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 嫁給我,成為陸太太【4600,國慶留言】
loading...
此時,不遠處的草叢裏,正躲著幾個人。

鬼鬼祟祟,活像做賊。

其中一人還拿著手機,正在調整拍攝角度。

“大外甥,你能不能往邊上一點,給我讓點位置。”

魏嶼安抓狂,我特麽都要被你擠到下水道口了,你還想怎麽樣?

不帶這麽欺負人的。

再說了……

誰是你外甥!

“蘇呈,你別太過分。”魏嶼安壓著聲音,“我都被你擠到犄角旮旯了,你還想怎麽樣?”

“我是長輩,又比你小,你不該讓著我嗎?”

“長輩?你還真是……挺不要臉。”

魏嶼安以前在蘇呈麵前,還挺要麵子,相處久了,他得出一個結論:

他就是個喜歡順杆爬的主兒。

對他?

根本不用客氣。

“我說的是實話,你輩分本來就比我矮一截。”蘇呈輕哼。

蘇琳拿著望遠鏡,皺眉扭頭,壓低聲音:

“你們兩個,都給我安靜點!”

兩人,瞬時好似被人掐住了嗓子。

不再敢說話。

即便入秋,草叢中也多有蚊蟲。

安靜不足三秒,此時,有隻蚊子正在魏嶼安麵前飛來飛去,他抬手揮了揮,可那隻蚊子就好似纏上他了,揮不開,打不走,盤繞在他耳邊,嗡嗡作響。

正當他打算再度抬手將其揮開時。

“啪——”

蘇呈一巴掌,拍在了他臉上。

打死蚊子。

“不用謝。”

魏嶼安:“……”

蘇呈說著,還撣了下手,指著魏嶼安的臉,“蚊子屍體還在你臉上,被我拍扁了,你自己弄下來吧。”

魏嶼安抓狂,剛想開口,蘇琳就衝他比了個噤聲手勢,讓他趕緊閉嘴!

不要暴露自己!

我特麽上輩子是不是欠了你們姓蘇的,這都是要鬧哪樣啊。

魏嶼安抬手揉了揉臉。

這小子,拍個蚊子而已,下手這麽重,不知道的,還以為要一巴掌呼死他。

他的目光再度落向不遠處。

——

此時的陸時淵朝著蘇羨意,愈走越近。

精致筆挺的西裝,月光流瀉,在他身上著了一層柔光,整個人就好似月下白梅,有種儒雅料峭,卻又倏然冷寂之色。

卻又輪廓深邃,風骨獨具。

他抱著花,玫瑰在黑色包裝紙的襯托下,豔麗絕色。

待他走近,蘇羨意還愣著,呆呆從椅子上站起來。

她在幾分鍾前,還和陸時淵發過信息,他說自己會在酒店等他。

“你怎麽來了……”

蘇羨意話音剛落,不遠處的天際忽然亮起。

無數的無人機飛到了天空,先是排成了國旗的圖樣,而後組成了【國慶快樂】的字樣。

緊跟著,顏色與圖樣變幻。

台風,暴雨,

公交站台,

坐在椅子上撐傘的姑娘,

車子,

穿著軍裝的男人,

伴隨著無人機群每一次場景的切換,蘇羨意的思緒也被瞬間拉回了數年前,那個台風暴雨天,曾冒雨涉水救她的人。

那時,

他就是她生命裏唯一的光。

蘇呈躲在草叢裏,端著手機,舉目望去:“這陣仗,搞得有點大……”

蘇琳:“羨慕。”

魏嶼安揮著手:

這裏的蚊子,真特麽多!

無人機群覆蓋的範圍很大,此時在景區、海邊的所有人都看到了。

“這是……國慶表演?”有人好奇。

“感覺不太像啊,後麵這些,顯然是有人在暗示什麽?”

“海城前幾年的台風?感覺像是情景劇,今年是台風災害過去的三周年,還是四周年?”

……

許多人都拿起了手機,將機群表演的照片與錄像拍下來,發到了網上。

而伴隨著場景的不斷切換,畫麵最終又回到了從前。

站台,一對男女。

隻是如今的男生懷中抱著一束玫瑰。

一如此時的陸時淵。

蘇羨意目光再度落到他身上,月光之下,周身清貴冷寂,隻是豔色玫瑰,照在他的鏡片上,印紅了他的眼。

如火,在燃燒。

“意意,”他再度走近。

兩人之間,距離近在咫尺。

“這是我們第一次遇到的地方,那天,風大,雨急,隔著一段距離,我就看到了你,小小一個,單薄又無助。”

“在這裏,你第一次牽住了我的手。”

“你的手很冰很涼,身子冷得發顫,明明很害怕我這個陌生人,卻又強裝鎮定。”

“那一次,我給你看了身份證件,你才終於相信,我不是個壞人。”

想起當年,蘇羨意心情難免複雜。

那時她無助絕望。

抓住一束光,就不想鬆手。

“當時我就在想,如果我能為你遮風擋雨就好了。”

“現在,你願意給我這個機會嗎?”

“願意……”

陸時淵說話時,聲音磕絆了一下,似乎也有些緊張。

“意意,你願意嫁給我嗎?”

與此同時,天邊的無人機群,也變換出了【願意嫁給我?】的字樣,惹得遠處圍觀的眾人連連驚呼。

蘇羨意心頭忽而一震。

自從無人機群出現時,她就心有所感,隻是真實麵對,卻忽得有些鼻酸。

陸時淵卻再度走近她:

“意意,以後無論遇到什麽風雨,我都會護著你。”

“牽著你的手……”

“我們走一輩子。”

目光相遇,他眼眸深邃,蘇羨意看著他單膝跪下,從口袋掏出的——

不是戒指。

而是一個暗紅色的……

戶口本!

那種感覺,就好似回到了初遇那日,陸時淵曾為了證明身份,將身份證拿給她。

今天,他為了表真心,居然拿出了戶口本。

蘇羨意咬了咬唇,原本感動的淚水溢在眼眶中,卻又忽得笑出聲。

“你拿戶口本幹嘛?”

哪兒有結婚是送戶口本的。

“我隻是想告訴你,不僅是我,我們全家都很喜歡你,所以……”

“你想嫁給我,成為陸太太嗎?”

對於蘇羨意這樣單親環境長大的孩子來說。

大抵沒什麽比家庭的溫暖更能觸動她。

他是在告訴自己。

他們全家人,都很歡迎她的加入。

陸時淵太了解她……

就連求婚,都戳進了她的軟肋。

真是犯規!

——

此時的蘇呈,拿著手機,拍了拍天空的無人機,又把畫麵定格在了陸時淵與蘇羨意身上,正在群裏進行全程直播。

這是之前許陽州創建的那個群。

本意是想看陸時淵被嶽父刁難,結果蘇呈突然搞了個直播。

原本畫麵有些黑黢黢。

後來大家才看清,原來是陸時淵……

還抱著花。

緊跟著就是無人機表演,鏡頭再轉過去的時候,畫麵中陸時淵已單膝跪地。

群內眾人傻了眼。

突如其來的狗糧,塞了眾人一嘴。

陸識微:【時淵是求婚了嗎?不愧是我弟弟,幹得漂亮。】

白楮墨:【加油。】

池烈:【悶聲不響幹大事。】

謝馭許久不語。

他扭頭看了眼身側的陸老。

老爺子正哼著小曲兒在泡腳,他垂頭,自己還在用牡丹花的搪瓷盆泡腳,陸小膽趴在他腿上睡覺,這小家夥最近瘋狂掉毛,總是沾他一褲子貓毛……

對比春風得意的陸時淵,自己究竟是怎麽淪落到這般境地的。

求婚?

他還真能搞!

居然連無人機都搞出來了。

蘇羨意,你可千萬不要同意,先晾著這小子一會兒,不要讓他太得意。

謝馭心裏所想,卻不敢在群裏說。

隻是緊緊盯著手機屏幕,生怕錯過一絲一毫。

因為距離遠,加上夜景光線暗淡,兩人說話聽不清,就連陸時淵手中拿的東西也看不真切。

許陽州蹙眉:【二哥拿的是鑽戒嗎?】

白楮墨:【那個大小,怕不是鑽戒?】

【可能是幾十克拉那種大鑽戒呢?】

【白癡——】

【你說誰白癡?你在家給我等著,我現在就去找你算賬。】

……

群裏鬧哄哄的,而此時蘇羨意垂眼看著陸時淵,而他則單膝跪地,自下而上仰望她,其實他準備了太多要說的話,隻是到了嘴邊,卻又笨嘴拙舌。

此時緊盯著她,喉結艱難地滾動著。

心急,焦慮。

蘇羨意垂眼看著他,“謝謝你當年的出現在我生命裏……”

“我不太懂該如何做陸太太,我怕我做得不夠好。”

“所以,將來以後,”

“陸先生……請多指教。”

蘇羨意伸手接過戶口本的那一瞬,陸時淵握住她的手腕。

順勢起身,將人摟進了懷中。

一句呢喃,在她耳邊:

“陸太太,多指教。”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按理說,應該安排一段熱吻。

就連蘇羨意都覺得,下麵的進展也應該是這樣的……

陸時淵已放下花,雙手擁著她。

像是把她整個人禁錮在懷裏一般,尺寸之地,方圓之間。

周圍偶有車輛經過,也有行人過來,想搭乘公交的,約莫是瞧見兩人親昵的舉動,隔著一段距離張望,卻沒近前。

蘇羨意小心翼翼屏住呼吸。

陸時淵垂頭,略微靠近一些,呼出的氣息夾雜著夜風的溫柔。

落在臉上,如火燎原。

熱意燒灼。

“二哥……”

壓著最後一個字,他偏頭,含住她的唇。

他的唇削薄柔軟,卻熱得讓人心悸。

身子緊貼,遠處的海風吹來,帶著股鹹熱潮濕,陸時淵整個身子貼過來,銜著她的唇,一點點勾弄著……

蘇羨意身子酥了一半。

虛軟得受不住,整個人往下滑。

他的手忽然扣住她的腰,將她整個人提起來,靠在自己身上……

緊扣著,身體之間,毫無縫隙。

直至遠處有公交車過來,燈光照過來——

陸時淵才從她唇邊退出來,身子卻並未抽離。

兩人呼吸重疊著,糾纏著,曖昧著,一個急促緊張,一個熾熱噴張。

唇與唇若即若離的觸碰著。

這感覺比剛才更甚。

蘇羨意隻覺得身子酥軟得在戰栗,唇邊那抹若有似無的熱度。

好似呼吸都帶著火舌,一寸寸撩撥著她。

火燎般燙人。

隻是公交車還未行駛過來,不遠處的草叢裏,忽然有人驚呼一聲。

“臥槽——蟑螂!”

蘇呈跳著腳從草叢裏蹦出來。

蘇羨意看著他,四目相對,有些尷尬。

很快,

蘇琳、魏嶼安也走了出來。

頗有些大型尷尬社死的味道,公交車來了,又走了,蘇呈這才低咳一聲,“姐,姐夫,恭喜。”

蘇琳:“恭喜!”

魏嶼安低咳一聲,“恭喜小舅,恭喜小舅媽。”

而此時天空的無人機組再度變換圖案。

最終在天空形成八個字:

【盛世華誕,山河無恙】

**

五人上車離開。

蘇羨意坐在副駕,鬼祟三人組坐在後排,蘇呈一個勁兒傻樂,還把手機遞給蘇羨意,“姐,二哥求婚用的無人機上熱搜了。”

蘇羨意點頭,還真的上了個熱門。

雖然某人夾了私貨,但所有人都以為,這表演是歡度國慶用的。

中間一段文字畫麵,大家解讀,覺得是針對海城數年前的台風而創作出來的畫麵,反映了軍民魚水情,慶賀祖國華誕。

沒有一個人懷疑,這是某人專門搞來求婚的。

底下清一色的評論,全都是【國慶快樂】。

可蘇羨意攥著手中的戶口本,偏頭看向陸時淵,“二哥,這戶口本……”

“爺爺給的。”

“你怎麽跟爺爺說的?”

“我說要跟你結婚,他就高興地把本子給我了。”

“……”

待五人回到酒店,蘇羨意才發現,蘇永誠與柳如嵐早已在一家餐廳訂好了位置。

香薰燭火,紅酒香檳,玫瑰小提琴。

顯然,所有人都知情。

蘇羨意似乎此時才忽然明白,為什麽蘇永誠忽然提議要來海城旅遊。

蘇琳又為何讓她帶自己去母校轉一轉。

原來一切,

早已安排好了。

伴隨著悠揚的小提琴聲,眾人舉杯。

蘇永誠露出老父親般的微笑,還讓蘇呈把剛才發的視頻轉給他,至於柳如嵐,則給她送了一份禮物。

一個同心如意鎖的小金墜子,雖然小巧些,卻很日常,即便平時佩戴也不誇張。

魏嶼安坐在餐桌上,有點坐立難安。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

還得為小舅求婚成功,鼓掌慶賀,宛若一個工具人。

**

陸時淵求婚這事兒,外界不知,小圈子裏都知道。

在大群裏,眾人開始@陸時淵與蘇羨意,為兩人送上祝福。

而此時,風水輪流轉。

小翹臀:【@謝馭,謝哥兒,恭喜啊,你們家最近真是雙喜臨門呐。】

老肖:【恭喜謝哥兒。】

白楮墨:【恭喜謝哥兒喜得如此優秀的妹夫。】

……

這群人擺明就是故意的,謝馭隻能感慨: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直至許陽州冷不丁說了句:【@全員,各位兄弟姐妹,大家要不要打個賭?】

老肖:【賭什麽?】

肖冬憶發信息時,還在唉聲歎氣,他此時正在醫院值班,哪兒有陸時淵那般春風得意,他隻能感慨上蒼不公,為什麽甜甜的戀愛就是輪不到他。

【賭謝哥兒和二哥誰先結婚?】

群內無人說話。

許陽州這顯然就是在摸老虎的屁股,還一次摸兩個。

自然無人敢附和。

許陽州見無人說話,皺了皺眉,【這個不好玩?那我們賭誰先當舅舅?】

言外之意就是:

誰家有孩子。

仍舊無人說話。

最後,

謝馭:【我賭時淵先當舅舅。】

群內所有人:【……】

這,有點不要臉!

你是在暗示什麽?

遠在西藏的陸識微,正津津有味喝著這邊獨有的奶茶,看著群內聊天的信息,結果被謝馭這話驚得心頭一跳。

被奶茶嗆了嗓子!

咳得麵紅耳赤。

她急忙私戳謝馭:【這種時候,你能不能少說兩句!】

謝馭:【我覺得我們會比他們快。】

【你怎麽就知道會比他們快?】

【我對自己有信心。】

【……】

陸識微饒是見過大風大浪,也不免被臊紅了臉。

而陸時淵後來在群裏發了個紅包,眾人搶完紅包,無非就是恭喜啊,祝賀他們玩得愉快之類的,後來大家輪流發紅包,鬧了好一會兒。

——

約莫半個小時後,

厲成蒼出現了,他似乎沒爬樓,不知道群裏在嗨什麽,甚至不知他們為何慶祝狂歡。

隻發了四個字:

【國慶快樂!】

然後,繼續消失,神隱。

畢竟,輔導孩子作業這種事,已足夠他頭疼,他看著蘇呈之前發過來的解題過程,深入淺出,就連他這種許久沒碰高三題目的人都看得懂。

他捏著眉心:

也不知那孩子平時忙不忙,有沒有時間和意願當私人家教。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