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求生欲爆棚,世界性脫發難題(3更)
loading...
謝家這一舉措,打得何家措手不及!

謝榮生想要將私事也徹底劃清,說得是一些遺留性的財產分割事宜。

比如謝馭母親留下的部分遺物首飾,公司股份。

其實謝家不缺這點錢財,但謝榮生與謝馭都是眼裏揉不得沙的人,既然要劃清楚,那就切割得明明白白。

若是黏黏糊糊,總是弄不清楚,以後少不得會有諸多麻煩。

所以即便是再小的東西,謝家這次也交割的清楚明白。

他們家以前是不在乎,卻不代表,不會要!

何瀅當時就被父親狠狠掌摑了兩巴掌。

打得太重,臉上留了印。

殘存的指痕,至今未消。

這張臉沒法將人,何瀅已經有段時間沒去公司。

在家被父親數落,奶奶嫌棄,日子極不好過。

卻又聽說蘇羨意近期過得風生水起,居然搬去和陸識微同住,自己的親表哥對她另眼相待,連許陽州這個小瘋子也經常跟她一塊玩……

就是曾經與她“定過親”的魏家,似乎待她都不錯。

自己如今落得這般田地,她卻如此快活,她是無論如何都咽不下這口氣的。

原本打聽到了魏嶼安的事,想借他的手“殺人”。

沒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反而被他懟了一通。

何瀅算是氣炸了。

如今真是什麽人都敢踩她一腳了。

何家已經警告過她,讓她近期安分守己,畢竟謝家如今在辦喜事,可能過段時間,待陳嫂事情淡去,謝榮生心情好,許多事都能有轉機。

何家不蠢,不會在這時候再去觸黴頭。

殊不知,何瀅被魏嶼安這般刺激後,一旦衝動,便容易失去理智。

**

反觀魏嶼安,“罵罵咧咧”泄了火,心情倒是格外舒爽。

從口袋拿出手機,上麵的錄音還未停止。

他以前可能是戀愛腦,眼光不好,腦子又笨。

如今卻不傻,生意場上,有時需要留一手,但他也沒想到,找他的人,想針對的居然是蘇羨意。

魏嶼安沒聯係蘇羨意,倒是給陸時淵打去電話。

“小舅,有件事想跟您說一下。”

“什麽事?”

陸小膽趴在他腿上,任由著陸時淵給它順毛。

“有人找我,說要跟我合作對付小舅媽。”

“誰?”

“不清楚,是個女的,沒看到人,聲音也用變聲器修改過。”魏嶼安雖然有時蠢笨,此時腦子卻靈活得很。

他得向自家小舅邀功,以此彌補之前做得那些傻逼事兒。

“具體是怎麽說的?”

“我錄音了。”

陸時淵在收到音頻後,聽著前麵的對話,還眉頭直皺,可後麵魏嶼小火山爆發,倒是聽得他眉眼舒展,給他發了信息:

【做得不錯。】

得到誇獎,魏嶼安心裏美滋滋。

這輩子,還是第一次得到他的誇獎。

【這件事,你告訴意意了嗎?】

【還沒有,我覺得關於小舅媽的事,還是聯係您比較好,我就是今天幫她搬家,然後接送了蘇呈,其餘時候,我們私下一點聯係都沒有。】

魏嶼安此時表現出了極強的求生欲。

【行,我知道了,如果她再聯係你,機靈點。】

【我明白。】

陸時淵又把錄音重新聽了遍……

雖然聽不出聲音,但是這口吻,倒是挺像一個人。

看樣子,她終於要有所動作了。

距離上次的事,才過去多久,這麽坐不住?

看來何家這次是真急了。

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笑容變態了,手上動作也粗魯了些……

“喵嗚——”大概是扯痛了陸小膽,小家夥叫了一聲,從他腿上跳下去,居然直接去找陸定北了。

陸時淵垂頭,看著自己的褲子……

這小家夥,近期掉毛有點厲害啊。

因為入秋的緣故?

**

陸識微周末回家吃飯,此時正跟父親在聊天。

陸小膽從樓上竄下來,直接跳上沙發,爬到陸定北的腿上,熟稔得尋了個舒服得姿勢趴著。

陸定北今天穿得褲子是黑色的,似乎有點粘毛,陸小膽偏又是個白貓,這毛沾在他褲腿上,陸識微見狀,倒是一笑:

“爸,您好像穿了一條毛褲啊,這小東西掉毛也太厲害了。”

“你掉頭發也挺嚴重。”

“……”

陸定北是軍人出身,對內務整潔自然有自己的要求,見不得什麽髒東西,隻要他回來,打掃清潔幾乎都是他在做,畢竟別人打掃的,他看不上眼。

“隻要你在家,家中除了貓毛,基本就是你的頭發。”

“爸,秋天到了,就是比較容易掉發。”陸識微輕咳一聲。

說真的,如今社會,沒人喜歡跟人討論自己的發量問題。

況且脫發是世界性難題,又不是她一個人脫發,據說全國有好幾億人都有脫發困擾。

可陸定北不是這麽想的,有什麽說什麽。

“自從你開始做生意,你這頭發真的……”

“爸!”陸識微覺得他可以停止這個話題了。

“貓掉毛還會長,你這頭發需要注意了,禿了就是永久性的。”

“……”

瞬間破防,陸識微不願再說話了。

“我說話,你別不愛聽,錢是賺不完的,聽你爺爺說,你上次體檢身體還有些問題,一定要多鍛煉,身體才是最重要的……”

陸定北還在訓話,陸識微卻已經崩潰了。

她的發量還可以啊,怎麽被父親一說,她都覺得自己快禿了。

“對了,再過些日子,你就要過生日了,即將三十,你跟小馭若是處得不錯,就抓緊把事兒給定了。”

三十!

一會兒說掉發,一會兒說年齡,父親還真是會戳心。

別人家的父親、兄弟,都是舍不得女孩出嫁,他家的倒好,一個把她踹出去,以身伺狼,一個居然開始催婚?

果然,這才是現實。

小說電視劇裏的那些女兒控、姐控都是騙人的。

她和謝馭聊起這事兒的時候。

謝馭沒作聲,隻安靜聽著,卻在心裏開始醞釀一個大計劃……

因為他覺得:

陸識微在變相告訴自己……

她想結婚了。

陸識微純粹是找人抱怨,壓根沒想過暗示他什麽,謝馭話不多,這腦子裏想的事情可不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