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 鑽戒,身上留個印;悶騷不分男女(3更)
loading...
看鑽戒?

導購一聽這話,瞬時樂開了花。

一邊誇他眼光好,一邊進入櫃台,專業的戴上手套,將鑽戒小心翼翼取出,介紹款式設計,鑽石大小,切工與品質。

“可以試戴嗎?”陸時淵禮貌詢問。

“當然可以。”

蘇羨意卻怔住了,下一秒,陸時淵已執起了她的右手,溫熱的指尖摩挲著她的手指。

“二哥……”

“戴上看看。”

“小姐,你的手指長得這麽好看,戴戒指肯定特別漂亮。”導購笑著,“二位是準備結婚了吧,兩人真配。”

在蘇羨意的注視下,陸時淵把鑽戒緩緩推進她的無名指中。

戒圈微涼,輕輕束住了她的手。

陸時淵拖著她的手打量,“喜歡嗎?”

鑽戒是六爪設計,簡潔大方得款式,在燈光下,璀璨得宛若繁星。

“還可以。”

“如果不喜歡,可以再看看別的,我們家款式非常多,還有一款愛心形狀的,克拉數和這個差不多,就是比較費切工,價格也稍貴些。”

愛心?陸時淵眸子深了幾分,卻沒作聲。

導購不遺餘力介紹,“你們心裏價位是多少,我可以幫忙推薦的。”

“謝謝,我們就看看。”蘇羨意笑著把戒指摘下還了回去。

這邊首飾店很多,陸時淵拉著她又逛了。

求婚時沒有買戒指,自然想補給她。

隻是看來看去,好似挑花了眼,也可能是第一枚鑽戒先入為主,覺得再沒比那個更合適的。

——

離開海城當天

蘇羨意正收拾行李,當他準備把戶口本交還陸時淵時,在戶口本下,找到了個紅絲絨盒子。

看大小,也知道裏麵是什麽。

“打開看看。”陸時淵不知何時站到她身後。

蘇羨意依言打開盒子,戒指安靜躺在戒盒裏。

陸時淵再度拿起幫她戴上時,他手指的溫熱浸潤戒指,帶在無名指上,她的一顆心也跟著滾燙起來。

“這樣,大家就都知道,你是有主的人了。”

蘇羨意笑了笑,低頭繼續收拾行李,她平時極少佩戴戒指類的首飾,總覺得不太方便。

兩人準備拿行李下樓和蘇永誠等人匯合時,少不得要溫纏一番。

“總覺得戴戒指不方便。”

“可能是不習慣。”

“應該是……”

“要不我在你其他地方留點證據,證明你有主了。”

“嗯?”

蘇羨意怔愣的同時,要忽然被他勾住,整個人被一拽,兩人就這麽躺到了床上,陸時淵側著身子,總擔心壓著她受傷的胳膊。

緊接著,

蘇羨意感覺脖子側邊有股溫熱的觸感。

她身子瞬間繃直,不敢亂動。

溫熱的淺吻,令人心顫。

隻是很快,有痛感從那一小片肌膚上傳來。

蘇羨意:“……”

他所謂的證據,難道就是這個?

他是瘋了嗎?

待會兒還要見父親和嵐姨,這要是被長輩見了,她可如何見人。

蘇羨意覺得自己應該把他一腳踹開,隻是脖頸處除了痛感,還有股異樣的感覺。

她眉頭或是舒展,輕皺。

她掙紮著,卻被陸時淵按住了,耳邊是他急熱的呼吸,低低縈繞在她耳畔。

落地窗,海風,熱浪……

好似風席卷著海浪,將她一下子卷入海中,整個身子被海水淹沒。

身子,浮浮沉沉,讓人無法呼吸。

陸時淵的唇離開她的脖子,指腹擦過自己留下的痕跡,嘴角勾著笑,“這是證據。”

兩人離開房間下樓時,蘇羨意特意將長發放下,遮了脖子上的印記。

倒沒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因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蘇羨意手上的戒指吸引了。

柳如嵐還一個勁兒誇陸時淵眼光好。

也就魏嶼安發著愣:

他小舅什麽時候買的戒指?

真是悶聲不響幹大事的主兒啊。

眾人坐車離開,還是跟來時一樣。

魏嶼安負責開車載蘇永誠夫妻倆,其餘人擠在陸時淵的車裏。

蘇琳與蘇羨意位置挨著,兩人靠頭說著貼心話,便不小心看到她脖子上的印子。

瞳孔放大,盯著看了好幾眼。

蘇羨意隻覺得脖子上的灼燙感一直殘存著,被她盯著瞧,就覺得更熱了。

**

一行人回到康城,蘇永誠想請眾人留在家中吃過飯再走,可是魏嶼安卻跑得比賊快。

“怎麽走那麽快?”蘇永誠皺眉。

去海城兩日,魏嶼安幾乎24小時都和蘇呈待在一起。

他已經要瘋了。

自己雖然不若小舅那般優秀,但也算個有頭有臉的人吧。

整天陪著一個孩子,戲水玩沙,就……

離譜!

最關鍵的是,白天折騰完,某人精力旺盛,還拉著他打遊戲。

這也就罷了。

自己玩遊戲,也是個小菜雞,居然還嫌他垃圾。

氣得他腦殼疼,恨不能趕緊逃離蘇呈。

他這輩子都不想和這小子扯上關係了。

蘇呈見父親詢問,撓了撓頭發,“可能離家太久,想爸媽了吧。”

所有人:“……”

蘇羨意和陸時淵明日就會回京,兩人也要會帝景苑收拾行李,離開前,蘇琳將蘇羨意拉到自己臥室,神秘兮兮把一個u盤塞到了她手裏。

“這是……”

“武林秘籍。”

“什麽?”

“趕緊走吧,你家陸醫生在等你了。”蘇琳推著她往外走。

蘇羨意莫名其妙,u盤已經被蘇琳塞進了包裏。

離開她的臥室時,蘇琳還撩開她側頸的頭發看了眼:“看不出來啊,你家陸醫生下嘴還挺狠的。”

“……”

“他這種戴眼鏡的斯文敗類型,床上、床下肯定兩幅麵孔吧。”

蘇羨意沉默不語。

她真的比周小樓更可怕。

蘇琳送她下樓時,又和尋常一樣,一副高冷淡漠的做派,還端著姐姐的架子。

蘇羨意抿了抿唇:

其實悶騷,是不分男女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