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 風水輪轉,急於證明自己的謝哥兒(2更)
loading...
轉眼已至假期尾聲,謝榮生與徐婕也已回京。

陸時淵本想抓住假期的尾巴,與蘇羨意多親近,結果發現這小丫頭似乎在開始躲著自己。

有時,隻是正常牽手擁抱,她那表現……

就好像在防賊。

好似自己下一秒就會對她做什麽出格的事。

陸時淵自己是醫生,自然清楚小姑娘剛經曆那種事,怎麽也要讓她休養幾日。

難不成是上次醉酒嚇著她了?

他不知是姐姐背後捅刀,還在反思,尋找自身原因。

——

國慶假期最後一日

陸時淵本想找蘇羨意出去約會,結果她直接說:

“小樓回來了,我要去地鐵站接她,今天就不陪你了。”

然後,

陸時淵就瞧見某個小丫頭打扮得“花枝招展”,精致又漂亮得出了門。

他剛轉身進屋,就看到自家姐姐一邊整理耳飾,一邊從下樓,一襲黑色長裙,微卷長發披在肩頭,踩著高跟。

一身黑,偏生嘴角一抹紅。

周身氣場,瞬時變得活色生香。

“你要出門?”陸時淵詢問。

“同學結婚。”

陸識微出去時,謝馭早已在外麵等候,兩人年齡隻差了幾個月,同時入學,同學與朋友圈幾乎都重疊在一起。

陸時淵目送二人離開,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鏡。

怎麽突然之間,

自己倒成了孤家寡人?

難不成,這就是所謂的:

風水輪流轉?

**

蘇羨意到車站接人,由於是國慶返程高峰期,站內擠得不行,好不容易和周小樓碰頭,又被她手中的一大堆東西給震驚到了。

除了自己的一個行李箱,她背著一個鼓鼓囊囊的雙肩包,還有兩大袋東西。

“你這是……”

“來自爸媽的愛。”

“那我們先回你的出租屋吧。”

兩人搭乘地鐵去了周小樓租住的房子。

一路上,兩人頭挨著頭,熱切地聊著天。

聽說蘇羨意與陸時淵發生了關係,周小樓整個人都宛若打了雞血,壓著聲音,用隻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問:

“怎麽樣?他厲不厲害!”

“……”

大庭廣眾,你能不能矜持點!

周小樓知道她臉皮子薄,笑著說,“等到了我家,我再審問你。”

兩人一路說說笑笑到了周小樓所租住的小區,這還是蘇羨意第一次來,兩人哼哧哼哧拎著東西到門口。

結果,

打開門的瞬間,周小樓傻了眼。

“怎麽了?”蘇羨意從她肩側探著腦袋往裏張望,也瞬間僵了身子。

房子是兩居室,周小樓是與人合租的。

除了臥室,客廳、廚房、洗手間都是共用的。

而此時的客廳裏,茶幾上堆滿了各種食物包裝,還有啤酒瓶擺放在地上、沙發上散落著食物碎渣與衣服。

就是她擱在門口玄關處的拖鞋,都明顯被人穿過,胡亂地擺放著。

各種食物氣味混雜著,散發著一股難以言說的氣味。

想也知道,是誰幹的。

周小樓第一次帶朋友回來,遇到這樣的情形,自然更加惱怒。

“先進去吧。”蘇羨意說道。

與她合租的人並不在。

客廳如此,洗手間就更不能入目了,男女衣服混雜著,隨意撂在洗衣機上,周小樓都快炸了。

豬窩都比這幹淨吧!

當她領著蘇羨意回房,她離開時,自己臥室上了鎖,自是幹淨整潔。

周小樓準備去冰箱給蘇羨意拿瓶酸奶時。

發現自己之前擱在冰箱裏的酸奶也不翼而飛。

冰箱雖然是共用的,但早已明確說好,誰用哪層,誰也不能動其他人的物品。

她又瞄了眼廚房,還有廚餘垃圾沒清理,上方有小蟲子在飛。

周小樓算是徹底炸了。

拍照,直接找中介投訴。

大抵是尚在放假,中介含糊其辭和稀泥。

氣得周小樓差點摔了手機。

“她平時帶男朋友回來也就算了,這次居然趁我不在,把公共區域搞成這樣,簡直沒素質。”

“行了,你消消火,我們出去吃飯吧,我請你喝奶茶。”蘇羨意笑著安撫她。

兩人出門前,周小樓還給室友發信息,讓她趕緊收拾,對方沒回。

這事兒把她氣得不輕。

蘇羨意知道她是個急脾氣,生怕她把自己氣出毛病,不停安撫她。

結果,

周小樓化悲憤為食欲,愣是比平時多吃了一碗米飯。

看得蘇羨意目瞪口呆。

“小樓,你這麽餓嗎?”

“扛著幾十斤行李,天沒亮就出來趕車,你說我累不累?”

“確實挺累。”

“再說了,吃飽飯,回去要是讓遇到那對沒素質的男女,幹架也得有力氣啊。”

“……”

蘇羨意悻悻一笑,她覺得周小樓根本不需要安撫。

“對了,你跟我聊聊,你跟你家陸舅舅的事。”某人衝她笑得沒心沒肺。

別人不知,蘇羨意與她做了這麽多年室友,以她目前的狀態,這若是回去碰見她的室友,絕壁會出事。

所以吃完飯,蘇羨意扯著她逛街,並未讓她第一時間回家。

隻希望給她室友多爭取點時間,趕緊把屋子打掃幹淨。

**

另一邊,燕京某酒店內

謝馭和陸識微正在參加同學婚禮,依著男方家的習俗,婚宴在中午舉辦。

來的同學坐了三桌人。

這兩人的事,早就傳得沸沸揚揚,同學圈子裏更是如此,瞧見他們同時出現,還有人不斷起哄,礙於謝馭實在高冷,也不敢過多調侃。

“上學時我就知道,你們之間有貓膩,尤其是謝哥兒,這麽多年不談戀愛,顯然就是在等我們陸姐啊。”

“你倆準備什麽時候結婚?”

“可別忘了請我們這些老同學喝喜酒啊。”

……

在眾人揶揄和調侃中,陸識微倒是喝了不少酒。

“你少喝點。”謝馭低聲提醒。

“沒事,今天高興。”陸識微笑著看他,“反正你沒喝酒,如果喝多了,你照顧我就好。”

許多同學,雖然都在燕京,卻難得碰麵。

陸識微性格好,人緣素來不錯,加上有些新郎新娘的親友,知道她開公司,有背景,也過來找她喝酒。

他們不敢糾纏謝馭,幾乎都圍著陸識微打轉了。

很快,她似乎就有了醉態。

婚禮結束,新郎新娘還要招呼親友,一眾同學難得見麵,有人提議找個地方再聚聚。

“我們就不去了,她喝多了。”謝馭攬著陸識微。

“謝哥兒,你該不會是怕請客,所以不來吧。”

因為剛才吃飯時,眾人調侃,讓兩人請客吃飯之類。

謝馭直接發了個地址給其中一個男同學,“你們可以去這家會所玩,裏麵什麽都有,結賬時報我名字,掛在我賬上就行。”

眾人一看是個高級會所,也就沒繼續糾纏謝馭,讓他帶著陸識微離開。

結果,

車子剛離開酒店車庫,謝馭看向副駕的人。

“別裝了。”

陸識微忽然睜眼看他,低笑出聲,“你知道我裝醉?”

“你酒量可不止那點。”

生意場上混跡多年,酒量總是還可以的。

“那群人太熱情了,我若是不裝醉,還不知要被灌多少酒。”陸識微笑道。

謝馭就是看穿她的心思,並未上前幫她擋酒。

“我們班高二的學習委員怎麽變成那樣了?”

“他怎麽了?”

“就很禿然……”陸識微伸手指了指發頂。

謝馭低笑出聲。

“我記得高中時,經常有外班小姑娘來給他送吃的,送水,還有送情書的,沒想到,歲月真是把殺豬刀……”

“讓他掉了頭發,還長了一身肥膘。”

謝馭用餘光打量她,“你上學時,還挺關心他,連有人給他送情書都知道?”

“他上學時長得帥啊。”

“我那時候不帥嗎?”

“……”

陸識微戰術性清了下嗓子,偏頭看向窗外。

這語氣,怎麽像是掉進醋缸裏了。

她那時候與季景正曖昧著,哪兒有空關心他啊。

陸識微托腮看著外麵疾馳而過的街景,“這好像不是回大院的路?”

“嗯。”

“似乎也不是回我家的。”

“去我家的。”

陸識微隱隱有些頭痛,自從那一晚之後,自己笑得放肆,她能感覺,某人在憋著口氣,所以她一直在躲著謝馭。

“去你家幹嘛?”她也是喝多了酒,腦子有些懵,居然還傻傻的問了一句。

“證明自己。”

“……”

她此時忽然有種,自己要完的感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