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見家長橫生枝節,慘變修羅場(2更)
loading...
話分兩頭

陸家人離開後,謝家這邊也沒睡覺。

原本因為陳嫂的事,鬧得眾人心情皆不愉快,白天都沒怎麽吃東西,喧鬧一夜,都有些餓了,徐婕煮了麵,謝榮生下廚搞了兩盤小炒,四人圍桌吃了宵夜。

說起陸時淵翻牆一事,就連徐婕都覺得不妥。

“以後他要想來找你,就讓他走正門,翻牆挺危險的。”

蘇羨意甕聲點頭。

謝馭:“翻牆,可真有他的。”

謝榮生卻忽然放下筷子,“要不改天我讓人把陽台中間的牆體和欄杆卸了,打通成一體的怎麽樣?反正以後都是自家人了。”

其餘三人:“……”

蘇羨意悻悻一笑:

“謝叔,這個……真的大可不必。”

那和同居有什麽兩樣?

況且還是在兩家長輩的眼皮底下,蘇羨意還想要點臉。

打通陽台,這不等於徹底引狼入室?

謝馭頭有些疼:

氣瘋了,回來抓賊的還是你,想引賊入室的還是你!

吃了飯,徐婕拽著蘇羨意回房,又與她說了些體己的話,無非是詢問陸時淵對她好不好,提起陳嫂與何家,也少不得勸慰兩句。

“因為我,讓你受委屈了。”徐婕攥著她的手。

今日的事,明麵兒是衝著蘇羨意去的。

實則是針對徐婕與謝榮生這段婚姻。

“我沒事的,您和謝叔叔一定要好好的。”

“我們之間沒事,我都活了這把年紀,知道這日子不是過給別人看的,外人怎麽看怎麽想,我不在乎,重要的是你,我不想你受委屈……”

這邊母女倆說著貼心話,而負責洗碗的謝家父子也在敘話。

——

說了何家的事,謝榮生又提及了那幾張照片。

“我還真以為那上麵是你女朋友,居然是微微,那我當時問你,你怎麽不說?”

謝馭沒作聲。

“你跟時淵從小一塊玩泥巴,人家現在都有對象了,你自己的事,也該考慮一下了,別等著我催你。”

“您很急?”

“做父母的心情你不懂,如果你今天給我帶個女朋友回來,我恨不能第二天就上門去那家提親。”

謝馭看了他一眼,“記住您說過的話。”

謝榮生覺得莫名其妙。

不過想著陸時淵能成為自己女婿,還是難掩喜色。

謝馭回房後,才看到幾分鍾前,陸識微給他發了信息。

【剛才在忙,沒看到信息,睡了嗎?】

【還沒有。】

陸識微趴在床上,今天這麽刺激,她怎麽可能睡得著。

【你今晚都跟時淵說什麽了?】

【沒什麽。】

【你可別把他得罪太徹底,畢竟我倆的事他還不知道,依著他的脾氣,你今晚搞了他,以後我們事情曝光,你也沒好果子吃。】

【別擔心,我已經把他搞定了。】

陸識微皺眉,幾個意思?

【你該不會告訴他,我們倆的事了吧?】

【沒有,就是搞定了。】

【到底是怎麽回事?】

【快十二點了,你該睡覺了。】

【……】

陸識微覺得謝馭這人特沒勁,因為他話少,兩人極少煲什麽電話粥,每逢飯點或是休息時間,總要叮囑她吃飯睡覺。

父母都不會管得這麽細。

她覺得自己找的不是男朋友,而是找了個老媽子。

至於如何搞定陸時淵,他終是沒說。

陸識微躺在床上,想著明日弟弟與蘇羨意見家長,要不要把自己與謝馭的事也說了,嚇唬一下爺爺。

轉念一想,明天的主角定然是弟弟與弟妹。

若是自己說了,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喧賓奪主。

看來得往後推了……

隻是她此時不知道,有些事並非她能掌控的。

當天夜裏,謝馭退出了【相親相愛一家人】的群聊,肖冬憶第一個察覺,還問發生了什麽事,卻無人回複。

**

這一晚,有人寢食難安,有人興奮到睡不著。

翌日清晨,程問秋就敲開了陸時淵的房門,問了他訂餐廳的事,得知他挑選的地方,微微蹙眉。

“你這地方不好,地點我來定,你就別管了。”

陸時淵選的地方不差,可程問秋不滿意,定了其他地方。

無論是規格和價格方麵,都比陸時淵挑選的翻了不止一倍,總之是要弄得體麵的,絕對不能失禮。

時間倉促,程問秋總擔心出現什麽差錯。

提前過去看了眼包廂,定下菜品。

“陸夫人是有喜事啊?”經理笑著詢問。

“沒什麽,就是請朋友吃飯。”

程問秋沒點破,這事兒若是傳開了,想也知道會引起軒然大波,徐婕母女倆本就該是風口熱議的人物。

倒不讓孩子們低調安靜得談戀愛。

“那包廂還需要我們準備什麽嗎?”

“就稍微布置一下,弄得喜慶熱鬧點,也不要太誇張。”

“我明白。”

……

程問秋本就極少露麵,更不會親自處理這些,搞得酒店上下都很緊張。

待她與經理再度核對菜品時,倒是意外碰見了熟人。

“阿姨,好久不見。”

程問秋循聲看去,也有些詫異,“季景?你什麽時候回國的。”

“有一陣兒了,原本聽說您和叔叔回來,還想抽空去拜訪的,沒想到這就遇到了。”

“我們也是剛回來,你來這兒幹嘛?”

“請人吃飯,您這是……”

“我中午也在這裏吃飯。”

程問秋也是第一次處理見家長的事,總擔心哪裏不周到。

雖說季景與女兒的事,她心底還有些不舒服,他當年轉身去了國外,程問秋不是沒想過找他算賬,不過見麵倒也客氣。

關鍵是她此時沒有時間和精力應付他。

“那您先忙。”

待程問秋離開,季景與經理聊了幾句。

雖說與陸識微不可能了,但是作為晚輩,有些禮數總要盡到,便想著幫程問秋將餐費墊付了。

“不用,陸夫人已經把錢付了。”經理笑著。

“這樣啊。”

“也不知請誰吃飯,搞得這麽隆重。”經理看向正往包廂送花的服務生,“噯,陸夫人的包廂裏,花換成玫瑰,別用百合。”

玫瑰……

季景眸色又沉了沉。

**

謝陸兩家原本住得就近,原本該一起來酒店的。

隻是徐婕覺得蘇羨意沒有適合見家長的衣服,商場開門就拉著她出來添置新衣。

“你這丫頭,早點告訴我,何至於像現在這樣搞得手忙腳亂。”

徐婕嘴上嗔怪著,原本還想拽著蘇羨意去弄個發型,可是時間來不及了,便匆匆到了酒店。

而陸家人來得較早。

陸識微更是無語。

陸時淵突然接到電話,說他負責的病人出了點狀況,讓他趕緊回去一趟,他匆忙離開,倒是給她打了個電話。

“姐,我在大院門口的花店定了一束花,你去幫我取一下。”

陸識微隻能當個工具人,去幫弟弟取花,並把花抱回酒店擱著。

雖說不是她見家長,兩家人又彼此熟絡,還是要收拾得格外體麵,陸定北還特意換了身西裝。

老爺子更是連壓箱底的衣服都翻出來了。

據說這是他當年與陸奶奶結婚時穿過的。

圖個吉利喜慶。

今日的謝家父子倆也是利落得一身西裝,精神又氣派,謝榮生滿臉喜色,隻是謝馭仍舊是那個樣子。

到酒店門口時,謝榮生還叮囑他:

“你今天別冷著臉,笑一下。”

謝馭衝他笑了笑。

“算了,慎得慌。”

“……”

待謝家人到達後,陸時淵才匆忙趕回,並沒耽誤見家長的大事。

——

而酒店方麵,得知是宴請謝家人,心下了然。

擺上玫瑰,這肯定是為了慶祝謝榮生準備再婚吧。

隻是季景卻站在酒店窗口,看到了懷抱玫瑰下車的陸識微,他可不是酒店經理,對這兩家人都熟悉。

如果真的隻是慶祝謝榮生再婚,應該不會搞成這樣……

依著這兩家的行事風格,應該在家吃頓飯就行,不用如此費周折。

況且抱花的還是陸識微。

加上謝馭今日一身西裝。

難道,

是她與謝馭正式見家長,或是準備訂婚?

這兩戶都是低調的人家,對外三緘其口也正常。

季景這心裏卻泛起一絲苦澀。

**

包廂內,此時是一片喜色。

蘇羨意還將昨日買的小禮物送了出去,東西是陸時淵幫忙挑的,自是格外合心意,而她的這份心意,大抵比什麽都重要。

“今天不喝點嗎?”老爺子笑著,“我特意把藏了30多年的茅台都帶來了。”

程問秋:“那就都喝點。”

反正今個兒高興,又沒外人,倒不必拘謹。

陸時淵給長輩挨個斟酒。

今日格外殷勤,姿態也端得很低。

謝馭從未見過他這般樣子……

說真的,有點暗爽。

畢竟是陸家要娶人家閨女,就連素來話少冷麵的陸定北,再麵對謝榮生時,都免不得要賠著笑臉。

整個陸家姿態都擺得很低。

謝榮生這輩子都想不到,有一天陸定北會“討好”自己。

這種機會可不多,他也把姿態端得高一些。

顯得他對蘇羨意看重,免得她日後到了陸家再被怠慢了。

表麵上一團和氣,其實許多人心裏都有各自的小九九,陸識微一直低頭吃東西,偶爾會看一眼謝馭,好奇他究竟搞定弟弟什麽了。

蘇羨意原本還挺緊張,不過見家長,聊得也不全是孩子的事。

什麽政治金融,內容也是天南海北。

本就很熟,並不似尋常親家碰麵那般拘謹。

飯飽酒酣後,老爺子還說起了以前從軍打仗的經曆。

聽他聊起自己怎麽抗炸藥包,蘇羨意還一臉敬佩。

陸家姐弟倆對視一眼:

這都不知是他們聽過的第多少個版本了,每次說得內容都不一樣。

……

老爺子正說道自己潛入敵人內部,準備炸掉敵人老巢時,有人敲門。

“應該是送果盤了吧。”畢竟飯菜與主食都上了,大概就是餐後水果。

“進來吧。”陸識微說道。

隻是讓大家沒想到的是,進來的人居然是季景。

謝馭瞬間坐直了身子,緊盯著他,不明白他怎麽會出現。

對於他的突然出現,其他人也是有些詫異。

在場的隻有徐婕不識,還低聲詢問謝榮生此人是誰。

季景剛應酬完要接待的客人,得知他們這邊還沒散,便端著酒杯過來了。

“你怎麽來了?”陸時淵皺眉。

“我過來,是想為自己以前做過的事,鄭重的和微微,以及陸家的諸位長輩道個歉,順便……祝賀一下微微。”

陸識微瞳孔瞬間放大。

祝……祝賀我?

他在說什麽?

季景的出現,本就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連陸識微都愣了數秒。

“祝、祝賀微微?”程問秋皺眉。

“我這次回國,原本還想著……”季景自嘲得笑了笑,“是我配不上她,當年的事,是我做得不對,本來這種喜慶的日子,我不該來打擾的,隻是微微……”

他說著看向陸識微,“我真的希望你幸福。”

“……祝你和謝哥兒幸福圓滿,可以白頭偕老。”

瞬時——

一片死寂!

!!!

陸老爺子瞳孔地震。

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他,此時也傻了眼:

他家的老巢……

好像被敵人偷襲了!

陸識微此時大腦一片空白。

甚至出現了短暫地耳鳴:

季景,我上輩子是不是刨過你家玉米地?還是挖過你家祖墳……我為什麽會在你身上栽了兩次?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