。

肖冬憶捏了捏眉心,“我這一天天的累得像條狗,如今連好好吃頓飯的權利都沒了嗎?”

陸時淵伸手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鏡,“老肖,你錯了。”

“什麽?”

“其實現實中,狗並沒有你這麽累,尤其是寵物狗,你可沒資格跟它們比。”

如今許多寵物狗的日子可比人舒服多了。

“……”

肖冬憶嘴角一抽,我現在能自比為狗狗都不行了嘛?他看了看陸時淵,再看向謝馭,這兩人什麽時候統一戰線了?這日子簡直沒法過了。

所有人都努力憋著笑,就連周小樓都強忍著笑意,時不時看向他。

因為她覺得:

她家肖爸爸真是越發可愛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