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 何家二舅:斯文有度,銳利無痕(3更)
loading...
“怎麽回事?謝先生是瘋了嗎?送白色菊花,也太晦氣了。”

“就算不和,也不用這樣吧,成心膈應人啊。”

“謝先生和謝哥兒做事雖然不近人情,卻很有分寸,平白無故,怎麽可能送這種話,靜觀其變吧。”

……

在眾人驚詫與議論聲中,謝家父子已到了前排。

何老太饒是再駭然震驚,氣不過,在這麽多人麵前,也得維持好形象。

笑著起身與兩人打招呼,何文濤與何兆海也同時起身問好。

握手拍肩,看起來,似乎還挺和諧。

“意意,怎麽回事啊?”

許陽州扭頭看向蘇羨意,以為她知道些東西。

“我真的不清楚,謝叔和我哥早早就出門了。”

至於兩人的去向,蘇羨意哪兒會問那麽清楚。

“我覺得今天有好戲。”許陽州咋舌,抵著肖冬憶的胳膊,“老肖,怎麽樣?沒白來吧。”

“白色菊花……”肖冬憶抿唇。

“這是送死人的。”

“……”

在何老太的熱情下,謝家父子已被安排到了首席入座,底下議論聲不斷,在主持人的一段介紹下,何文濤上台發言。

他看似淡定,其實內心慌得一逼。

謝家父子倆究竟想幹嘛!

真就這麽坐下了?

下藥一事,不可能如此這般過去?

難道是要當眾揭家醜?

謝榮生正偏頭與何兆海說著什麽,他離得遠,自然聽不到談話內容。

何文濤隻能強裝鎮定,目光落在正對舞台的提詞器上。

開始發表熱情洋溢的講說,除卻細數何氏近年來的發展,也說了近期遭遇的困境。

用他的話來說,

這隻是何氏遇到的一次小挫折,小坎坷。

“我知道自己有許多不足,需要改進的地方。”

“……但我相信在何氏全體員工的共同努力下,隻要我們同舟共濟,就一定可以共渡難關。”

這段講說之後,本該響起掌聲。

偏生謝馭開口了:

“如果何氏本身就是艘破船,早晚都要沉,又談何同舟、共濟?”

謝馭刻意提高了些聲音。

聲線低沉冷寂,在碩大的禮堂內,好似自帶混響。

瞬時擊穿所有人的耳膜。

許陽州直感慨:

“不愧是謝哥兒,開口就是暴擊!”

何文濤這臉瞬時就一片鐵青,攥著話筒,許久不語。

這父子倆,果然是……

來者不善!

但是,這也太快了!

謝家父子倆模樣氣質相差甚遠,其實骨子裏很像,都是爽直利落的人,別說等大會結束,就是何文濤的演說都沒結束,就直接……

下場,開撕了。

何老太甚至還想悄悄離場。

奈何謝家父子,動作太快。

何文濤抓緊話筒,深吸口氣,勉強從嘴角擠出一絲微笑,想當作無事發生,繼續自己的演說,可謝榮生此時卻開口了:

“既然覺得自己能力不足,需要改進,為什麽不退位讓賢,將位置讓給更適合的人。”

此話一出,全場死寂。

逼宮!

在別人地盤,還特麽如此直接?

許多帶著電腦,隨時準備編輯新聞的記者,聽到這話都傻眼了。

他們甚至不知該如何將這句話打在新聞稿上。

也太囂張了。

何文濤心底思量著,謝馭被下藥一事,對謝家來說也是醜聞,他們應該不會蠢到當眾說。

謝家父子一再逼迫,他若是無動於衷,以後在公司談何威嚴、立足。

他衝著謝榮生一笑,“謝先生,這裏是何氏,不是謝氏。”

謝榮生嘴角帶著淡淡的笑,起身,直接上台,路過主持人身邊時,直接伸手……

這主持人大概是被他的氣場嚇著了。

直接把話筒給他!

“我知道這裏是何氏,我也是何氏的股東!我不配出現嗎?”

謝榮生是何氏的股東?

這話……

從何說起!

“如果我沒記錯,亡妻身故時,是有何氏股權在手的,她的遺產,悉數由我和兒子繼承。”

“這麽多年,我們不提,不代表這件事不存在。”

全場麵麵相覷。

何老太臉色最為難堪。

當年為了讓女兒風光嫁入謝家,轉了股份在她名下,為了顯示她在家受寵,何家兄妹三人股份幾乎差不多。

她陪嫁的各種金銀器皿更是不勝枚舉。

隻是公司股權,謝家人不在意,也都由何家人在打理……

日子久了,卻真是把這件事忘了。

如今想來,倒是給自己挖了個坑。

“我妹妹的股權……”何文濤輕哂,“難不成你們還想憑她的那點股份,來我們何氏當家做主?”

近些年,何文濤也從其他人手中贖回了不少股權。

儼然是一家獨大。

“哥——你別生氣!”一直沒出聲的何兆海站了起來。

也信步走到了台上。

看著謝榮生:“姐夫,您這行為……確實不太妥當。”

“我看他是瘋了!”何文濤冷哼著,看向自己弟弟,“你看著沒,他就是這樣,欺人太甚。”

底下已經開始議論紛紛:

“看來何氏兄弟要聯手對付謝家了?”

“何兆海在海外有些勢力,本人聽說也不缺錢。”

“謝先生到別人地盤,還如此囂張,是不是不太好。”

……

何老太瞧見兩個兒子齊心,似乎也重拾信心。

她知道自己做了對不起謝馭的事,可那件事翻出來,謝何兩家都丟人,她篤定謝榮生不會說。

有了底氣,也走到了台前。

“榮生,有什麽話,等大會結束,咱們好好說,都是一家人,沒必要讓別人看笑話,再者說,這裏是何氏……”

老太太的言外之意:

這不是你的地盤!

“秀秀留下的股份畢竟有限,”何老太低笑著。

因為沒話筒,壓著聲音,許多話,台下的人也聽不清。

“我知道小馭的事,你咽不下這口氣,但是你要清楚……”

“在這裏,你想做我們何家的主,那也絕不可能。”

謝榮生摩挲著手中的話筒,並未作聲。

而此時,何兆海突然開口:“姐夫,您和小馭,誰想要何氏?”

“姐夫?嗬——你想認他做姐夫,人家可未必肯應。”何文濤輕嘲。

“有區別嗎?”謝榮生笑道。

“有。”

何兆海說著,看了眼台下的謝馭,提高音量:

“你們誰想要何氏,就決定了……”

“我把名下的股份轉讓給誰!”

這話說完,全場死寂。

反正何氏其他股東與創業元老是傻眼了。

你們究竟在幹嘛!

一個逼宮,一個把轉讓股份說得跟兒戲一樣。

你們以為,這是在扮家家嗎?

竟說得如此輕鬆?

“我特麽是不是耳聾了?何兆海說把自己股份讓給謝家?是轉讓,不是賣?他知道自己手裏的股份值多少錢嗎?”

“如今不是錢的問題,而是……”

“何兆海居然幫謝家!”

“我有點反應不過來。”

“別說你了,你看台上的何文濤和何老太,全都懵逼了。”

……

別說台上的人,就連何兆海的親兒子,何璨,也被嚇得瞠目結舌。

蘇羨意等人看向他時,他還張著嘴巴,一臉懵逼狀。

“璨璨,你老爹怎麽回事?”許陽州問他。

何璨:“我如果能看透他,他就不是我爸了。”

何兆海此話一出,全場嘩然之際,

何老太與何文濤皆是難以置信得看向他。

台下所有人都被驚得大氣不敢踹,密切關注著台上的動靜。

“兆海?你、你瘋了!”何老太拄著拐杖的手,不停發抖,“你要把股份給外人?”

“媽,我覺得您這話說得就不對了。”何兆海輕笑,“以前是誰口口聲聲說,我們和謝家是一家人,不分你我,你也拿小馭當親孫子。”

“那我把股份給姐夫或者小馭,兜兜轉轉,反正都在自家人手中,您又何必急眼?”

“還是說……”

“在你心裏,從未把他們當成一家人。”

“所以你害了姐姐,現在竟連她唯一的骨血都想殘害!”

何兆海戴著眼鏡,斯文有度,聲音徐徐,不緊不慢。

卻又字句戳心,氣勢淩人。

犀利無痕!

何老太氣急之餘,一巴掌揮過去!

“混賬——”

何璨猛地跳起來,直接往台上衝,場麵,瞬時失控……

混亂,無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