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謝哥兒手刃前男友?宣誓主權?
loading...
蘇羨意拿著洗漱用品推門回房時,就看到陸時淵與周小樓隔著一段距離,相對而立。

一個嘴角微翹,一個表情僵硬,卻還強顏歡笑,氣氛似乎有些尷尬。

“二哥,你什麽時候來的?”

“剛才在窗邊,看到你站在路上左顧右盼,以為你有什麽事,給你發信息你沒回,我就過來看看。”陸時淵解釋。

“剛才出去是找我哥,他出去接電話,一直沒回來。”蘇羨意解釋。

陸時淵垂眸看了眼腕表,此時剛過九點,倒不算晚,“什麽電話?”

“不清楚。”蘇羨意聳肩,“對了,今天小膽兒去檢查,沒問題吧?”

“它沒事。”

“那就行。”

周小樓崩潰:

你倆能搭理我一下嗎?

喂,這裏還有個大活人啊,怎麽還旁若無人的聊起來了?

不過陸時淵並未久留。

“那我先走了。”

他事先並不知周小樓今晚會留宿,若不然他也不會如此冒失的翻牆而過。

與蘇羨意道別,又看了眼周小樓,“晚安,你們早點休息。”

周小樓衝他咧嘴一笑,“晚安。”

內心os:

安個屁啊!

老娘臉都丟光了,你趕緊滾吧!

待確定陸時淵翻牆離開,周小樓發生一聲慘烈的哀嚎,“意意,我完了,啊——”

“你怎麽了?”蘇羨意皺眉。

“我剛才說要睡你,然後被……臥槽,我的形象徹底沒了。”周小樓癱坐在椅子上,“我就恨當時天上沒下幾把刀子,把我紮死算了。”

“這也太尷尬了,不對,這有什麽可尷尬的……”

“我倆睡覺又不是一次兩次了,這種福利他目前可沒有,讓他羨慕去吧!”

此時蘇羨意手機震動,她摸出看了眼,又將手機遞給周小樓。

微信聊天頁麵。

二哥:

【告訴她,我確實很羨慕。】

周小樓:“……”

這什麽破房子,隔音這麽差!

自此,周小樓再也不敢大聲嚷嚷,蘇羨意幫她拿了套睡衣。

兩人分別洗完澡,又窩在一起追劇聊天,天南海北,似有說不完的話題。

——

另一邊

陸時淵回到房間,倒不似隔壁兩人那般愜意,看了會兒書,隻是隔壁偶爾還會傳來笑聲,搞得他全然沒了看書的心思。

手機震動,母親打來的電話。

“喂,媽?”陸時淵拿起電話,走到陽台接聽。

“沒打擾你吧。”

“沒有。”

“我跟你爸再過段時間就該回去了。”

“時間定了嗎?需不需要我去接你們?”

“不用,我就想問問,你謝叔家新來的那個小姑娘喜歡什麽,我看看這邊有什麽好吃好玩的,給她帶點。”

“都行吧,她應該不挑。”

“你在敷衍我?”

“我沒有。”

“前幾日與你爺爺通話,聽他的口吻,好像挺喜歡隔壁那孩子,還說什麽要不是因為你有喜歡的人,就討她回來做孫媳婦。”

陸時淵笑而不語。

他正與母親說著話,卻看到自家姐姐匆匆出了門,駕車離開了大院。

這個時間,她要去哪兒?

不過陸識微自從開始做生意,遇到急事,大半夜出門的情況也時有發生。

今日從咖啡廳出來,陸時淵就問過了陸識微,準備如何處理與季景的關係,她隻笑著反問:

“我和他,有關係嗎?”

一句話,足以表明態度。

陸時淵倒不擔心她這個點出去,是去找季景的,隻以為是公司臨時有事。

他打開電腦,準備看會兒論文,隻是陸小膽原本坐在他腿上,這還不知足,幹脆趴在了他的鍵盤上。

“下去!”

陸小膽隻抬眼看了看他,挪了挪身子,尋了個舒服的位置,繼續睡,壓根不理他。

以前陸時淵說話,還能震懾住它,自從回到大院後,這小家夥是越發放肆無度,尤其是近來待遇越來越好……

占著老爺子的藤椅睡覺,霸著光線最好的窗台曬太陽。

就連吃東西,也是挑來揀去。

受了傷,也不出去浪了,整天在家晃來晃去。

走路姿勢,拽得像個大爺!

真是被寵壞了!

**

此時的陸識微,正開車前往馭風俱樂部,方才經理打了電話給她,說謝馭喝了酒去了那裏。

她聽了倒是一笑,“他不是陽陽,喝多了酒又不是耍酒瘋,你怕什麽?”

“季、季少爺也在。”

“季景?”

“對。”

陸識微腦子“嗡——”的一下就炸了。

季景若是遇到謝馭,豈不是要被打死?

那種中央空調式的渣男,怎麽樣她都無所謂,但勢必會給謝馭帶去一些麻煩,他這名聲已經夠臭了。

“你替我盯好他們,我馬上就過去。”

陸識微囑咐完經理,這才匆忙出門驅車離開。

經理掛了電話後,便去給兩人分別倒了杯溫水,這又不是休閑娛樂的地方,能吃能喝的東西有限。

然後就隔著一段距離,靜靜觀察他們。

他原本是想找陸時淵過來的,畢竟這個點讓一個女生出門不妥當。

但是當年的事,他也略有耳聞,聽說陸識微與他分手後,陸家二少殺到季家,差點把季景給宰了,若是叫他來,大抵是火上澆油。

而謝馭今晚過來時,臉色就很不對。

極度沉鷙危險。

尤其是看到季景時,恨不能活剮了他一般。

經理擔心出事,不敢怠慢,估計這世上能勸住謝哥兒的,也隻有陸家那位姐,若不然他也不會這麽晚叨擾她。

此時俱樂部的教練與學員基本都離開。

隻有幾個工作人員在清潔拳台,檢查器具。

“早就聽陽陽說你辦了個俱樂部,弄得挺好。”季景端著一次性紙杯。

他模樣不算特別優越,但勝在後天培養的氣質,能書善畫,會彈琴也學過一些古典樂器,身上自有一股氣質,與謝馭完全不同。

“還行。”

“聽說了你和時淵的事,你沒繼續比賽,很可惜。”

“有得必有失,沒什麽可惜的。”

“我在國外也看過一些搏擊比賽,還特意學了點,要不要指教一下。”

謝馭看了他一眼,眸色漸沉,點頭應下。

經理原本正在不遠處嗑瓜子追劇,突然瞧見謝馭摘下領帶,捋起袖管,而季景也同樣脫下外套,兩人齊齊上了拳台,這可差點把他嚇死,搞什麽啊!

他本想過去,卻被謝馭一記冷眼給阻止了,隻能站在不遠處看著。

——

此時打掃清潔的工作人員也都散了,訓練場隻留有幾盞昏黃的燈,根本無法將拳台徹底照亮。

本就是隨意比劃,拳套都沒戴,也就沒那麽專業較真。

“你約我出來,應該不是敘舊吧。”謝馭低頭卷著袖管。

“我知道你和陸家姐弟關係很好,我知道自己當年錯得很離譜,對不起微微,我一直都想挽回她,想請你幫忙。”

謝馭掀起眼皮看他,“我喜歡她,憑什麽要幫你?”

季景似乎早有所察,臉上並沒什麽情緒波動,倒是不遠處的經理被嚇了一跳……

手指一抖。

捧在手心的瓜子灑了一地!

他剛才是不是出現幻聽了?

謝哥兒在說什麽!

喜歡陸小姐!

媽呀——

他可終於肯正視自己的內心了!

你特麽有本事當著陸小姐的麵說,把她追到手啊。

在人家前男友麵前逞什麽威風。

“我知道你喜歡他。”季景直言。

當年幾人在一起玩,季景喜歡陸識微,自然也能察覺謝馭看她眼光的不同。

“那你也該知道,我想揍你很久了!”

謝馭手指握拳,手臂肌肉繃得繃緊。

目光暗沉,暗藏厲色,上前兩步,揮臂過去,季景抬手阻擋,這一拳終是沒打到他臉上,隻是季景即便不是毫無基礎的小菜雞,可他麵對的是謝馭……

當他抬臂推擋時,拳頭落在他小臂上。

那股力道,逼得他連連後退。

小臂的骨頭好似要被震碎般,疼得他微蹙下眉。

可上了拳台,謝馭就絕不會給對手一點喘息的機會,抓準機會,反手一拳!

拳風淩厲,十足致命。

季景的身板承受不住這力道。

“嘭——”一聲。

倒落在拳台上。

他瞬時嚐到了口中的血腥味兒,坐起身子,抬手揩了下被撕裂的嘴角,指腹染血,他仰頭看了眼謝馭。

居高臨下,滿麵肅殺。

“謝馭,我們可以公平競爭。”

謝馭忽然勾唇一笑,光線昏暗,隻有他那雙潤了酒色的眸子,被燈火灼亮,目光轉向他:

“公平競爭就不必了。”

季景愣了下。

難道謝馭還是和以前一樣,隻是暗戀,不打算出手?

這就放棄了?

謝馭看向他:“我們已經在一起了,你沒機會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