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 配合默契,有種老父親的感覺(3更)
loading...
銘和醫院,急診處

護士正在幫一個男生頭部做緊急處理,他手上有血,身側的還有個小姑娘,正咋咋呼呼圍在身邊,眼睛紅著,還一個勁兒讓護士動作輕點。

傷口消毒,難免刺痛。

男生嗷嗷叫著,女生就心疼得掉眼淚,見到肖冬憶,就趕緊讓他幫忙看看。

“怎麽傷的?”肖冬憶檢查了一下男生額前傷口。

女生忽然指著周小樓:

“她砸的!”

肖冬憶看了眼周小樓,她穿著睡衣,腰杆挺得筆直。

“用什麽砸的,搞成這樣,這上麵黑黑的,像是鐵鏽。”護士皺眉。

女生紅著眼,“她用鍋砸的。”

所有人:“……”

原本還有些鬧哄的急診室,眾人視線齊刷刷射過去,周小樓戰術性咳嗽兩聲,“醫藥費我出。”

“周小樓,你以為出個醫藥費就行了嗎?我告訴你——”

肖冬憶提醒,“這位小姐,這裏是醫院。”

女生嘟囔著幾句髒話,沒再大聲叫囂。

隻是這幾句話髒話,又是帶爹又是帶娘的,聽得肖冬憶眉頭直皺。

“這傷口需要縫合,再打個破傷風。”肖冬憶示意護士去準備縫針需要用的東西。

“肖醫生,有個老人摔了,剛送來,您要不要去看看?”

急診室,總是忙忙碌碌。

一旦忙起來,肖冬憶也沒太多時間關注周小樓,隻是聽那女生滿嘴髒字兒,也知道不是什麽善茬,又揚言報警。

她在燕京除了蘇羨意並無熟人。

他思來想去,還是通知了蘇羨意。

蘇羨意此時正和陸時淵牽手,遛貓,接到電話,覺得詫異之餘,似乎早已預料到會出事。

“我送你去醫院。”陸時淵把陸小膽送回家,取了車鑰匙,“小樓是怎麽回事?”

“肯定是跟她的室友。”

蘇羨意就知道,依著周小樓的脾氣,遲早要跟她室友起衝突。

**

此時的醫院內

肖冬憶安頓好摔傷的老者,聽說那邊快打起來了。

在他看來,周小樓畢竟是個剛入社會的小姑娘,還是怕她吃虧。

“肖醫生,那姑娘太凶了。”值班的護士小聲說著。

“確實厲害。”

肖冬憶本以為他們說的是那個滿嘴髒字兒的女生,現實告訴他:

自己錯了!

他們說的是——周小樓!

“他們兩個要動手欺負我,我肯定要自保。”周小樓直接說。

“周小樓,你放屁,明明是你欺負人!”女生氣不過。

“上次國慶假期,你把公共區域弄得像豬窩,不,豬住得都比你幹淨。”

“我沒說不打掃啊!”

“等你回來打掃?那裏麵都長蟲子了,你不覺得惡心嗎?”

“不覺得,你看不下去,你就打掃好了。”

周小樓笑了笑,“我差點忘了,隻有垃圾才會生活在垃圾堆裏。”

“你特麽說什麽!”剛逢好男生立刻跳起來,“你嘴巴給我放幹淨點!”

“我還沒說你呢,你一個大男人,明知道這是女生合租的公寓,說好不許男生來,你來住也就罷了,這裏麵住的不止你女朋友一個,整天光著膀子穿著褲衩在公共區域晃,你要臉嗎?”

“你沒有地方住啊?”

“上個廁所,連門都不知道關!”

“我男朋友免費讓你看了,你還有什麽不滿足?”女生掐著腰,輕笑。

三兩句話,孰是孰非,眾人心底也有了一杆稱。

周小樓聳肩,“就他那二兩肉,有看點嗎?”

所有人,包括站在門外的肖冬憶就傻了眼:“……”

這話,侮辱性太強!

“媽的——”

男生氣得跳起來就要打她。

肖冬憶皺眉,按理說,即將被打,你該躲啊,那小姑娘站著,偏是不動。

他快步上前,直接拽住了欲動手的男生。

偏巧此時,

周小樓抬腳踹了過來。

她可不是任人打罵的主兒,瞅準時機,準備踹他。

這男生又被肖冬憶拉著,無法躲避。

結果就是……

這一腳,結結實實蹬在了他那二兩肉上。

隻聽男生一聲悶哼。

肖冬憶錯愕,手指一鬆。

男生腿一軟,幾乎跪在了地上,周小樓與他對視一眼,兩人皆麵目尷尬之色。

這兩人就好像說好的一般,配合得那叫一個默契。

周小樓也沒想到肖冬憶會突然動手阻攔,可她那一腳已經踹出去了,收不回來。

“那個……你還好吧?”肖冬憶垂頭看著跪在地上的人,與他女朋友一起,將人扶起來,男生疼得臉色青白,冷汗直流。

“你被人踹一腳試試,我特麽能好嗎?”男生罵罵咧咧得低咒著。

“這裏是醫院,不要打架。”

肖冬憶低咳一聲,裝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樣。

鬼知道他此時的心理活動:

臥槽!

踹得好狠,他看著都疼。

“醫生,您聽聽她說的話……”女生指著周小樓,譴責她。

“我說錯了嗎?”周小樓直言。

雙方又差點吵吵起來。

——

很快,民警就趕來處理,細問之下,才知道是因為刷馬桶起了衝突。

因為這男生小解時,沒把馬桶圈掀開,濺到了上麵,又不清潔,加之以前的衝突,周小樓自然就炸了。

她本就挺能說,加上占了理,就更加厲害。

對方還說她小心眼,愛計較。

“我是心眼小,但是不缺,我平時看著脾氣好,不代表沒脾氣。”

“從小我媽就教育我,做人要有素質,長大後才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媽媽!”

“……”

說話不帶一個髒字兒,卻把兩人罵得啞口無言。

人被逼急了,自然就想動手,一男一女兩個人,周小樓也擔心吃虧,衝進廚房,見著什麽就那什麽,就抄起了一個平底鍋。

那男生估計以為她不敢下手,還一直叫囂挑釁。

沒想到她真能把自己腦袋給砸破了。

“所以是你們先動了手?”警方詢問那對情侶。

兩人理虧,語塞。

民警想著,能私下和解自然最好,對方理虧,有警察在場,也沒敢嚷嚷,卻說除了醫藥費,需要賠償,這事兒一時並未談攏。

“同誌,借一步說話。”肖冬憶示意民警隨自己出去。

也不知雙方說了些什麽,警察回來後,說考慮時間太晚,先讓他們各自先回去冷靜一下。

周小樓知道這兩人肯定要回出租屋,並不想回去。

“去我那裏坐坐?”肖冬憶看向周小樓,說得自然是自己辦公室,畢竟蘇羨意也該到了。

“不會麻煩您嗎?”

“沒事,我今晚值夜班。”

周小樓並沒想到會遇到肖冬憶。

此時想來,總有些尷尬,坐在他辦公室內,低頭盯著自己的拖鞋,還有露在外麵的腳丫子。

“你先坐會兒。”

“好。”

待肖冬憶離開,周小樓才舒了口氣,這才得空翻看手機,發現蘇羨意給她打了好幾通電話,正當她準備回撥過去時,門開了。

肖冬憶手中拿了杯喝的,遞到她麵前,“這個點,奶茶店都關了,超市隻有這個。”

衝泡型的香飄飄奶茶。

周小樓愣了下,“謝謝。”

她含著吸管,吸了口奶茶。

完全忘了,這是剛衝泡的奶茶,直接被燙到了舌頭,“嘶——”

“燙到了?”肖冬憶皺眉走到她麵前,“我看看。”

完全是職業本能,肖冬憶伸手,抬起了她的下巴。

她的嘴唇也被燙得很紅,舌頭大抵是瞬時被燙得發麻。

半張著嘴,看起來可憐得很。

周小樓坐著,而肖冬憶是站著的,居高臨下,神情專注得盯著她。

周小樓畢竟是個沒談過戀愛的姑娘,被一個男人如此盯著,即便知道人家是醫生,好心幫自己看燙傷,總有些臊得慌。

他手指是溫熱的,抵在她下巴處。

陌生人間的觸碰,總會讓人覺得不自在。

“沒什麽事,我去弄點冰塊讓你含一下。”肖冬憶大抵沒想到她這麽迷糊,說話時聲音帶笑。

氣息忽輕忽重落在周小樓臉上。

混雜著他身上各種濃烈的消毒水與藥劑味道。

刺激得人臉紅。

大半夜的,沒找到冰塊,肖冬憶弄了涼水讓她含著。

又問她舌頭上有沒有起泡,給她搞了些西瓜霜類的藥物。

周小樓抿了抿唇:

確實挺像他爸的,會照顧人!

陸時淵與蘇羨意到醫院時,肖冬憶在急診處奔忙,辦公室內隻有周小樓一人,抱著杯香飄飄奶茶。

托腮,在發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