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 壓抑太久?咆哮輸出:哪兒來的傻逼(2更)
loading...
魏嶼安看向車窗外的人,神情警惕,“誰要見我?”

“您去見了就知道,對您有好處。”

燕京這地方魚龍混雜,魏嶼安心下遲疑不定。

卻又擔心得罪大佬,便點頭同意了。

他隨著那人到了下榻酒店的附近餐廳,七拐八繞進入一個隱蔽性很強的包廂,沒見著人,因為中間隔了一道屏風,隻能依稀看到對方……

是個女人!

“您好,您是……”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

對方似乎用了變聲設備,聲音有些奇怪。

顯然是想隱藏身份。

而且還非常謹慎,就連原聲都抹去了。

魏嶼安昨夜受驚過度,一夜沒睡,今天又接連被激,心態早就有些崩。

請他來,還藏頭露尾?

什麽玩意兒!

“那你找我有事?”魏嶼安皺眉。

“聽說你和蘇羨意曾經定過親?”

“你這是聽誰說的?”

魏嶼安一聽這話,瞬間警惕起來。

什麽定親,那都是父母間的玩笑話,最多就是相過一次親。

他那時犯蠢,還傻逼一樣的把事情搞砸了。

“這個你不用管,聽說你以前的女朋友就是折在她手裏的,聽說下場還挺淒慘,連累的你在康城也被人指指點點,日子很不好過。”

當時丁佳琪出事,魏嶼安沒少被人指指點點,這都是他活該受著的。

魏嶼安輕哂,

“既然你了解這麽多,來找我究竟是為什麽?”

“魏少爺很愛曾經的女朋友吧,據說還為她打架進過局子,蘇羨意這麽搞,你就沒想過要反擊一下?”

“你是說報複?”

“跟聰明人說話就是輕鬆,或許我們可以合作。”

“你到底是誰?”

魏嶼安也是初來乍到,別說隻是聽聲音,就是看到本人,都未必知道這是誰。

“我說了,你不用知道,如果你需要時間考慮,我可以等你消息。”

魏嶼安吸了口氣,直接起身,“我考慮清楚了。”

“跟我合作?”

“你特麽究竟是哪裏來的傻逼!”

魏嶼安近來壓抑太久,忽得爆發,倒是把屏風後側的人給驚著了。

“真是多管閑事。”

“我跟蘇羨意之間曾經發生過什麽,跟你有關係嗎?跟我合作,你是想借刀殺人?”

“把別人當傻子?真是智障!”

魏嶼安壓抑太久,陸時淵、謝馭,然後是蘇呈……

這群人是長輩,壓著他,他也認了!

這個不知從哪兒跑出來的智障,開口就要對他指手畫腳,還合作?

讓他去報複未來小舅媽?

成心將他往火坑裏麵推啊。

魏嶼安瞬間就爆發了。

他這一通亂吼咆哮般的輸出——

屏風後的人傻了眼,騰地從位置上站起來:

“魏嶼安!你算什麽玩意兒,也敢這麽對我說話!”

“在燕京,我確實排不上號,但我至少正大光明,不會像某些人,藏頭露尾,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就像陰溝裏的老鼠!”

“你說我像老鼠?”那人瞬間就急了。

“若不是像老鼠一樣見不得人,何至於見麵還遮遮掩掩?談合作,自己卻藏著,這要是一旦出事,還不是我頂上,你肯定能全身而退,當我傻嗎?”

“我找你合作是看得起你!”

“我特麽謝謝你看得起我,您還是從哪兒來滾哪兒去吧!”

那人瞬時深吸一口氣!

這魏嶼安和調查的不一樣啊……

資料上顯示:

戀愛腦,盲目,好利用!

這簡直就是個炸藥桶。

自己應該沒說錯什麽吧,這是踩著他哪兒的逆鱗了?怎麽回事啊!

“魏少爺,如果您跟我合作,我肯定不會讓您涉險。”

魏嶼安輕哂,“你到底是誰?”

對方沉默。

“都說燕京是精英權貴的聚集地,沒想到鑽營醃臢事的小人也這麽多,真不知道都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傻逼!畏首畏尾,你要是真的想對付蘇羨意,就大大方方站出來……”

“躲在背後捅刀子,當真垃圾!”

“你說我垃圾?”

對方恨不能衝過去抓花魏嶼安的臉。

“難道不是?”

“魏嶼安,你等著……”

“你有本事就針對我們魏家,這樣我自然就能順藤摸瓜查出你是誰!”魏嶼安畢竟在商場混了幾年,不可能被人隨便幾句威脅就慫了。

這人一直躲著,自然是不想被人知道身份,肯定不敢輕易露頭!

所以魏嶼安才敢這麽懟她!

因為他篤定:

她不敢跳出來!

魏嶼安尋常,有些話是絕對不會說的,也是壓抑太久。

突然有人提出這種智障合作,他肯定急了。

因為之前的事,我都快被小舅搞死了,你還想讓我下地獄?你這不是讓我去送死?

我不打死你就不錯了!

合作?

我去你大爺的!

這人嘛,不在沉默中滅亡,必然會在沉默中爆發!

魏嶼安轉身就走,重重把門摔上。

伴隨著關門的一瞬,原本躲著的人,卻抬腳,直接將屏風踹翻:“魏嶼安,混蛋——”

“果然是小地方來的人,沒遠見,沒教養,什麽玩意兒!”

又把手邊的茶水打翻在地,砸桌摔椅,氣得渾身發顫。

原本請魏嶼安過來的人,一直守在外麵,聽到裏麵傳出動靜,推門進去,看到一地狼藉,似乎並不意外,“小姐,魏嶼安不合作,我們怎麽辦?”

“滾——”

何瀅氣得咬牙。

她此時半邊臉還紅腫著。

就因為上次陳嫂的事搞得太難看。

幾天後,謝榮生的律師就去了何家的公司,說要停止一切合作,一方毀約,自然要賠付違約金,即便如此,謝家也沒退步。

燕京這地方最是勢利,一看謝家要與何家劃清界限,原本在談的一些項目合作方,也都紛紛停止觀望。

都想著,等形式再清晰些,再決定要不要和何家繼續合作。

這一連串的事,對何家以及何氏打擊很大。

何瀅本就在自家公司上班,上班時就被父親叫到辦公室痛斥一頓。

導致她在員工麵前顏麵盡失,如今整個何氏都知道,這位何家大小姐失寵了。

待回了家,謝家的律師竟追到了家裏。

公事上劃清,接下來便輪到了私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