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 軍訓?對鏡貼黃花,男兒當自強
loading...
在陸時淵“有分寸”的處理完魏嶼安之後,心情爽利,一夜好眠。

魏嶼安卻由於受驚過度,像個“孤魂野鬼”般在燕京遊離到後半夜,才回到與父母同行下榻的酒店,睡不著,輾轉反側,一夜未成眠。

翌日,陸瑞琴敲開他的房門,讓他與自己同行去陸家。

“你昨晚都幹嘛了?黑眼圈這麽重。”

熬了一宿,某人神情恍惚,雙目俱是紅血絲。

“沒幹什麽。”

魏嶼安也不知該怎麽與母親說這件事。

總不能說,你之前看好的兒媳,如今要成你弟妹了?

那他以後又該如何稱呼徐婕阿姨?

奶奶輩?

待抵達陸家,見著陸時淵,作為一個“和善可親”的長輩,他也關心的問了句:“嶼安,昨晚沒休息好?”

魏嶼安熬了一宿,內心好似有個小人狂躁的上躥下跳:

我是怎麽回事?你心裏沒點數嗎?

心裏mmp,奈何臉上還得笑嘻嘻:“可能是突然換了個環境,不太適應,有點失眠。”

魏嶼安不願和陸時淵待在同一屋簷下,借口幫陸老爺子搬盆栽,到院子裏躲躲,結果幾株盆栽搬完,累得胳膊發顫。

陸時淵不知何時出現在院子裏:“年輕人身體這麽虛?”

“……”

魏嶼安要瘋了。

大周末的,您就這麽閑嗎?

就算我以前對不起小舅媽,您也不必如此盯著我吧!

不過此時在屋裏的陸瑞琴,與陸家人提起此番進京的原因,少不得會說起徐婕與蘇羨意。

“我也沒想到這麽巧?如今她竟住在隔壁。”陸瑞琴笑道。

“那這麽說,意意也算你看著長大的。”程問秋狀似無意得詢問。

“是啊,當年我和她母親還開玩笑,想討她回來做兒媳,可惜我家這小子沒福氣,配不上意意,還給她惹了不少麻煩……”

在康城發生的事,陸家想查很容易,陸瑞琴也沒藏著掖著。

程問秋提起蘇羨意,無非是想從她口中對未來兒媳多層了解,可陸瑞琴一直覺得魏家虧欠了她,將她誇得天上有地下無。

陸老聽得心裏美滋滋。

還不停給兒子、兒媳使眼色:

看吧,我就說這孩子不錯!

——

魏家三人在陸家待了會兒,又去隔壁謝家拜訪。

魏嶼安以為自己終於脫離舅舅的苦海,卻不曾想長輩聊天,謝榮生直接看向謝馭,“小馭,你陪嶼安說說話,你們年輕人應該有共同話題。”

謝馭帶著魏嶼安進了書房,開啟了大眼瞪小眼模式。

“謝大哥,聽說你以前是學自由搏擊的?”魏嶼安覺得氣氛尷尬,想緩解一下。

“你有興趣?”謝馭挑眉看他。

“有點好奇。”

“你對哪方麵好奇?”

“……”

魏嶼安就是隨意找了個話題,他本身對自由搏擊毫無了解。

話題瞬間被終結。

謝馭看破他的心思,直接說:“沒必要特意找話題。”

魏嶼安是第一次和謝馭接觸,說真的……

還不如跟他家小舅獨處。

好在蘇羨意很快回來,算是解救了他。

不過魏嶼安此時麵對蘇羨意,竟不知該如何稱呼她。

喊意意?沒大沒小,不敬重長輩,若是被小舅聽到,怕是能扒了他一層皮,喊小舅媽……

那不如讓他去死!

結果,他麵對蘇羨意,最後稱呼隻化為一聲,“哎——”

惹得謝馭眉頭直皺:

這小子,好沒禮貌!

徐婕留魏家三口在家吃午飯,用餐時,提起讓蘇羨意搬回家住,即便兩家關係親近,總是住在陸識微那裏,總是不太合適。

“去住幾天就行,一直住著,叨擾人家也不方便。”徐婕笑道。

謝馭:“確實不方便。”

蘇羨意:“……”

自從蘇羨意搬過去,謝馭每逢過去,就是想和女朋友親近,也要顧忌著屋內還有人,肯定不方便。

“我本來也打算這兩天搬回來住。”蘇羨意說道。

隨著婚期愈近,陳嫂又出了事,家中事情雜多,徐婕也忙不過來。

“你什麽時候去搬東西,讓嶼安去幫你,反正他閑著也是閑著。”陸瑞琴笑道。

魏嶼安崩潰,不停給母親使眼色:

我不去!

陸瑞琴卻壓根不搭理他。

本就覺得對不住蘇羨意,自然是想方設法彌補。

估計前麵是刀山火海,她都會把兒子踹下去,況且隻是讓他當司機下苦力。

——

魏嶼安沒法子,隻能充當司機和廉價勞動力。

晚上蘇羨意為了感謝他幫忙,特意請他吃了頓飯,這次沒叫上陸時淵或謝馭,讓他長舒了一口氣,隻是他卻見到了蘇呈。

蘇呈近期在軍訓,曬得極黑,趁著周末,蘇羨意帶他出來改善夥食。

“魏大哥,好久不見!”

軍訓過半,蘇呈就後悔沒讓蘇羨意給他準備防曬。

整天喊口號,嗓子啞了。

這胳膊、腿兒被曬成兩截顏色。

“你怎麽黑成這樣?”蘇羨意近來也是第一次再見蘇呈。

軍訓前小白臉,軍訓後……直接變成了包青天。

“這都是成長的印記。”蘇呈歎息。

其實軍訓開始後的兩天,蘇呈就在朋友圈發了這樣一則狀態:

【軍訓開始了,有沒有願意替父從軍的?】

無人應答。

畢竟他這話,太欠兒了!

結果某人自發自答:

【對鏡貼花黃,男兒當自強!】

蘇羨意當時就笑瘋了。

問他缺不缺什麽,要不要自己去慰問他,蘇呈當即表示拒絕。

蘇呈此時坐在餐桌上,又開始抱怨,軍訓不僅是身體累,結束了還要寫什麽心得體會、通訊稿,簡直是二次折磨。

聽著蘇呈抱怨,魏嶼安忍不住笑出聲。

他以前和蘇呈接觸不多,竟不知他如此逗趣好玩。

“我就這麽好笑嗎?”蘇呈皺眉。

“也不是。”魏嶼安將服務員遞上的兩份菜單遞給姐弟二人。

蘇呈這才注意到魏嶼安對他姐姐相當客氣,客氣到讓人覺得有些別扭,他太聰明,有些事不點就透。

瞬間笑著看著魏嶼安,壓低聲音,“噯,你是不是知道我姐和二哥的事了?”

魏嶼安沒作聲,默認了。

“如果這麽算,你也是我小輩了。”

“以後我姐和二哥的孩子,要喊我舅舅,你與他們孩子是平輩,就隨著他們孩子稱呼我……”

“你喊我一聲舅舅,讓我也感受一下當長輩的滋味!”

魏嶼安剛恢複些的心態,又徹底爆炸了。

“行了,你別鬧他,看看想吃什麽。”蘇羨意覺得魏嶼安已經夠可憐了,就他弟這張嘴,再刺激刺激,這孩子準得瘋。

蘇呈卻衝著魏嶼安一笑:

“小魏啊,”

“人生嘛,總要經曆些風雨……”

“要不然怎麽迎接後麵更大的暴風雨!”

魏嶼安蹙眉:小魏?

臥了個槽,你能閉嘴嗎?

之前還魏大哥,現在就變成小魏了……

偏生魏嶼安還不知怎麽反駁,隻能生生慪火。

吃了飯,先送蘇羨意回了大院,他才把蘇呈送回學校。

離開前,蘇呈還拍了拍他的肩膀。

“別不開心,樂觀點,”蘇呈與他坐在同一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反正你明天也不見得會開心。”

“輩分這種事,天生注定,掙紮也沒用,倒不如坦然接受。”

“畢竟你再不開心,也沒人會在意的。”

魏嶼安:“……”

你能閉上嘴,趕緊滾嗎?

蘇呈覺得最近軍訓太苦,如今見到魏嶼安,忽然就覺得天氣大晴,陽光普照。

原來,有人比他還慘。

某人下了車,樂顛顛得蹦著跳著進了學校,那模樣就好似瞬間被打了雞血。

魏嶼安此番上京,是來參加婚禮的,他覺得再這麽下去,馬上就要輪到自己的葬禮了。

這群人都有毒吧。

**

待他好不容易將這對姐弟送走,回到酒店,在停車場內,坐在車裏又發了好一會兒呆,覺得自從進了燕京,整個世界都開始玄幻了。

此時,有人輕叩他的車窗。

他降下車窗,一個不認識的人。

“您是魏嶼安,魏少爺?”

魏嶼安皺眉:“您是……”

“有人想見您一麵。”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