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謝家有惡女?垂死前的掙紮
loading...
大院,謝家

秋雲洗晨光,那是謝馭出院後的第一個工作日,蘇羨意下樓就瞧見徐婕正在做早餐,與她打了招呼,就看到了坐在餐桌上的謝馭。

“哥,早。”

謝馭輕嗯了聲,給她遞了杯豆漿。

“謝謝。”

然後,又將一個黑色類似鑰匙扣的東西交給了她。

“這個是……”

防狼報警器?

民警送東西那日,蘇羨意並不在病房。

隻是許陽州這種嘴巴漏風的,早已在群裏將此事廣而告之,還拍了某人懷抱鮮花與禮物的照片。

“送你。”

蘇羨意悶聲點頭,捏著小巧的報警器擺弄了兩下。

“微微駕駛證被扣了,沒法開車,我最近要送她,你要不就找時淵送你,要不就擠地鐵,這東西,你應該需要。”

蘇羨意:“……”

原來是為了這個!

真是有了媳婦兒忘了妹妹。

好歹我也救了你啊,你就這麽回報我?

算了,她哥能找個嫂子不容易。

蘇羨意將報警器掛在自己的包上,扭頭看向謝馭,“哥,那天聽說你出事,姐都急死了,跳上車就去找你,根本顧不上我。”

謝馭:“那時候,顧不上你是正常的。”

蘇羨意被一噎。

你說話就不能委婉點嗎?

“我隻想告訴你,姐對你是真愛,你一定要對她好。”

“我對她也是。”

“……”

謝馭徹底把天給聊死了。

——

吃完早餐,蘇羨意決定搭地鐵,出發的早,陸識微上了謝馭的車,還詢問了她的去向,“意意沒跟你抱怨?”

“抱怨什麽?”

“因為我,你不再接送她。”

“她是個懂事的成年人。”

陸識微低笑出聲,也不知蘇羨意聽到這話,會不會被氣死。

而此時的蘇羨意今日難得在地鐵上找到了位置,低頭翻看著手機,她到燕京後,關注了一些當地的平台公眾號。

近日的推送,全都是關於何家與何氏的。

他家無論落得什麽下場,都是咎由自取,她沒點開新聞細看。

結果到了公司,同事聊天居然都是關於何氏。

足見最近此事影響力有多大。

“……我有個朋友買了何氏的股票,我讓他拋,他不拋,現在跌得他想死的心都有了,何家今年是不是犯太歲?”

“犯太歲?犯得可能是惡女吧。”

蘇羨意蹙眉,湊過去插了一嘴,“惡女是誰?”

同事見狀,笑出聲,“沒想到小蘇也愛八卦啊,就是謝家的繼女。”

另一同事:“你不懂……這裏麵的關係可複雜了,回頭我給你推個公眾號,那裏麵有篇文章講得特別全。”

這種八卦上,都不會出現真名。

蘇羨意的代名詞,就是惡女,而且文章內容嚴重失實,看得她血壓飆升。

“我感覺何家凶多吉少。”

“那個八卦博主說,何氏會在中秋前召開所有董事員工大會,還請了些記者,規模挺大。”

“無非就是做戲給外麵看而已,我聽說何氏許多董事已經想罷免何文濤了。”

……

蘇羨意覺得,他們知道的都比自己還多。

不過何氏要開全員大會,這件事倒是真的,隻是與蘇羨意無關,她現在隻發愁自己的中秋節目。

她想不出什麽節目,結果師傅建議她:

“要不你搞個詩朗誦,隻要你會說話就能朗誦。”

蘇羨意當時整個人都懵了,後來還是何璨住到謝家,給她出了主意,教她跳了一段難度不高,卻極具觀賞性的水袖舞,這節目才最終被敲定。

快到中秋,大家工作性質似乎不太高漲。

討論完何家,又說起了今年中秋公司將會送什麽禮物。

蘇羨意下班後,又去公司的禮堂排演節目。

卻意外的在後台看到了同部門的熟人。

“玲姐?”

她穿著表演服,顯然是有節目,見著蘇羨意也笑著打了招呼。

雖說一個部門隻有一個節目,規矩是死的,隻要有手段,想插個節目進去也不是難事,蘇羨意倒沒覺得太驚訝,排練完自己的節目就走了。

“她說舞蹈的基本功都忘了,我覺得跳得挺好。”負責組織的部門同事忍不住誇獎。

“可能是今年全場最佳。”

“主要是人好看,就是在舞台上耍大刀我都能看一宿。”

……

玲姐垂頭看了眼自己的演出服,咬唇不語。

**

蘇羨意回家時,隻有徐婕在準備晚飯。

“我不會是第一個到家的吧?”蘇羨意在玄關處換鞋。

“你謝叔已經回來了,你趕緊過來,幫我把菜洗一下。”

蘇羨意放下包進入廚房,看到廚房桌案上,雞鴨魚肉擺了一堆,還有多隻螃蟹:“今晚吃這麽豐盛?”

“有客人。”

“誰啊?”

“就警局的那個隊長,剛過來,拉著你謝叔出去說話了。”

蘇羨意對他本就好奇。

畢竟,

敢給他哥送防狼報警器的人,絕對是個人才。

她趴在窗口看了圈,在遠處一個樹下瞧見了兩人的身影。

被謝榮生擋著,看不真切,隻是他個子高,倒是能依稀看到眼鼻以上的部位,留著貼青皮的寸板,爽利又幹淨。

今日穿著便服,隻是手上卻拿了個……

保溫杯?

現在的大佬,都這麽養生?

“意意,來洗菜。”徐婕催著她,蘇羨意想著他若留在家裏吃飯,待會兒就能見到了,不急於一時,便鑽進了廚房幫忙,“媽,他來做什麽?”

“好像是聊你哥的案子。”

蘇羨意甕聲點頭。

“何家那位老太太被保釋出來了。”

徐婕話音剛落,蘇羨意洗菜的動作一滯。

“她沒親自動手,又推說年紀大,身體不好,何家花了不少錢,估計明天就能出來。”

“保釋,又不代表她能脫罪。”

徐婕點頭應著。

當她將螃蟹洗放入蒸鍋裏時,謝榮生回來了,徐婕擦著手往外走,“怎麽就你一個人?那位刑警隊長呢?”

“他有事先走了。”

“我還想留他吃晚飯的,小馭的事,讓他費心了。”

謝榮生笑了笑,“以後有機會謝他的。”

待謝馭回來,瞧見一桌豐盛飯菜也有些詫異,聽說是某人來過,臉色瞬間不好。

你有本事趁我在家過來啊。

我和你好好聊聊報警器的事,趁我不在家過來算什麽本事。

不過謝馭轉念一想,若是關於他的事,直接找他就行,都是成年人,犯不著跳過他聯係自己父親,所以是與何家有關?

吃晚飯時,所有人都能感覺到謝榮生興致缺缺,沒吃幾口飯就說有事要處理,進了書房。

待謝馭進入書房時,發現他正拿著母親的照片。

“爸?”

“過兩天陪我去看看你母親吧。”

“好。”

**

謝榮生選擇去給前妻祭掃那日,恰好是何氏召開全員大會的日子。

何老太被保釋;何家老二,何兆海歸國;似乎是急於向外界證明,何氏依舊堅挺,所以這次的全員大會搞得非常盛大。

不僅是圈內,就連圈外人都知道。

有人形容:

何氏此舉,就像是秋後的螞蚱……

垂死掙紮罷了。

許陽州還嚷嚷著想去湊熱鬧,肖冬憶跟著附議,他那日剛好沒事。

隻是如何混進何氏,成了個難題。

此時距離中秋僅剩幾日,部門領導擔心蘇羨意節目質量,特意允許她不上班,專心排練。

她便想著找何璨指導。

“行啊,在家裏跳舞不方便,我帶你去我們學校的練功房。”

“我方便進去嗎?”蘇羨意笑道。

“沒關係,快放假了,練功房也沒人用。”

兩人出門早,排練結束才上午十點左右,蘇羨意想請何璨喝奶茶,某人說熱量高,結果卻還是乖乖接過奶茶喝了兩口,“奶茶真好喝。”

蘇羨意笑出聲,“那我們現在去哪兒?”

“姐,我幫了你,你也該幫幫我吧?”

“你有什麽事要我幫忙?你說。”

“我就當你答應了,先上車……”

結果何璨載著蘇羨意,直接到了何氏。

“我爸回來了,中午找我一塊兒吃飯,我不想跟他獨處,你……你陪我一下。”

蘇羨意瞠目結舌,“你可以找我哥陪啊,我又不認識你爸,多尷尬啊。”

“就是不認識才好,他不會當著外人的麵打我。”

“……”

“如果我表哥在,他跟我爸的關係,可能會給我來個男子雙打。”

一開始兩人就在停車場等著。

慢慢的,何璨有些坐不住了,今日何氏召開全員大會,想來也很熱鬧,“姐,我帶你去湊湊熱鬧?”

“算了吧,我跟你們家有仇,這要是被你叔叔和奶奶發現,我就完了。”

……

五分鍾後,

蘇羨意戴著口罩,跟著何璨,鬼祟得進了何氏舉行全員大會的禮堂。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