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 姐姐有孕?二哥興奮得傻掉了(4600,二更合一)
loading...
陸識微被蘇羨意搞得憋屈,偏生又拿她沒法子,畢竟是未來弟妹和小姑子,又是為自己好,真是半句重話都說不得。

若是自家弟弟這般,陸識微怕是早就動手了。

翌日一早,

當她睡醒時,蘇羨意已做好早餐。

軟糯香甜的白米粥,聞著就讓人食指大動。

“姐,趙姐那邊我幫你說過了,今天不去公司。”

她那小表情,分明在說:

看,我多貼心。

“好,謝謝。”

陸識微昨晚胃部不適,沒吃什麽東西,早上正餓著肚子,剛要盛碗白粥,卻被蘇羨意阻止了。

“我們要去醫院做檢查,你最好空腹。”

“……”

沒法子,陸識微隻能看著蘇羨意吃。

憋屈又無奈。

她從小到大,真的沒有被人如此管過。

“我去醫院的事,你告訴時淵了嗎?”

“沒有。”

“那就好。”

陸識微自始至終認為自己沒什麽事,也怕弟弟瞎擔心。

**

銘和醫院

兩人抵達時,醫院內非常多,掛號大廳早已排起了長隊,聚集著天南海北,操著各種口音前來看病的人。

陸時淵所在的醫院,在全國都非常有名,尤其是腫瘤科。

從各地前來求醫問診的人很多。

陸識微在燕京也算名人,加之天寒,兩人戴著口罩,穿著也簡單舒適,在一眾問診的人裏,不算惹眼。

蘇羨意給她掛了消化內科,兩人取號,便去對應科室。

走廊裏排起長隊,略顯擁擠。

“意意,這麽多人,到中午都未必能輪到我們。”

陸識微垂眸看了眼腕表,打起退堂鼓。

“你今天又不去上班,等著吧。”

“……”

在此期間,蘇羨意接到公司同事電話,詢問她一些工作的事,她是臨時請假,工作沒交接,她尋了地方接電話。

再度回去時,卻意外碰見了熟人。

“蘇小姐?”

祝曉楠穿著白大褂,迎麵走來。

“祝醫生。”蘇羨意戴著口罩,與她客氣頷首。

“來看病?腸胃不舒服?”這裏不是陸時淵所在科室樓層,她肯定不是來找他的。

“不是,陪朋友。”

“朋友?”祝曉楠似乎不信。

這是工作日,有什麽重要朋友,需要她陪護前來?

蘇羨意離開時,還特意叮囑她,別告訴陸時淵,怕影響他工作,這讓祝曉楠更生疑竇,以為她生病了。

盯著她的背影看了許久,才轉身離開。

而陸識微此時已進了醫生辦公室,蘇羨意全程陪著。

“……最近就是經常覺得胃部不舒服,偶爾還會覺得惡心,想吐。”

“這種症狀持續多久了?”醫生打量著她。

“就最近幾天。”

“以前有過嗎?”

“有,可能一兩年以前吧。”

那會兒胃病犯了,吃什麽都想吐,聞著事物的氣味都覺得難受。

“你先躺下,我給你檢查一下。”

醫生說著,示意陸識微躺在一側的床上,並且拉起了床周圍的簾子。

蘇羨意在外麵,隻能聽到醫生讓她解開外麵稍厚的外套,似乎是在按壓腹部某些位置,詢問她是否感覺疼痛。

“都沒什麽感覺。”陸識微直言。

“你近期有xing生活嗎?”

“……”

醫生又問她最近是否吃過什麽藥,聽到否認答案後。

安排她去抽血,做幾項檢查。

當兩人離開,醫生還盯著她們的背影若有所思。

而兩人去做檢查時,發現排隊的人更多。

蘇羨意歎息著,感慨看病太難了。

“都說讓你別來了。”陸識微笑道,“其實我們國家醫療資源分配很不均衡,好的醫院集中在某幾個大城市,有條件的,肯定都想往這幾個地方跑。”

“時淵剛入職時,每天都忙得要命。”

“現在也是這樣,你多體諒一下。”

蘇羨意笑著點頭。

——

另一邊,剛才給陸識微看病的大夫,正在等待下個病人。

護士叫了半天,卻並無人應答。

醫院裏,掛號不來,或是等不及提前離開是常有的事,正當醫生準備叫下個病人時,有人叩門。

“盧醫生,打擾了。”

“小祝?”

消化內科的盧醫生笑著看她,“你怎麽有空來我這裏?”

“就剛才有個姑娘來看病,您還有印象嗎?長得很漂亮的那個。”

“怎麽了?你朋友?”

祝曉楠笑了笑,“是啊,她沒事吧。”

她以為是蘇羨意自己生病,卻又不願告訴陸時淵,便特意來問問。

醫生每天要麵對許多病人,其實姓名之類的,盧醫生沒印象,若是長得漂亮,倒是印象深刻。

陸時淵雖然帶蘇羨意見過同事,也僅限於相熟的一些人。

醫院裏,並非所有人都知曉兩人關係。

“那姑娘啊,原本這是病人隱私,不過是你朋友的話,我就先告訴你吧……”盧醫生笑道。

“她說是胃疼,依著我的經驗,可能是懷孕了。”

“什麽?”祝曉楠詫異。

“我讓她去做檢查了,八九不離十,隻是第一次懷孕,沒經驗,以為是胃病。”

“……”

既然說八九不離十,那這事兒就跑不了了。

祝曉楠心底想著,這也不關她的事,隻是默默拿起手機,看了一下自己的存款。

國慶期間,一堆人結婚,光是份子錢,就耗去了她的大半工資,蘇羨意若是懷孕,他倆肯定快結婚了,又是一筆份子錢。

此時恰有科室會診,她遇到了陸時淵。

她不免多看了他幾眼。

這就引起了陸時淵的注意。

祝曉楠算是拎得清的人,自從告白被拒,便沒再糾纏過他,兩人保持著友好的同事關係,如今這麽頻繁看他,而且神情複雜,難免讓人覺得古怪。

在會診結束後,他便特意問了句:

“祝醫生,你是有事要跟我說?”

祝曉楠覺得,懷孕這種事,不該由她口中說出,隻笑著說:“沒事啊,陸醫生以後若是有什麽喜事,別忘了邀請我啊。”

喜事?

昨晚爺爺跟他提過訂婚一事,他沒告訴蘇羨意,卻和肖冬憶提了一嘴。

難不成他這大嘴巴把尚不確定的事情泄露出去了?

他此時又哪裏知道,她要恭喜的並非這個事。

——

另一邊

蘇羨意陪著陸識微,已經拿著檢查報告去找醫生。

此時已接近中午,陰了數日的燕京難得放晴,陽光傾瀉全身,格外暖和。

其他報告,盧醫生隻是簡單掃過,看一下某些指標,確定正常就好,視線停留在那張血檢報告上。

又盯著陸識微打量著,這倒是搞得她有些緊張。

“醫生,我沒什麽問題吧?”

“誰說你沒問題了。”

這話聽得陸識微心裏咯噔一下。

“恭喜啊,你懷孕了。”

“……”

蘇羨意站在邊上,若非用口罩遮著,定能看到她目瞪口呆的模樣。

“醫生,您確定?”

陸識微傻了眼,怎麽就有了?

“要不你再去掛個婦產科。”

事發突然,陸識微隻覺得腦子嗡嗡作響。

待蘇羨意陪她出去時,她還未緩過神。

不過蘇羨意已經把她當成了保護動物,走路都小心翼翼扶著。

“意意,我覺得不真實。”

“要不我給我哥打個電話?”

“先別打,讓我緩緩。”陸識微坐在醫院外的長椅上,又看了眼蘇羨意,“意意,你去幫我買個驗孕棒吧。”

蘇羨意笑著點頭,離開前還叮囑她別亂動。

陸識微坐在長椅上,無風平靜,秋日暖陽將她周身都照得熱烘烘的。

她本就喜歡孩子,倒不排斥。

隻是來得突然,難免讓人覺得猝不及防。

待震驚、詫異過後,倒是忍不住輕笑出聲。

待蘇羨意買了驗孕棒回來,她又確認了一遍,方才打電話給謝馭,讓他中午回大院吃飯。

“今天中午?”

謝馭捏著眉心,他中午還有客戶要招待。

“怎麽?我想讓你陪我吃頓飯都不行了?”

“我馬上就過去。”

連日來的工作,已讓他略感疲憊,他便想著,中午還能回大院,還能休息一下。

助理倒是差點哭了:

他家謝總終於要回家吃飯了!

**

大院,陸家

陸時淵下班回家時,看到門口停放的車子,略感詫異。

他姐的,謝哥兒的,都在。

又不是周末,這兩人怎麽還齊齊回來了,當他進入院子時,發現蘇羨意正抱著陸小膽在曬太陽,徐婕陪她說著話。

謝榮生則陪著陸老在下棋。

雖說離得近,關係也親密,兩家人也時常碰麵一起吃飯。

但工作日卻鮮少聚首,畢竟都很忙。

今天這是怎麽了?

“謝哥兒,怎麽回事,突然回來吃飯?”

謝馭和陸識微就算回來,也基本會選擇晚上。

畢竟中午時間太短,來回十分倉促。

“不清楚,你姐要回來的。”謝馭正在廚房忙活。

“你狀態看著不太好,還是我來吧。”陸時淵從他手中接過做飯的活兒,“近來很忙?”

“快到年底了,公司事情多。”

除卻因為快到年底,謝馭也是想趁著訂婚前,多完成些工作。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待飯菜上桌,眾人圍坐時,陸識微忽然笑著說,“其實今天,我有事情要宣布。”

“什麽事啊?”陸老笑道。

陸時淵心底想著:

戶口本在自己手裏,他姐又能說出什麽事。

他倒是不甚在意。

拿著公筷,夾起一個紅燒獅子頭,準備放入爺爺碗中。

“就……”陸識微看向在做眾人,粲然一笑,“我懷孕了。”

餐桌上,無人說話。

隻有陸時淵筷子輕顫,獅子頭落在桌上,還挺q彈的彈了兩下。

震驚,詫異。

整個人都感覺要被撕裂了!

他要當舅舅了?

謝馭整個人都是傻的。

那種感覺,就好似被人當頭打了一棍。

懷孕?

孩子!

謝馭覺得他此時的感覺:

簡直比得知陸時淵與蘇羨意在一起時,還要瘋狂,扭曲……

他並不喜歡孩子。

如今得知陸識微懷孕,那種感覺卻很微妙。

似乎有什麽東西,瞬間充斥了四肢百骸,將他渾身都衝刷得暖烘烘的。

陸老雖然一直希望兩人有個孩子,卻也沒想到幸福來得如此突然,五官僵硬,都不知該做什麽表情。

畢竟幾個月前,他還在為孫女的婚事苦惱。

至於意外做爺爺的謝榮生。

更是一臉呆滯。

看向謝馭,頭疼得厲害:

你小子,怎麽每次都這麽突然!

宣布戀情時是這樣,如今還是這般。

他死死盯著自己兒子,發現他一臉呆滯,他還是第一次看到謝馭露出這種表情,那模樣:

竟有些憨傻!

搞得謝榮生竟忍不住,差點笑出來。

原來這小子也有被人嚇瘋的時候。

……

“怎麽了,為什麽都不說話!”

陸識微原以為是件高興的事,除了知情的蘇羨意,怎麽一個個都跟被嚇傻了一樣。

難不成她懷孕,

是這麽驚世駭俗的事?

“姐,你確定?”陸時淵緊盯著她。

“今天剛去你們醫院做了檢查,意意陪我去的,報告單還在我這裏,要不給你看一眼?”

蘇羨意認真點頭,“真的,我陪姐姐一塊兒去的。”

陸時淵是不到黃河不死心,真的拿著她的各項檢查化驗單認真看著,當他看到血檢報告時,才算是徹底死了心。

這東西不可能造假。

“時淵,你姐是不是真有了?”陸老抓著他的胳膊。

得到他肯定的答複,老爺子高興地不能自已。

也顧不得還在吃飯,急忙拿出手機,給兒子、兒媳打電話。

陸定北可能在忙,沒接到電話,程問秋倒是很快接聽,她此時正在父母家中,幫程家二老收拾即將進京的行李,近日也是忙得不可開交。

她原打算在二老進京時,幫他們添置一些新的衣物,偏生兩人不樂意,說她浪費,非要把一些舊衣物裝箱帶過去。

還有老爺子的一堆醫用書,打包了許多物品。

“爸,您吃午飯了嗎?”這個時間,程問秋自然先問了午飯情況。

“還吃什麽飯啊,微微有了。”

老爺子激動的心,顫抖的手,說話聲音都高昂幾分。

程問秋一時沒反應過來,“您說什麽?”

“我說,你和定北要當外公外婆了。”

“……”

程問秋掛了電話,便與程家二老說了此事。

二老原打算下個月進京,聽聞此事,隨即更改時間。

程老激動之餘,還在感慨:

“謝家這小子,動作夠快的啊。”

“這小子從小就讓人省心,果然啊,長大了也不會讓我失望。”

“三十出頭的小夥子,又是練搏擊的,果然是年輕體力好。”

這話聽得一旁的程家老太太直呼他為老不尊,居然還調侃起孩子了:

“你這說的都是什麽話,也不覺得臊得慌。”

“我又沒說錯,我原本聽微微說他工作忙,還想著給他補補,現在看來是不需要了。”程老笑著摸了下胡子,“時淵一直挺忙的,可以給他補補。”

——

此時的陸時淵,盯著已成兩家保護動物的姐姐,心裏總覺得怪怪的。

要說高興吧,也挺高興。

畢竟這是一件喜事。

就是有那麽點酸!

餘光瞟了眼自己女朋友。

蘇羨意正依偎在陸識微身邊,兩個人有說有笑。

她那表情,簡直比自己懷了孩子還高興。

“二哥,你怎麽了?一直不說話。”蘇羨意注意到他的異常,特意詢問。

“我沒事。”

“我怎麽覺得,你好像不太高興啊,要當舅舅了,你就沒什麽感覺?”

謝馭:“意意,他可能是興奮得傻掉了。”

陸時淵看向他:

你說這話……

要臉嗎?

至於陸小膽,擔心貓毛刺激到陸識微,已被關到了籠子裏,此時正喵喵直叫,用爪子扒拉著籠子表示抗議,卻也無人搭理它。

為什麽要把它關起來?

原來愛是會消失的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