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 被親姐背後捅一刀,終究隻是弟弟
loading...
謝家

蘇羨意抱著陸識微給自己帶的一堆特產與小禮物回家,發現自家哥哥正以打掃衛生為名,在……

暴力拆家!

“哥,你還好吧?”

“我很好。”

聲音咬牙切齒。

蘇羨意覺得莫名其妙,卻沒多問,樂嗬嗬得抱著禮物回房。

簡單化了個妝,換了身漂亮的裙子,準備和陸識微出門逛街。

因為程家二老確定要來京過冬,陸家特意收拾出了一間臥室,陸識微此番出門的目的,也是為外公外婆提前采購些生活必需品。

陸識微擔心她手臂傷口未愈,一開始還不願讓她提拎重物。

直至兩人經過服裝店,蘇羨意看上一件連衣裙,讓陸識微幫自己將後側拉鏈拉上時,她才注意到小姑娘身上有些極不自然的紅痕,瞬時明白了什麽。

感慨自家弟弟真不要臉:

怎麽就能忍心把人家折騰成這樣?

再想起謝馭昨晚憋悶窩火的模樣,竟忍不住又笑出聲。

“姐,你笑什麽?”蘇羨意不解。

“忽然想到你哥了。”

“他怎麽了?”

“很可愛。”

“……”

她怕是這世上,誇他哥可愛的第一人。

——

而經過了初次“挫敗”的謝馭,一直在暗戳戳想著重振旗鼓,向陸識微證明自己的能力。

結果卻接到陸識微的電話,“你晚上別來我家。”

“為什麽?”

“我今晚帶意意回家睡,你過來不方便。”

“……”

想證明自己,卻沒機會,這讓謝馭有些懊惱。

陸識微可不管謝馭,此時正將早已倒入醒酒器中的紅酒分別注入兩個高腳杯中,與蘇羨意喝紅酒聊天,她甚至還拍照發了朋友圈。

當謝馭看到時,就更煩躁了。

所以當天晚上,陸時淵站在陽台上,就看到了穿著運動服的謝馭正在大院內夜跑,大晚上的,他是犯了什麽病?

白天就不對勁,這大晚上的精力還如此旺盛?

晚上十點多,許陽州在群裏嚷嚷,說出去吃宵夜。

難得的,謝馭率先響應。

今晚的聚會,蘇羨意與陸識微皆沒去。

也沒帶蘇呈、何璨這幫小子,就陸時淵幾人。

厲成蒼還在家輔導堂妹功課,並未到場。

陸時淵是覺得謝馭反常,擔心他出點什麽問題,這才跟了過來。

畢竟,這是自己姐夫。

得替自家姐姐盯著!

肖冬憶吃著烤串,聊著近期聽到了八卦:

“以前特別愛玩的那個林家小少爺你們記得嗎?”

“記得,他怎麽了?”許陽州詢問。

“他國慶節不是結婚了嘛。”

許陽州:“這個我知道,我爸還去觀禮了,跟那個誰家聯姻的吧。”

“聽說他新婚第一晚,新娘發現他不行,直接把他從房間踹出來了。”

“咳——”許陽州直接被肉串嗆到了,“那小子不是自詡一夜九次?前段時間,我在謝哥兒俱樂部還看到他了。”

“他還在吃蛋白粉增肌,一身腱子肉,沒想到……”

“是個中看不中用的!哈哈,笑死個人。”

許陽州笑得格外放肆。

謝馭摩挲著酒杯。

眸色昏沉,沒作聲。

肖冬憶卻並未察覺某人的異常,還繼續說著八卦:

“他可能是年輕人玩得太狠,導致那方麵有障礙,每次時間都很短,除非吃藥才能維持,你說男人做到這份上,也太丟人了。”

此時謝馭忽然開口:

“老肖,聽說你國慶期間,相了好幾個姑娘,感覺怎麽樣?”

肖冬憶一愣。

這把火怎麽就突然燒到了自己頭上。

相比較別人的八卦,陸時淵這群人顯然更關心肖冬憶的,目光齊刷刷射過去,搞得他羞憤難當。

他自認為沒得罪謝馭啊,怎麽忽然針對自己。

陸時淵低聲一笑。

謝哥兒今晚確實反常。

肖冬憶國慶期間,被父母攛掇著,確實見了幾個相親對象,也不能說對方不好,隻是話不投機,場麵一度十分尷尬。

在見麵後,也有人表達了想與他繼續交往的想法,卻被肖冬憶拒絕了。

為此,他直接被母親掃地出門了,並且揚言:

“你不帶個女朋友回來,就別回來過年了!”

肖冬憶則直言:“那挺好,反正我也不想回家過年。”

“……”

肖冬憶的母親原本也不急,隻是前兩年生病做了一次小手術,提前辦理了病退,母上大人不上班之後,每日的正事就是催他結婚。

尤其是知道謝馭都有了女朋友。

就整天拎著他的耳朵絮叨:“你看看,小馭不愛說話都能談個女朋友回來,木頭都開花了,你呢?”

“八卦別人的事,倒是起勁。”

“但凡你把看熱鬧的心思,多花些在找女朋友上,我現在肯定有孫女了。”

“三十了,你牽過女孩子的手嗎?

這話……

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謝馭瞧著肖冬憶喪著腦袋,心底頓覺稍許寬慰。

畢竟相比較還單身的某人……

自己的情況好太多。

——

而此時的陸識微晃動著紅酒杯,正與蘇羨意聊著較為私密的話題。

“你跟時淵發生關係了?”

蘇羨意原本不勝酒力,小臉已呈緋紅之色,被她這話說得,雙頰更是臊得通紅。

“我跟你說,我弟弟的性子我太了解,別看他在外麵人模人樣的,好像特別克製有禮,其實私心、占有欲特別強,又一肚子壞水兒,慣會纏人磨人。”

蘇羨意抿了口紅酒,覺得她說得非常有道理。

“你這性子吧,我也了解,肯定禁不住他磨。”

“……”

“所以在某些事情上,你千萬不能慣著他,什麽都由著他,到最後遭罪的是你。”

蘇羨意認真點頭。

經過陸時淵醉酒後肆無忌憚的狀態,她覺得陸識微說的話,非常有道理。

確實不能慣著他。

而陸識微見她將自己的話聽了進去,端著酒杯抿了口。

無意勾唇輕翹:

陸時淵,你小子敢在我不在的時候,刺激你姐夫?

膽兒真是肥了。

小馭的性格,自然是收拾不了他的,畢竟自小就沒他“壞”!

還真當沒人治得了你?

陸時淵還想著替自家姐姐盯著、照顧姐夫。

他此時又哪裏能知道,親姐會在後背捅自己一刀。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