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天真單純的魏小傻,不忍打擊
loading...
蘇羨意正在發愁公司中秋節目一事,轉眼卻到了教師節。

那日是周五,一早,隔壁就非常熱鬧。

陸老爺子雖不是老師,卻也點撥提攜過許多人。

對他們來說,陸老是對其有知遇之恩的良師伯樂,送花贈禮的人很多。

蘇羨意也給公司負責帶她的男同事準備了點小禮物,畢竟平時都是稱呼師傅的,然後她就看到一直待她嚴苛的男人,居然紅了臉。

陸時淵當天下班也去拜訪了學醫時的授業恩師。

而蘇羨意當天也有安排……

因為魏家人到了。

陸瑞琴與徐婕本就是閨蜜好友,隨著婚期愈近,加之魏家近些年在燕京也有投資置產,便提前來了燕京。

魏家人抵達時,天色已暗,便沒去陸家拜訪。

蘇羨意下班後,直接到了餐廳包廂。

除了魏家三口,隻有謝榮生與徐婕,謝馭今晚要去參加什麽商業活動,並不在。

陸瑞琴見著她自是高興,拽著她的手,將她拉到自己身邊,問了些近期生活工作的經驗,氣氛倒是挺好。

魏嶼安待在邊上,話很少,隻給長輩端茶遞水。

偶爾也會和蘇羨意聊上幾句,經曆過一段失敗的感情,倒是成熟許多。

——

另一邊的餐廳包廂裏,一桌人聊得熱火朝天,桌上的酒水也去了大半。

觥籌交錯,眾人傳杯弄盞。

在座的都是醫生,各個年齡層次的都有,陸時淵這群師兄弟姐妹平時各自奔忙,難得相聚,即便是今日,也有幾人或是值班,或是在手術室奔忙,人怎麽都湊不齊。

陸時淵當年提前被京大醫學院錄取,被當時醫學界最負盛名的林老先生收入門下。

這位老先生當時很少親自帶學生。

即便是博士生,也是三五年才招一兩個。

而陸時淵卻是從本科到碩博都跟著他學習,就是肖冬憶雖與他同校,也是讀博後才與他成為同門師兄弟。

雖然肖冬憶比他年紀大,按規矩,卻得叫他一聲師兄。

眾人聊天時,談論得也多是學術上的事,此時,陸時淵擱在桌上的手機震動,肖冬憶與他位置緊挨著,餘光恰好掃過,蘇羨意的信息。

他靠近陸時淵,“聽說魏家人來了。”

“你想說什麽?”陸時淵麵無表情。

“小外甥女和那個魏嶼安也算青梅竹馬,你就一點都不擔心?”

“擔心?”陸時淵輕哂。

“畢竟人家從小一起玩,情誼還是有的,而且那魏嶼安還是單身……”

“老肖。”陸時淵偏頭看他,正襟危坐。

肖冬憶隻是打趣開玩笑,忽見他如此表情,倒是後頸一涼,“怎麽了?”

陸時淵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鏡,認真道:

“你太沒大沒小了。”

“什麽?”

“你不喊我師兄,我一直沒跟你計較,其實按照師門輩分,你該喊意意一聲嫂子。”

“……”

“如果你真的太閑,當師兄的不介意親自過問一下你的終身大事,我們大院裏,喜歡你的阿姨嬸嬸還是挺多的,若想給你介紹對象,我能保證讓你365天,天天相親不重樣。”

肖冬憶被噎得臉都青了。

他跟蘇羨意在一起也這個死樣子嘛!

“對了時淵,我之前聽人八卦,說你跟一個小姑娘看電影?是你姐,還是女朋友啊。”有人詢問。

“女朋友。”

所有人:“……”

在座的不少人都和陸時淵有過或長或短的時間接觸,聽說他有女朋友,都覺得玄幻。

居然有姑娘能忍得了他?

不了解的人,都覺得他家世好,芝蘭玉樹,溫文爾雅。

這若是接觸下來,才知道某人脾氣不算好,有些時候,甚至可以說不近人情。

不過誰讓這位師弟顏值高呢。

即便上學時無情拒絕過一堆小姑娘,也還有人愛他愛得死去活來。

原本大家還在聊學術上的事,一聽說陸時淵有女朋友,全都來了興致,讓他改天將人帶出來看看,一時間,他竟成了主角。

師兄姐們覺得欣慰,與他碰杯。

都知道當醫生想找個對象不容易,畢竟平時太忙,對另一半總是疏於照顧,讓他珍惜這段緣。

順帶著也敲打了一下肖冬憶。

“連時淵都有對象了,你也要抓緊啊。”

肖冬憶無語,他隻想安靜的裝死。

這一來二去,陸時淵卻喝了不少酒。

**

而蘇羨意這邊,因為魏家人也是剛到,考慮他們舟車勞頓,明日還要去陸家拜訪,沒喝什麽酒,基本都在聊天,結束時也九點多了。

“意意不跟你們一塊兒走?”陸瑞琴看他們三人竟要分開。

“這丫頭最近和微微住一起,年輕人都不想跟我們一起住吧。”徐婕笑道。

“那讓嶼安送你過去吧。”陸瑞琴笑道。

蘇羨意剛要拒絕,陸瑞琴就拽著她的手,給她遞了個眼色,她便點頭同意了。

上了魏嶼安的車,她才知道,原來是蘇永誠有東西托他交給自己。

大概是覺得當著謝榮生的麵交托不方便,這才特意讓魏嶼安送她。

有張不限額的信用卡,一塊精致的女士腕表……

“我的後備箱裏,還有叔叔讓我給你帶的幾箱水果,都是康城特產,秋後下市的第一批水果,讓我帶給你嚐嚐鮮。”

“謝謝。”蘇羨意道謝後又給父親打了電話。

蘇永誠不知該送些什麽給她,送錢送卡最實在,知道她上班了,又給她選了塊手表。

如果是蘇永誠自己塞卡給她,蘇羨意怕是推脫不肯要。

經了別人的手,她也隻能收下。

“你跟小姨關係很好?”魏嶼安開著車,隨意聊著天。

“小姨?”蘇羨意愣了下。

“陸識微。”

“……”

蘇羨意差點忘了這魏嶼安在陸家那邊輩分很低,幹笑兩聲,“我們關係還不錯。”

她低頭和陸時淵發信息,告訴他自己這邊已經結束了。

【謝叔送你回去的?】

蘇羨意回複:【不是,魏嶼安送我的。】

陸時淵知道他們之間不可能,大抵是肖冬憶之前所說的青梅竹馬二字刻進他的心裏,加上喝了不少酒,這心裏就隱隱不舒服。

直接起身,說他要走。

“這麽早,難得碰麵,明天不是休息嗎?”

“就是,再聊會兒。”

陸時淵:“抱歉,女朋友催了,下次我請客。”

所有人隻笑著調侃,說陸時淵將來會是個妻管嚴,隻有肖冬憶咋舌,蘇羨意素來懂事,怎麽可能催他,大概是某人自己想跑吧。

這是有什麽事?

所以在陸時淵起身離開時,肖冬憶急忙跟上,“各位,時淵今晚喝了不少酒,我擔心他,我跟過去看看。”

——

這邊的車子裏

魏嶼安注意到蘇羨意一直在發信息,嘴角還帶著笑,想到了餐桌上徐婕偶爾透露的信息。

“剛才吃飯,聽阿姨字裏行間的意思,你是有男朋友了?”

“嗯。”

“什麽時候帶出來看看,我幫你把把關。”

“這就不用了吧。”

蘇羨意悻悻笑著。

“你別怕,就是出於哥哥的關心。”魏嶼安早就把話和蘇羨意說清楚了。

看她一臉抗拒,他還以為蘇羨意是在介意兩人之前的關係,所以不想讓他見自己對象,還笑著說:

“我說了,你永遠都是我妹妹。”

“……”

蘇羨意有些頭疼。

這傻子,怎麽這麽長時間不見,還是如此天真。

“你放心,我不會對他做什麽的。”魏嶼安笑道。

“我不擔心你對他做什麽,就是怕嚇著你。”蘇羨意摩挲著手中的腕表盒。

“你男朋友很凶?”

“這倒沒有。”

“等有空,我請他吃飯。”

蘇羨意抿了抿唇,看著“天真單純”的魏嶼安,幾欲出口的話,又被咽了回去,竟有些不忍打擊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