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替她剝蝦,最般配的金童玉女
loading...
蘇羨意被陸時淵那聲他家小姑娘臊得臉紅,垂著頭跟在他身後走到了相鄰的兩個空位上。

“要不還是坐我這裏吧,你們一群大老爺們兒要是喝酒什麽的,她一個小姑娘擠在中間也不合適。”祝曉楠笑得落落大方,“你還擔心我怠慢她啊!”

“要不讓她們女孩子坐一起吧。”有人附和。

“這樣也行。”

女人之間戰爭很多時候是沒有硝煙的。

雖說兩人以甥舅相稱,祝曉楠卻能感覺到,陸時淵待她與其他人都不同。

蘇羨意看了眼陸時淵,“舅舅,要不我過去坐?”

說話間,他抬手扣在她肩膀上,力道不輕不重,將她帶到椅子上坐下,“就坐這裏。”

陸時淵說著又看了眼祝曉楠,“好意心領了,我剛才說了,小姑娘怕生,坐你身邊,我擔心她不自在,人我自己照顧就行。”

祝曉楠尷尬地笑了笑,在座的也都不少,多少嗅出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

肖冬憶低咳一聲,關鍵時候還得他出來熱場啊,“菜都點了嗎?今晚吃什麽?”

“剛點完。”有人回答。

“這可不行,今晚陳主任請客,好不容易逮著他一回,我要再加兩個菜,菜單在哪兒?”

……

開席前,因為有蘇羨意這個生麵孔,大家又做了番自我介紹。

問及蘇羨意姓名、年紀,聽說大四,又問了實習工作的事,後來聊起他們這次的手術,也就沒人再繼續盯著她。

醫學上的內容,涉及許多專業術語,蘇羨意聽不懂,更插不上話,上菜前,隻能低頭一個勁兒喝水。

“水這麽好喝?”臨時加了位置,彼此間位置挨得近,陸時淵稍一偏頭,說話的氣息就能濺落到她臉上。

“還行。”

“過敏都好了?”

“嗯。”

隨著飯菜陸續上桌,蘇羨意沒想到有小龍蝦,頓時饞了。

此時正是小龍蝦陸續上市的季節,隻是她前段時間過敏,需要忌口,一直沒敢吃蝦。

因為魏嶼安這個蠢貨,自己已經沒形象了,如果再在他麵前嘬小龍蝦,形象就全完了。

然後她就看著那盆小龍蝦在餐桌上轉來轉去,越來越少。

此時,陳主任起身,“這次的手術辛苦大家了,沒白熬這麽多天,我以茶代酒敬大家一杯。”

桌上開了幾瓶酒,紅白都有,隻有少數幾個人倒了酒。

眾人共同舉杯後,陳主任又特意給陸時淵敬了一杯,“時淵,這次在手術中,多虧你及時發現問題,要不然我都沒法跟家屬交代。”

“都是我該做的。”陸時淵也很客氣。

“吃飯的時候就別聊工作了,說點輕鬆的。”說話的是陳主任的老婆,打量著陸時淵,“陸醫生,你還沒有女朋友吧?你覺得我們康城的姑娘怎麽樣?”

“嫂子這是要給陸醫生介紹對象了啊。”眾人調侃。

“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們醫院就有很多單身好姑娘,比如曉楠啊。”

“郎才女貌,我覺得挺合適。”

……

蘇羨意咬著嘴裏的魚肉,抬頭看了眼斜對麵的祝曉楠。

她被調侃得有些臉紅,一臉嬌羞,“你們就別拿我們開玩笑了。”

“我們很認真,要不你倆就湊合湊合吧,我覺得挺好,陸醫生,你說呢?”說話的是位女醫生。

許多真心話,都是藏在玩笑裏的,蘇羨意看得出來,席間有不少人是真心想撮合兩人。

她忽然覺得嘴裏的魚肉都不香了。

陸時淵卻隻是拿起筷子夾了隻小龍蝦,看了眼那位女醫生:

“感情的事沒法湊合,若不是真心喜歡,不僅是對自己不負責,對另一半也是種傷害。”

他們倆在醫院算是金童玉女,大家偶爾也會調侃,這次同樣是半開玩笑想撮合他們,卻沒想到陸時淵認真了。

餐桌上氣氛瞬時變得有些古怪,祝曉楠更是臉色微青。

蘇羨意歎了口氣,又是個被他傷害了的姑娘,她又回想起了當年的自己,也算同病相憐。

此時陸時淵忽然將自己麵前的小碗遞到了她麵前,裏麵有剝好的大半碗蝦肉。

“這個……”蘇羨意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陸時淵拿著紙巾,正在慢條斯理得擦拭手指,“你不愛吃蝦?”

“喜歡。”

蘇羨意衝他笑了笑,滿足得低頭吃蝦肉。

陸時淵這一舉動落在不同人眼裏,滋味就不盡相同了,有人覺得他很疼外甥女,也有嫉妒的。

還有肖冬憶這種深感不齒的……

認識陸時淵這麽多年,什麽時候見他伺候人?

端茶倒水,親自剝蝦?要是陸家人看到了,還不得驚掉下巴。

平時讓他幫個忙,這丫的是怎麽說的:

“我的手,是治病救人的,不是用來幫你幹雜事的。”

好嘛,原來是我不配!

**

陸時淵後來又幫蘇羨意剝了幾隻蝦,靠近她,低聲說了句,“我出去洗個手。”

“嗯。”

蘇羨意甕聲應了聲,看著他起身離開,一轉頭就看到祝曉楠也起身,兩人一前一後走出了包廂,她眉頭微微擰緊,已經猜到祝曉楠想幹嘛?

此時包廂裏也開始了敬酒環節,不少人離開了自己座位,肖冬憶也趁機坐到了陸時淵的位置上,“陪我喝一杯?”

“好。”蘇羨意端起茶杯。

“喝茶?太沒誠意了吧,來點酒?”

“我喝不了。”

“你的過敏不是好了嘛,隻喝一點,這酒度數很低,沒關係的。”

“真不行。”蘇羨意酒量不好。

肖冬憶太想知道蘇羨意和陸時淵的事,某人的嘴撬不開,趁他不在,就準備從他家小姑娘下手。

蘇羨意百般推辭,奈何某個“怪叔叔”太過熱情。

……

而此時的陸時淵剛從洗手間出來,抬眼就看到了等在外麵,倚牆而立的祝曉楠。

“陸醫生,我能和你單獨聊聊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