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到蘇家撒野叫囂?怒斥無恥(4更)
loading...
“警察同誌——”

蔡恒趔趄跌撞著從地上滾爬起來,渾身是傷,幾乎是爬到了民警腳邊,然後……

痛哭流涕!

民警們懵逼了,“那個……小夥子,你別哭,你叫什麽啊?”

“蔡恒,我是蔡恒。”

蔡恒擦了擦臉上的血汙,他這臉之前就被打過,如今再遭蹂躪,與往昔模樣相差甚遠,也難怪民警一時沒認出來。

蔡恒?

那可是如雷貫耳啊。

隻是……

你特麽哭什麽!

又不是小孩子或是小姑娘,你一三十歲的大老爺們兒,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搞得民警都不知所措了。

“你先別哭,哭什麽啊。”民警頭疼。

“他們,是他們……”蔡恒伸手指著不遠處的三人。

隻是心底太畏懼,連被他們動手打了都不敢宣之於口。

謝馭直接把手機錄音打開,裏麵播放的正是蔡恒方才承認犯罪事實的所有語音。

蔡恒懵逼了。

這是什麽時候錄的音?

他當時腦子一片空白,都不知發生了什麽。

反正陸時淵問了,他就說了,此時想來,他們肯定收集證據的。

幾個民警聽得麵色凝重,尤其是後半段,他敘述自己以前的惡行,更是讓人瞠目結舌,誰家都有女眷,有些家中有妹妹或者女兒的民警都險些控製不住自己,恨不能衝過去揍他。

他們是執法部門,也隻能按住心裏的怒火,看向陸時淵等人。

“他身上的傷,是你們打的?”

所有事,還是要公事公辦。

“他畏罪潛逃,我們剛好路過,見他要跑,就出手阻止了他。”陸時淵直言,“也是我們報警通知你們過來的。”

民警能這麽快趕到,確實是接到電話。

說是之前跟蹤蘇羨意的人找到了,大概在某個路段,他們這才驅車趕來。

“那他哭什麽?”民警也知道,這肯定是被揍哭的,也是多此一問。

可謝馭開口,全場啞然。

因為他說:

“他肯定是意識到自己錯誤,流下了悔恨的眼淚。”

蔡恒再度崩潰,這說的是人話嗎?

所有人:……

你這邏輯強大的,我們都無法反駁。

蔡恒此時哪兒還有心思想陸時淵他們如何,他太明白這些罪行一旦曝光,麵臨他的會是什麽。

民警讓他上車,他已腿軟得根本站不住。

他們同時示意陸時淵等人隨他們去派出所配合調查。

“同誌,去警局之前,要不您先隨我們去個地方?”陸時淵笑道。

民警也不傻,陸時淵這群人搶在他們前麵查到了蔡恒,自然也可能查到了別的。

這話裏的意思,分明是還有其他案情,他們自然樂意去。

**

而一直未打通兒子電話的蔡勇。

再度接到來電時,是有人告知他,蔡恒已被抓。

蔡勇很精明,隨即猜到整件事與蘇羨意有關,也顧不得此時公司正要召開會議,討論如何收購蘇氏。

司機都沒來得及叫,帶上集團律師,驅車直奔蘇家。

蔡勇還特意打了電話給蘇永誠,說收購一事有轉機,讓他在家等自己。

如果蘇氏能逃過一劫,蘇永誠自然高興,可這種事,為什麽不去公司說,要在家裏?他心裏雖然疑惑,卻還是從公司匆匆趕回。

當他到家時,蔡勇已經到了。

柳如嵐倒了茶,蘇呈則坐在不遠處,剛從冰箱拿了罐可樂,一臉警惕。

蘇永誠瞪了他一眼,讓他上樓。

蘇呈沒法子,隻能拿著可樂往樓上走。

“永誠啊——”

蔡勇見著蘇永誠,格外親昵,這讓他大為不惑。

前幾日剛打了自己的臉,喊自己永誠?

我們之間什麽時候熟悉到這個地步了?

“蔡總,您這……”蘇永誠不傻,蔡勇為人如何,他看得清楚明白,這般作態,怕是出了事,“究竟是怎麽了?”

“收購的事,確實是我太強勢,不該對你步步緊逼,其實我們可以達成長期合作關係,實現共贏。”

蔡勇示意律師將草擬的一份合作協議拿出來。

收購,突然變成合作?

蘇永誠隻瞄了下合同裏關鍵的分成收益一項,他們蘇氏居然還占了大頭。

無事獻殷勤,定是有貓膩。

他笑了笑,“蔡總,您突然這樣,我這……”

“其實我今天過來,也確實是有事,有求於你。”蔡勇知道,自己兒子等不了太長時間,隻有搞定蘇家和蘇羨意,這事兒才可能有轉圜的餘地,便把事情簡單說了下。

“你、你在開玩笑吧?”

蘇永誠聽得後背都涼了,柳如嵐更是嚇懵了。

蔡恒跟蹤並且試圖猥褻意意?

“事情確實是真的,他現在也被抓了,也算罪有應得……”蔡勇話沒說完,聽到有揉捏易拉罐的刺耳聲。

循聲抬頭時,蘇呈就站在不遠處,甩起可樂,就朝他扔過去!

這一下——

又快又準!

直接砸到了蔡勇的頭上,疼得他悶哼出聲。

“什麽叫也算罪有應得,他就是活該被抓,你兒子做出這種齷齪下流的事,你還敢來我家,我竟不知你不要臉成這樣?虧你還穿的西裝,長了一副人樣!”

蘇呈早就察覺家裏近期氣氛不對,就沒上樓,躲在暗處偷聽。

誰曾想,能聽到這種事,頓時暴跳如雷!

“你……”

蔡勇哪裏被一個孩子拿東西砸過,還指著鼻子罵,也是憋屈惱火。

“我什麽啊,要不是我媽從小教育我,垃圾不能亂扔,我早就把你丟出去了。”

垃圾?

這話氣得蔡勇直接從沙發上跳起來。

“我告訴你,求情沒用,你還真以為天下之大是你家,四海之內都是你兒子他媽啊,做錯事,誰都要原諒他?”

“你腦子裏究竟裝了什麽,才能讓你如此自信?敢來我家?”

蔡恒被懟得啞口無言,他以前隻見過蘇呈,卻不知他如此能說。

小嘴叭叭的,字字都往心窩子裏戳。

他隻能看向蘇永誠,“你兒子這樣……你不管管?”

蘇永誠方才是太震驚,此時也回過神,隻冷著臉說了句:

“我兒子沒說錯。”

“……”蔡勇吸了口氣,拿著桌上的合作文件遞給他,“您真的不再看看?這畢竟關係到你公司的生死存亡。”

“其實我兒子已經被抓了,我隻是希望您女兒在接受調查時,說話稍微委婉一些就行。”

“咱們隻要各退一步,就能皆大歡喜,這樣不好嗎?”

蘇呈再也聽不下去,衝過去要揍他,柳如嵐此時也端起了麵前的水杯,卻沒想到蘇永誠接過了文件。

蔡勇心下稍喜。

緊接著,文件被重重摔在他臉上。

同時,蘇永誠握緊拳頭,直接把他打翻在地。

而柳如嵐手中握著杯子,手一抖——

這潑麵的熱水就奔著蔡勇而去。

澆濕半身。

蔡勇瞬間狼狽。

“蔡先生,不好意思,實在沒忍住。”柳如嵐放下杯子。

她大抵沒做過這種事,做完之後,居然不知該幹什麽,有些慌了手腳的隨即站到了蘇永誠身後。

“你們這一家……”蔡勇氣急敗壞,“我看你們都是瘋了!”

蔡勇抬手揉了揉臉,剛準備撣一下衣服上的水,迎麵又是一拳,蘇永誠咬牙說道:“我確實瘋了,居然能讓你進我家?簡直弄髒了我們家的地。”

蘇呈直接跑到門口,把門打開:“你可以滾了!”

“好啊。”蔡勇揩了下嘴角,似有流血,沉默數秒,“蘇永誠,你給我等著,我兒子出事了,你們整個蘇家也別想好過。”

“蔡先生……”

一把極好聽的男嗓,懶懶的,還帶著笑。

“您真是好大的派頭。”

眾人循聲看去時,人未進屋。

蘇呈站在門口,率先看到,笑著喊了聲,“二哥。”

蔡勇皺眉,看著男人進屋,白衣黑褲,風姿超然,又戴著眼鏡,微微壓著眉眼,內斂著鋒芒。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敢到別人家裏撒野的人。”

肖冬憶跟在身後,忍不住咳嗽兩聲:

這種事,你以前不是常幹?

有人惹了你姐,你也曾殺到過別人家裏吧,現在倒搞起雙標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