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初遇,那是她世界裏唯一的光
loading...
19歲那年,蘇羨意大一。

和一部分大學生一樣,暑期放假時,蘇羨意想找個兼職,靠自己賺點零花錢,她原打算回家找工作,隻是那時徐婕與謝榮生剛認識。

蘇羨意心底清楚,若是自己此時回去,徐婕肯定一門心思都放在自己身上。

母親這些年,難得遇到感覺不錯的人,她就不願回去當電燈泡,便在海城找了個暑期兼職。

申請暑期住在宿舍,與她一起的還有郭可可。

蘇羨意找了份家教,40天,按小時收費,給一個五年級的女生輔導功課。

而郭可可留在海城,則是為了陳洪凱,那時兩人剛確立戀愛關係,總是想膩在一起的,便一起找了家餐廳打工。

原本一切都很平順,直至郭可可離開那天。

那兩人隻在餐廳打了一個月的臨時工,湊了些錢,準備出去旅遊,但是蘇羨意還不能走,兩人要走時,三人在一起吃了頓飯。

地點是陳洪凱定的,靠近海邊景區的一處較高檔餐廳,也是打工賺了些小錢,若不然這樣的地方,在學生年代,少有能消費得起。

兩人吃完飯,就前往車站,出發卻旅行目的地。

“意意,預報說傍晚有台風,你一個人回去沒問題嗎?”郭可可臨走時,還挺擔心她。

郭可可原打算過幾日再走,又擔心台風過境影響客運出行,便特意選了台風即將到來那日時離開。

如今想想,似乎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好的。

“這才中午,台風在晚上,沒事的。”

其實那時海邊天際已是霧霾陰沉之色,遠處似有風暴來襲。

蘇羨意在海城已待了一年,也遇到過兩三次台風天,倒也習慣了。

台風將至,幾天前預報就有提示。

當時說的是,會有大到暴雨,所有人都覺得這隻是普通不過的一次台風,皆沒放在心上。

蘇羨意與郭可可分開後,並沒急著回宿舍。

想著時間尚早,又難得來海邊,便隨意逛了逛,還想著用自己賺的錢,給母親買些禮物。

約莫下午三點多,天空飄起了小雨。

蘇羨意此時已在回去的路上,準備去公交站。

驟風席卷著暴雨,忽如而至。

一切都來得太快,那一刻,天空好似被捅了個窟窿,雨勢瓢潑,蘇羨意的傘直接被吹翻,連人帶傘,都好似要被風吹走,衣服也在瞬間被打濕。

急來的驟雨,撲朔地麵,又急又快,好似要將地麵砸出裂口般。

雨大風急,蘇羨意第一想法就是先找地方避雨,待雨勢小些再走。

天空已完全暗下來,下午三點,卻如同黑夜般。

整座城市,都在被黑暗與驟雨吞噬著。

原本與她一起避雨的還有幾人,隻是他們陸續離開,到最後,竟隻剩她一個,雨勢不見小。

蘇羨意用打車軟件叫車,這裏本就屬於景區,遠離市區,發布出去的打車信息,卻久沒有司機接單。

她也覺得不能再這麽等下去,便冒雨前往公交站。

剛離開躲雨的廊簷,疾風驟雨撲麵而來,即便撐傘,身上也沒有一處幹燥爽利的地方,反而會阻礙前行,倒不如不撐傘。

此時路麵積水已漫過腳踝。

急雨撲打地麵,濺起塵埃,水是泥色的,根本看不清水中有什麽。

地勢忽高忽低,你根本不知下一腳會踩到什麽。

蘇羨意盡量挑著地勢高的地方走,卻也難免踩到水深處,她甚至不知自己踩到了什麽,隻覺得腳背,小腿被東西劃了下,腳踝一扭,疼得緊,卻也沒空查看。

待她抵達公家站點時,隻有她一人。

而此時的水深已漫過了站台,淹及腳踝。

她垂頭看了眼小腿腳踝處,也不知被什麽割破,破了道口子,腳踝似乎是崴到了,疼得要命。

這邊本就屬於景區範圍,人少,她蹚水行走時,竟連一輛車都沒見到。

蘇羨意拿出手機,試圖打報警電話求助,隻是手機揣在口袋,早已被水浸了,她的手上也都是水,屏幕點開。

全都是海城本地發布的台風、暴雨預警信息。

她尚未來得及撥打電話,便自動關了機。

那一刻,她徹底慌了。

從這裏回學校,步行太遠,況且此時雨勢尚不見小,路麵已被雨水覆蓋,她曾試探著下過水,已到小腿,她不敢涉險,隻希望有車輛經過。

倒是過去了幾輛車,可她拚命招手,卻無人搭理。

天一直是暗的,蘇羨意沒手表,無手機查看時間,竟不知過了多久,而她等待的公交車也一直沒來。

時間分秒而過,天空似乎一直是深灰色的,沒完全黑透,卻又見不到一絲光亮。

整座城市似乎都陷入了黑暗中。

隨著漫過站台的水越來越深,蘇羨意到最後沒辦法,隻能站到了椅子上。

雙臂抱膝,半蹲著,撐著傘,這樣似乎能讓她早已被雨水浸透的身體暖和些。

狂亂的風夾雜著驟雨,從四麵八方而來,傘早已被吹得變了形,可這卻是她最後的依仗與依靠。

樹倒了,不知哪裏的廣告牌被水衝走,在水麵起起伏伏。

……

她不知時間過了多久,天已全然是黑色,公交站台的燈未亮,路燈未明。

整座城市,已被黑暗吞沒。

雨似乎小了些,可此時的水好似已淹沒整座城市,她目光所及,好似汪洋,隻有黑沉沉的水麵,道路完全被淹沒,此時最好的辦法,就隻有等待。

周圍很靜,隻有風聲,雨聲,還有她的呼吸……

這種感覺,沉悶到令人窒息。

她閉著眼,盡量想一些美好的事,直至遠處傳來車聲,她才恍然得睜開眼。

一輛越野車正蹚水而來,行駛速度較慢。

車燈打在水麵上,影影綽綽。

那就是此時蘇羨意的世界裏——

唯一的光亮!

即便已經被許多車輛拒絕,她還是站起了身,衝著車輛揮手,可那輛車卻在離她百米遠的地方停住,這讓她的心瞬間沉了下去。

正當她黯然失魂時,車門打開了,從駕駛位下來一個人。

離得遠,光線暗,她看不清那人的模樣,隻能從體型分辨出,那大概是個男人。

站在車邊,似乎朝著蘇羨意的方向看了幾眼,然後……

他走了過來!

蘇羨意形容不出那時的心情,心下一緊,眼眶瞬間就紅了。

男人借著車燈照射的一縷光,冒著風雨,涉水而來。

借著那光束,她看到男人穿了身迷彩,這讓她本就失控的心情,再度破防——

她本是站在站台內的座位上的,剛準備下水去和他匯合,就聽遠處的人說了聲:

“站好,別動!”

那聲音有些嘶啞,卻沉而不膩,分外清晰。

蘇羨意沒敢再亂動,也就幾分鍾,男人已走到她麵前,借著那微弱的光,蘇羨意根本看不清他的臉。

“就隻有你一個人?”

“嗯。”蘇羨意點頭。

“受傷了嗎?”

蘇羨意此時哪裏還記得自己崴了腳,下意識得搖了下頭。

“下來吧。”

男人伸手過來。

蘇羨意的手遞過去,就被他瞬間握住。

按理說,他穿著一身迷彩,應該是當兵的,可他的手卻感覺不到一絲繭子。

溫熱有度,輕輕攥著她的,“跟我走。”

蘇羨意雙腳落地下了水,才覺得腳踝疼得厲害,可她硬著頭皮沒說,也是不想讓他覺得自己很麻煩。

“您是解放軍叔叔嗎?”蘇羨意試探著開口。

男人似乎愣了下,還扭頭看了她一眼,忽然就低低笑了出來。

蘇羨意一個人待了太久,而他的聲音又分外好聽,那笑聲,輕短促狹,也不知怎的,惹得她臉微微泛紅滾燙。

自己說錯什麽了?

“你真的沒事?”男人是察覺到她走路姿勢不對。

“沒事!”蘇羨意搖頭。

到了車邊,他示意蘇羨意自己上車,“後排放了東西,你坐副駕。”

“好。”

他此時說話,蘇羨意無有不依的,他的車子,底盤很高,若不然在水中這麽行駛,怕是早已熄了火。

她強忍著腳踝的疼痛上了車,隨著車門關閉,阻隔了外界的風雨,車內的燈被打開,男人遞了盒抽紙給她,“擦擦。”

“謝、謝謝。”

蘇羨意伸手接過時,借著車內燈光,看清了駕駛位上的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