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 小貓有利爪,刀能傷人亦能傷己(11更)
loading...
秋風清正,陽光煦暖。

謝家、陸家兩家的女眷都出了門,謝馭在家處理完公司郵件,剛踏出院子,就瞧見陸時淵在幫陸定北染發,還愣了數秒。

陸時淵:“謝哥兒,要出門?”

“去俱樂部看看。”

“你等我幾分鍾,我們一起。”

陸時淵並不願和父親待在一起,沒什麽話說,倒不如先討好一下謝馭。

陸定北很了解自己兒子,看著兩人同行離開,也沒說什麽。

不過陸時淵和謝馭能和好如初,他心底還是高興的。

染完頭發,還需要一段上色時間。

他坐在院中,拿了本軍事方麵的書,聽著車聲,才抬頭去。

原來是謝榮生回來了,與他同行的,還有律師模樣的人,與陸定北打了招呼,便進了屋。

如果他猜得沒錯,大概是討論何家的事。

這麽多年,謝家與何家之間,難免有些利益方麵的牽連,想一筆劃清,怕也不容易。

很快,律師走了,倒是來了幾個師傅,在謝家門口的路燈上,裝了監控。

“你裝這個做什麽?”陸定北詢問。

“如果以後家裏出了事,我能第一時間察覺到。”

“你不能天天看監控,況且這個位置似乎不太好,還可以拍到我們家。”陸定北粗了蹙眉。

兩家靠得太近,總能拍到些。

“我再讓師傅調整一下。”

其實小區內有監控,隻是覆蓋範圍有限。

經過這次的事,謝榮生心底總是不踏實,畢竟自己不可能時刻在家,而且今天全靠陸家提醒,卻也不能次次都依賴別人。

他便想著,搞個監控,時刻觀察一下自家門前發生的狀況。

監控裝好後,謝榮生才得空與陸定北閑聊幾句。

“怎麽突然想起染頭發了?”謝榮生詢問。

“明天要見時淵的女朋友。”

“恭喜啊。”

“謝謝。”

陸定北難得回京,謝榮生與他之間,也有幾個彼此相熟的朋友,想著彼此妻子都出去了,兩人也約上三幾個朋友小聚一下。

一則是慶祝謝榮生即將再婚;

二則是預祝陸定北明日見兒媳,能順順利利。

不過,

陸老爺子從小公園回去後,原本還想著,要去見孫兒媳,準備把自己捯飭得年輕些,準備染個頭發,結果回家後才發現……

自己的染發劑被人用光了。

這個家裏,會用他的染發劑的,隻有一人。

“陸定北!”

老爺子氣得跳腳。

——

而陸時淵與謝馭去了俱樂部,他難得休息,也練了幾下拳。

“有心事。”

謝馭扶穩沙包,總覺得他今天有些心不在焉。

“明天帶女朋友見家長。”

“緊張?”謝馭笑著看他。

“有點兒。”

“這是好事,事成了,請我喝酒。”

“一定。”

陸時淵抿了抿唇,看來,蘇羨意還沒有和家裏人說。

**

話說蘇羨意這邊

她原本也想著與家裏說一下見家長的事,畢竟兩家挨得這麽近,不可能見了一頭,瞞著另一邊。

隻是午飯時,謝榮生就出了門。

大抵是去處理何家的事,走得很匆忙。

家中缺了個人,母親與哥哥都受到了陳嫂事情的影響,興致不高,她便尋不到什麽好時機提起此事。

接著又被陸家母女倆拽著逛街。

回來時,天都黑了。

原本想和母親單獨說一下,隻是陳嫂的家人忽然來了。

是她的兒子女兒。

都是看著很樸素的人,幫她收拾東西,又一個勁兒給徐婕母女倆賠不是,說起了母親被抓一事,還是想請謝家網開一麵。

鐲子雖被何老太取走,但謝榮生亡妻的東西,是否諒解,主動權還在謝家。

謝榮生與朋友出去小聚,謝馭也沒回來。

陳嫂落得這般下場,是罪有應得,隻是她的家人,卻差點給徐婕跪了。

天色已晚,這家人苦苦哀求,在大院裏少不得招人眼,徐婕便說找個地方再商量,讓蘇羨意好好守著家裏,便與這家人離開了大院。

這就導致蘇羨意越發被動。

眼看時間已過晚八點,蘇羨意歎了口氣,給陸時淵發信息:

【二哥,怎麽辦,我還沒通知家裏,謝叔和我媽都不在。】

如今謝馭是回來了,可另外兩人卻久久未歸。

約莫半分鍾後,蘇羨意聽到了隔壁傳來翻牆聲,便急忙打開了陽台的移門,讓陸時淵進屋。

“二哥,我有點慌。”蘇羨意伸手摟住他的腰,歎著氣,撒著嬌。

“沒關係,明天說也不遲。”

“你不是已經通知家裏了?”

“我家這邊時間的話,我可以再去協調,今天出了突發情況,措手不及也正常。”

“我隻是沒想到何家會這麽狠。”

蘇羨意想著今日的事,還心有餘悸。

“你今天怎麽沒讓我把陶詩謠帶過來。”

“何瀅敢找她,自然不會給她留下什麽證據,就算把她帶來了,也就是無意義的狗咬狗,對何瀅造不成什麽實質性的傷害。”

“所以你今天單獨和陶詩謠聊了什麽?”

“你看過碟中諜嗎?”

陸時淵笑出聲。

以前他總覺得蘇羨意是個沒入社會的小丫頭,總是擔心她到了燕京會被人欺負,如今看來,這小貓……

有雙利爪。

“她怎麽肯配合你。”

“我雖然不知道何瀅給了她什麽許諾,但我告訴她,以後不會讓謝叔叔和你再為難陶家,可能陶家回不到過去了,但她至少可以過安穩普通的生活。”

陶詩謠的近況,陸時淵也了解一些。

何瀅能給她,大概就是錢財,或是承諾會報複蘇羨意,替她出口氣。

可如今陶詩謠心底清楚,不可能整垮蘇羨意。

對她來說,一份安穩普通的生活,實在誘人。

蘇羨意開出的條件,她無法拒絕。

何瀅不知道,這刀素來有兩麵。

能傷他人……

也可能傷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