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喜歡我嗎?成為彼此私有物【雙更合一,甜蜜留言】
loading...
晚飯吃完,差不多九點。

大抵是太久沒聚,許陽州有些嗨,說要去酒吧繼續喝。

白楮墨和池烈這兩人跑得最快,倒是謝馭被他給纏住了,會所裏就有酒吧,倒也不必走遠。

“我就不去喝了,明天要正常上班。”肖冬憶看了眼時間。

“時淵也是?”陸識微詢問。

“嗯。”

“許州州的性格,估計還要瘋一會兒,要不你們先走,這邊我盯著就行。”陸識微說完提議,又看了眼蘇羨意,“意意,要不你跟他們先回去?”

“那我哥……”

蘇羨意看了眼被纏住的謝馭。

“他肯定走不了。”

許陽州是真的纏人。

“那……”蘇羨意看了眼謝馭。

“你跟他們先走。”謝馭說著,還看了眼陸時淵,“我妹妹就交給你了。”

陸時淵點頭應著。

——

三人離開酒吧的包廂,陸時淵才看向她手中的兔子,“哪兒來的?”

“我自己抓的。”蘇羨意簡單說了下許陽州“裝逼”不成的經過,把肖冬憶笑瘋了,“我原本以為他能給我抓個娃娃的,結果……”

“喜歡?”陸時淵詢問。

“也不是,50塊錢,就抓了這麽一個,總覺得有點虧。”

原本打算去停車場的三人,莫名就到了抓娃娃區。

陸時淵與肖冬憶由於明天要上班,今晚並未喝太多,抓個娃娃總是不成問題的。

買了100塊的幣,結果兩人輪流上手……

一無所獲!

“時淵,要不算了吧。”肖冬憶都覺得很丟人。

“再玩一百。”陸時淵堅持。

最後工作人員都看不下去,特意打開娃娃機,將裏麵的玩偶擺了個容易抓取的位置,結果還是一樣。

蘇羨意看他被小小的一台娃娃機給難住,懊惱得模樣,覺得既心酸又好笑。

“時淵,我現在還終於知道,你也是個人,不是無所無能的。”肖冬憶拍著他的肩膀,簡直笑瘋。

“我們走吧。”

陸時淵還是放棄了。

**

三人在會所門口分開,陸時淵今天沒開車,與肖冬憶分開後,兩人打了出租回去。

大概是太鬱悶,覺得丟了麵子,陸時淵這一路都沒說什麽話。

沿街途徑商鋪,快到七夕,許多店家已經換上了粉紅的宣傳廣告,就連司機師傅放的某電台,主持人都是在教大家該如何給男女朋友選購禮物。

車子在大院門口停下,兩人步行緩入。

兩側柏樹,遮雲蔽月,有些路燈也被繁密的枝葉遮擋,燈光從枝葉罅隙中流淌瀉落,灑在柏油路麵,點點柔光,倒好似形成了星鬥流雲般。

兩人走下樹下,夏風抖擻,竟有幾分水涼風似秋的錯覺。

“這天好像沒有前幾天那麽熱了。”蘇羨意開口。

“已經立秋了。”

“是嗎?”蘇羨意竟不知已然立秋。

“州州說的話,你別放在心上。”

“什麽話。”許陽州今晚說了許多,蘇羨意最在意的隻有一件事。

“訂婚。”

陸時淵就好似看破她的心思,一語道破。

蘇羨意甕聲點頭。

“她家和我家本就認識,那時候我不在家,她總往我家跑,經常陪著爺爺聊天,也不知是誰傳出去的,說我們要訂婚。”

“爺爺覺得無中生有的事,不必澄清,況且我家先開口,總搞得像是多嫌棄她一般,怕她麵上難堪,打算冷處理。”

“結果越傳越瘋……”

“那後來呢?”蘇羨意詢問。

“後來我姐被人追問,那個記者還亂寫一通,她就直接把人給告了,並讓那人連續半個月登報致歉,說我單身,是他造謠。”

蘇羨意淡聲應著。

不過事情傳得沸沸揚揚,陸家沒表態是照顧著女生,但對方也沒澄清。

整件事想想還是挺微妙的。

究竟誰在背後推波助瀾,彼此大概也是心知肚明了。

她本以為能聽到陸時淵的一段情史,沒想到竟是這樣,心裏舒服了些,手指便不安分得蹂躪起了懷中的兔子。

想到陸時淵被娃娃機難住,又忍不住笑出聲。

“笑什麽?”陸時淵偏頭看她。

“沒事啊。”

她還沒見過陸時淵吃癟,腳步稍頓,強忍住的笑意竟又沒憋住。

陸時淵大概察覺到了什麽,臉色微沉,無論是誰,在喜歡的人麵前,總是好麵子的,腳步停下,不發一言,就這麽看著笑得越發放肆的人。

入夜的大院裏很安靜,蘇羨意就是想放聲大笑也得忍著。

憋得有些難受,臉也漲得通紅。

“我沒抓到娃娃就這麽好笑?”

若是旁人,陸時淵怕是一腳就踹了過去,哪能躺平任嘲。

“也不是好笑,就……”蘇羨意笑著說,“就沒想到你技術這麽渣。”

“這是我第一次抓娃娃。”

“看得出來。”

因為陸時淵第一次上手時,都不知道抓娃娃有時間限製。

蘇羨意提醒他時,他甚至還有些手忙腳亂。

她何曾見過陸時淵這種樣子,再度想起,竟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陸時淵本就覺得丟了麵子,心裏煩得很,卻沒想到這小丫頭竟還得寸進尺了,笑完便作罷,竟還一而再再而三……

正當蘇羨意笑得開心時,突然發現陸時淵表情不對。

那樣子,好像要打她。

蘇羨意抱緊懷中的小兔子,衝他悻悻一笑,“二哥,咱們還是趕緊回家吧。”

當她與陸時淵即將擦肩而過時,小臂被人拽住,她隻覺得身子被人輕拽一扯。

來不及思考,整個人已經被陸時淵抵在了樹下。

他雙手撐著樹幹,將她囿於身下,低頭靠近……

好似要親她。

蘇羨意方才笑得過火,小臉還紅簌簌的,呼吸急促熱切,睫毛微顫,眼底有茫然,亦有羞赧,便隻能紅著臉看他。

樹蔭昏暗,隻有幾束迷離的燈光從枝葉縫隙中疏漏而下。

氣氛瞬間變得,曖昧迷離。

“看我吃癟,就這麽開心?”

陸時淵今晚是喝了酒的,氣息裹著酒氣,讓他渾身都散發著一絲危險的氣息。

蘇羨意慫了。

避開他的視線,不敢作聲。

“我隻是看你挺寶貝這個玩偶,想送一個給你。”

陸時淵抓娃娃,就是想哄她開心,他能有什麽壞心思。

卻不曾想被她當笑話看了,自是有些惱的。

“我知道。”

蘇羨意悶聲點頭,再沒之前那般放肆。

“可惜沒抓到。”陸時淵自嘲得一笑。

“其實抓娃娃是有技巧的,可能你多練習幾次後就能抓到了,不用太執著,謝叔叔給我買了很多玩偶,我也不是特別喜歡這些……”

蘇羨意試圖安慰他,緩解氣氛。

“那你喜歡什麽?”

他的聲音忽然柔了幾分。

蘇羨意的心跳突然變得極重,呼吸沉窒,忽得就有些慌亂,卻無意迎上他的視線。

那雙眼睛,黑亮得驚人,盯著她……

目光燙人。

喝了酒的陸時淵,與尋常差別很大,眼神放肆,蠻橫地像是要撞進她的心裏。

野心蠻蠻,伺機侵略。

蘇羨意想躲,可是整個人都被他禁錮在身下,竟無處可逃,兩人之間的距離似乎越來越近,空間逼仄,就連空氣都顯得越發稀薄。

距離……微乎其微。

“嗯?你喜歡什麽?”陸時淵步步緊逼。

“我……”

蘇羨意覺得他的呼吸,幾乎要燙進她的皮膚,說話聲音都細弱中帶著嬌嬌的顫音。

“你喜不喜歡我?”

一個問題……

蘇羨意心上著火,身子就酥了一半。

陸時淵再度靠近,越發放肆,兩人鼻尖幾乎蹭到了一處,她能感覺到帶著呼氣的呼吸拂到她唇邊,好似帶著火舌,吞噬著她的每一寸呼吸與理智。

“你要是喜歡,我就把自己送給你,嗯?”

尾音帶著熱風……

聲聲勾纏,寸寸誘惑。

蘇羨意覺得麵前的男人,是在要她的命。

陸時淵看著她,小姑娘紅著臉,聲音都打著顫兒……

不知是因為緊張,羞怯,亦或是害怕。

今晚喝了酒,大抵是真被衝昏了頭,陸時淵喉尖輕輕滾動著,終是沒舍得逼她,隻是當他身子稍稍往後撤了一分時。

蘇羨意卻咬了咬唇,忍著牙顫說道:

“送給我,你就成了我的私有物了,你就……”

“隻能是我的!”

說最後幾個字時,蘇羨意是看著他的。

眼底似有星星般。

陸時淵的心重重跳了下,又狠狠顫了下。

蘇羨意看著他,有些緊張,不安,熱風襲來,燥得她心跳越發急促:

“我還是挺自私的,如果是我的,就隻能是我的,不能再許其他任何人,你要想好再回答……”

這一刻,兩人唇間的距離……

瞬間消失。

周圍的空氣也好使瞬間被抽盡,他的唇,柔軟燒人,熱意往她身體裏麵鑽,在她心頭瞬間揚起漫天野火。

——即便隻是這般淺嚐輒止,陸時淵稍稍抽離,又低頭在她唇邊輕啄了一下。

“這樣的回答,可以嗎?”

他聲音幹燥且嘶啞。

蘇羨意手中的兔子幾乎被她捏得變了形,手心全是汗,腦子一團漿糊。

隻剩唇邊,火燎燎的熱。

她和陸時淵……

接吻了?

光是想到這件事,她整個人都覺得熏熏然。

心髒跳得極快,所有情緒積蓄在心口,心跳快得無法供血般,氧氣不足,整個人就開始失重。

“對我,你可以自私些,我就是你的!”

蘇羨意聽得心慌,覺得喉尖幹熱得發癢,嘴唇不自覺抿了下,看得陸時淵又是一陣眼熱。

心跳蠢動……

想親。

在她眼裏,陸時淵再度靠近,可就在此時,她的手機不合時宜得震動起來,嚇得她整個人都顫了下,忙不迭翻包找手機。

陸時淵餘光瞥到來電顯示:

【哥】

他深吸口氣,“謝哥兒是真的礙事。”

蘇羨意按下接聽鍵,“喂,哥——”

她不開口,竟不知自己聲音幹熱緊張、嘶啞至此,急忙清了下嗓子。

“你聲音怎麽回事?”

“沒事啊。”蘇羨意強裝鎮定,陸時淵原本撐在她兩側的手也撤了回去,隻是伸手從她懷裏接過兔子和包,牽著她另一隻手往外走。

“到家了嗎?”

“快了,馬上就到。”

兩人從樹下走出,熱風吹來,蘇羨意隻覺得被他攥緊的手又再度出汗,也不知謝馭究竟又說了些什麽。

反正腦袋昏昏沉沉的,整個人還有些神誌不清,飄飄然的,尚未徹底從那個吻中抽離出來。

完全敷衍得應付完謝馭,這才後知後覺,覺得走的路不對。

“我們不是回家嗎?”

“你想回去?”陸時淵偏頭看她。

反正……他還不想。

這話問得蘇羨意啞口。

說實話,她也不想。

陸時淵從小在這裏長大,對這裏很熟,盡帶著她往一些僻靜無人的地方走。

“意意?”

“嗯?”

“你喜歡我吧。”

蘇羨意臉倏得爆紅,自己剛才的表現還不明顯,非要自己親口承認,你親都親了,居然突然問這種問題?

小姑娘嘛,大抵是臉皮子有些薄,蘇羨意偏頭看他,目光相遇。

有些撒嬌,卻又不滿得瞪了他一眼。

陸時淵隻覺得心尖塌了一角,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充斥著他。

今年的夏天……

好像是甜的。

就連風,都好似沒有那麽熱了。

陸時淵帶她走的地方,黑漆漆的,兩人也沒說什麽話,風在吹,星在閃,夏蟬仍舊聲嘶力竭得在叫。

兩個人不知繞了幾圈,再度靠近家門口時,蘇羨意仰頭看他,“要回去嗎?”

“再走一圈?”

“好。”

就這樣,兩人又繞著大院走了兩圈。

沉默的,喜悅的,害羞的,不用說話,隻要彼此挨著靠著,似乎就連空氣都是甜的。

陸時淵送她到門口,開了門,將手中的包和兔子遞給她,“進去吧,早點休息。”

“嗯。”

蘇羨意點著頭,卻沒走。

陸時淵啞然,伸手,小幅度的抱了她一下,靠在她耳邊,低聲說,“你先進去,想見我了,我就翻牆去找你。”

“……”

蘇羨意抱著兔子,轉身關門,回了家。

徐婕大概是聽到了動靜,從臥室走出,看到她慌慌張張得樣子,微微皺眉,“怎麽了?”

“沒事啊。”

“你哥呢?”

“他跟朋友還有事,要晚一點回來。”蘇羨意站在玄關處換鞋。

“晚飯吃得怎麽樣?”徐婕擔心她在這裏不適應。

“挺好的,我先回房了。”

徐婕再想多問兩句,她已經溜回了房間,根本不給她說話的機會,她隻能無奈得搖頭,“這丫頭……”

蘇羨意哪兒好意思再讓陸時淵翻牆過來,回到臥室,拉上窗簾,腦海裏不由自主想起方才的事,臉上的熱度居高不下。

他說得每一句話,都反反複複在她耳邊回蕩著,就連氣息都好似還存在著。

今晚發生的一切,都讓人無法平靜。

手機震動,陸時淵的信息:

【回房了?】

【嗯。】

【我去找你?】

【挺晚了,還是算了吧。】蘇羨意覺得,他若是真的翻牆過來,今晚怕是都不用睡了。

【你就不想我?】

【……】

【好吧,是我想你了。】

蘇羨意躺在床上,隻覺得被撩得有些喘不過氣,雙手捂著發熱的臉,懷揣著噗通亂跳的小心髒,她才進了浴室。

洗澡時,這才發現自己小腿處被蚊子盯了幾個疙瘩,之前倒是不曾注意。

難道這就是愛情的代價?

她洗完澡,連走路都覺得腳步輕快,輕得好似風一吹就能飄走,連空氣都好似摻糖兌酒般,深吸一口氣,甜得人腦袋發暈。

她躺在床上,興奮得睡不著,在宿舍群裏發消息:

【姐妹們,我戀愛了。】

大抵是太晚了,一兩分鍾內都沒回信,直至三分鍾後,郭可可上線,【陸舅舅?】

【嗯。】

【恭喜,我就知道你們肯定會在一起。】

【感覺有點不真實。】蘇羨意抿著嘴。

【哪裏不真實。】

【就接吻……好像沒有電視小說裏那種感覺,也可能是太快了,我還沒來得及感覺。】

李思:【我懷疑你在炫耀什麽?】

……

和室友聊著天,蘇羨意又刷了下朋友圈。

陸時淵在十分鍾前,發了條狀態:

【我家的小貓兒,今夜特別可愛。】

貓兒?

蘇羨意好似突然意識到什麽,這說的是她?有點羞恥,卻還是默默點了個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