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 她是你小舅媽,感恩的心(4600,雙更合一)
loading...
源華府

蘇羨意在即將抵達時,與陸識微通了電話,她今晚也去參加了商業酒會,估計會回來很遲。

“小姨不在?”魏嶼安按著她的指示,已將車停好。

“還在忙著應酬。”

“後備箱還有幾箱水果,我幫你搬上去。”

“我自己搬吧。”即便以兄妹相待,蘇羨意還是守著距離,並不想與這傻子走得太近,再讓他過幾天天真快活的日子吧。

“你一個人應該不行。”

魏嶼安打開後備箱,蘇羨意才發現,她真的不行。

兩箱獼猴桃,兩箱秋月梨,還有一些盒裝月餅,塞滿後備箱。

這父愛……

有點沉重。

她一個人估計得跑三四個來回。

“你看,隻能我幫你搬。”魏嶼安笑道。

“那就麻煩你了。”

即便是兩個人提拎,也需要跑兩趟,蘇羨意隻拿了月餅等一些較輕的東西,開門進屋後,魏嶼安把東西放下,“剩下的我去拿,你就別下樓了。”

他以前是戀愛腦,就跟著了魔一樣,如今正常了,也是頗為紳士。

當他抱著兩箱水果上樓時,還有些氣喘,大抵是不常運動,突然抱著重物,胳膊都有些酸脹。

“要不要進來喝杯水?”蘇羨意客氣邀請,畢竟是幫她搬東西的。

“不用,太晚了。”

魏嶼安正常時,也有分寸感。

此時已晚上十點多,孤男寡女的不合適。

蘇羨意看他熱出一頭汗,從冰箱給他取了瓶礦泉水,“謝謝啊。”

“不用客氣。”魏嶼安此時手軟得連擰開瓶蓋的力氣都沒有,又不願讓蘇羨意看出自己的弱雞,隻笑著接了水,“之前的話,你記住了,改天我請你和你男朋友吃飯。”

“行啊。”

“好歹讓他知道,你不止一個哥哥,若是他欺負你,我以後幫你出氣。”

蘇羨意笑出聲,“這可是你說的。”

……

兩人站在門口隨意聊了幾句,剛好有電梯抵達聲,魏嶼安握了握手中的礦泉水,“那……電梯來了,我準備走了。”

“好。”

“你明天要去大院嗎?我跟我爸媽要去陸家拜訪,你如果也要回去,我可以順道來接你。”明日周末,蘇羨意也放假,魏嶼安不過是好心問了句。

蘇羨意張了張嘴,正要說話,有腳步聲傳來。

急促,沉悶。

從她角度,剛好能看到來人。

是陸時淵!

他闊步而來,帶起了廊間的風,空氣裏瞬間充斥著一點酒味兒,轉瞬間已到了門口,徑直越過魏嶼安,跨進了門內。

帶著蘇羨意往裏走,反手一推。

“砰——”門被關上。

由關門帶起的風打在魏嶼安臉上,他攥著礦泉水,一臉懵逼得站在門口。

他都沒看清來人是誰。

隻看到一個穿著白襯衫的身影,還有滿身的酒氣。

什麽情況?

——

蘇羨意都沒來得及反應,便被陸時淵拽著轉了個身,將她堵在了他與門板之間。

他低頭靠過來時,強勢且霸道。

一改平日溫柔溫和的模樣,看她的眼神,蠻橫地像是要擠進她的心裏。

蘇羨意本就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著了。

加上溫熱酒氣,他周身高熱體溫,緊貼的身子……

她隻覺得心跳驟快,撲通撲通,強有力的心髒正猛烈撞擊著她的胸腔,他垂眸看她,不言不語,隻有灼燙的呼吸,一點點拂到她的唇邊,吞噬著她,她的心跳越來越快。

陸時淵低聲喊她:“意意。”

聲音低沉且誘惑。

嗓子泡了酒,比尋常更加嘶啞。

將她抵在門上,低頭蹭著她的鼻尖,一下一下……氣息落在她臉上,卻又遲遲沒有親下去。

寸寸誘惑。

那感覺就好似有千百隻爪子在撓。

熱,卻癢。

蘇羨意睫毛輕輕顫動著,不知他想幹嘛。

這是親,還是不親!

“喜不喜歡我?”陸時淵低聲問她。

蘇羨意眨眼看他,“喜歡。”

陸時淵忽然就衝她笑了。

那麽近距離的暴擊,看得蘇羨意心跳陣陣,而陸時淵此時也偏頭吻住了她。

帶著酒精的氣息灌入,極具侵略性。

今晚的陸時淵與尋常不太一樣,往常接吻,總是溫柔的,現在的他……

很熱情。

蘇羨意隻覺得意識昏了,身子軟了。

即便不是沒經驗的小白,也是幾下就被他牢牢掌握了主控權,心尖輕輕發顫,腿軟得快站不住。

陸時淵許是感覺到身前的小姑娘身子軟了,手指從她腰上穿過,勾住她的腰,將她整個人輕輕提起,蘇羨意便被他牢牢控在懷中。

兩個嚴絲合縫貼著……

曖昧,且惹火。

蘇羨意腦子混混沌沌,卻能清晰感覺到他胸口的起伏。

他的心髒也在激烈跳動,蓬勃有力,一下一下撞擊著他的胸口,卻又好似打在蘇羨意的心上。

兩個人的心跳都被彼此撞亂。

蘇羨意隻能抓住他腰側的衣服,手指不自覺收緊,擰出了一道道褶痕。

氣息交纏,濃若夏日。

感覺蘇羨意呼吸不暢,陸時淵才停下緩了緩,垂頭吻在她的發間。

風從窗口吹進,有些涼。

隻是他的吻裹著酒精,熱度燙人,手指輕輕勾弄著她鬢邊的碎發,唇齒間遊離,指尖也情動,穿過她的發絲……

他眸子裏的熱度,好似連冷冰冰的鏡框都被灼上了燙人的熱意。

……

而此時外麵忽然傳來敲門聲——

“意意?”魏嶼安的聲音。

他隱約好似聽到了裏麵傳來的聲音,一個男人,帶著酒氣,衝進了一個女人家裏,關上門,想也知道可能會發生什麽……

隻是魏嶼安之前被驚著了。

完全沒反應過來,直至聽到裏麵傳來一些略感羞恥的聲音,他才漲紅了臉。

哆嗦著手。

思量著該不該敲門。

蘇羨意沒喊,所以是熟人?

是她男朋友?

那自己敲門是否不太合適?

魏嶼安這心裏也是天人交戰,腦子裏嗡嗡作響,隻覺得快站不住了。

最後,他還是深吸口氣,敲了門。

蘇羨意這才意識到魏嶼安還在門口,摟著陸時淵的手微微收緊,“外麵還有人。”

陸時淵出現得猝不及防,蘇羨意又被他吻得七葷八素,哪裏還能想起門外有個人,此時反應過來隻隔了一道門,怕他也聽到了些動靜,頭抵在陸時淵胸口,覺得沒臉見人。

“我知道。”陸時淵伸手拍著她的腦袋,“我去處理。”

“你別嚇著他……”

魏嶼安之前就是戀愛腦,如今重新做人,還是可以的。

“我是他的長輩,做事有分寸的。”陸時淵低頭吻了吻她的額角,“那我先出去了。”

蘇羨意點頭。

魏嶼安瞧著裏麵沒動靜,抬手,再度準備敲門時,門開了。

毫無預警的與陸時淵對視——

他瘋了!

剛才衝進來的男人是……

小舅?

那種感覺,大抵就想晴空有道雷,劈得他暈頭轉向。

恍恍惚惚的,魏嶼安隻覺得身心俱震,大腦一片空白。

安靜到有些詭異——

魏嶼安甚至開始給自己催眠。

這不是真的,肯定是他想多了。

隻是他的注意力卻被陸時淵唇邊的一抹紅色吸引,那是殘留的口紅。

“……”

陸時淵似乎也注意到他的目光,抬手,拇指揩了下唇角。

就在此時,電梯又開了,肖冬憶出現:

“我去,陸時淵,你不厚道,跑這麽快,這裏的電梯也太難等了,我在樓下等了好久。”

肖冬憶與陸時淵是打車一起來的,隻是某人下車離開,他還忙著付錢,等肖冬憶下了車,陸時淵人影都沒了。

見著魏嶼安,笑著拍了下他的肩膀,“好久不見。”

可他這一拍,魏嶼安手指一抖,手中的礦泉水滑落,在地上滾來滾去——

魏嶼安本就軟得沒勁的胳膊,此時更是沒了力氣。

“肖叔叔。”門未關,蘇羨意探出腦袋與肖冬憶打招呼。

肖冬憶衝她招手一笑。

“要不要進來坐坐?”蘇羨意客氣道。

“不用,我們走了。”

陸時淵說著,直接把門關上,隔絕了蘇羨意的視線,又扭頭看了眼魏嶼安,“你,跟我來。”

魏嶼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麽跟著他坐上電梯下樓的。

——

三人到了小區內的一處風景長廊,此時很晚了,長廊內空無一人。

麵對陸時淵,魏嶼安隻覺得一股窒息感撲麵而來。

頭皮發麻,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麽,嗓子卻像被人扼住,什麽都說不出來。

長廊內,哪一方小小的空間……

此時好似散發著死亡氣息。

秋風吹來,有點涼,魏嶼安呼吸沉窒,額角竟然滲出一層細密的熱汗,周圍還有蚊蟲在他周圍飛來飛去。

有隻蚊子甚至叮在他的臉上。

他都不敢伸手拍打,隻能任由蚊子叮咬!

“小舅,你和意意……”

“意意?”陸時淵摘了眼鏡擦拭,聽到這個稱呼,挑眉看他。

魏嶼安這一時間,竟不知該怎麽稱呼,梗著脖子說,“你們之間……”

“她是你未來小舅媽。”

即便猜到了,可他這句話,還是尤若一把鋒利的刀……

瞬間割裂魏嶼安本就脆弱的神經。

陸時淵坐著,他站著,竟覺得雙腿發軟,有一種搖搖欲墜的虛浮感。

“你們怎麽會在一起?”魏嶼安覺得不可思議。

“我們之間的事,還需要跟你交代?”陸時淵輕哂。

“不、不用。”

“你隻想說這些?”陸時淵挑眉看他。

“我……”魏嶼安支吾著,那他該說什麽,腦子裏亂哄哄的,最後蹦出了幾個字,“恭喜小舅。”

“謝謝。”

“……”

肖冬憶差點笑出聲:

陸時淵,你丫也太不要臉了!

魏嶼安此時想起蘇羨意說的話,才明白她那些話是什麽意思。

肖冬憶看著被嚇得結巴的孩子,無奈咋舌。

陸時淵大半夜跑過來,就是恐嚇外甥的?

你好歹是人家長輩,能不能要點臉,心疼一下孩子啊。

你看,都被你嚇得結巴了!

肖冬憶臉上同情,心裏卻很亢奮:

哎呦——

青梅竹馬,長輩還曾口頭為兩人定過親,結果成了自己小舅媽?

精彩,刺激!

這種蘇爽的瓜,就該多來點!

他就喜歡看這種被嚇得目瞪口呆的小傻瓜。

魏嶼安緊張地咽了咽口水,也不知該說什麽。

一想到自己還說要替蘇羨意撐腰,幫她把門,就覺得自己很蠢。

估計蘇羨意當時也在腹誹:

他就是個小傻逼吧。

“你來燕京,意意知道,卻不通知我這個做舅舅的?”陸時淵開口。

魏嶼安急忙搖頭,“小舅,情況不是這樣的,我們過來時,已經很遲了,想著明天再去拜訪您,太晚了,怕打擾您休息。”

陸時淵點頭。

正在此時,有電話響起,魏嶼安的。

他慌忙從口袋掏出手機,是母親打來的。

“小舅,我媽的電話。”

“太晚了,估計是擔心你,你早點回去。”

“那我先走了?”

“你今晚沒喝酒,送我和老肖回家吧。”

“……”

魏嶼安簡直想哭,能不能讓我安靜的走啊!

誰想送你啊。

偏生對陸時淵,他是一點法子都沒有!

送陸時淵到大院門口時,下車前,他又低聲說了句,“以後和意意交往,你要注意分寸。”

“我、我知道。”魏嶼安連聲應和,直至目送這位祖宗進了大院,他才長舒了一口氣。

意意?

小舅媽!

這天上怎麽不降道雷,直接劈死他!

他怎麽叫得出口啊。

他將車停在路邊,吹著夜風,想到了在康城發生的種種事件,幾乎隻要蘇羨意出事,就總能看到陸時淵的身影,再想起數月前,陸時淵親自打電話聯係魏家,讓他們幫忙出手搭救蘇氏……

如今想想,昨日種種,都有跡可循!

是他太蠢,沒看透。

他的認知裏,陸時淵是長輩,自然就把他歸結為父母那一類,似乎怎麽都沒想過他和蘇羨意還能有一腿。

仔細一想,陸時淵也隻比他大幾歲,兩人會在一起,也很正常。

說好做一輩子兄妹,你卻偷偷泡了我舅舅……

魏嶼安抓狂的撓了撓頭發,徹底瘋了。

**

陸時淵回到家,洗完澡又給蘇羨意打了個電話。

“魏嶼安知道我們之間的事了?”蘇羨意詢問。

“知道。”

“他沒被嚇著吧?你是怎麽跟他說的?他是什麽反應?”

“他說恭喜。”

“……”

蘇羨意蹙眉,魏嶼安還能跟他倆道賀,該不會是自家二哥拿著刀,架在他脖子上說的吧!

——

不過今晚,燕京也發生了一件搞笑的事。

說是許陽州準備了鮮花包廂,又在房間裏搞了一堆氣球什麽的,還約了一大群人,又訂了個蛋糕,搞得神秘兮兮,說要給誰一個驚喜。

然後就有流言說:

【小許少爺要跟人表白了!】

許陽州本就行事高調,偏生感情生活卻一片空白。

結果這事兒傳開,惹得不少人討論。

甚至到最後,居然有人說,看到許陽州在何時何地與哪個女生模樣親密,甚至還說什麽兩人同居,傳得有鼻子有眼。

結果到最後,發現今晚的主角是——

白楮墨!

許陽州的蛋糕上寫著:

【祝阿墨,教師節快樂!】

然後給他送了一大束康乃馨。

鬧了個烏龍,眾人笑瘋。

而白楮墨看著那堪比告白求婚的陣仗,頭疼得要命,他隻是個普普通通的老師,過節也想一個人安安靜靜的。

最後的結果就是:

許陽州鬧瘋了,白楮墨則麵無表情得看著。

白楮墨揉了揉額角:

他覺得今天過節的不是他,而是許家這小瘋子!

許陽州當晚還把自己喝多了,白楮墨沒法子,還得送他回家,某人跌跌撞撞得,還在祝他教師節快樂,又傾情演唱了一首:

【感恩的心】

跑音跑調,聽得白楮墨恨不能堵住他的嘴,把他丟在大街上,讓他直接社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