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 意意脾氣很拗,陸姐姐難得吃癟
loading...
源華府

晚餐後,蘇羨意與趙姐尚未離開,陸識微就接到了謝馭的電話,看到來電顯示的那一瞬,兩人明顯感覺她表情都變得溫柔。

“小馭,”陸識微拿著手機走到窗前。

“吃過晚飯了?”

“剛吃完,你呢?”

“開完會,和公司幾個員工去吃飯,今晚可能不回去了。”

餐桌上,其他員工垂頭不語,這幾人還是第一次見謝馭和陸識微打電話,那臉上的溫柔之色,驚得他們臉都白了。

剛才開會時,冷肅著一張臉,還把其中一個部門經理罵得狗血淋頭。

如今這溫聲細語的模樣,真是一個人?

簡直要瞎了我們的狗眼!

“……那你早點休息,別熬夜。”謝馭叮囑再三,才掛了電話。

接著,

又是一副冷寂孤絕的模樣。

看得眾人連連咋舌,您怎麽不去表演川劇變臉?

——

另一邊,掛了電話的陸識微轉身就看到蘇羨意端著切好的水果從廚房出來。

“姐,我哥今晚不回來?”

“是啊,要不你今晚在這裏陪我睡?”

蘇羨意笑著點頭。

當她給陸時淵打電話,告知今晚不回去時,某人隻淡淡應了聲。

然後陸老爺子就瞧見早已換好衣服,在沙發上等候多時的孫子,上樓換了一套家居服。

“呦,今晚意意不陪你啊。”

老爺子笑著調侃。

這兩人即便天冷,還喜歡牽著手出去遛彎。

老爺子也曾跟著他們出去過一次。

他說聞到烤紅薯的香味,自家孫子就很孝順的給他買了,然後說了句:“爺爺,東西也吃了,您該回家了。”

哄孩子呢!

陸老被氣得不輕。

自此,就沒再跟兩人出去過。

陸時淵換了衣服下樓,幫爺爺弄好泡腳水,又擱了些艾葉包進去。

老爺子舒服得泡腳喝茶,提起程家二老即將來京,便偏頭看向自家孫子,“時淵,你跟意意打算怎麽辦?”

“什麽怎麽辦?”

“你外公說,希望你們兩對一起訂婚結婚,這樣他就省得來回跑了。”

陸老抿了口熱茶,繼續說道:

“這事兒吧,我也認真考慮過,雖然有風俗說,家中在一年之內,一嫁一娶,一進一出不太好,都是迷信說法。”

“就是訂婚,至於什麽時候結婚,肯定還得你們說了算。”

“你和意意說說,好好考慮下。”

長輩的認知裏,訂婚就等於兩家非常正式確定關係。

如果年前都能定下來,自然都高興。

陸時淵笑著,“外公還真是想省事兒。”

“你外公也是有所擔心的。”

“擔心什麽?”

“怕意意發現你的本性,不是什麽好東西,怕她跑了。”

“……”

這,真是自己的親外公。

此時的源華府,趙姐已經離開。

蘇羨意在給徐婕打完電話後,洗了澡,陸識微拿了套自己的睡衣讓她換上。

兩人依偎在一處挑選禮服,陸識微胃裏又翻湧出一股不適感。

她剛準備喝口水強壓下去,這次感覺更強烈,水尚未喝下,她便衝進了洗手間,幹嘔起來。

“姐?”蘇羨意皺眉,幫她接了溫水漱口,“你……還好嗎?”

“沒事,吃點胃藥就好,以前也有過。”

漱完口,陸識微去翻找胃藥。

還不忘叮囑蘇羨意:

“你可千萬別學我,要按時吃飯,要是真的了胃病,可不是開玩笑的。”

“你別吃藥了,還是去醫院吧。”

蘇羨意從她手中奪了藥,便要帶她去醫院。

“別大驚小怪的,都這麽晚了,不想往醫院跑。”

“那你明天去檢查。”

“意意……”

蘇羨意打開手機,點開陸時淵所在銘和醫院的官網,想幫她網上掛號預約,這需要填寫個人信息。

偏生陸識微不願說。

“意意,我明天還有一堆工作。”

“那我先用自己的信息幫你預約?”

“這……”

“姐,我明天請半天假,陪你去醫院。”

“你還是去上班吧,我自己去就行。”

“要不通知我哥,讓他陪你去。”

蘇羨意怕她不去,幹脆直接切斷了她的後路。

陸識微嘴角一抽。

依著謝馭的性子,肯定以為她去醫院,是得了什麽大病。

“那還是你陪我去吧。”

陸識微發現:

這小姑娘拗起來,簡直油鹽不進。

最後,陸識微告訴她個人信息,由蘇羨意幫忙預約了醫生,幾乎是“強迫”她去看病。

惹得陸識微頭疼不已。

蘇羨意當即就給領導打了電話請假。

雖說公司最近很忙,不過蘇羨意自從上班以來,從未遲到早退或者曠工,也沒因為是謝家人而使用什麽特權。

偶爾請一次假,領導也沒多問,當即就批了,讓她回來後補個假條。

陸識微原本還想偷偷吃胃藥,結果發現自家藥箱不翼而飛。

“姐,不要亂吃藥。”

蘇羨意忽然出現,嚇了她一跳。

“我弟弟和外公是醫生,我……”

“但你不是。”

陸識微被一噎,“那我去書房看會兒資料。”

“我哥剛才打電話給我,讓我盯著你早些休息,別熬夜。”

陸識微抿了抿唇,“意意,我發現你不可愛了。”

“沒關係,二哥覺得我可愛就行。”

“……”

蘇羨意就像個小管家婆,走哪兒盯哪兒。

最後,

陸識微隻得被迫躺在床上,而蘇羨意就睡在她身邊。

寸步不離。

她後悔今晚將這小姑娘留下來了。

“意意,我好歹是你未來的大姑子兼嫂子,我覺得你這樣不太好。”

“病人沒有資格說這種話。”

這小丫頭平時溫柔客氣又好說話,沒想到這麽拗。

簡直和她外公有的一拚。

就連陸時淵或謝馭都很少能讓她覺得如此憋屈。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