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所謂家屬,謝哥兒:我挺好搞(3更)
loading...
章先生剛拿了東西,起身要走,就看到麵前站了個冷峻高大的男人,也不知是何時出現的,穿著正裝,冷清端方,可是氣勢淩厲,眼比刀利。

最主要的是,這男人個子很高,幾乎比他高出一個頭。

無聲注視,氣場壓製,讓他脊背發涼。

“你幹嘛,別多管閑事,讓開。”男人說話聲音都有些虛。

“道歉。”謝馭直言。

聲音強勢且沒溫度。

蘇羨意從位置上跑出來,陸識微見著他們還有些詫異。

不過大家也都瞧得出來,他們認識。

“嗬——相親還帶家屬來了。”男人冷哼。

這其實很正常,有些人相親會直接帶著親人到場,或是坐下一起聊天說話,也可能是坐在不遠處偷偷觀察。

男人想當然以為,這是陸識微帶來觀察自己的。

說著就試圖推開謝馭離開,隻是他力氣太小,沒推動。

反而這個男人慣性往後,趔趄一下。

竟自己一屁股摔回了位置上。

“撲哧——”周圍有人笑出聲。

“這也太弱了,還想把人推開,結果自己摔了個屁股墩。”

男人瞬間有些急了,撂下手中的衣服和物品,再抬手想推謝馭時,手指尚未被碰到他的衣服,小臂就被他按住。

他的手很大,箍住他的小臂,稍一用力。

那力道大得幾乎要把他的骨頭捏碎。

“唔——”男人悶哼一聲,疼得背脊發麻。

“別動手動腳。”謝馭甩開他的手。

“你到底想幹嘛?”他揉著小臂,而且到底是誰動手了!

“我說了,道歉。”

“憑什麽道歉?讓開,你信不信我報警。”

“你想報警,隨時可以。”

“你到底是誰,想幹嘛?她哥?”

“謝馭。”

“什麽?”

“你剛才不是說,認識我?”

男人顯然不認識他,聽到這名字,神色微僵。

臉色微微煞白。

看了看陸識微,又重新打量謝馭。

雖沒見過,不知真假,但他知道謝馭右側眉骨有道疤,認出了疤痕,而且在整個燕京,怕是沒人敢冒充謝哥兒。

他當即整個人就嚇瘋了。

其實相親到現在,他連相親對象的姓名都不知道,就是有人介紹,說對方條件好,隻是聽說年紀後,他便不想來,磨磨蹭蹭愣是遲了近一個小時。

不過陸識微長得好看,他才有了興趣。

隻是她對自己說得話題興致缺缺,才裝逼扯到了謝馭,哪曾想會遇到正主。

燕京這麽大,吹牛逼的人這麽多,怎麽就他倒黴。

邊上指指點點的人也多,男人可不敢和謝馭硬剛,垂著頭說了句,“對不起。”

“不是對我!”

謝馭退開身子,指了指陸識微。

男人就是再好麵兒,麵對絕對強勢的人,還是慫的一逼。

乖乖走到陸識微麵前,“對不起。”

“沒關係,我從來不和沒品的人計較。”

“……”

男人說著就想溜,又被謝馭叫住了,他扭頭看去,笑得討好,儼然一副舔狗的模樣,“您還有什麽事?”

“結賬!”

“……”

蘇羨意忍不住笑出聲,“為什麽這麽怕我哥?”

“你哥惡名在外,你不知道嗎?”

“有多惡?”

“外麵說他打死過人。”

“?!”

蘇羨意再想詢問時,謝馭已走了過來。

陸識微剛才沒吃飽,便去他們那桌蹭了午飯,吃著東西還看了眼謝馭,“你認識剛才那個人嗎?”

“不認識。”

“他居然說和你一起吃過飯,還說謝叔叔結婚邀請了他。”

“沒有。”

“他還說你難搞。”

謝馭一直低頭吃飯,隻有聽到這句話,抬頭看了眼陸識微:

“如果我沒記錯,這句話是你先說的。”

“……”

陸識微清了下嗓子,給蘇羨意夾了塊雞腿肉,“對了,剛才你們聽到他說什麽了嗎?他居然說小馭是我哥?”

“我聽到了。”蘇羨意附和。

“說明小馭長得顯老,哈哈,居然說是我哥。”

這兩人笑得還挺放肆,隻是笑著笑著,就發現某人一直生冷著一張臉,氣氛有些古怪,陸識微拿著公筷又給他夾了塊牛肉,“別愣著,吃飯啊。”

謝馭質問:“我真的很難搞?”

陸識微是真的頭疼了。

——

離開餐廳回去的路上,盛夏正午天熱,陸識微和蘇羨意共撐在一頂遮陽傘下,她卻能清晰感覺到背後有道目光,如影隨形,緊盯著她。

明明就很難搞,還死不承認。

陸識微靠近蘇羨意,壓低聲音,說著悄悄話,“你哥是不是很難搞?”

“有點兒……”

反正蘇羨意剛接觸他那會兒,幾乎被嚇瘋了。

下了他的車,都是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回宿舍的。

“還是我們家時淵好對吧。”

蘇羨意猜到了陸識微知道他倆的事,可被這般調侃,還是微微有些臉紅。

“真是小姑娘,不經逗。”陸識微笑道。

其實她挺羨慕蘇羨意的,不像她,進社會久了,逢人都要戴著麵具,情緒要藏著,大抵早已不知臉紅心跳是什麽滋味了。

此時她手機響起,蘇羨意見她拿出手機就在歎息。

餘光一撇,無意看到來電顯示:

【陸大爺】

這是?

陸識微按下接聽鍵:“喂,爺爺?”

“陸識微,你在哪兒呢?趕緊回來!”

“在路上。”

“你去相親,還把人給打了?”

“他說我打他了?”陸識微沒想到那虛榮怪居然還告狀了。

“說你帶家屬去了,還把他打了。”

陸識微剛想繼續說,謝馭不知何時走到了她身邊,示意她把手機遞過去,她遲疑著,還是把手機遞給了他。

“……你帶誰去了?什麽家屬啊,我怎麽不知道。”

“陸爺爺。”

陸老聽到對麵的聲音,愣了數秒,“小馭?”

“是我,他口中的家屬應該是我……”

“你怎麽在那兒?”

謝馭就把事情的經過簡單說了下,老爺子這才恍然,“我就說嘛,我們家微微雖然脾氣不好,卻也不會隨便動手,這人竟如此過分?”

“嗯。”

謝馭搞定了老爺子,把手機遞給陸識微。

“謝了。”陸識微捏住手機,想把它拿回來,可某人卻沒鬆手,她眉頭微皺。

謝馭卻突然開口說了句:

“其實我挺好搞。”

“……”

陸識微愣了下,手機已回到她手中。

什麽玩意兒?

莫名其妙的。

而且什麽搞來搞去的,這話聽著怎麽那麽不對味兒啊,又沒人要搞他!

**

銘和醫院

陸時淵吃完午飯後回到辦公室,正準備給蘇羨意打個電話,門就被推開了,許陽州歪著脖子,將一張片子遞給了他。

“你怎麽了?”陸時淵接過片子。

“落枕吧,兩天了,疼死我了,就聚餐結束那晚,一覺睡醒,我的脖子就歪了。”

陸時淵覷了眼手中的片子,又示意他靠過來,在他頸側按了按,“不是落枕,你被打了。”

“什麽!”

許陽州一激動,疼得倒吸口涼氣,又像烏龜般的把脖子縮了回去。

“不出意外,謝哥兒的手刀。”

“謝馭,小爺跟你拚了——”

許陽州歪著脖子,氣衝衝得就奔著大院去了。

恰好在門口遇到了蘇羨意一行三人,某位歪著腦袋,就算氣勢洶洶,也總歸沒有一點威勢,反而很搞笑。

氣哼哼的衝到了謝馭麵前,“我的脖子,你打的!”

“是我。”

“你……”

許陽州指著他,氣得臉都紅了。

蘇羨意皺眉,因為許陽州這架勢,頗像來找茬打架的,又聽說謝馭眉骨的傷是他弄的,她還挺擔心。

結果某人憋了一大口氣,最後居然說了句:

“你、你下次出手輕一點,很疼。”

又慫又委屈。

“知道了,去我家喝杯茶?”

“行啊,我還買了西瓜,在車上。”許陽州歪著脖子,示意司機把西瓜拎下車。

蘇羨意:“……”

你究竟是來找茬,還是來吃瓜的?

許陽州去謝家之前,先到陸家和陸老打了個招呼。

老爺子見他歪著頭,說自己會矯正。

“爺爺,您真的會嗎?”許陽州被他按在椅子上,有點慌。

“我年輕時上戰場的時候,骨頭斷了都是自己接的,就是正個骨而已,相信爺爺,別怕!”

然後,

蘇羨意就聽到隔壁傳來一聲慘叫——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