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 假司機遇到真悶騷,弟弟的生日排麵
loading...
蘇羨意被某人的大叔與丫頭文學震驚到了,久久難以入眠。

而隔壁兩個人,關了燈後,還在聊天。

周小樓和蘇琳,一開始說得還是網文、動漫、影視追星,有些梗,蘇羨意不懂,隻安靜聽著,後來這把火不知怎麽就燒到了她這裏。

“意意,你跟陸舅舅怎麽樣?”

“我們挺好的。”

“那方麵生活和諧嗎?”

“……”

兩人以開闊視野為由,增長見識為由,三更半夜打開了蘇琳帶來的筆記本。

她們似乎都在自己的網盤裏保存了一些東西。

名字還取的很特別。

周小樓的文件名稱都是什麽《亞洲文明史》、《歐美近代發展》、《高效學習一百招》……她是文學專業出身。

蘇羨意天真到,以為這些是單純的學習資料,結果打開後——

簡直可以說,打開了新世界。

至於蘇琳就更加離譜了。

文件夾名字是:

《啟蒙運動》、《生命教育啟蒙知識紀錄片》、《青春必修課》……走的是內涵路線,懂得都懂。

周小樓感慨:“姐,還是你比較厲害。”

原來蘇琳高冷的外表下,居然這麽悶騷。

蘇羨意覺得這兩人,簡直是找到了知己。

搞得她夾在中間,好像一個傻白甜。

周小樓一直都自詡為老司機,其實就是個假把式,這要是遇到真悶騷,還是得認輸。

總之,

三人從動漫偶像,聊到生命起源,似乎有說不完的話題,還是周小樓今日搬家實在太累撐不住,這才陸續睡下。

——

翌日一早,還是陸時淵的電話吵醒了蘇羨意。

他下了夜班,與同事交接完工作,準備帶三人去吃早飯。

蘇羨意叫了隔壁床的兩人。

周小樓以太困為由,把她打發了。

再見麵時,

早餐已換成了午飯。

“陸舅舅,我不知道你要請我們吃的是早餐,都怪意意,是她沒叫我們。”周小樓笑道。

蘇琳還端著一副冷清的模樣:

“意意,你做得確實不對。”

蘇羨意錯愕,緊盯著兩人:

你們也太過分了!

她原本還想著如何安頓蘇琳,周小樓提議讓她住到自己公寓,兩人聊得來,一拍即合,倒是一點都不用蘇羨意操心。

“她們處得好,你不是應該開心?”陸時淵瞧見自家女朋友,居然垂喪著臉。

“我有種自己被拋棄的感覺。”

“怎麽這麽說?”

“她倆去逛街,居然都不叫我。”

兩個人是這麽說的:

你是有對象的人,我們不能總是霸占著你,要不然陸時淵該有意見了。

陸時淵笑著揉了下她的頭發,“你想逛街,我陪你。”

“感覺不一樣。”

“不想逛街?那我們去看看家具?”

“也好。”

“對了,小呈生日的事,你安排得怎麽樣?”

“交給陽陽了,他對這些事比較在行。”

“陽陽……”

蘇羨意忽然有點慌。

這事兒還得說到幾天前,當提起要給蘇呈過生日,許陽州就主動請纓,說什麽:“我家小老弟的成年生日,我怎麽能不參與策劃。”

“我一定要給他弄個畢生難忘的生日。”

“你放心,我肯定不會瞎搞的,畢竟這個日子對弟弟來說,還是很重要的。”

某人拍著胸口保證,陸時淵就同意了。

**

很快就到了蘇呈的生日。

前一天,蘇琳陪著蘇羨意把車提了。

那日晴空萬裏,豔陽高照,倒是個難得的好天氣,當天早上,許陽州就在群裏嚷嚷:【今晚弟弟生日,有誰來?冒個泡,我統計一下,地點還在會所,大家別遲到。】

白楮墨:【1】

老肖:【2】

謝馭:【3、4】

小翹臀:【謝哥兒,你一人占兩個位置?】

【我和微微。】

某人現在喊微微,喊得那叫一個順嘴兒。

群裏其他人可不敢這麽稱呼,隻覺得他倆過分膩味,簡直肉麻。

謝馭以前隻是私下如此稱呼,如今關係擺在明麵兒上,叫得那叫一個膩乎,兩人又住在一起,同進同出,基本每次出門,都是屠狗模式。

陸時淵和蘇羨意自然都會到場,隻是讓人意外的是:

在池烈說完5後,厲成蒼忽然發言了:【6】

所有人:【……】

某人可不是輕易會露麵的人。

弟弟真有排麵。

除卻他們,還有蘇琳、周小樓,和蘇呈的室友及關係不錯的同學。

蘇呈那天早起,穿上新衣服。

特意去做了個頭發,“tony老師,我要燙這種。”

他從手機上,拿出一個明星的照片,希望燙出那種效果,跟他比劃了半天,tony老師給他比了個ok的手勢,表示自己get到了他的意思。

結果蘇羨意再見他時,某人盯著一頭蓬鬆的羊毛卷,正和tony老師理論。

“這不是我想要的。”

“帥鍋啊,你多洗兩次就行啦——”

發型師還操著一口兩廣地方的口音,普通話不太標準,非常逗趣。

“你別叫我帥哥了,請叫我小卷羊。”

“小卷羊,其實你這頭發現在很好看,不信你找找鏡子啊,羊毛卷也很流行啊——”

“那是因為我長得帥。”

“……”

蘇呈以前沒燙過頭發,畢竟蘇永誠管得嚴,他本身頭發,也有一絲微卷的弧度。

燙頭、喝酒、紋身……幾乎都不允許。

如今他成年了,就想搞一搞,順便弄點顏色,畢竟成年了,外形上也要搞點儀式感。

結果就搞成了一頭羊毛卷。

“蠻可愛的。”蘇羨意覺得很好看。

不是什麽酷炫的發型,倒是很呆萌,挺適合他。

“帥鍋啊,你看,這位美女都誇你好看啦——”

tony老師還在誇他。

“真的好看嗎?”蘇呈照著鏡子,撩了撩頭發,好像也還行。

看多了,似乎也習慣了。

“你的室友和同學怎麽去會所?”蘇羨意這車子也坐不下太多人。

“他們自己坐車。”

蘇羨意去公寓接蘇琳時,才知道周小樓今晚去不了。

“她晚上要加班,讓我祝小呈生日快樂。”蘇琳說著,將一個禮物遞給蘇呈,“小樓送你的。”

蘇呈高興接過,撥開層層包裝,一個精致小巧的包裝。

這麽小,應該是很貴重的東西吧。

“小樓姐人都沒來,還送禮物給我,真是太客氣了。”

打開後,

是個羊毛氈的鑰匙扣。

“這是小豬?”

蘇琳:“她說是小狗。”

“……”

“她說最近比較窮,隻能送你這個,說下次發工資請你吃飯。”蘇琳解釋。

“純手工的,也是小樓姐的一片心意。”蘇呈笑眯眯的將鑰匙扣與自己原先的鑰匙環掛在一起,又衝著蘇琳撩了下頭發,“姐,你覺得我的發型怎麽樣?”

“真話。”

“嗯,這是羊毛卷。”

“我覺得像泰迪卷。”

蘇羨意笑出聲,蘇呈卻瞬間自閉了。

當他們到會所時,正好蘇呈的室友與同學也來了,一群人站在會所門口發愣。

會所前麵有個巨幅的led顯示屏,平時都是播放些廣告,此時正打著幾個霓虹大字:【祝我親愛的弟弟蘇呈,生日快樂。】

落款:許陽州。

據說某人包下了當晚的整片廣告屏幕。

蘇呈抿了抿嘴:

陽哥,這真的沒必要!

“呈哥,你好有排麵啊。”同學們驚歎。

“感覺今晚過來,真的賺到了。”

他們以前隻知道蘇呈家境不錯。

如今看來,

似乎低估了他的實力。

蘇呈也覺得,自己好像真的真的榮升為團寵了,過生日嘛,總歸還是開心的。

“先進去吧。”蘇羨意低咳著。

一群人進去,服務人員聽說是壽星到了,齊刷刷彎腰、祝賀,就差高唱一首生日快樂歌了。

讓蘇呈徹徹底底體驗了一把什麽叫做大型社死現場。

蘇羨意強忍著笑意。

這許陽州搞得未免太隆重了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