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給二哥挖坑?連孫子名字都想好了
loading...
秋涼氣清,月暈星黯。

陸時淵隨著謝馭到了大院某角落,此處光線暗淡,偶有夜風婆娑枝葉,昏暗的光影交織,在某人本就冷清寡淡的臉上又蒙了一層寒磣之色。

謝馭開口第一句話便是:

“我懷疑,你利用我的感情。”

陸時淵扶著眼鏡低咳。

作為好兄弟拐走人家妹妹,這事兒尚且好說。

但是瞞著他,在他眼皮底下活動,終究是心底有愧的。

“謝哥兒……”

“你別叫我哥!”

謝馭現在聽到這個稱呼,就覺得整個人都好似被撕裂一般。

尤其想到當時陸時淵肯叫他一聲哥,說真的,他真的很高興,如今這每一聲哥,都好似在提醒他,以前有多蠢。

“那我該喊你什麽?”陸時淵反問。

如今叫大舅哥他也不答應啊。

可謝馭腦海裏蹦出的第一個想法是:

你怕是要叫我姐夫!

這都是什麽造孽的破事兒。

“其實我認識意意很早,那時候甚至還沒有你什麽事。”陸時淵解釋。

謝馭:“後來她住進我在康城的房子,我就不信你當時沒察覺我們之間的關係。”

“猜到了。”

“那你還追她?”

“愛情來了,什麽都擋不住,跟她是誰的妹妹無關。”

“你在海城,主動跟我示好,也全是為了她?”

“不,我喜歡她,也在意你。”

其實陸時淵與謝馭,兩人都想與對方和解,隻是缺少一個契機,蘇羨意的出現,剛好提供給了這樣一個機會。

若是這裏麵都是利用,也不全對,或許是存了那點心思,可陸時淵也是真心想與他和好。

謝馭輕哂:“你說這話時,像個玩弄感情的人渣。”

“……”

“我以前但凡有事,就拜托你照顧她,結果你……”

直接把她照顧成自己人了!

謝馭想起自己以前說過的各種話,越發覺得自己像個傻逼。

他不止一次將蘇羨意主動交托出去……

如今想來,這小子在心裏,怕是樂瘋了。

居然連翻牆這種事他都幹得出來。

謝馭是越想越窩火,手指握拳,微微收緊。

陸時淵注意到他擰動著手腕,心想要完。

果不其然,

下一秒,謝馭忽然抬臂揮拳,朝他迎麵襲來。

出拳極快,動作又狠,就連空氣都仿佛被鼓噪震動,一陣拳風撲麵襲來,陸時淵急忙閃避。

這一拳幾乎是擦著他的側臉而過。

而緊接著,

謝馭抬起就是一腳。

陸時淵再閃身一躲,謝馭這腿直接踢在他後側的樹上,震得樹葉婆娑,足見力道。

幾個回合後,謝馭又一拳迎麵揮過來!

這次陸時淵沒避沒閃。

拳頭在距離他麵部僅有尺寸距離的地方停住。

“不躲?”

謝馭目光昏沉,聲音更是冷寂如霜。

“躲不過。”

陸時淵還是清楚兩人實力差距的,謝馭若是真想動手,自己躲也沒用,如果注定要挨頓毒打,或遲或早便無所謂了。

“你倒是早已做好了準備。”

“肯定的。”

……

目光相持,氣氛焦灼時,忽然一道光線從兩人身上晃過。

“喂,你倆幹嘛呢!”大院巡邏的安保人員來了,謝馭這才撤回手,夜間巡邏的是個大爺與一個年輕小夥。

大爺瞅著兩人,蹙著眉,“原來是謝哥兒和陸家小子,大半夜的,跑這兒來打架?”

“沒打架。”謝馭直言。

“我看到你倆又動手又動腳的,這不是打架是什麽?”

大爺也是看著兩人長大的,若是其他安保,怕也不會對他們如此說話,“走,跟我去保衛處。”

“……”

“不走?那我通知你們家裏人了?”

“我走!”

兩人異口同聲。

——

八分鍾後,大院保衛處

謝馭和陸時淵坐在值班室,兩人麵前各放了個一次性紙杯,裝了熱茶,值班大爺打量著兩人,“從小就愛打架,長大了居然還這樣。”

“你倆都快三十了吧,也不覺得害臊!”

“打架還不承認,我告訴你們,我在暗處觀察你們很久了。”

大爺說著,還重點批評了謝馭:

“謝哥兒,是你先動手的。”

“……”

謝馭沒作聲,端起杯子喝了口茶。

陸時淵咳了聲,“吳大爺,我們就是隨便比劃著玩玩,真的不是打架。”

吳大爺的眼神就是:

忽悠,接著忽悠!

這兩人平時好的能同穿一條褲子,如今這狀態也不一樣啊。

大爺本著以和為貴的原則,“行了,都是好兄弟,有什麽矛盾是解不開的,你倆既然不是打架,那握個手。”

“……”

你大爺,終究是你大爺!

謝馭知道,自己不做,今晚走不了。

要麽就是被家人領回去,那就太丟人了。

說白了,他是惱恨陸時淵誆騙自己,但自己和陸識微的事,那也是……

他不能把路走絕。

便主動伸了手。

麵對他的主動,陸時淵自是高興的,這就意味著事情出現了轉機。

大爺見兩人和好,便繼續出去巡邏,並且讓兩人把茶喝完再走,謝馭抿著茶水,心底卻開始盤算起了自己與陸識微的事……

這小子利用了自己,但自己也半斤八兩。

還要為自己留條後路才行。

“時淵。”

“嗯?”

“別欺負她,更別辜負了她。”

“你這是同意我們在一起了?”

“我不同意有用嗎?”

“沒用。”

“……”謝馭摩挲著紙杯,“你利用誆騙我的事,怎麽算?”

“你想怎麽算?”

“算你欠我一次。”

“欠你什麽?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麽?或是給你什麽?”

陸時淵輕笑,畢竟謝馭什麽都不缺。

“後麵你會知道的。”謝馭喝完最後一口水,“走吧,回去。”

**

兩人回去時,陸家人還齊聚在謝家客廳,氣氛仍舊熱烈。

陸識微見自家弟弟手腳皆全,喝著酸奶,走到他身邊,壓低聲音,“謝哥兒沒把你怎麽樣吧?”

“你不是說把他搞定了?”

“我如果沒把他搞定,你跟意意牽手出來時,就橫屍在她房門口了。”

陸時淵唇線抿直:

這說的,倒是實話。

“爺爺有點興奮,你去勸兩句,時間不早了,也該回去休息了。”

老爺子似有說不完的話,不過瞧著時間確實太晚,經過陸時淵的提醒,便說明日碰麵再聊,揣著擀麵杖又樂嗬嗬得回去了。

回家後,還不忘誇獎陸時淵眼光好,又調侃著,說沒想到他也是個癡情種。

老爺子大抵是興奮得睡不著,因為泡腳桶水溫恒定,又去泡了會兒腳。

拉著陸時淵說了半天話,無非是讓他別辜負蘇羨意一類。

而陸家夫妻倆回房後,程問秋洗完澡,看向坐在床頭看書的丈夫:

“你覺得意意那孩子怎麽樣?”

“還行。”

“什麽叫還行?她以後有很大可能會成為咱倆的兒媳,對孩子的事,你就不能上心一點嗎?”

程問秋說著,坐在梳妝台前開始搽護膚品。

“父親說好,我估摸著不會差,而且今天陳嫂的事來看,也是個有脾氣的,不會隨便被人揉捏,脾氣太好的反而不適合嫁入我們這類家庭。”

“兒子喜歡,性子又鎮得住,也挺好。”

“對了,你說明天碰麵,如果談論兩個孩子的婚事,會不會太早?”

“……”

她絮叨著說了半天,可床上的人,愣是不給她回應。

弄得程問秋有些惱了,“陸定北,你聽到我說話了嗎?”

“聽到了。”陸定北看了她一眼,“榮生剛得了這麽個閨女,同意兩人交往是一回事,若是讓他現在就嫁女兒,怕也舍不得,況且謝家現在也沒這個精力,你別想得太遠。”

畢竟謝榮生與徐婕婚禮在即,還有何家的事要處理,哪有心思操持孩子的事。

“這倒也是,隻是我們難得回京,我總想把事兒都給辦了,免得夜長夢多。”

程問秋塗抹完護膚品,發現丈夫還在看書,微皺著眉。

“這麽晚了,還在看什麽,趕緊睡。”

“我在想,以後該給孫子、孫女取什麽名?”

“……”

你這想得……比我還遠。

“問秋,你說孫子叫陸忠國怎麽樣?安邦?小名叫小坦克。”

程問秋沒作聲,腦殼已經開始隱隱作痛。

小坦克?

“你怎麽不叫他小飛機?”

“我不是空軍。”

“……”

“孫女叫木蘭如何?”

“睡覺吧,挺晚了,我累了。”

因為一雙兒女的名字都不是陸定北取的,偏又是個取名黑洞,真是要人命。

不過某人本人覺得,自己是個取名鬼才,對此一直非常有執念。

小坦克,你怎麽不幹脆叫他小炮仗?

兒子聽了,怕是要拿手術刀跟你拚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