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耳邊縱火:男朋友?那我可以
loading...
“嗯?回家?”蘇羨意雙頰酡紅,兩眼迷離,看著陸時淵,頗像個小醉鬼,“不喝酒了嗎?”

陸時淵握緊她的手,低聲說,“不喝了,我們回家。”

“好。”

蘇羨意還算聽話,任他牽著,陸時淵與陳主任等人打了招呼。

“明天休息,再多待一會兒,我還沒跟你喝一杯,你怎麽就要走。”有同事勸道。

陸時淵笑著拒絕,“不了,小姑娘喝多了,我先帶她回家。”

在座的都是已工作數年的人,蘇羨意雖然已大四,但未入社會,還有學生氣,大家也把她當孩子,看她確實喝多了,也沒再多說什麽,客套兩句後,就由著兩人離開。

上車後,她倒是挺乖,靠在椅背上,頭側歪著,好似又睡著了。

車窗半開,帽子早就掉了,風將她臉頰邊的碎發輕輕吹起,一路上流轉而逝的燈光將她的臉襯得忽明忽暗。

肖冬憶目送兩人離開,方才從一側探頭探腦的鑽出來。

他今天來餐廳坐的是陸時淵的車,需要打車回家,結果等了半天也沒車,他剛叫了網約車,餘光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餐廳出來。

“曉楠,你也回去了?”出來的是祝曉楠,天色暗,離近些才難看到她哭紅的眼。

她悶聲點頭,垂頭避開他的視線。

肖冬憶能猜到原由,也非不識趣的人,“你一個人……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謝謝。”

兩人都沒開車,就這麽站在餐廳門口等著。

祝曉楠大抵又想到了傷心事,忍不住抽泣兩聲,肖冬憶本著紳士原則,給她遞了紙巾。出聲安慰:

“其實這世上好男人很多,你要把眼光放長遠些,別盯著一棵樹而忽視整片森林。”

“可我就喜歡他。”

“他嘴毒又刻薄,也就那張臉好看些,有什麽值得喜歡的。”

“你是他朋友,你居然說他壞話?”

“……”

此時一輛出租車停在兩人麵前,司機探頭詢問,“是你們叫的車嗎?”

他尚未開口,就聽祝曉楠甩了一句,“我覺得他能為了一個人來這裏,堅持喜歡多年,就是個專注深情,值得我喜歡的好男人,你要是再說他壞話,我和你沒完。”

說完,上了出租,直接離開。

留下肖冬憶一臉懵逼,這……好像是我叫的網約車啊?

陸時淵,你丫的到底何德何能,給人家灌了什麽迷魂湯……等會兒,她說陸時淵為了一個人來康城?喜歡多年?

我去,他是不是發現什麽驚天大秘密!

怎麽辦,好想找人分享,可是剛得罪了他,要是再把他的事情捅出去,可能明天上手術台的就是他,可是憋著又很難受!

肖冬憶就像一隻寂寞的猹。

守著一大片瓜田,興奮得上躥下跳,卻隻能孤寂的獨自吃瓜。

**

另一邊,帝景苑

車子停穩後,陸時淵叫醒了熟睡的蘇羨意。

“唔……”睡著被吵醒,她皺著眉,盯著他看,眼前卻總是模模糊糊的,好似有幾層人影在晃。

趔趔趄趄進了電梯,蘇羨意先是盯著電梯內的廣告看了半天,又把目標瞄準了一側的樓層按鈕,伸手就要按。

“別動。”陸時淵攔住她。

“嗯?”蘇羨意皺眉,對他的阻止很不高興。

隻是電梯此時已停在10樓,伴隨著她踏出電梯,樓道聲控燈亮起,她也東倒西歪的摸到了家門口,開始輸入密碼。

陸時淵就站在邊上看著,醉成這樣還能知道哪個是自己家?

伴隨著密碼輸入,係統提示錯誤。

不對?

蘇羨意大腦是混沌的,潛意識裏想起了許多密碼,什麽支付密碼,手機密碼,想起哪個就按了,再次錯誤。

已輸入兩次,再發生錯誤,就要被鎖定,當她再次準備按密碼時,陸時淵攔住了她,“你想好再按。”

“我想好了。”

蘇羨意覺著人太煩了,三番兩次阻止她,果不其然,密碼門被鎖定,兩個小時後才能重試。

門被鎖回不了家,喜歡的人還在被人告白,今天又遇到被人當小三“捉奸”,蘇羨意皺著眉,覺得人生糟糕透了。

“我就離開了一小會兒,誰讓你喝這麽多酒?”陸時淵看著她,一臉無奈。

“要你管。”

“嗯?”在他麵前,蘇羨意一直乖巧聽話,忽然唱反調,讓他愣了下,“走吧,先去我家。”

“我不去。”

“為什麽?”

“我不去陌生人家裏。”那模樣,倒像個耍無賴的三歲小孩。

陸時淵哭笑不得。

門被強製鎖了他不可能留她獨自在這裏,既然說不通,就直接牽著她的手,準備強行帶她走。

“你要幹嘛?”蘇羨意一臉警覺。

“難道你要在這裏待兩個小時?不怕生病?”

“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憑什麽管我。”

直接甩開陸時淵牽著她的手,小姑娘的表情,又倔又強,似乎不用點強硬手段,根本不會搭理他。

下一秒

陸時淵逼近。

蘇羨意大腦混沌著,可身體本能的往後一縮,後背貼在防盜門上,微涼的金屬觸感刺激她,意識有了片刻清醒。

“你剛才說什麽?”驟然低啞的聲音,黯然勾魂。

“我、我……我剛才……”蘇羨意腦子暈乎乎的,哪兒能想起自己剛才說的話。

可是本能的趨利避害,她沒了方才的囂張放肆,麵對他的強勢,反而是收起了小貓爪,就連聲音都變得軟軟糯糯。

“嗯?想不起來了?”

酒精味橫亙在兩人中間,催化曖昧。

陸時淵那隱在鏡片後的黑眸有倏忽的光亮閃爍,就像平靜海麵下翻湧的暗潮,緊盯著她。

蘇羨意被他看得心頭發緊。

“如果是你男朋友就能管你了?”

他彎腰躬身,壓低了聲音,灼熱的呼吸從她臉上一寸寸滑過,心悸到讓人麻痹。

“我……”

蘇羨意完全忘了自己說過這話。

他靠得越來越近,蘇羨意感覺到有股溫熱的氣息從她臉上拂過,喉嚨癢了下。

喝多了酒,心跳本就極快,陌生氣息的靠近,更是讓她覺得供氧不足,整個人都開始失重。

樓道內忽然安靜下來,聲控燈倏得寂滅。

蘇羨意心跳因此突然變得很重,還沒適應眼前的一片漆黑,絕對的黑暗中,他卻低聲在她耳邊燒了一把火:

“男朋友就行?”

“那我可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