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 故地重遊,好大好大一張床
loading...
康城,蘇家

蘇羨意洗漱完,就被蘇琳帶到了客廳。

所有人都在,蘇永誠笑著看她,“意意,我計劃著帶你跟琳琳、小呈出去玩兩天。”

“你爸之前是考慮你手臂問題,一直沒提。”柳如嵐解釋,“剛才問了陸醫生,他說沒問題。”

“去哪兒啊!”蘇呈一聽出去玩,瞬時來了興致。

蘇永誠:“海城。”

“……”

蘇羨意抿了抿唇,周邊好玩的地方那麽多,為什麽要去海城?

她在那裏讀了四年本科,自然不覺得新鮮。

“對了,我把時淵也叫上了,酒店我也定好了。”

“什麽時候出發?”蘇羨意追問。

“明天一早。”

“我們就去玩兩天,不用收拾太多東西,缺什麽就在那裏買。”

雖然是已去過的地方,蘇呈還是很興奮,幫大佬訂正完試卷,就忙著收拾東西,襯衫,花褲衩,就連夾腳拖鞋都拿了出來。

隻是風吹屁涼涼款的泳褲被他丟在了一邊。

什麽涼感麵料,穿得就跟裸.奔一樣。

翌日,陸時淵到蘇家接人。

蘇呈是第一個跑出來的。

白t,花褲衩,夾腳涼拖,頭發還搞了個類似大背頭的造型,戴著墨鏡,隻是皮膚黝黑,看起來……

“小呈,你今天這裝扮?”蘇羨意蹙眉。

“很帥對吧。”

“有點油膩。”

“……”

蘇羨意出來時,才發現今日同行的,還有魏嶼安。

陸時淵開的車是從魏家借來的,寬敞的suv。

一共7人,兩輛車,魏嶼安開車載著蘇永誠夫妻倆,其餘人則擠在陸時淵車裏。

“嶼安,辛苦你了。”蘇永誠笑道。

“叔……”叔叔一詞到了嘴邊又被他咽了回去,隻悻悻然說,“不辛苦,你們係好安全帶,有事隨時告訴我。”

叔叔?

現在都能喊爺爺了。

這要命的輩分。

搞得他現在都不知如何稱呼蘇家夫妻倆了。

小舅昨晚打電話到家中借車,說要出去玩幾天,讓他也跟著一起去。

魏嶼安是不樂意的,誰願意跟不熟的長輩出去旅遊啊,可陸瑞琴直接幫他答應了,說陸時淵邀請,是對他的在意,不容他拒絕。

如今看來,特意叫上自己。

怕是讓他來做司機,順便陪長輩的。

——

另一輛車裏,蘇羨意與蘇琳坐在後排,坐在副駕的蘇呈倒是難得安靜。

抱著手機,膝蓋上擱著紙筆,似乎在研究什麽。

“小呈,在弄什麽?”陸時淵餘光掃了他一眼。

“做題。”

蘇呈放下手機,扭頭看向陸時淵,“二哥,厲大哥家中有高三生嗎?”

陸時淵怔了兩秒,忽然就笑了,“是成蒼找你做題的?”

“對。”

蘇呈有點委屈,他自以為抱到了大佬的大腿,如今看來,大佬隻是把他當工具。

“他堂妹今年高三,小丫頭偏文科的科目都很好,有時發揮好,都可以拿滿分,就是數理化不太行。”

“不太行?”蘇呈皺眉,“是很差。”

“……”

陸時淵低笑出聲。

這話要是被厲家那些妹控聽到,怕是能把你捉過去吊起來打。

**

出發早,抵達海城下榻的賓館時,約莫中午,眾人辦理入住手續。

蘇永誠定的是海景房,在景區內。

旅遊旺季,本不好訂房,他也是托人找了點關係,定了幾個房間,眾人將身份證遞交過去,很快就把房卡下發到各人手中。

蘇永誠夫妻倆一間,蘇呈與魏嶼安,蘇琳單獨一間……

“時淵,這是你跟意意的。”蘇永誠將房卡塞給陸時淵。

“我們……住一間?”蘇羨意舌頭打結。

“有問題?”蘇永誠挑眉,“現在遊客多,房間少。”

“我可以和姐姐擠一下。”蘇羨意看向蘇琳。

卻沒想到,遭到了蘇琳的果斷拒絕:

“我打呼,磨牙。”

“……”

她說完,居然又補充了一句,“我還會夢遊,很嚇人。”

蘇羨意皺眉:

我知道你不想跟我睡,但你也……

不必如此詆毀自己吧。

蘇羨意與陸時淵在帝景苑就住同一屋簷,開一間房也沒什麽。

就是……

父親撮合得太明顯。

吃相太難看。

魏嶼安站在邊上:

反正我就是個工具人,我就看看不說話。

這一路上,他已經見識過了自家小舅是何等殷勤的模樣。

拎行李,買水,鞍前馬後。

若非親眼所見,魏嶼安絕不相信,這是真實發生的事,這還是他認識的小舅?

鮮衣怒馬,意氣風發,無人可約束的那個陸時淵?

果然,

男人談戀愛就會跌下神壇。

他家小舅,終究也是個有七情六欲的凡人。

——

眾人搭乘電梯上樓,蘇羨意才發現自己與陸時淵的房間在頂樓,與其他人的完全分開。

頂級套房,還配備專門的管家,巨大的海景落地窗,可以直擊海灘。

最主要的是,穿過玄關,入目就是一張床。

很大、很大——

可以打滾那種。

“叔叔定的房間挺好的。”陸時淵放下行李,站到窗邊,舉目看向海灘。

“他真的……”蘇羨意盯著那張床,“煞費苦心了。”

難怪今早出門時,蘇永誠衝她笑得格外“慈祥”。

哪兒有這麽當父親的。

蘇永誠此時樂不可支:

閨女啊,

老父親已經把條件幫你創造好了,你可要珍惜啊。

蘇永誠也是知道兩人最近同居,若不是因為這樣,他也不會如此安排。

**

吃完飯,蘇永誠夫妻倆回房午休,其餘人則在海邊逛了逛。

人極多,除卻遊玩的,還有不少來此取景拍婚紗的。

“意意,你不是在這裏讀大學嗎?帶我去你學校玩玩吧。”蘇琳提議。

對已畢業的母校,總有些特殊情結,她欣然同意。

她胳膊上的傷剛拆完針線,也不能下海去玩,隻能站在邊上,堆堆沙子,踩踩水,倒也沒什麽意思。

蘇呈早已擁抱大海,魏嶼安肯定不會跟去。

“要不你們去玩?開了一上午的車,我想回房休息。”陸時淵也沒跟去。

蘇羨意對這裏很熟,倒不擔心會迷路,姐妹二人,也能說些姑娘間的私密體己話。

國慶長假,校園內人極少。

學生基本都回家或是外出旅遊了,偶遇幾個抱著書的,可能都是留校為考公考研做準備的。

蘇羨意請蘇琳吃了小吃,喝了奶茶,約莫黃昏時分,才搭乘公交回景區。

市區內堵車嚴重,車子走走停停,到景區公交站時,天色已黑。

剛下了車,蘇琳便說要去個洗手間。

“那我在這裏等你。”

景區附近,公共廁所不算少。

方才一哄下車的人,已各自離去,很快站點就隻剩蘇羨意一個人,她手中拿著奶茶,坐在椅子上等人。

夜幕四合,月上枝頭。

瑩白月亮,宛若銀鉤,似乎有早桂清香彌漫空中,勾纏夜色,織成了一個柔軟的網,周邊樹木草叢中蟲聲細密如點滴落雨。

蘇羨意看向四周,恍惚著,就想起……

這是與陸時淵初遇的站台。

時過境遷,站台已換了模樣,隻是街景依舊。

蘇羨意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給蘇琳發信息,她去廁所的時間可真夠久的。

她該不會出什麽事吧?迷路了?

公交站台前,偶有人等車,或是有車子路過,眾人皆是神色匆匆,慢慢的,周圍都變得安靜,蘇羨意準備給蘇琳打個電話。

隻是電話尚未接通,從遠處傳來車聲。

車燈照過來,晃得人有些眼暈。

車子在距她百米遠的地方停下,車燈變換,有人推門下車……

離得遠,光線暗,她不足以看清那人的模樣。

隻是從身形,她瞬間就認出了那人是誰。

呼吸一沉,心下一緊——

借著車燈照射的一縷光,冒著秋風,涉著月光。

今夜,

他穿了身筆挺的西裝,黑白色,白色純粹,黑色沉穩,而他懷中抱著一束火紅豔麗的玫瑰。

那一瞬,

蘇羨意呼吸一沉,思緒好似瞬間被拽回了幾年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