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霸氣女總裁vs聽話小嬌夫?(3更)
loading...
蘇羨意提前到了公司,她如今工作很雜。

重要的事輪不到她,不過端茶倒水打印文件這些瑣碎雜事倒是不少。

可能新人難免會有這一遭。

帶她的是位三十出頭的男人,雖然有點嚴苛,還曾因為她將東西打印錯誤,罵過她,卻也不算壞人,很愛喝茶,所以蘇羨意上班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幫師傅把茶泡上。

“小蘇啊——”有人進入茶水間。

“玲姐。”蘇羨意衝她笑了笑,“您需要泡什麽?我幫你。”

“不用,我自己來。”

女人拿起撕開個獨立包裝的茶杯,偏頭打量著她,“小蘇,今早是誰送你來的啊?”

“嗯?”蘇羨意愣了下。

女人狀似無所謂的一笑,“就是剛好看到你從一輛車裏下來,那車子可不便宜。”

“是嗎?我對車子不太了解。”

蘇羨意泡好茶,便打了招呼先出去。

“怎麽樣?沒問出一點東西吧。”此時另一個女人進入茶水間,“我就說嘛,這小丫頭啊,總衝你笑眯眯的,人畜無害,其實是深藏不露。”

“上次我就看到她從一輛保時捷裏出來,前幾天又換成了凱迪拉克,今天又變成了另外一輛車,天天接送,還偷偷摸摸的。”

“有時問幾句,她總是含糊得糊弄過去,這小姑娘可不簡單。”

玲姐笑了笑,“小姑娘而已。”

“架不住人家長得好看啊,你瞧著吧,今年我們部門的晚會節目裏,肯定有她。”

“年輕漂亮,在職場上就是把利器。”

而蘇羨意正在完成師傅布置的工作任務時,部門組長把她叫到了辦公室。

說得正是中秋晚會的事。

“我沒什麽節目能表演。”蘇羨意哪兒能不知這節目名額多少人盯著,她隻是不想蹚這個渾水。

“你回去好好想想,如果能在上麵露了臉,對你以後轉正也有好處。”

蘇羨意知道對方是好意,隻說回去考慮,並未徹底回絕。

到了工作崗位,大家似乎都猜出了些什麽,並沒人去打聽。

隻是部分人看她的眼神卻透著些許不尋常。

蘇羨意為了出節目,頭疼不已,反觀此時的陸時淵,正在為接下來的手術做準備。

“你今天心情不錯啊。”肖冬憶抵了抵他的胳膊,“說說,有什麽好事啊?”

“沒什麽。”

肖冬憶抿了抿嘴,穿好手術衣,“對了,何家的事,你聽說了沒?”

“什麽事?”

陸時淵不似某人八卦,沒那麽多渠道知道消息。

“謝叔叔好像要和何家進行切割,聽圈內某些人說,原本有些幾年前就規劃好的合作都停擺了。”

“我估計何家現在都要瘋了。”

肖冬憶咋舌:“不過也有人說謝叔是娶了新人就立刻與何家劃清界限,說他沒良心,不過知情的都知道,這是何家自己作的,都是幸災樂禍等著看好戲的。”

“上次何老太去謝家,具體情況究竟是怎麽樣的啊?”

事情發生在大院裏,不過最近驚動了警察,終是在圈內傳開了。

而流傳出來的版本非常多,沒吃上第一口瓜,肖冬憶自然好奇。

他緊盯著陸時淵。

他卻隻淡聲說了句:

“因為吃瓜釀成的慘禍,上次的教訓還不夠?”

“……”

“你若真這麽閑,不如考慮一下自己的終身大事。”

肖冬憶提起這事兒就抓狂,大抵是中秋快到了,又到了闔家團圓的日子,母親又開始催婚。

前幾天差點直接搬進他的單身公寓。

以至於現在提起這事兒,他就頭疼不已。

怎麽有人就桃花不斷,他這塊鹽堿地怎麽就沒人想開墾一下呢?

就連謝馭都有對象,甜甜的戀愛什麽時候才能輪上他啊。

提起謝哥兒,肖冬憶又問了下陸時淵,兩人如今關係如何……

“我們挺好的。”陸時淵直言。

肖冬憶皺眉:

他還以為這兩人最起碼得幹上一架,這就完了?

真是沒勁。

**

而此時的謝馭,倒是恨不能和陸時淵打上一架。

上午陸識微還要去見一下客戶,隻是當她照鏡子時,卻發現脖子處有個咬痕,昨晚的事發生在半夜,反正她整個人都是暈的,早上起床,都覺得像在做夢。

她這個樣子,也沒法見客戶,打電話給趙姐,問她有沒有絲巾。

趙姐送絲巾過來,看到自家老板脖子上的痕跡,忽然就笑了。

這兩個人……

昨晚應該是發生點什麽了吧。

趙姐看著陸識微,突然有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欣慰。

衝著她,露出了老母親般的微笑。

“小馭,我出去一下,你自己出去轉轉,或者在房間等我,中午我回來帶你去吃飯。”陸識微看向謝馭。

一身氣質的西裝長褲,搭配高跟鞋,長發盤起,戴上腕表,完全就是精英幹練的女強人。

逢工作,陸識微做事雷厲風行,就是妥妥的女總裁。

陸識微與他說話方式養成了習慣,用的是【帶他去吃飯。】

趙姐:“?”

謝馭點頭:“我等你電話。”

陸識微說完,拎著包就示意趙姐跟自己離開。

瀟灑又隨性。

兩人之間,沒有半點溫存。

趙姐跟著她踏入電梯,皺眉看著她。

“你盯著我看什麽?”

“你剛才說話的語氣和表情,就……”

“就什麽?”

“像個穿起褲子就走的渣男。”

“……”

“我怎麽覺得謝哥兒像是被你養起來的小嬌夫?這麽聽話?”

陸識微低咳一聲:

他不聽話的時候,你也沒見過啊!

“對了,謝哥兒昨晚表現如何?”

“什麽?”

“厲害嗎?”

“……”

陸識微無語,以前趙姐不是這樣的,怎麽結完婚,各種葷素不忌。

不過她離開後,謝馭就拿起手機,準備找陸時淵算賬了,發信息沒回,打電話過去,同樣無人接聽,想著他可能在忙……

謝馭揉了揉眉心,他覺得所謂的合作,有點虧。

陸時淵是不是給他挖坑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