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每個眼神都是表白:我很喜歡你(3更)
loading...
台風對海城造成了很嚴重的破壞,人員傷亡,房屋損毀,據說因為台風造成的車輛損失就高達十多億。

其他方麵更是不用說。

隨著各地救援抵達,海城的水電供應逐漸恢複,醫院內的醫療資源也不再那般緊張,蘇羨意的病床也由走廊轉移到了室內。

她也委托誌願者,幫自己修好了手機。

她一直報喜不報憂,徐婕並不知道她在醫院。

而負責家教的那戶人家,聽說她住院,也提前結束了家教課程,並且給她轉了60天的課時費。

蘇羨意原本隻負責40天的教學,哪兒好意思收。

女孩父母卻說她一個人在海城不容易,讓她給自己買些好吃的補補身體。

同屋的兩個病人,都是本地人,平時也很照顧她,有什麽吃的喝的,都會招呼她,即便她獨自待在醫院,也不覺得冷清。

——

隨著台風災情逐漸好轉,大家似乎也有了心思八卦。

雖然蘇羨意再沒見過陸時淵,卻斷斷續續聽到了許多關於他的事。

“有個陸醫生好帥啊,人也好,據說醫術還特別高超。”

“可不嘛,前幾天有個警察的腿差點廢了,險些保不住,幸虧有他,給救了回來。”

“他有對象嗎?”

“據說還是單身,才二十多歲,年紀輕輕的,據說還在軍總醫院,這得多厲害啊。”

……

大家對於軍人有著天生崇敬,隻要能和部隊扯上關係的,在人們心裏的地位分量瞬間就變得格外不同。

對於陸時淵,大家自然更覺得欽佩仰慕。

蘇羨意每次聽到別人討論他,就總是不自覺的豎起耳朵,對於他的名字,似乎有著天生的敏感度。

別人誇他,她就覺得分外驕傲。

那種感覺,好似比誇自己還高興。

不自覺的,她就連陸時淵平時待在幾樓,臨時辦公地點,幾點會去食堂吃飯……都搞得一清二楚。

蘇羨意覺得:

自己怕是有做間諜的潛質。

隻要聽別人說一遍,她就記得格外清楚。

有時躺在病床上,她甚至感慨,如果上學時有這般記憶力,何愁考不上清北這樣的名校。

**

再見到陸時淵,是蘇羨意被允許下地活動時。

其實陸時淵當時也不算嚇唬她,她的腳傷確實嚴重,腳踝處骨頭扭了,在床上躺了三天才被允許下地,卻也隻能單腳支撐,跳著蹦著,扶著牆前行,在走廊裏稍稍透口氣。

當她經過某個窗口時,看到了站在樓下與人聊天的陸時淵。

他沒穿白大褂或是迷彩,一身黑,銳利且冷肅。

說來也奇怪,隻是個背影。

她居然一眼就認了出來。

站在窗邊,卻又擔心被發現,還小心翼翼、笨拙得將自己的身子藏好。

與他說話的人,很快就走了。

陸時淵並未離開,而是從口袋摸出一包煙和打火機,銜著煙,握著打火機,偏頭點煙,動作熟稔自然。

似乎是察覺到樓上有人在看。

煙被點燃的瞬間,他抬頭朝著蘇羨意所在的方向看去。

蘇羨意呼吸一沉,急忙躲到了牆後。

那雙眼睛,深邃慵懶。

他的唇邊有火星,眼底有亮光,隻消一眼,就好似在她心上燒出了一個洞。

熱風刮進來,渾身便火燒火燎般。

她知道……

自己喜歡上了他。

——

隨著腳傷逐漸好轉,蘇羨意能活動的範圍也多了,她知道陸時淵平時活動的範圍,又想見他,總是偷偷摸摸會去他工作的地點轉悠。

腿腳不便,大抵也沒那個運氣。

去了好幾次,都沒遇到。

那天,她又去了。

結果剛拐了個彎,就碰見了陸時淵。

他穿著白大褂,身形修長,挺拔冷然,戴著淺藍色的醫用口罩,露出半截挺拔的鼻梁,眉眼狹長稍揚,內勾外翹。

正偏頭與人說話,瞳孔好似含著細碎的光,璀璨又溫和。

兩人就這麽猝不及防遇到了。

蘇羨意此時還是個“小瘸腿”,跑不掉,按著噗通狂亂的心跳,衝他笑了笑。

“熟人?”同事詢問。

陸時淵點頭。

“那我先走了。”同事看了眼蘇羨意,笑著離開。

“腳怎麽樣?”陸時淵垂頭看她。

“還好。”

蘇羨意此時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臉有多紅。

就連說話聲音都微微有些顫音,她很緊張。

“怎麽到這裏來了?”

“護士讓我活動活動。”

“是嗎?”陸時淵輕笑,“那你活動的範圍還挺廣。”

畢竟從她病房到這裏,距離不短。

蘇羨意的臉倏得爆紅,覺得自己這說法太蠢。

正當她想著如何自圓其說時,有個女聲打斷了她,聲音細軟,帶著顯而易見的緊張情緒,小的幾乎聽不見,“陸、陸醫生,您好。”

兩人皆循聲看去。

是個漂亮的女生,細瘦高挑,五官小巧秀氣。

“您是……”陸時淵打量她。

“前幾天您替我看過病。”女生笑著,聲音慌亂,“我這次過來,是想……”

氣氛頓時變得微妙起來。

蘇羨意又不傻,這女生擺明是來約他的,早就知道陸時淵很受歡迎,卻也沒想過會讓自己遇到。

此時的她,心裏有個小人在叫囂:

他是我的,我的!

內心澎湃,表麵卻慫得很。

就連直視陸時淵的勇氣都沒有。

陸時淵神色如常,看著她,“你又病了?”

女生愣了下,“不、不是,我是想問您今晚有沒有空,想請您吃個飯,表示感謝。”

“沒空。”

拒絕的幹脆。

“那明晚……”

女生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自然不甘心。

“不好意思,我很忙,而且我也不喜歡和陌生人一起吃飯。”

女生臉上的笑容再也掛不住,匆匆說了句抱歉,就落荒離開,蘇羨意也覺得氣氛怪怪的,準備打個招呼回病房。

正當她要開口時,陸時淵卻狀似無意得說道,“吃飯了嗎?”

“沒、沒有。”

“你平時都是怎麽吃飯的?”

“食堂工作人員,會每日到各個樓層送餐。”蘇羨意腿腳不便,自然不能到處跑。

陸時淵點頭,“一起吃飯?”

蘇羨意沒想到幸福來得如此突然,腦海裏還想著方才陸時淵拒絕女生的話,腦子混沌著,居然脫口就問了句:

“你不是說,不喜歡和陌生人一起吃飯?”

陸時淵垂頭看著她,稍稍俯身靠近,兩人距離不算近,蘇羨意的呼吸頓住,有些反應不過來,臉頰微微泛著紅。

在她的眼中,陸時淵越靠越近,然後低聲一笑,促狹輕短:

“原來在你眼裏,我們是陌生人啊。”

“……”

蘇羨意的臉在極度緊張的情況下,臉上的紅暈一層層加深,呼吸紊亂,心髒更是撲通亂跳,呼吸又急又重。

“時淵,主任叫你。”遠處有人喊他。

陸時淵衝他點了點頭,又看了眼蘇羨意,“我有點事,趕緊回病房吧,別錯過食堂送餐的時間。”

“最近天氣不錯,多出來走走對身體也好。”

蘇羨意點頭應著,直至腳步聲漸行漸遠,她才恍然回神。

天氣不錯?

蘇羨意看著窗外。

金烏西墜,時近黃昏。

確實很漂亮,可是你在,我眼裏就隻剩你了,根本無心看風景。

——

蘇羨意回到病房,啃著白麵饅頭,喝著白粥,非常後悔,方才為什麽不直接點頭答應。

簡直蠢透了!

不過想到他拒絕女生邀約的果斷,卻又隱隱有些高興,她覺得自己這樣還挺壞的。

卻又控製不住得想,既然他們之間不算陌生人,那他……

如果是自己的男朋友該多好。

蘇羨意在醫院這些日子,每天睡覺時,都會不自覺地腦補與陸時淵見麵的情形,會說些什麽。

上演著亂七八糟毫無邏輯的戀愛小劇場,將所有能想到的浪漫橋段都換成自己與陸時淵。

仿佛在腦海中,已和他過完了幾輩子。

蘇羨意是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她不知道該怎麽做,其實每天隻要能遠遠看他一眼,她這一整天,心情都會格外好。

她有時甚至會這麽想:

如果她沒那麽喜歡他,是不是再見麵時,目光便能不再閃躲。

因為她很怕,每一個對視的眼神,都能出賣了自己……

告訴他:

我真的很喜歡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