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 謝家父子:撐場?是來送行的(2更)
loading...
何氏,禮堂

何璨頂著何氏二少爺的臉,很容易就混入了禮堂。

與蘇羨意尋了個角落待著,位置上放置著包裝精美的中秋禮盒與礦泉水。

禮盒上印製著何氏攜全體員工祝大家闔家團圓的字樣。

座椅全都蒙著紅布,周圍更是點綴著諸多中秋元素的掛飾與點綴。

倒是一隻兔子燈吸引了蘇羨意的注意。

“姐,你喜歡?我去給你搞一隻。”何璨有求於她,狗腿得跑去給她弄兔子燈。

蘇羨意注意到他們所坐的區域是記者席。

座椅後麵都貼著標識,前麵是員工區,領導區,再往前,就是貼著名字的,那定然就是在公司排得上名號的人物了。

據她所知,何氏如今的經營情況並不好,還搞如此盛大撐麵子的活動,也是煞費苦心。

“姐,給你。”

蘇羨意看到何璨的“兔子燈”傻眼了。

說好的燈呢?

你給我搞一堆diy材料幹嘛?

“成品燈都掛上去了,隻有手工材料,這裏麵有說明書,你可以回家自己組裝。”何璨笑道。

蘇羨意腦殼有些疼。

**

此時何氏的組織人員已經在催著大家趕緊入座。

十點整,員工與記者基本入席完畢,至於領導,都是姍姍來遲的。

直至二十分鍾後,何文濤扶著何老太進場。

距離上次在何家見她,已過去數天。

相較於那時,何老太消瘦許多,即便精心裝扮,化了點妝,也難掩憔悴,拄著拐杖,挺直腰杆,衝著部分董事與股東熱情微笑打招呼。

似乎是想向所有人證明:

她沒事!

何家、何氏都沒事。

而緊跟在兩人後麵的,是個生麵孔。

倒是何璨忽然緊張起來,恨不能把頭埋在椅子裏。

“我爸來了。”他壓著聲音。

蘇羨意曾在謝馭那裏見過照片,認得此人,不過那是年輕時的。

與現在相比,五官並無改變,就是氣場不太一樣。

謝馭的二舅,何璨的父親——

何兆海!

穿著極為簡潔幹練的西裝,禮堂燈光有些昏沉,在他臉上留下一絲晦暗的剪影,走路生風,戴了一副眼鏡,顯得淡然又隨和。

有股斯文氣,眉眼與謝馭有幾分相似。

歲月錘洗的溫和下,卻透著股淩厲。

“那是何兆海嗎?”

“是啊。”

“他好多年沒回國了,聽說在國外混得很好。”

“看來何家這次動作真的很大。”

“這也說明何家這次處境真的艱難。”

……

蘇羨意周圍都是記者,一群人也是分外八卦。

她隻安靜聽著,卻沒出聲。

**

所謂全員大會,定然不是所有員工都能到場,都是各部門代表。

禮堂內座無虛席,加之媒體記者,格外熱鬧。

在主持人一段簡短的開場白後,燈光黯淡,開始播放何氏的宣傳片。

無非就是公司如何從一個小作坊發展至今,經曆了如何艱苦卓絕的創業階段,就是些勵誌雞湯的東西,沒什麽意思。

蘇羨意手機震動,一則新聞推送:

【何氏全員大會召開,與員工攜手歡慶中秋,現場氣氛熱鬧。】

居然這麽快就開始買熱搜了。

宣傳片很長,細數著何氏曆經得諸多大事與變革……

這種大會,就是安撫民心,穩定局麵用的,定然是很官方,蘇羨意覺得沒意思,低頭看起來娛樂新聞。

直至聽到有人說了聲。

“謝、謝先生來了。”

一聲低呼,就好在平靜的湖麵上拋擲下一顆石子。

瞬間——

卻驚起了千層浪!

所有人本能四處查看,終於在後側門口,看到了謝榮生。

還有……

謝馭!

外麵正值上午,最是天光濃豔時,兩人逆著光,皆是一身黑。

隨著門被關起。

踏光而來,兩人身影沒入黑暗。

隻有遠處正在播放宣傳片的光線在兩人臉上躍動著,畫麵最後定格在了歡慶中秋的紅色喜字上。

那瑰麗的豔紅,好似血色般,在父子倆身上拓上一層紅光。

也染紅了謝榮生懷中的一束——

花?

謝叔叔怎麽來了?

蘇羨意將視線從手機上挪開,然後就聽前排有人低咒一聲:

“臥槽!”

這聲音……

怎麽有點耳熟!

她與何璨對視一眼,蘇羨意直起身子,挪了挪位置,伸手,扒著前麵椅背,拍了拍那人肩膀。

那人猛一回頭,目光撞上——

雙方都被嚇著了。

“陽陽?”

“臥槽?你……”

“怎麽是你?”蘇羨意壓著聲音。

“我去,你怎麽也在這裏。”許陽州瞳孔震顫,還不得不強壓著聲音,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鏡,“妹妹啊,你真猛,勇闖何家後,還敢來何氏。”

“意意?”許陽州身邊的人扭頭看她,扯下口罩。

居然是肖冬憶。

“你倆怎麽回事?”蘇羨意瞠目結舌。

又是口罩,帽子,還拿著相機……

“托關係搞了個記者證,混進來湊熱鬧。”許陽州皺眉,“你怎麽進來的?”

“小璨帶我來的。”蘇羨意指了指身邊的人。

何璨見著兩人,同樣詫異:

你們是特務嗎?

需要玩這麽大?

居然連cosplay都玩上了,想進來,找我啊。

“這有什麽熱鬧可看的。”蘇羨意皺眉。

“看看這何家怎麽垂死掙紮。”許陽州打量著她,“不過你來幹嘛?”

“我……我也來看熱鬧。”

“妹妹,看不出來,你是真猛,你這是上門挑釁啊。”

“……”

“不過謝叔叔和謝哥兒怎麽來了。”

許陽州眯著眼,因為禮堂燈未開,若非屏幕有光,兩人的身影怕是已隱沒於黑暗中。

“我哪兒知道。”蘇羨意聳肩,看了眼肖冬憶,“您可真愛吃瓜。”

肖冬憶:“哪裏有瓜,哪裏有我。”

作為一個合格的猹,自然是哪裏有瓜田,就往哪裏蹦躂。

作為單身狗,也就這麽點愛好了。

“謝叔叔懷裏還抱著花?什麽情況,來給何家捧場的?”許陽州皺眉。

謝榮生與謝馭的出現,出乎所有人意料,就連記者都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謝家與何家不是分道揚鑣了嗎?怎麽還來送花?”

“看不明白。”

“大家族之間,隻有絕對的利益,可能又和好如初了。”

……

這兩人的出現,也在何家人意料之外。

不明原因的人,還以為謝家是來給何家撐場的,畢竟今日的大會,說是慶中秋,可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何家在營銷而已。

難道,真又冰釋前嫌了?

“怎麽回事?”何老太靠近何文濤,低聲問。

“我不知道啊。”

何文濤心裏詫異,扭頭看向弟弟何兆海,“兆海,他們是你找來的?”

“我剛下飛機就被你拉來了,全程你都在我身邊,你何時看到我和姐夫聯係了?”何兆海臉上沒什麽情緒。

“隻要沒做虧心事,你們又何必怕他。”

“今天這麽多人與記者在場,你還怕他惹事?”

“那是怎麽回事?”何老太皺眉。

其他人不知,還以為兩家和好。

可何家人心底清楚,這謝家父子倆今日前來,定是來者不善。

都是出了名的不好惹,而且你永遠不知道他們下一秒會做什麽。

何文濤立刻示意組織人員,快些把燈打開。

後排的媒體記者,也都在等亮燈。

舉著鏡頭攝像機,準備第一時間拍照。

播放宣傳片的屏幕黯淡,隨著燈光被盡數打開,記者按下快門,捕捉到謝家父子的瞬間,嚇得手一抖。

相機險些被摔了——

謝榮生懷中抱著的花……

是一大束白色菊花。

隻是之前被屏幕燈光染紅,看得不真切,隻以為是普通花束。

白色菊花。

可不是隨意能送的東西。

全場嘩然——

如此時間,謝家父子這是要幹嘛?

倒不像來祝賀撐場子,反而像是……

來給何家送行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