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 大舅子的“報複”,所謂瘋狂暗示
loading...
入秋後,經過幾場急雨,氣溫降了些許。

過了數天舒爽日子,熱意再度席卷,秋老虎燥而熱。

原本蘇羨意上班都是陸識微接送,搬回大院後,她可以坐地鐵,隻是想和陸時淵多些時間相處,便決定搭他的順風車,結果……

謝馭為何,突然跳出來橫插一杠。

“你們不順路,你不想坐地鐵,那我送你。”

“哥,我是怕太麻煩你。”

“你喊我一聲哥,就是把我當自家人,一家人之間,用不上麻煩二字。”

謝榮生聞言,倒是深感欣慰:

哎呦,這混賬東西終於開竅,知道心疼人了。

想到與蘇羨意第一次吃飯,連夾菜都需要他暗示提醒,如今的謝馭越發像個稱職的哥哥了。

話說到這份上,蘇羨意便不好拒絕,隻能拎著自己的包,坐上了謝馭的車。

“晚上下班我來接你。”謝馭直言。

“……”

蘇羨意覺得,謝馭是故意不讓自己與陸時淵獨處的。

她還給陸時淵發信息,詢問他最近是不是得罪謝馭了。

回複是【沒有。】

關於這點,陸時淵也覺得奇怪,自從謝哥兒跟他姐從通城回來後,狀態似乎就不太對,尤其是看他的眼神,冷漠而怨懟。

陸時淵也特意問過他:

“我給你出的主意不好?”

“不是。”

“那是我姐沒讓你進房間留宿?”

“也不是。”

陸時淵皺了皺眉,既然計劃成功了,那就不關他的事了,“謝哥兒,是你自己有問題?”

謝馭但是一記冷眼就殺了過去!

他好得很,他能有什麽問題?

要不是你那則信息,我就……

哪兒有人淩晨兩三點發信息攪擾他人好事的,陸時淵從小就一肚子壞水兒,謝馭覺得他是故意的,便想著,給他和蘇羨意也使使絆子,這才有了如今的事。

——

周一上班,蘇羨意難免蔫頭耷腦,加上一早就和謝馭這樣的冰窟窿獨處,簡直太傷神。

真搞不懂那些要和他哥一起共事的人,每天都是怎麽熬過來的。

給師傅泡好茶,又給自己衝了杯黑咖啡,她打著哈氣回到工位。

“小蘇,組長叫你。”有同事過來喊她。

“好,謝謝。”

蘇羨意到了領導辦公室,說的還是中秋晚會的事。

“考慮得怎麽樣了?”組長笑著,“我之前翻了一下你之前應聘時發過來的電子簡曆,在興趣愛好一欄,你說會畫畫、書法、跳舞、彈琴,還會拉二胡?”

“……”

蘇羨意簡直想哭。

這簡曆,自然是盡可能美化自己。

什麽跳舞啊,那都是小時候的童子功。

她隻是被母親送去興趣班,學了兩年,如今也隻能劈個叉,下個腰。

弄簡曆的時候,周小樓一直說,興趣愛好可以多填些,反正你又不是去麵試什麽歌舞團,總不可能麵試時,讓你當眾唱歌跳舞。

她轉念一想,挺有道理。

就把從幼兒園學過的諸多才藝全都填了上去。

結果好了……

真是挖坑把自己給埋了!

周小樓,我上輩子是不是欠了你的!

“那我們組的節目就交給你了,想好表演什麽,早點告訴我,需要提前呈報上去。”

蘇羨意悻悻笑著,看來是不讓自己拒絕了。

“我會跟你師傅說,給你少安排些工作,我是很看好你的,別讓我失望啊。”

其實領導的想法也簡單,這年頭晚會表演節目,早已失去了本身的味道。

無非就是想在領導麵前露個臉。

他們部門有才藝的,基本都參加過了,蘇羨意長得漂亮,又是生麵孔,肯定能讓人眼前一亮,給他們部門爭口氣。

“如果你在家練習不方便,公司也有地方,有什麽困難都可以告訴我。”領導笑著看她。

蘇羨意衝他笑了笑。

因為組長特意給蘇羨意的師傅打了招呼,整個部門都知道今年的節目歸她了。

“我就知道,畢竟我們這些老人的節目,實在沒新意,很正常。”

“話說今年有抽獎嗎?去年隔壁的小張抽了個海南三天兩夜遊,可把我羨慕死了。”

“肯定有,我們公司福利還是很好的。”

……

小組裏的人,基本都很看得開,蘇羨意這種一看就是被趕鴨子上架的,領導欽定,估計她自己不樂意,也得上。

即便如此,也有覺得酸的。

“估計心裏開心地要死,還在哪兒裝。”

“是啊,看著沒心機,上次教師節,她還給老邱送了禮物,挺會籠絡人心的,你看老邱現在對她多好。”

“我今天早上在窗口,見到送她的車又換了輛。”

“什麽車?”

“沒看清,不過一看就是好車,原本我還以為今年的節目應該是玲姐的,沒想到……她估計快氣瘋了。”

“她似乎很想上中秋的節目,好幾個月前就開始減肥,還報了個什麽拉丁舞班。”

幾人趁著休息時,在茶水間聊天。

而此時他們口中的玲姐,吳琳玲,也確實氣得發瘋。

沒有蘇羨意,部門節目,十拿九穩就是她的,偏生公司今年招了一批實習生。

有這麽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在,哪兒還有人關注她。

以往還有人跑來獻殷勤,如今都衝著蘇羨意去了。

她說自己有男朋友,從不接受異性的好意,卻沒人見過她男朋友是何模樣,從她穿衣行事也看得出來,家境應該很好,別人多問,她又不肯細說。

有人覺得她神秘,也有人覺得她裝。

大抵有人的地方,總是少不了是非。

——

蘇羨意正愁才藝表演,下班時,謝馭來接她,她還問了句:

“哥,你上學時,表演過才藝嗎?”

“表演過。”

“什麽?”蘇羨意瞬間來了興趣,好奇地盯著他,她還真想不到,謝馭在台上,又蹦又跳是什麽模樣。

“打拳。”

“……”

兩人回到大院,陸識微今天也在,正抱著陸小膽,身邊圍了一群小朋友。

自從上次被踹之後,陸小膽就是大院裏的明星貓,基本每天都有人給它投喂,養得白胖白胖。

隻是一群小孩,瞧見謝馭來了……

瞬間像是見了鬼般四下逃竄。

蘇羨意走到陸小膽身邊,將它抱起來,小家夥在她懷裏,蹭來蹭去,頗為親昵。

“它最近掉毛很厲害,你注意點。”陸識微提醒。

“我知道。”蘇羨意笑道。

“意意下班啦,進來坐坐。”程問秋在屋內聽著動靜,招呼她進屋。

蘇羨意抱著貓進了陸家,正好給陸識微和謝馭留了私人空間,兩人就在大院裏溜達了起來。

烏金西墜,斜陽如火。

褪去了白天的燥熱,風吹在身上,格外舒爽。

“今天怎麽會來大院?”謝馭看著她。

“有人給我家送了些特別肥美的螃蟹,我爸打電話讓我回來吃。”

這季節,確實到了吃螃蟹的時候。

“剛才一群小朋友,多熱鬧啊,你一回來,又都被你嚇跑了。”陸識微無語。

謝馭:“我沒嚇他們。”

大抵是謝馭麵相凶,大院裏的家長嚇唬自家孩子,總會說:

“再不聽話,謝家哥哥就要來吃人了。”

搞得小朋友沒幾個不怕他的。

“你很喜歡小孩子?”謝馭偏頭看她。

如火的殘陽將她臉映得越發耀眼,她衝著謝馭勾唇,粲然奪目,眼底有斜陽,好似綴著光,“喜歡啊,小孩子多可愛。”

陸識微身邊的朋友,大多結婚生子,平時出來,很多都會帶著孩子。

她們都抱怨,說帶孩子很累,很辛苦。

可對陸識微來說,沒經曆過懷孕生子帶孩子的痛苦,隻是偶爾逗弄,自然覺得分外可愛喜歡。

“噯,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陸識微認真問他。

“都不喜歡。”

“……”

反正大院裏的孩子,見著他就跑,謝馭極少與孩子親近,也談不上喜歡。

孩子總是哭哭啼啼,事兒也多,謝馭覺得還挺麻煩。

“不過以後,我們兩個如果有孩子,有你鎮著,孩子肯定不敢不聽話。”陸識微忽然就想到了謝馭帶孩子的畫麵,忍不住笑出聲。

陸識微還翻出幾個好友的朋友圈,給他看了些萌娃的照片。

“是不是超可愛。”

“嗯。”

謝馭盯著照片中的孩子,若有所思。

“不過帶孩子也很辛苦,尤其是職場女性,挺難的,趙姐之前還說我再不結婚生孩子,就要成高齡產婦了,簡直誇張。”

陸識微提起趙姐,還一肚子苦水。

畢竟某人最近太不正經。

自打從通城回來,趙姐就時不時暗示她,什麽懷孕一定要提前告訴她,無論陸識微怎麽和她解釋,某人根本不聽。

三不五時就調侃她,整天就知道八卦老板的私生活,哪裏像個員工。

“現在三十多結婚的很普遍,她還給我科普什麽大齡懷孕有風險。”

“我自己弟弟是醫生,哪兒需要她給我科普。”

謝馭:“可時淵不是婦科醫生。”

“……”

高齡產婦。

謝馭唇線抿直,他如今剛沉浸在戀愛的喜悅中,雖說與陸識微結婚,共度一生這樣的事,他肯定考慮過,可是現實的情況卻沒深入探究。

如今被陸識微提起,暗自腹誹:

他與陸識微的孩子……

他覺得自己又被暗示了。

是啊,他倆年紀都不算小了。

讓女生三番兩次暗示提醒,這不是個爺們兒該做的。

他覺得陸識微已經在瘋狂暗示自己了。

自己一定要有所行動。

陸識微哪裏知道某個直球選手的心思,她隻是隨口吐槽,不曾想,竟加深了某人對她的誤會。

——

蘇羨意在陸家待了會兒就回去了,待陸時淵下班回來,螃蟹也蒸熟了,程問秋讓他拿些送去謝家。

“這怎麽好意思。”徐婕笑道,“還麻煩你跑一趟。”

“阿姨,您客氣了。”

徐婕本就很喜歡陸時淵,如今更是越看越愛。

謝馭看到陸時淵,示意他跟自己到房間。

陸時淵原本還以為他有什麽共同計劃要說,結果某人開口就是:

“關於女人生孩子的事,你了解多少?”

“……”

陸時淵覺得他瘋了。

怎麽突然問他這個問題。

他和他姐應該也沒到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吧?

不過看某人“求知若渴”,陸時淵還是簡單和他科普了一些專業,謝馭聽得格外認真,還說抽空要和他多聊聊。

說真的,陸時淵是第一次和男人討論生孩子的問題,又不是他的專業領域,總覺得哪裏透著不對勁。

他回家後,看陸識微的眼神就更加古怪了。

畢竟謝馭這人,不可能無緣無故問他這些。

他甚至偷偷問了句:

“姐,你有生孩子的打算?”

陸識微蹙眉,看了他一眼,沒說話,可表情分明在說:

你是不是有病?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