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夷平一個蔡家,卻撼動了半座城(5更)
loading...
蔡勇原本並未把陸時淵放在心上。

直至緊隨而來的人陸續出現,他才逐漸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一個黑衣冷峻的男人,還有個看著俊朗陽光些,他皆不認識,這都不是最重要的,而是……

他身後,還有幾個民警。

“警察同誌怎麽也來了,趕緊坐。”

柳如嵐急忙招呼,有民警在場,蔡勇也不敢囂張威脅。

“怎麽回事?剛才是動手了?”民警打量著蔡勇,麵部有傷。

這父子倆還真是……

同病相憐,皆被打了。

“警察叔叔,這件事不能怪我們,蔡叔叔過來,拿了一個合同讓我爸簽,想收買我們家,讓我們放過他兒子!”蘇呈搶在所有人前麵開口。

“您想啊,我們都是遵紀守法的良好公民,怎麽能幹這種作偽證的事兒呢,我爸立刻就拒絕了!”

“可是蔡叔叔卻威脅我們,我爸氣不過,就打了他兩下。”

“是這樣?”民警看向蔡勇。

大家都不傻,蔡恒剛被抓,蔡勇就飛撲到了蘇家,肯定是想私下運轉,這種事他家常幹,以前是沒查到證據,如今被當場抓了,性質就不一樣了。

“這隻是公司正常合同,和我兒子的事無關。”蔡勇笑著,裝作什麽都沒發生的模樣。

蘇呈反駁:“明明是你想威脅收買我們!”

“證據呢?就這一紙合同?能說明什麽?”蔡勇冷笑。

“我不打你,你都不知道我文武雙全!”蘇呈也是被氣著了,衝過去就要揍他。

卻被柳如嵐給拉住了,提醒他有警察在,“這件事有人處理,你就別摻和了。”

蘇呈冷哼:“真不知道他是什麽牌子的塑料袋,真能裝!”

蔡勇瞪向蘇呈,剛想開口,就被懟了一句:

“你別跟我說話,我有潔癖!”

“……”

肖冬憶本就是個吃瓜看戲的,實在沒忍住,笑出聲。

這少年,果然從不讓人失望!

“如果沒什麽事,我想先走了。”蔡勇知道此地不宜久留。

正要離開,卻被謝馭攔住了去路,“這位先生,您想做什麽?”

“您是否試圖收買威脅蘇家,我們暫且不論,可是您包庇兒子,並幫他潛逃這件事,總該解釋一下吧。”

陸時淵一開口,蔡勇的心就忽得往下一沉。

“你在說什麽?”蔡勇看向陸時淵,強裝鎮定。

“您兒子跟蹤,試圖迷暈受害人,試圖猥褻,這件事他已經承認了。”

“承認什麽?”

蔡勇不知他們之間發生的事,以為蔡恒即便被抓,也會咬死不認,自然不會鬆口。

“您如果什麽都不知道,為什麽要在蔡恒被打入院,連身體都沒恢複時,就匆匆幫他訂機票讓他離境?”

“離境?”

這件事警方尚不知曉,畢竟他們尚未查到蔡恒的頭上。

若是真跑了,還真要鬧笑話了。

“我兒子想出國旅遊,這不犯法吧?”蔡勇輕哂。

“如果您真的不知情,這也就罷了,可他的助理說,明確把整件事告訴您了,這點,您又要如何解釋?”

提起蔡恒的助理,蔡勇臉上已出現皸裂之色。

“要不……我回頭麻煩警方安排,讓你們見個麵。”

“或者對峙一下。”

陸時淵從容不驚,就像個優雅的獵人,看著獵物撲騰,不急不躁的慢慢收網,直至把他們徹底擊潰。

蔡勇不傻,當陸時淵提到蔡恒的助理時,他就知道完了。

看了他一眼。

“你不是我們康城人。”

陸時淵沒作聲。

“我們康城……怕是養不出你這號人物。”

陸時淵輕哂,“卻養出了你們這一家子敗類,蔡恒會有今日,你這個做父親的難辭其咎。”

蔡勇苦笑,這種道理他又何嚐不知。

孩子一旦養廢了,當父母的,難不成真能不管不顧,或者親手將他送進去?而他能做的,就是不顧一切的幫他擦屁股,這種縱容,也間接害了他。

蔡勇隨著警方離開前,回頭看了眼蘇永誠:

“如今,大家都別想好過了!”

蔡勇的公司,他雖然是大股東,可他垮了,下麵自然有其他股東或者高層頂上,收購蘇氏的項目,也不會因此停止。

“伯父,我也要去警局處理一下事情,就先走了。”陸時淵看了眼蘇永誠。

“時淵,這次的事情謝謝你。”

蘇永誠雖不知具體發生了什麽,但陸時淵能讓警方來帶走蔡勇,這肯定是私下做了許多事。

“您客氣了,公司的事,您不用擔心,恒輝還沒那個能量,能吞並您的公司。”

“……”

這件事,蘇永誠極少與人提起,公司要倒閉,這畢竟不光彩,突然聽到這樣的話,他內心極為複雜。

以為陸時淵知道了內情,故意安慰他,隻是笑了笑。

在眾人離開後,蘇永誠才頹然得跌坐在沙發上。

“爸,要不要打電話給我姐問問啊。”蘇呈還在擔心蘇羨意。

“別打,出事後,她沒說,肯定是不想讓我們知道,你就假裝不知道。”

蘇永誠心底想著,時也,順也,可能公司注定是留不住了,隻是許多員工跟了自己半輩子,可憐了他們。

就在此時,他手機響起,打電話來的人,讓他意外:

【魏建平】

魏嶼安的父親。

因為陸瑞琴與徐婕是好友,他與魏建平以前關係還挺好。

離婚後,沒了徐婕這層關係,也逐漸疏遠,魏家近些年在對外拓寬生意,據說在燕京也有業務,而他則漸落西山,自然就更沒聯係了。

他怎麽會打電話給自己?

雖然心存疑惑,他還是接起了電話……

——

警局內

蔡勇被取保候審,剛出來,就發現自己秘書在外麵急得直跺腳,那副模樣,就像是在等著哭喪一樣,看得他更為惱火心煩。

尚未等他開口,秘書就急了:

“蔡總,公司完了!”

“你在胡說什麽。”

即便蔡恒或他被抓的消息透露出去,公司要完,也不是那麽容易的。

“魏氏與蘇家合作了。”

“你說什麽?”

魏家與蘇家關係一直不太好,這是盡人皆知的。

所以蔡勇怎麽都想不到,這種關鍵時候,魏家會跳出來攪局!

“已經通過媒體公布了,魏建平接受采訪,親口說的。”

這段時間,整個恒輝集團,全都圍繞著收購蘇氏做準備,投入了大量的財力,可一旦魏家介入,蘇氏水漲船高,根本無法完成收購。

這裏麵的損失不言而喻,對集團來說打擊絕對是致命的。

蔡勇整個人都頹了,離開時,正好碰麵也要離開的陸時淵等人。

目光相遇,他隻問了句:

“酒吧那件事,你參與了嗎?”

他想知道,這是否是蘇羨意背後的人。

陸時淵笑而不語。

蔡勇卻已然明了:

酒吧的事,裏麵肯定有他的手筆,控製輿論,毀了她女兒……而如今,他全家,居然都葬在這男人手裏了!

**

也就短短半天時間,整個康城就發生了巨變。

蔡家父子被抓,恒輝頻臨破產。

這讓與蔡家交集過深的許多人都心驚膽戰,生怕某天自己被牽累。

蔡恒做得那些事情也被如數披露,甚至有些受害人主動聯係警方,表示手裏還有證據。

而最讓人意想不到的是:

魏氏與蘇氏突然宣布合作,徹底打亂了康城如今的格局。

肖冬憶看著新聞,調侃陸時淵:“還以為你當了醫生,就斂了性子,做事沒以前那麽高調了,可你這次出手……”

“夷平一個蔡家,卻撼動了半座城。”

謝馭隻想給蘇羨意出口氣,卻不及陸時淵思考的這麽多。

如今細想,在某些事上,自己是真比不上陸時淵。

比如:

他隻是手狠,陸時淵是心黑。

——

蘇羨意是接到了派出所的電話,才知道犯人被抓,而那人居然是蔡恒。

康城發生的這些事,也陸陸續續傳到了她的耳中。

她覺得詫異之餘,還和蘇琳調侃,“這蔡恒真是罪有應得,不過爸爸和魏家合作,我倒是沒想到。”

蘇琳知道些內情,比如蔡家一直在步步緊逼,導致蘇永誠高血壓頻頻發作,差點住院。

得知事情解決,自然高興。

而直覺告訴她,所有事情能迎刃而解,可能與蘇羨意有關,“意意。”

“嗯?”

“如果我找不到工作,就跟你混吧?”

蘇羨意聽了這話,倒是一笑,“我自己都還沒工作,你跟我混什麽?”

蘇琳笑著,“妹妹勇敢飛,姐姐永相隨。”

“……”

蘇羨意頭有些痛,原來蘇呈的某些話,怕不是都跟蘇琳學的?這姐弟倆是怎麽回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