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交往:被使喚的陸姐姐,被同情的謝哥哥
loading...
蟬鳴如躁,是夜悄寂。

蘇羨意剛給陸時淵的朋友圈點完讚,就收到他的信息:

【還沒睡?】

【你不也沒睡?明天不是還要上班?】

【睡不著,想翻牆。】

【……】

蘇羨意剛平複些的小心髒又開始噗通亂跳。

陸時淵的確毫無睡意,他剛和肖冬憶通了電話。

對方是看到他的朋友圈,作為第一個吃瓜的“猹”,他自然知道此貓非彼貓,便發信息問他:

什麽小貓兒,質問他騷不騷!

結果卻接到了一通電話。

肖冬憶還以為陸時淵是特意找他算賬的,結果某人上來就問了一句:

“怎麽談戀愛?”

臥槽?

這特麽是人會問的話?

我這塊老鹽堿地是什麽情況,你不知道?你居然來問我?

“我覺得今晚嚇到她了。”

“你都對人家做什麽了?”肖冬憶彼時還幸災樂禍,以為蘇羨意被他嚇跑了,結果陸時淵接下來一句話,差點讓他吐血。

“我親她了。”

“……”

我可去你大爺的!

“陸時淵,你大半夜找我,究竟是什麽意思?”特意來炫耀的?

“有點戀愛的小煩惱,找你傾訴一下。”

“我等著你翻車被謝哥兒扒了皮!”

“沒事,你也跑不了。”

把肖冬憶氣得不輕,而陸時淵卻已再度和蘇羨意聊上了天,兩人不知說了多少遍晚安,才終於真的安心各自睡覺。

原來和喜歡的人談戀愛,是這樣的感覺。

被子一蓋,蘇羨意想起剛才發生的事,又覺得麵熱心跳,嘴角也不自覺勾著笑。

——

另一邊,會所酒吧內

許陽州最終是喝多了酒,抱著謝馭一個勁兒喊哥哥,就像個半大的孩子,撒嬌賣乖,惹得謝馭額頭青筋直跳。

陸識微坐在不遠處的單人沙發上玩手機,餘光卻一直落在兩人身上。

看謝馭被他纏得不行,忍不住開口:

“小馭,要不別管他了,我們回家?”

謝馭看了眼陸識微:“你困了?”

“有點兒。”

“好!”

謝馭說著,強硬得把許陽州從自己身上扯下去,奈何某人就像個牛皮膏藥,又黏黏糊糊湊了上來,大抵是被逼得沒了辦法,“許州州,你再這樣,我就不客氣了。”

“我就喜歡你對我不客氣!你來啊,你有本事就來!”

許陽州喝多了酒,說話也矯情。

然後陸識微就看到謝馭手起手落,一掌劈在了許陽州後頸處,某人身子一軟,眼一閉,就癱軟在了地上。

“你把他打暈?”陸識微笑出聲。

“我早就該怎麽做了。”

會所內也提供房間留宿,陸識微開了個房間,請服務生幫忙將許陽州扶到床上,才與謝馭找了代駕,開車回家。

待他們回家時,夜更深,沿街商鋪多數已關閉,隻有廣告燈牌在亮著,七夕愈近,這滿街的霓虹似乎都更新成了粉紅色。

“你……”

謝馭偏頭看著陸識微,燈光霓虹宛若走馬燈將她的臉襯得忽明忽暗。

“嗯?”陸識微轉頭看他。

“相親怎麽樣了?”

“你什麽時候也這麽八卦了。”陸識微沒想到謝馭會問這種事,坐直身子,托腮看他,“你怎麽樣?交女朋友了嗎?”

“沒有。”

“謝叔叔都要結婚了,你也該考慮一下自己的終身大事。”

謝馭點頭應著,卻沒說話。

陸識微看著他,若有所思,謝馭挺小的時候,性格還是很不錯的,雖然也別別扭扭不愛叫她姐姐,卻也不似現在這般沉悶。

大抵是母親過世較早,他的身邊總有些心懷叵測的人,性格慢慢就變成了這個模樣。

外冷內熱,嘴硬心軟。

真不知什麽樣的人才能降得住他。

謝馭注意陸識微一直在看自己,眉頭越擰越緊,偏頭看她,目光相遇……

她粲然一笑,謝馭卻沉著臉,轉過看窗外!

這可把陸識微氣壞了:

真是塊又臭又硬的石頭,女孩子衝你笑,你就這表現?

你單身,純屬活該!

**

許是心裏有了惦記,蘇羨意這一夜睡得並不沉,甚至還有抑製不住的雀躍,迫不及待想見陸時淵,就連謝馭何時回來,她都一清二楚,直至後半夜撐不住,才陷入夢境。

恍恍惚惚得又憶起了幾年的事。

待她醒來時,窗外天光微明,她才覺得腹部隱隱作痛,這才想起自己的例假已推遲了近半個月。

她急忙翻身下床,找出衛生巾就奔向洗手間,果不其然。

一開始倒還好,隻是當她躺上床,約莫半個小時後,腹部便隱隱作痛。

她以前來例假痛經不算嚴重,這次可能是推遲了太久,腹部疼得就好像有台挖掘機在突突攪動。

整個人都昏昏沉沉,手機震動,陸時淵發來早安信息。

蘇羨意忍著腹痛,回了句:【早安。】

陸時淵卻撥了通電話,她猶豫著,還是按下了接聽鍵:“喂?”

“醒這麽早?”

此時六點不到,陸時淵是被自家老爺子叫起來晨練的。

“唔。”蘇羨意整個人蒙在被子裏,聲音綿軟無力。

陸時淵過於敏銳,大抵她哼哼兩聲,都能聽出她語氣裏的區別,微微皺眉,“你怎麽了?”

蘇羨意從未和異性討論過例假的問題,不過此時肚子疼得厲害,也是敏感脆弱些,加之對方是自己男朋友,便不自覺得想依靠,“肚子疼。”

“嗯?”陸時淵皺著眉,“昨晚吃壞肚子了?”

“不是,就那個……”

陸時淵瞬間明白。

這就導致,昨夜本就晚歸準備睡懶覺的陸識微,被自家弟弟吵醒了,

她的起床氣怒氣值飆升,打開門的瞬間就想踹人了,“陸時淵,你最好有正事找我?”

“我記得你有紅糖和暖宮貼。”

“你來大姨媽了?”

“……”

掛了電話,也就七八分鍾後,蘇羨意聽到陽台有敲移門的聲音。

她掀開被子,一手按著腹部,吃力地下床去開門。

猜到是陸時淵,隻是她肚子疼得厲害,打開移門後,就混混沌沌得又躺到了床上。

陸識微算是瘋了。

一大早的被弟弟使喚起來,如今看著他利落得翻牆進入隔壁小姑娘的房間。

陸時淵瞧著門開了,扭頭看著自家姐姐,隔著鐵質欄杆,示意她把手中的紅糖水和暖宮貼遞給自己。

他進入臥室時,室內空調溫度開得低,蘇羨意整個人都裹在被子裏,隻露出半張小臉。

“意意?”挨著床邊坐下,“起得來嗎?把紅糖水喝了。”

“唔——”

蘇羨意也不知在哼哼什麽,陸時淵又哄了兩句,她才終於睜開眼,勉強得坐起身子,喝了半杯紅糖水,可能是心理作用,便覺得舒服了些,看著陸時淵,總有些不好意思。

“除了腹痛,還有哪裏不舒服?”陸時淵低聲詢問。

“渾身沒力氣,又酸又疼。”

蘇羨意哪裏知道,交往第一天大姨媽就如此造孽,又尷尬又羞惱,剛垂頭又喝了口紅糖水,陸時淵整個人就忽然靠了過來……

腹痛,反應也變得遲鈍,待她回過神時。

兩人額頭已經貼到了一處。

“好像沒發燒。”

蘇羨意悶聲點頭。

“這裏還有暖宮貼,你貼上應該會舒服些,我要去上班,如果忙起來,可能沒辦法及時回你信息,我下班再來找你。”

“好。”蘇羨意點頭。

兩人額頭貼著,鼻息交纏。

在他稍稍撤身離開時,稍一偏頭,在她唇邊輕啄了一口,盡是紅糖的甜味兒。

蘇羨意腦袋昏昏的,隻覺得唇上的觸感,柔軟且溫熱,亦可能是紅糖水起了作用,臉紅發燙,就連脖子上都灼上了一層淺淺的緋色,呼吸亦是亂了節奏。

“你乖一點,嗯?”陸時淵伸手揉了揉她的發頂。

蘇羨意喝了紅糖水,貼著暖宮貼,裹緊被子後,意識便混沌了,昨夜本就亢奮得沒睡好,倦得不行。

陸時淵何時走得她不知道。

當他再度翻牆回到臥室時,發現陸識微並沒走,正靠在他床頭玩手機。

“陸時淵,你真的瘋了,有大門你不走,翻牆?你年紀不小了,你這……”她還不敢太大聲,咬著牙說道,“你怎麽追個女生,連臉都不要了。”

“不是追。”陸時淵糾正她的措辭。

“什麽意思?”

“她是我女朋友。”

“什麽時候的事?”

“昨晚。”

陸識微瞬間頭疼得更厲害了,其實昨晚她讓陸時淵先帶蘇羨意離開,純粹是覺得時間不早了,想讓她早些回去休息,結果你卻趁著許陽州纏住謝馭的功夫,把人家妹妹搞定了?

“如果小馭知道,會認為昨晚我是故意的,我和你是同夥。”

“我們一直是同夥。”

陸識微吸了口氣,“準備什麽時候和家裏攤牌?”

談戀愛又不是見不得人的事,沒必要瞞著家裏。

“她今天身體不舒服,等她好些,我再和她商量。”

“那也行。”陸識微甩了甩手,準備回屋補覺,卻被陸時淵叫住。

“姐,你今天忙嗎?”

“不忙。”

“那你幫我去照顧一下意意。”

“……”

陸識微氣結,這是把她當保姆了嗎?

這世上敢如此放肆、明目張膽使喚她的,也就隻有他了。

不過陸識微去謝家,自然也有理由,隻說蘇羨意這次疼得這般厲害,可能是昨晚吃飯時,自己讓她吃了生冷的東西刺激到了,便說要來照看,徐婕倒也沒多想,便讓她進了女兒的臥室。

陸識微到了門口停住腳步,“這裏不是小馭的房間?”

“對,之前說要把這裏改成意意的臥室,我是不同意的,可是……”

徐婕確實不同意謝榮生這麽幹,隻是他堅持,並且擅自就進行了裝修整改。

“這房間有陽台,還有獨立衛浴,謝叔叔也是考慮她一個女生住在這裏,比較方便吧。”陸識微笑道。

可她心底卻在想,這若是自己房間被改了,她肯定極不舒服。

真不知道謝馭會怎麽想?

其實謝馭是無所謂,他隻要有張床就行,睡哪兒都一樣。

他平時練拳,都是和一群老爺們兒待著,糙慣了,練拳太累,躺在拳台上也曾睡著過,小姑娘嘛,害羞拘謹些,又剛到謝家,有個獨立衛浴肯定更方便。

而家中,除了謝榮生睡的房間,有獨立衛浴的,也隻有謝馭這個房間。

謝榮生提出這個要求時,謝馭當即就同意了。

當他在家裏見到陸識微,還有些詫異,了解蘇羨意不舒服,徐婕說得隱晦,他心下了然,便沒多問。

“小馭,早啊。”

“早。”謝馭今日要去公司,穿得也比較正式。

“今天穿得很帥啊。”

“……”

謝馭沒作聲,吃了早餐就匆匆開車離開,因為他覺得陸識微看自己的眼神……

很奇怪。

如果他沒看錯,那是同情和憐憫。

——

蘇羨意隻是迷迷糊糊間知道陸識微來過,腹部太痛,便昏昏沉沉睡了,半睡半醒間,腦海中全是初遇陸時淵的畫麵……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