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 曝光?謝叔:我家又進賊了(12更)
loading...
蘇羨意說完,卻一直沒得到回應,微仰著臉,去看身側的人。

隻是下一秒,陸時淵卻忽然偏頭在她唇邊啄了口。

“你怎麽突然就……”蘇羨意抿了抿唇。

“意意。”

“嗯?”

“你的睡衣扣子。”

蘇羨意垂頭,因為陸時淵經常過來,她的睡衣選擇也都是比較保守的,多為上衣下褲,隻是今天心不在焉,結果扣子係錯了也沒發現。

半邊領口微敞開,露出鎖骨處的小片肌膚。

這就有些尷尬了。

“怎麽扣子還能係錯。”

陸時淵笑著,伸手扯了扯她不對稱的睡衣下擺。

“這麽迷糊。”

“之前沒發現。”蘇羨意下意識的想要將原本係錯的扣子歸回原位,剛解開一粒扣子,就發現領口暴露得有些多,“我去洗手間。”

她剛準備進入洗手間,胳膊被人一扯。

與陸時淵同時跌到了床上。

她在下麵,而陸時淵則在她的上方。

“意意……”

陸時淵的手指,捏著她微敞的衣領,指尖無意從她皮膚上滑過,好似帶著滾燙的熱度,在她皮膚上撩了一層火。

燙紅了她的皮膚,也染紅了她的臉。

“我懷疑你是故意的。”陸時淵啞著嗓子開口。

“我不是……”

蘇羨意滿腦子都在想見家長的事,哪兒有時間想其他的。

隻是不待她再開口,最後一個字便被他堵在了嗓子眼。

已然入了秋,夜風從未關的移門內吹進來,有些沁涼。

隻是此時的蘇羨意還在陸時淵的桎梏下,兩人身子緊靠著,氣息交纏,濃烈的好似炎炎夏日。

風有點涼,他的吻卻很炙熱。

所過之處,像過電一般,酥酥麻麻。

這讓蘇羨意沒忍住,喉嚨間忍不住低吟輕顫了一聲。

嬌嗔,柔軟。

倒是惹得陸時淵有些發了狠。

隻是蘇羨意卻覺得羞赧,又難以自抑,伸手摟住他的脖子,將滾燙的小臉埋在他脖頸處。

“還好嗎?”

蘇羨意此時被吻得七葷八素,悶悶得嗯了聲。

兩人接吻,從未如此激烈過。

大抵是這個地方不對。

畢竟躺在床上,即便是聖人也要生出一絲旖念。

過了許久,蘇羨意還是覺得氣息不那麽順暢,剛才是覺得窒息,此時整個臉埋在他脖頸處。

呼吸之間,便滿心滿眼,全都是他的氣息,將她胸腔漲滿,渾身都變得熱烘烘的。

呼吸紊亂著,心跳更是難以自控般顫動。

剛才的陸時淵,她好像有點不認識了……

按著她肩,撫著她的臉,她覺得自己已經無法喘息。

鋪天蓋地的氣息從四麵八方席卷而來,像是下一秒就要將她吃了,身子是滾燙的,心髒是戰栗的。

她覺得陸時淵的骨子裏,是野的。

大抵是一陣穿堂風呼嘯而過,陸時淵才停了下來。

“明天,緊張嗎?”陸時淵淺吻著她的額頭。

“嗯。”蘇羨意點頭。

兩人靠在一處,聲音壓得低,大抵總有說不完的話。

陸識微此時躺在床上,正與謝馭發信息,她忽然開始感慨,為什麽自己房間的陽台,就連不到謝馭那屋呢?

不過明天可怎麽辦啊?

她已經可以想見,會是種如何慘烈悲壯的場景了。

**

而此時的另一邊

謝榮生與幾個好友聚餐結束,與陸定北步行回大院,順便散散身上的酒氣。

想著陸時淵要帶女朋友見家長,謝榮生還感慨:

“一轉眼,時間過得真快,這三個孩子啊,從小一起長大,隻是沒想到第一個帶女朋友見家長的,居然會是最小的那個。”

“時淵這孩子,從小就很少讓我和他母親操心。”

陸定北喝了點酒,話便多了起來。

“是啊,時淵多好,不像我家那個,簡直就是來討債的,不提他,說起他我就頭疼。”謝榮生輕哂。

“不過你現在也有女兒了,小姑娘看著很乖。”

“意意的確不錯,老天啊,總算沒有虧待我。”

“挺好。”

“時淵的女朋友呢?怎麽樣?哪兒的人啊。”

“不清楚,那小子保密工作做得好,我和他母親也沒多問,反正明天就見到了。”

“怎麽樣?緊張嗎?”

“我有什麽好緊張的,那小姑娘別被我嚇著就行。”

“那你明天盡量多笑笑,別表現得那麽凶。”謝榮生還給陸定北支招。

其實幾個朋友在一起,陸定北放得開,倒也還好,若是尋常,穿著軍裝時,給人的那種威懾感,怕是能嚇哭小朋友。

……

兩人說了好一會兒話。

最後幹脆在一個街邊長椅上坐了下來。

吹著涼風,夜色迷離昏沉,酒喝得微醺,舒服又愜意。

謝榮生才忽然想起了家門口裝的監控。

想起了安裝師傅讓他晚上調出畫麵看看夜視功能如何。

“你真是閑的,在家門口裝什麽監控。”陸定北從口袋摸出一包煙,遞給他一根。

“我不抽。”

陸定北銜著煙,點燃後吸了口,緩緩吐了個煙圈。

而謝榮生此時已打開了家門口的監控探頭,現在這些監控是可以通過手機查看的,倒是方便。

夜視功能挺不錯,而且畫麵很清晰。

“老陸,你看,還不錯吧。”

“你這鏡頭怎麽調整的,怎麽對著我兒子臥室。”

監控鏡頭雖然正對著謝家的門,可斜對角卻是陸時淵的臥室陽台。

“總不能對著我女兒臥室啊。”謝榮生笑道。

“這倒是。”陸定北笑了笑。

“現在的東西很高科技,如果你想看之前的畫麵,直接後退就行。”監控這玩意兒,謝榮生是第一次搞,不太熟練。

陸定北見他操控有些笨拙,還特意伸手指揮了一下。

畫麵便開始往回倒。

謝家嫌少有人出入,畫麵幾乎都是一成不變的,倒也沒什麽看點,謝榮生都準備將監控關掉了,此時的畫麵內……

倒放鏡頭下。

陸時淵從牆上緩緩爬下,然後退回了自己的房間。

因為之前的圖像雖然是倒放,卻跟靜止的沒兩樣,所以陸時淵的身影便顯得格外惹眼。

謝榮生隨即按下暫停,反複去觀看這個畫麵。

“有什麽可看的?還盯著看?”陸定北笑道。

說完話,久等不到回應,便偏頭看向謝榮生。

他此時渾身散發的氣場,簡直是生人勿進,可怕至極。

剛才的畫麵……

如果他沒看錯。

陸時淵爬到了他女兒的臥室?

這……

臭小子,什麽時候開始的!

“榮生,怎麽了?”陸定北視線剛落在他的手機上,還沒看清畫麵,屏幕就被他熄掉了。

謝榮生扭頭看他,似乎在竭力克製著什麽,然後咬牙切齒說了句:

“我家又進賊了。”

陸定北:“……”

剛出了內賊,怎麽又進賊了,這謝家是怎麽回事。

是被賊做了標記,給惦記上了?

隻是謝榮生的臉色不太對。

“定北,給我根煙。”

陸定北皺眉,家中進了賊,他不打電話通知家裏,反而要煙抽?

雖然心底困惑,還是給他遞了煙和打火機,謝榮生有段時間沒抽煙了,將煙點燃後,顫著手,將煙擱在唇邊,吸了口。

猝不及防,猛地一口,嘬得有點狠。

嗆得他猛地咳了幾嗓子。

“不報警?”陸定北看向他。

“報警……”謝榮生又吸了兩口煙,“如果警察能管這事兒就好了。”

“什麽意思?”

陸定北不明白他在說什麽。

警察管不了?

難道何家又去惹事?

“謝哥兒應該在家,家裏進了賊,你不通知他?”

“對,要通知他。”

謝榮生此時隻覺得五感轟鳴,掐著煙的手指還在輕輕顫抖,煙灰落在褲子上也好似渾然不覺般。

他瞧見謝榮生渾身緊繃,胸腔震動,手指用力,煙嘴已被捏扁。

陸定北抬手幫他撣了撣落在褲管的煙灰。

究竟是什麽樣的賊人。

報警無法處理,還讓他如此失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