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 來自姐夫的維護?單身狗配單身貓
loading...
枯葉凋敝,陽光透過枝縫傾泄入室,光影斑駁。

幾縷秋風吹拂,歲月靜好,人影悠長。

謝馭在經曆震驚、詫異後,冷靜下來,挨著陸識微,聲音溫柔:

“微微,下午我陪你去醫院做個全麵檢查。”

他已和助理打了招呼,下午不去公司。

助理高興壞了。

“應該的,”陸老笑得合不攏嘴,扭頭便看向自家孫子,“時淵啊,你下午醫院如果沒什麽事,就陪著你姐跟姐夫一塊兒。”

陸時淵扶了下眼鏡:

姐夫?

“不用他陪著,我們自己去。”謝馭直言。

“都是自家人,你跟他客氣什麽。”陸老笑著,“懷孕是大事,千萬要當心,要不你倆搬回大院住吧,也方便照顧。”

徐婕接著說道:“搬回來住,大家都能照應著。”

“你阿姨說得對,你們住外麵,我們也不放心。”謝榮生笑道。

對於當爺爺這事兒,他還是由衷高興的。

隻要別生出個像謝馭的“小混蛋”就行。

“況且家中還有時淵這個醫生在。”陸老繼續說著。

陸時淵:“……”

自從他學醫後,

大院裏,誰家有個頭疼腦熱的都來問他。

尋常一些小毛病倒還好。

就連婦科問題、大媽更年期都來谘詢他,這就已經很離譜了。

如今他還要管自家姐姐生孩子了?

術業有專攻,有些東西他也隻知皮毛。

謝馭和陸識微答應搬回大院後,陸老一拍大腿,再度看向陸時淵:“時淵啊,你下班後,抽個時間去幫你姐和姐夫把一些行李搬過來。”

陸時淵覺得一陣頭疼。

他是家中最小的,雖是男孩,也過了一段時間嬌生慣養的日子。

如今自己是半點地位都沒了?

陸時淵點頭應著:

他絕不是看在謝馭的麵子上。

而是自家姐姐與她腹中未出生的孩子。

蘇羨意看著他吃癟無奈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

此時,

被關在籠子中的陸小膽,一聲貓叫吸引了大家注意。

老爺子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麽,“對了時淵,家中有人懷孕,適合養貓嗎?”

“還是要慎重些。”

“那小膽兒最近怕是不合適養在家中了,委托給誰照顧一下?”

原本在籠子中喵喵抗議的陸小膽,好似聽懂了,瞬間安靜。

睜眼打量眾人,天真又無辜。

陸時淵看了眼自己的貓,“爺爺,我平時工作也忙,偶爾三更半夜才回來,我怕影響我姐休息,要不我帶著小膽兒一起搬出去住段時間。”

蘇羨意原本正挨著陸識微說悄悄話,聽到這話,隨即看向他。

某人對搬出去一事,蓄謀已久。

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說出來。

陸老聽到這話,似乎也在考慮此事可行性。

謝馭眉梢輕挑,看向陸時淵。

心中隻有一個想法:

這小子沒安好心。

他怕不是想趁機跟自己妹妹出去同居?

“你想搬出去,那你住哪兒?”徐婕詢問。

“我在外麵有房子,拎包就能入住。”

蘇羨意很想說:

簡直胡說八道!

你那房子裏,不就一張大床嘛,怎麽拎包就能入住了。

陸時淵的那點小心思,做長輩多少都能猜到些,眾人的目光在他與蘇羨意身上來回逡巡,倒把她看得一陣臉熱,臊得慌。

提及兩個孩子即將訂婚一事。

如今陸識微懷了孕,事情就無法耽誤,兩家一合計,倒不如直接結婚。

具體事宜還得等陸定北夫妻倆回來再仔細討論。

陸定北原本在開會,結束後才瞧見父親與妻子給他打了無數電話,回撥過去,得知自己要做外公了,他臉上沒什麽表情。

過了許久才笑出聲。

然後,

整個軍區都知曉某人今日心情格外好。

——

下午時分,蘇羨意去上班,而陸時淵則陪著謝馭、陸識微到醫院進行檢查。

醫護人員看到他倆來孕檢,震驚詫異。

不過他們對病人信息隱私有保密義務,也就是知情人之間會私下討論幾句,謝馭高冷,陸識微氣場強,醫護人員對二人又不熟,不敢多言。

也隻有在瞧見陸時淵時,會道一聲:

“陸醫生,恭喜啊,要做舅舅了。”

他還得一一回應。

肖冬憶不明所以,瞧著大家看他眼神奇怪,詢問原因,陸時淵對他愛答不理。

某人吃瓜八卦心裏作祟,閑來無事就在他身邊上躥下跳。

“沒什麽原因,我姐懷孕了而已。”

肖冬憶傻了眼。

懷孕……

還特麽而已!

臥槽,這可是驚天大秘密啊。

不過陸識微希望孩子穩定些再對外公布,兩家人便暫時把事情瞞了下來,也就肖冬憶在狀況內,激動地不能自已。

“老肖,有件事要拜托你。”

“你說。”

肖冬憶正高興著,然後一隻貓就丟了過來。

“我姐懷孕,家中暫時不宜養貓,我的新家還沒收拾好,小膽兒就暫時養在你那裏。”

“我……怎麽又是我?”

之前某人去找海城找蘇羨意,就是把貓丟給了他。

他家這貓大爺脾氣大得很,肖冬憶可不想伺候。

“你有經驗,我信任你。”

陸時淵說著,打量著他:

“而且你單身,單身狗配單身貓,很合適。”

一劍戳心!

肖冬憶被氣得差點吐出一口老血。

你,禮貌嗎?

因為肖冬憶要去大院接貓,下班時分自然和陸時淵同行,某人直接把他帶去了源華府。

肖冬憶原本還想著:

難不成是陸姐懷孕,謝哥兒要請客吃飯?

結果,

謝馭見著他,臉上沒什麽表情,隻問了句:

“你也來幫我搬家?”

肖冬憶懵逼了,什麽個情況?

然後,

他莫名其妙就當起了搬運工和苦力,倒是陸時淵,喝著水,指揮若定。

他懷疑,自己被坑了!

謝馭和陸識微衣物不多,但都掌管著一家公司,資料書籍相當多,肖冬憶揉著後腰,感慨搬家太辛苦。

“腰酸背痛,年紀大,真的不行了。”

陸時淵挑眉看他,“你還沒談戀愛結婚,就說身體不行?”

肖冬憶被一噎,直接找謝馭主持公道。

“謝哥兒,你說他過分嗎?”

謝馭看了眼陸時淵,“他是我妹夫兼小舅子。”

言外之意:

我管不了他。

肖冬憶斥責兩人狼狽為奸,欺人太甚,“我沒見過你們這樣的人,欺負人,還如此理直氣壯!”

謝馭隻麵無表情說道:“我們是一家人,難不成我要胳膊肘往外拐,去幫一個外人?”

陸時淵忽然覺得,有個姐夫感覺很不錯。

“行了,你倆別欺負冬冬。”陸識微此時開口說話。

終於有人肯開口幫自己說句公道話了,肖冬憶感激不到一秒鍾,陸識微就衝他招手示意,“冬冬,那邊幾個紙箱麻煩你搬下去。”

這兩家……

簡直是全員惡人啊。

**

肖冬憶晚上去接貓,順便留在陸家吃飯,母親打電話詢問,他隻說家中要多個新成員了,搞得老父親和老母親高興半天。

以為自家兒子終於開竅了,要帶女朋友回家。

兩人沒睡覺,等他回來。

結果,

他居然帶回了一隻貓。

兩人隻能暗惱兒子,恨鐵不成鋼。

“怎麽帶回來一隻貓?”肖媽媽一臉嫌棄。

肖冬憶見母親這般模樣,心下忐忑,他們家從未養過寵物,也是害怕母親不同意。

但是幾分鍾後,母親就從廚房拿出了火腿腸。

衝著陸小膽不停揮手,“來呀小乖乖,吃肉肉啦。”

各種心肝兒,肉啊的叫著。

肖冬憶:“……”

他隻能感慨:“媽,您對貓,比對我這個親兒子還好。”

“你要是能給我帶回個兒媳,我保證對你也很好。”

繞來繞去,又繞回了老問題上。

而事實證明,當他真的給母親帶回一個兒媳,家庭地位非但沒有一點提高,反而生活得更加水深火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