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 男人乃身外之物,賺錢才是王道(2更)
loading...
【謝哥兒與陸識微牽手逛街】消息在網絡火速傳開,底下留言不斷:

“好甜,好般配。”

“兩人什麽時候結婚?”

“為什麽人家擁有甜甜的戀愛,我隻有做不完的工作?”

……

蘇羨意此時也是這種想法。

假期結束,她就回公司上班,困,累。

身體在崗,心在遠方。

距離下次元旦假期,居然還有整整85天。

喝了一大杯黑咖啡,撐著身體回到工位,隻是今天除卻師傅拿了點工作給她,幾乎沒人給她排工作,她想去幫忙打印文件,同事都笑著說不用。

自從知道她的身份,哪兒還有人敢使喚她。

就差把她當祖宗給供起來。

老板特意叮囑,平常心看待她,大抵沒人能做到。

下班時間,今日來接她的是謝榮生,陸時淵下午有台手術,三點多給他發完信息後,就沒了消息,至於自家哥哥……

全世界都知道他正和嫂子膩歪,她哪兒敢打攪。

回家途中,她和周小樓聊起上班的事。

【不用你幹活,這麽好啊,我都快累死了。】

【你怎麽了?】

【室友昨晚沒回來,好像跟男朋友在外地,我也不能住在垃圾堆裏啊,收拾屋子就忙到半夜,還要早起上班,打工人真難。】

【辛苦你了。】

【我已經在物色其他房子了,希望能早點搬出去。】

蘇羨意此時想到她那個出租屋,還覺得腦殼疼。

——

她吃完飯,去隔壁逗了會兒貓。

陸小膽如今派頭十足,直接坐到了專屬於陸老的藤椅上,一隻手還搭在扶手上。

貓大爺在氣質這方麵,真是拿捏得死死的。

當她抱著陸小膽,準備帶回家擼時,才看到自家哥哥回來了。

他回來是取些衣物,謝榮生卻把他叫住,徐婕泡了茶,一家四人圍坐在客廳,說起了謝馭與陸識微訂婚事宜。

“今天一早,你陸爺爺已經跟我打過招呼了,這事兒陸家不反對,看你們兩個人的意思。”

“我明白了。”

“時間確定下來,提前告訴我,我也要準備一下。”

謝馭點頭。

訂婚雖比不上結婚,卻也不算小事,謝榮生肯定非常慎重。

若是訂了婚,距離結婚也就不遠了,徐婕便問他,以後想把哪裏當做婚房,如果裝修陳舊,少不得要翻新,要準備的事情很多。

謝馭回到源華府時,陸識微不知從哪兒搞了一些植物。

擱在窗前,正拿著小噴壺在澆水。

這裏,

似乎越來越有家的氛圍了。

桌上擱著一袋甜品,謝馭詢問,“你出去了?”

“沒有,趙姐來過,給我送資料和衣服。”

自從打攪兩人好事後,趙姐現在除非得到批準,若不然,根本不敢輕易過來,知道謝馭不在,才過來送了些東西。

少不得要調侃她一通。

“怎麽去這麽久?”陸識微放下小噴壺。

“跟我爸聊了下訂婚的事。”

兩人依偎在沙發上,謝馭注意到陸識微後頸處露出的一抹紅痕,才覺得昨夜自己當真沒做個人,摟著她,說對不起以後會注意。

聊了會訂婚的事,夜深了,就連時鍾的滴答聲都變得格外清晰。

原本說好,今晚就好好睡覺。

奈何躺在一張床上後……

某人就食言了。

“謝馭,你忘記答應過我什麽?”

“忘了。”

“……”

他的回答,理直氣壯。

待陸識微去洗澡時,還憤憤不平,當她鑽進被窩時,謝馭正在用手機查詢什麽。

“在看什麽?”

“想跟你出去玩幾天。”

“我明天要上班。”

“你是老板。”

陸識微覺得,自己跟謝馭在一起,遲早會廢掉,太耽誤她賺錢了。

不過兩人相處時間本就不多,當謝馭用那雙深邃的眸子盯著她時,陸識微就心軟了。

結果就是:

在此之後的第二天、第三天……

趙姐都沒見到陸識微。

她原本想著,人家小兩口分開數日,想膩歪一下也很正常,便沒打攪。

過了三四天後,打了電話詢問,才得知兩人居然出去玩了。

這,公司不要了?

陸識微以前是怎麽說來著:

男人都是身外之物,賺錢才是王道。

**

反觀陸時淵這邊

假期結束,便沒什麽清閑日子,結束手術,拿起手機,除卻給蘇羨意發信息,隻要他一刷朋友圈,就總能看到自家姐姐與謝馭秀恩愛的照片或者視頻。

“謝哥兒和你姐也太秀了。”肖冬憶笑道。

陸時淵沒作聲,隻是姐姐發的朋友圈,卻還要點個讚。

誇一句:

【風景拍得不錯。】

至於裏麵的人,陸時淵就不想評價了。

“待會兒一起吃飯?”肖冬憶脫下手術衣。

“約了意意。”

“……”

肖冬憶被一噎,又給許陽州發了信息,結果他卻說:“在阿墨蹭飯,已經開始吃了,你介不介意吃剩飯?”

至於厲成蒼,肯定約不到。

去找池烈,人家直接說:

“陪家人。”

誰不知道你單身獨居,你要陪哪門子家人?扯謊都不打草稿!

敢情他想找個人陪自己吃飯都找不到了嗎?

“老肖,今晚有安排嗎?”此時,另一個醫生過來喊他。

“沒有啊。”

肖冬憶心底一樂,以為有人要找他約飯。

“能不能跟你換個夜班?”

“……”

“上次答應陪我女朋友去看戒指,放了她好幾次鴿子,這次再不去,她就要跟我分手了,麻煩你了,明天給你帶早飯。”

肖冬憶就差爆粗口了。

就因為他單身,一堆人總愛來找他調班。

難不成單身狗就沒人權?

不過夜班急診,倒是遇到了一個熟人——

周小樓!

“怎麽回事?”

值班護士說道:“這小姑娘把人腦袋砸破了。”

肖冬憶:“……”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