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 牛逼戀愛觀:心中無男人,拔刀自然神(3更)
loading...
蘇呈收到圖片,點開看了好幾眼,還以為某人是發錯了。

【哥,你這是……】跟他確認。

【上麵錯的題目,你會嗎?】

【會。】

【麻煩你把我圈出來的題目,將解題過程發給我,等你回京,我請你吃飯。】

【好嘞。】

蘇呈滿口答應,還是多嘴問了句:【哥,這是誰考出來的啊?這分數真是……】

【這個你不用管。】

堂妹的麵子,還是要照顧的。

【沒事,考試嘛,重在參與。】

【現在的學生,基本都一樣,上課睡覺覺,下課蹦蹦跳,考試死翹翹,大家都差不多。】

【而且考試不能衡量一個人的能力,一般考試都是階段性的,隻是一種對近期學習的檢查輔助手段,不少學習不太好的人,出了社會,混得也很好。】

【……】

厲成蒼盯著試卷,頭疼得捏了捏眉心。

他最討厭的不是輔導堂妹功課,而是發的參考答案上,隻給出一個結果,然後過程,隻有一個字——

【略】。

然後他家小堂妹就盯著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看著他。

一臉求知欲,其實就是想看他出醜。

然後給他來一句:

“哥,你是不是不會?”

某人接著就會說,“你看吧,你這種高材生都不會,那我不會也正常。”

而此時,

包軼航等人傻了眼。

因為蘇呈找服務生要了紙筆,居然開始趴在ktv桌上寫起了作業。

果然,

學霸就是跟他們這種普通人不一樣,就是牛逼。

上了大學,出來玩,都不忘學習。

蘇呈很快就把解題思路發給了厲成蒼,然後某個小堂妹就傻眼了:

“哥,你是不是開外掛了?”

厲成蒼不作聲,用眼神示意她趕緊寫作業。

輔導孩子作業這種事,真是比抓罪犯還難。

為大佬解決問題,蘇呈樂在其中,隻是回頭又仔細看了眼那張試卷。

雖然厲成蒼把姓名和分數p掉了,但他還是從卷麵扣除的分數中算出了得分。

這……有點離譜啊。

字倒是挺好看的,不過這是用腳丫子寫出來的試卷嗎?

**

另一邊

蘇羨意與陸時淵從魏家出來後,散了會步,路過水果攤,買了點柿子回家。

“柿子真甜,你要吃嗎?”

陸時淵瞧她遞過來的柿子,沒伸手接,卻拽住她的手腕,將人放在腿上,去親她。

一開始隻是在她唇上輕啄吮咬,後來移到了脖頸,從開始隻是輕輕地啄,到後麵便有些失控。

她被他親得渾身都酥了。

直至,感覺到脖頸處傳來酥麻般的痛感。

“你……”蘇羨意捂著脖子,“我明天還約了姐去逛街,你這讓我怎麽見人?”

“放心,沒有印子。”

蘇羨意靠在他懷中吃著柿子,陸時淵一手拿著遙控器換台,一手勾著她的發絲,在手指上繞著圈。

“明天我們先去把針線拆了。”

“可以拆線了嗎?”

“差不多了。”

陸時淵家中沒有拆針線的東西,兩人第二天去了他以前上班的醫院,值班護士自然還認得他,為他提供了工具。

“需要幫忙嗎?”護士笑道。

“不用,我自己來就行。”

陸時淵將雙手清洗消毒後,打開了她傷口處纏裹的紗布,愈合良好,他先是用碘伏棉球沿著傷口處消毒,再拿著齒鑷與醫用剪刀開始拆線。

“可能會有點刺痛。”陸時淵看向她。

蘇羨意點頭。

外麵有不少假期值班的護士低聲議論。

“裏麵那個是誰啊?”似乎有新來的護士,並不認識他。

“陸醫生,以前來我們這裏交流學習過。”

“來拆線的,是他女朋友?”

“別胡說,是他外甥女。”

“……”

拆線過程很順利,陸時淵又在傷口處塗了些紅黴素軟膏,送她與蘇琳碰麵後,又叮囑她還要注意飲食,不要放縱自己。

拆了針線,蘇羨意覺得胳膊輕鬆許多。

“之前纏著紗布,做什麽都不方便。”

“確實不方便。”蘇琳附和。

蘇羨意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結果蘇琳靠近她耳邊,嘀咕了一句,“意意,你跟陸醫生發生關係了嗎?”

“……沒、沒有。”

“你想嗎?”

蘇羨意瞠目,瞬間臊得臉紅。

大庭廣眾,朗朗乾坤,你這說的是什麽話?

況且哪兒有這麽問的!

主要是某人麵無表情,就好似在跟她討論天氣一般。

蘇琳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用害羞,這又不是什麽見不得的事。”

“你這話說的,好像很有經驗一樣。”

“我看過不少書、漫畫,還有電影,你感興趣的話,回頭從家裏拿些給你,我跟你說,現在的小說都太沒意思了。”

“清湯寡水,別說燉肉,就連肉渣都看不到,我居然看到有個作者大大,男女主隻精神交流就搞出個孩子,簡直離譜。”

“哪兒有以前的書多好看啊,章章精彩。”

“滿篇開火車——”

蘇羨意盯著自己鞋尖,沉默不語。

你究竟都看了些什麽?

兩人逛街後,蘇羨意回蘇家吃了晚飯,然後就被蘇琳拽到了房間。

反鎖房門,拉上窗簾。

一副要幹大事的陣仗!

然後蘇琳從電腦裏拷貝了一些珍藏的電子書給她,蘇羨意看到這些書名,就瞬間崩潰了。

“姐,這些……”

“給你學習用的。”蘇琳坐在單人椅上,“你可以和陸醫生多多交流學習。”

蘇呈應母親要求,給兩人送餐後水果,才發現她們連房門都反鎖了。

鬼鬼祟祟的,都在幹什麽?

蘇羨意當晚留宿在蘇家,與蘇琳窩在一起,被她普及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她以前覺得,周小樓知道的東西已經夠多,夠可怕了。

但是蘇琳是藏著掖著那種。

小姑娘看著清心寡欲,還經常冷著臉,最近減肥,還吃起了菜葉子,穿衣風格也多是深色係,偏保守。

晚上吃飯,蘇呈還調侃她:“姐,你這是要出家當姑子嗎?”

誰又能知道她保守的外表下……

有顆狂野奔放,熱情如火的心。

“看了這麽多言情小說,你就不想談戀愛?”蘇羨意趴在床上,翻著她的書。

“你看武俠小說嗎?”

“什麽?”

“沒看過小說,電視劇總看過吧。”

蘇羨意點頭。

“電視劇裏,那些絕世神功,入門第一條一定是斷情絕愛,心中無男人,拔刀自然神,劍譜第一頁,忘掉心上人。”

“你跟小呈,不愧是一起長大的。”蘇羨意笑道。

相處久了,就會發現,姐弟倆說話狀態都一樣。

各種小段子齊飛,隻是蘇琳平時裝得好。

蘇琳躺在她身邊,仰麵看著天花板,“意意,我是覺得,除非另一個人的加入會讓我覺得比獨處更輕鬆舒服,要不然,談戀愛幹嘛呢?”

“我覺得你跟你家陸醫生現在的狀態,屬於一加一大於二,這種狀態就很好。”

“我有朋友戀愛,整天雞飛狗跳,為了個男人尋死覓活,為她父母都不曾那麽付出過,為了個男人,值得嗎?”

蘇羨意:“這倒是……”

姐妹倆並肩躺在床上,原本挺和諧溫馨的氣氛。

蘇羨意覺得,她們可能要開始討論人生哲理了。

結果蘇琳冷不丁冒了句:

“不談戀愛,屁事沒有。”

“……”

算了,還是洗洗早點睡吧。

**

蘇羨意準備去洗漱時,路過蘇呈臥室,房門虛掩著,看到他正趴在桌上認真寫著什麽。

“小呈,這麽晚在幹嗎?”

“寫作業。”

“大學……有作業?”

大學雖然也有老師會布置任務,但這才剛軍訓結束,哪兒來的作業。

“別的作業。”

蘇呈也有些頭疼,昨天幫大佬搞定一張數學卷子。

今天就給他拍來其他卷子……

這都是什麽啊,把他當什麽了?

蘇呈此時恨不能敲開做題人的腦袋,看看裏麵都裝了些什麽。

他自己上學時,都沒如此認真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