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陸姐姐:想追我?你已不夠格(2更)
loading...
謝馭垂眸又睨了他一眼。

“跟我公平競爭?”

“季景,你早就沒這個資格了!”

聲音冷寂,但語氣狂悖。

季景瞳孔微震,死死盯著謝馭,似乎想從他臉上看出一點蛛絲馬跡,亦或是欺騙表演的痕跡,可他失敗了。

謝馭的表情,素來是毫無破綻的。

經理又樂瘋了?

在一起了?

臥槽,不愧是他家謝哥兒,悶聲不響幹大事啊!

我準備了幾年的份子錢終於可以送出去了。

他死死盯著拳台,不敢發出一丁點兒聲音,生怕錯過一點好戲。

這也導致,經理根本不知後側有人悄然靠近。

俱樂部下麵就是商場和影樓,電梯基本24小時都有人用,所以即便有聲音,他也沒太在意,專心嗑瓜子看戲。

——

“你在騙我。”季景直言,“我打聽過了,跟我分手這些年,她根本沒談過其他男朋友,一直都單身。”

這也是季景還敢回來找陸識微的原因。

他內心總有個想法:

或許自己還有機會,也許陸識微一直沒忘記他。

謝馭筆直看向他,“她說,喜歡偷偷的。”

經理忍不住腹誹:

原來女王陛下還好這口。

難怪今天在俱樂部,兩人表現得也並不像談戀愛的情侶。

“不可能!”季景不相信,“如果你們真的在一起,那今天在陸家的時候,我跟她離開,依著你的脾氣,不該隻是看著……”

“你們真的在一起,不可能身邊沒人知道!”

今日陸時淵的表現,足以看出些東西。

“況且,你根本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季景不信他的話,一直在找各種理由說服安慰自己。

可就在此時,有熟悉的聲音傳來:

“放心吧。”

“就算我和小馭不在一起……”

“最後跟我在一起的人,也不會是你!”

謝馭與季景同時循聲看過去。

發現陸識微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訓練場館的門口。

而經理也僵硬得扭著脖子,看向緩步而來的人,方才看戲太入迷,就連陸識微到了,他都沒察覺。

陸識微走到拳台邊,看了眼季景。

他右臉被揍,瞬時一片血腫,嘴角開裂,看起來頗為狼狽。

“微微。”季景爬起身,擦了擦嘴角,“我跟謝哥兒就是鬧著玩,你怎麽突然過來了?”

“別這麽叫我,我們之間沒有那麽熟,你這麽稱呼,讓我很不舒服。”

陸識微說話直接,可不會給他留麵子。

這話相比今天在咖啡廳,更加直接,況且還是當著謝馭的麵,這讓季景臉色越發難看。

“我們之間早就結束了,如果你真的還喜歡我,就該知道,喜歡一個人的方式,並不是要得到她。”

“如果你到現在還不明白這個道理,”

“那我隻能說,你根本不夠愛我!”

陸識微並不在乎自己這句話會對他造成什麽影響,又笑著補充了一句:

“對了,我這麽多年不談戀愛,你該不會以為,我是在等你回來?”

“誰給你的自信?”

陸識微輕哂,覺得好笑。

這一聲笑意,很輕,帶著些許嘲弄。

以前大家都小,談戀愛也想不到許多,可如今的陸識微,的確不是誰都能高攀得上的。

至少她的語氣在透露一個信息:

想追我?

你不夠格!

陸識微說完,又看了眼謝馭。

某人方才氣勢洶洶揮拳,手刃她的前男友,還叫囂著說他們已經在交往。

如今眼神相遇,謝馭生平第一次……

慫了!

不僅是慫了,還有點尷尬!

謝馭素來是個張狂不好麵子的人,遇到任何事,都能冷靜應對,極少經曆什麽窘境,如今是真不敢看陸識微。

“下來。”

陸識微抓著手指還勾著車鑰匙,衝他勾了下手。

“我剛才……”

“很晚了,先回家。”謝馭話沒說完,就被陸識微截住了。

經理看著他家懟天懟地的老板,忽然就從一頭凶獸,好似化身成了乖順的綿羊,跳下拳台,拿起撂在一側的領帶,胡亂地塞進褲兜,追上陸識微。

跟在她後麵,那感覺……

有點慫慫的。

謝馭如何不慫,陸識微尚未答應他,自己就擅自做主,以男友身份手刃了季景。

偏又被抓了包。

陸識微素來有主見,不喜歡被人左右,更不喜有人擅自插手她的事。

謝馭看她一直沒什麽表情,本就有些嘴笨,也不知該說點什麽,安靜得隨她下了電梯。

“你喝酒了?怎麽來的?”陸識微隔著一點距離,便聞到了點酒味。

“打車。”

“他約你的。”

“對。”

“他約你,你就出來?”

“我本就想揍他,他又主動送上門。”

“……”

待兩人上車後,陸識微駕車離開俱樂部。

謝馭坐在副駕,兩人一路也沒什麽話,隻是半開的車窗,卷入的夜風,不停鼓噪著謝馭的耳膜與心髒。

謝馭素來敏銳,他可以看清許多人和事。

可偏偏是陸識微。

他看不透,如今更是不敢看。

車子疾馳,街道兩側的路燈,宛若走馬燈般,光影在她臉上明暗交織著,斑駁陸離。

“今晚陽陽沒走?”陸識微開車離開大院時,瞧見了許陽州的悍馬。

謝馭應了聲。

“有他在,估計你跟謝叔今晚應該喝了不少酒,餓不餓?”

“還行。”

“吃點宵夜再回去,我正好有話要跟你說。”

“好。”

謝馭偏頭看向窗外的夜景,烏雲蔽月,天空呈現灰藍色,無風燥熱,有種風雨欲來的既視感,他咬緊腮幫,心底清楚……

陸識微要給他答案了。

他原本很期待,也自信,可真的到了這一刻,終是有些忐忑。

大概是麵對她時……

自己總是缺了點自信。

**

而俱樂部這邊

經理有些鬱悶了,謝哥兒和陸識微離開,可季景卻沒走,呆坐在拳台上,一會兒暗惱,一會兒自嘲得笑。

大抵是陸識微那話說得太狠,把他刺激得不輕。

經理歎了口氣,給他遞了杯水。

“謝謝,我馬上就走。”

經理笑了笑,“沒事,您想待多久都行,其實你也不用覺得難受。”

“是我以前不知道珍惜,是我自己活該。”

經理安慰道:“其實輸給謝哥兒,很正常,畢竟他那麽優秀。”

“……”

這,算是一種安慰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