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二哥與謝哥哥的cp粉?嚇瘋意意
loading...
蔡家父子被抓一事,在康城引起了極大的震動,以前做得不少醃臢事都被翻出來,這裏麵甚至包括蔡勇為了收購蘇氏,如何暗中耍陰招,儼然是牆倒眾人推。

蘇羨意此時尚不知自己是引發一切的導火索,正和蘇琳出發去餐廳,與謝馭等人匯合。

隻因謝馭之前說要請蘇琳吃飯。

餐廳包廂內,肖冬憶還在刷康城本地的新聞評論。

“……想不到蔡家背地裏還幹過這麽多齷齪事,真是活該。”

“蔡恒這腦子是進了自來水嗎?他居然找時淵求救,可逗死我了,對了,還有他見我下車時,簡直要嚇尿了。”

“噯,你們看我這張臉,如此陽光俊朗,有那麽嚇人……”

肖冬憶今日吃瓜看戲玩得開心,手舞足蹈,亢奮得在空中比劃。

那上躥下跳的模樣,壓根不像個已經三十歲的人。

直到蘇羨意推門進來。

四目相對,肖冬憶略顯尷尬地咳嗽一聲,“意意,你來了。”

“還有我姐,你們認識的。”蘇羨意示意蘇琳先進包廂。

眾人一一打了招呼,入座後兩個小姑娘位置自然是緊挨著的。

蘇琳與陸時淵、肖冬憶也止見過一次,見著模樣好看的人,自然少不得要多看幾眼。

天熱,蘇羨意點了罐冰可樂,她喝著東西,卻注意到蘇琳的目光,似乎都在自家二哥身上,這心裏麵難免有些擔心……

她該不會看上二哥吧。

“琳琳姐,你在看什麽?”蘇羨意佯裝無意得詢問。

蘇琳靠近她,“你身邊怎麽這麽多帥哥啊?他們都是單身嗎?”

蘇羨意咬著插入罐裝可樂中的吸管,該不會真的看上誰了吧……

“都是單身。”

“我這樣的普通人單身就罷了,為什麽帥哥也單身?”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

“你覺不覺得你哥和二哥挺配的!”

“噗——”

蘇羨意被可樂嗆著了,瞬間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意意?”謝馭皺眉。

“沒、我沒事!”蘇羨意扯了紙巾擦嘴,還不忘狠狠剜了眼蘇琳。

“我說認真的,一黑一白,一個高冷麵癱,一個溫柔斯文,絕配啊。”

蘇琳盯著兩人的眼睛簡直在冒光。

肖冬憶一直在看她,畢竟兩人之前有過恩怨:

這小姑娘之前把自己當賊時,還一副高冷模樣,現在那樣子……

怎麽還有點花癡?

他順著蘇琳的目光看過去,大概就是陸時淵的方向。

又是個隻看臉的女人!嘖——

“不過意意,也不是說看著很強勢的,就一定是top,有些看著柔柔弱弱的,卻是個白切黑,也極有可能把麵癱給壓住。”蘇琳越分析越亢奮。

蘇羨意低聲說,“我哥和二哥,都是直男,趕緊收起你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我知道,圈地自萌。”

蘇琳笑了笑,她很清楚這種事就是自己yy一下。

真的宣之於口,對人家不尊重,那個凶神惡煞的男人,怕是會把她打死,這點分寸她還是有的。

“不過……”蘇琳抵了抵蘇羨意,“你兩個哥哥都這麽優秀,為什麽會結識肖醫生這種朋友。”

“他怎麽了?”蘇羨意覺得肖冬憶挺不錯的。

“你看他,時不時傻笑,該不是腦子不太好?他是怎麽考上醫學院的?”

“……”

蘇琳本就想請肖冬憶吃飯,順便為之前的事賠禮道歉,今日便趁此機會鄭重得給他說了句對不起。

“都是誤會,那天我的行為確實容易讓人誤會。”肖冬憶笑道。

今晚本無人打算喝酒,隻是蘇琳要賠罪,便特意叫服務員上了瓶酒。

她是開車的,所以隻敬酒沒喝酒。

導致大半瓶酒幾乎都進了肖冬憶的肚子裏,某人今個兒看戲吃瓜本就高興,加之論文寫得差不多了,多喝了一點,用餐結束時,他已有醉態。

“怎麽辦?我們先送他回去?”蘇羨意看向謝馭。

他們一行五人,共兩輛車,一是陸時淵的,謝馭在開,另一輛則是蘇琳的。

“他家住哪兒?要不我送他回去吧。”蘇琳提議。

雖然今晚吃飯,蔡家的事沒人提起,但蘇琳覺得與陸時淵、謝馭皆有關係,算是感謝,就提議接手肖冬憶這個醉鬼,他們回去休息。

“你……你怎麽送?”蘇羨意不太放心。

“沒事的,你放心,我肯定把他安全送回家,我反正沒事,也省得你們三個人來回折騰。”

謝馭也覺得讓一個小姑娘送他回去不太妥當,蘇琳執意如此。

最主要的是,當他和蘇琳同時打開後側車,讓他上車時,肖冬憶這個醉鬼居然踉踉蹌蹌的鑽到了人家小姑娘的車裏。

這讓謝馭有些氣惱。

還真沒看出來,是個重色輕友的。

肖冬憶醉得不算厲害,還有意識,上次醉酒被謝馭扒光、塞嘴、打暈,他自然不想坐他的車。

雖然與蘇琳也有恩怨,但小姑娘今晚道歉誠懇,與謝馭相比,那絕對是大大的好人一枚。

——

蘇羨意回家時,估摸著餐廳與肖冬憶住址距離,給蘇琳發信息,問她把是否已把人送到家。

蘇琳卻給他發了張照片。

畫麵中,肖冬憶正蹲在一個西瓜攤前拍西瓜。

【小區外來車子進不去,我就把車先停在門口,準備帶他進去,結果他說要買西瓜。】

【我畢竟力氣小,拗不過他,既然他想買,那就買吧。】

【他問老板瓜甜不甜,保不保熟,老板隨即挑了個小西瓜,切開給他遞了一片。】

蘇羨意笑瘋了,【然後呢?買了嗎?】

【他吃著西瓜,正和老板聊天。】

蘇羨意頭都要笑掉了,蘇琳卻很無語。

天氣本就熱,她已經燥出了一頭熱汗,某人居然蹲在西瓜攤前吃起了西瓜,真是要命。

瓜攤老板也是好脾氣,居然就這麽和他聊了起來。

肖冬憶大抵是吃撐了,擺了擺手,看向蘇琳,“付錢。”

蘇琳:“……”

雖然沒買,但你吃了別人的瓜,總要給錢。

老板大抵和他聊得投機,沒收錢,最後還送了個西瓜給他,肖冬憶走路都不穩,西瓜最後也沒拿。

得虧某人還記得自己回家的路該怎麽走,並且自己拿了鑰匙,開門進屋。

“你、要不要進來坐坐。”肖冬憶趔趄著進屋,還不忘回頭招呼蘇琳。

“不用了,你好好休息。”

蘇琳隻往裏瞥了眼,單身公寓,麵積不大,一眼看到底。

床很亂,書桌前放著電腦,桌上,地上,椅子上,基本都是書籍資料,根本沒有落腳的地兒。

難道……這就是中年單身男人日常生活的地方?

難怪他單身這麽多年。

肖冬憶尋常還是挺整潔的,隻是最近忙著趕論文,睡覺時間都是擠出來的,哪兒有空收拾房子。

不過他在蘇琳眼裏,已經是個邋遢的中年男人。

送他回去後,蘇琳幾乎是狂奔出小區的。

當她回家時,蘇永誠在公司加班,柳如嵐去給他送宵夜,如今蔡家解決,加班也加得高興。

不過蘇呈趁著家裏沒人,溜出去和包軼航玩,蘇琳也破天荒的沒管他。

回到房間,看著原打算送給肖冬憶的禮物。

鋼筆?

這麽文藝書卷氣的東西

他那樣的邋遢男人……不配!

蘇琳想著就把鋼筆塞到了抽屜裏,轉而洗了個澡,拿起之前買的幾本耽美小說,腦海中忽然就浮現出了謝馭和陸時淵的身影。

她看的小說,終於有現實原型可以參照了。

**

陸時淵和謝馭此時在家,還在說著蔡家的事,哪裏知道他們居然還有了cp粉。

手機震動,陸時淵的來電,他看了眼來電顯示,謝馭此時也無意看到了,是他姐打來的,他卻拿起手機,“我出去散散步。”

接著就出了門。

謝馭伸手揉了揉眉骨:

這姐弟倆真是奇奇怪怪。

一個接電話都躲著他,一個卻每天一日三餐給他發信息,簡直詭異。

陸時淵到了樓下,接聽電話。

“……你這次的事兒可鬧得夠大,小姑娘是不是很感動,有沒有投懷送抱?”

“她還不知道。”

“陸時淵,你怎麽回事?這種示好的機會你不趕緊抓住?”

“覺得這種髒事兒,不適合她一個幹幹淨淨的小姑娘插手,再說了,我做這些隻是想幫她和那些受害的女孩出口氣,有私心,卻也不想以此邀功。”

對方聽了倒是一笑,“真是了不得,我家弟弟這麽心疼人,看樣子是動真心了?”

“我對她一直很認真。”

“我都迫不及待想見她了。”

“很快了。”

陸時淵掛了電話,準備進樓,轉頭才發現蘇羨意不知何時,竟站在他身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