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不是撞邪,是踩到了他的命門(2更)
loading...
帝景苑

蘇羨意在小區門口下車,有幾個業主正在詢問保安物業究竟何時恢複供電,到了下班時間,盛夏三伏天,回家後缺了電真的無法生活。

物業盡力安撫業主,卻也給不了一個確切時間,急出一頭熱汗。

蘇羨意本以為自己是掐著點回來的,沒想到電力尚未恢複。

在電梯口等了數分鍾,樓道內又悶又熱,陸小膽不安得喵嗚直叫,猶豫片刻,還是決定爬樓梯。

樓道內更加潮濕悶熱。

此時外麵天色逐漸黯淡,樓梯內能見度也極低。

隻有安全通道的綠色指示燈發出幽暗的綠光,就連腳步聲都好似被無限放大,加上陸小膽偶爾發出一聲貓叫,莫名詭異。

蘇羨意拿著手機照明,腦海中無端想起以前看的《招魂》一類恐怖片。

此時身後突然傳來腳步聲,又把她嚇了一跳,她快速將手機照明對準後麵……

是一對中年夫婦!

對方也被她這舉動給嚇著了,三人相視一笑。

“白天走這裏也沒覺得有什麽,這天一黑啊,還真有些嚇人。”女人笑著看向蘇羨意,“小姑娘住幾樓。”

“十樓。”

“我們住四樓,太久沒爬樓梯,真不習慣。”

有人陪著安心許多,隻是分開後,那股詭異陰冷的感覺便再度襲來。

蘇羨意深吸一口氣,這世上哪有什麽神神鬼鬼的,大抵是自己嚇自己罷了,隻是這次她再度聽到後麵傳來腳步聲,很輕。

她放慢步伐,將手機往下照了照,腳步聲消失了,視線所及,沒有任何人影。

蘇羨意皺了皺眉,難道是自己太緊張,出現幻聽。

“喵嗚——”陸小膽在她懷裏,不安得扭動著。

“乖,沒事,我們馬上就到家了。”

蘇羨意抱著貓,手中拎著包,又要拿手機照明,已經騰不出手安撫它,隻能不斷讓它乖一些。

隻是陸小膽也不知怎麽了,在她懷裏極為不安。

這讓蘇羨意不得不停下腳步,放下手中的東西安撫它,“是不是太熱了?你乖一點……”

——

單元樓下,陸時淵把車子停好,抱著幾本書與資料下車,餘光瞥見不遠處停了一輛車。

小區裏的車,他自然並非都認識。

這車雖然看著不起眼,卻價值百萬,怕是在康城也找不出幾輛,男人對車,天生有敏銳度,就多看了兩眼。

此時車裏,隻有司機和助理兩人,麵色焦急。

尤其是看到陸時淵似乎也進了那個樓梯間,便越發緊張。

“有人上去了?被人撞見怎麽辦?”助理急得冒火。

自己怎麽就跟了這麽個傻逼,都被打成那樣了,還不知道安分。

剛才那個黑衣小哥怎麽沒把他打死!

“我們著急也沒用,要不你上去看看。”司機隻負責開車,倒是不急不躁。

助理猶豫著,想給蔡恒打電話,通知他有人上樓。

手機鈴聲卻在車內響起,助理隻能又在心裏咒罵幾句,這要是被人撞見,再挨了打,這就是他活該,總之他盡力了。

此時蘇羨意已上到七八層間的樓梯拐角處,她之前以為身後的腳步聲,是自己多心。

可隨著陸小膽的越發不安,她幾乎可以斷定,自己身後……

有人!

這樣的環境下,總是會讓人產生極度的不安,蘇羨意幹脆拎著東西抱著貓,加快腳步。

突然,她聽到身後的腳步聲加快,攥緊手機,猛地回頭。

隻依稀看到是個男人,戴著口罩。

尚未來得及細看,手機被打落,背麵著地,照明燈消失,她剛想出聲,一隻手伸過來,死死捂住了她的嘴——

男人手中有帕子之類的東西,那一瞬間,好似有什麽異樣的氣味竄入鼻息,讓她意識瞬間迷糊。

蘇羨意雖不知這是什麽,可電視劇裏經常出現。

她哪兒能想到,這種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吸到異味那一瞬間,蘇羨意腦子就有些暈了。

就在此時,倏然一聲貓叫!

“喵嗚——”

伴隨著男人一聲悶哼慘叫,他後退半步。

原本捂著蘇羨意鼻子的手,力道陡然鬆弛,一股新鮮空氣襲來,蘇羨意意識才片刻回神。

“喵嗚——”

黑暗中,陸小膽弓著腰,尾巴直挺挺翹著,呈現出一種攻擊狀態,能見度太低,不過它那雙眼睛卻格外清晰。

……

陸時淵在四樓,聽到聲音,腳步頓住。

這是自家的貓。

說來也是奇怪,沒養貓之前,他覺得所有貓叫聲都差不多,養了貓,似乎一下子就能分辨出這是自家的。

“喵嗚喵嗚——”叫聲不斷,而且極不對勁。

壓著嗓子的那種低吼,像是在防禦或是震懾什麽。

陸時淵皺眉,加快腳步。

此時的蔡恒氣得要死!

趁著蘇羨意的意識尚未完全恢複,拿著帕子,借著拐角處安全通道指示牌那點微弱的光,衝過去,想再度捂住她的嘴。

蘇羨意此時靠在牆邊,那東西刺激性太強。

她猝不及防吸入一口,渾身都沒了力氣。

幽暗的環境下,可視度本就極低,她此時更是看不清,隻感覺那人再度靠近。

完全是本能攢著一股勁兒,在感覺那股味道再度靠近時,直接抬起膝蓋,衝著那人襠部就狠狠一頂。

對付男人,這招是最管用的。

“唔——”蔡恒沒想到她還有力氣,這一下位置偏了,卻也頂著他大腿根,也是疼得不行。

媽的——

他心底暗惱,再想撲過去時,樓下傳來腳步聲,越來越近。

他原本想著,把人弄暈帶走,卻失去兩次機會,此時有人靠近,他便不敢再放肆,也是沒幹過這種事,有點慌不擇路。

站在原地遲疑了兩秒,想著該怎麽撤。

就是這短短數秒,陸時淵動作極快,已奔至7樓。

他們之間,隻隔了半層樓梯,借著安全指示燈的綠光,他瞥見了靠在牆邊,正捂著胸口的蘇羨意,以及杵在原地陌生口罩男人。

蔡恒也看到了他。

陸時淵眼睛瞬間黯淡,他本以為是陸小膽偷跑出來玩,誰又能想到是蘇羨意出了事。

心下瞬間涼了半截。

臉看不清,隻是穿得中規中矩,又抱著書,似乎還戴著眼鏡,一看就是那種坐辦公室的斯文人,他心下稍稍鬆了口氣。

為了聲音不被認出來,他故意壓著聲音警告:

“別特麽多管閑事!”

現在的人,大部分都不願惹事上身。

蔡恒想著被這種人撞見,也構不成威脅,抬腳,就朝著樓下狂奔!

昏暗之中

可以清晰聽到蘇羨意略顯急促的呼吸,陸小膽的低鳴,還有男人急促的喘息,紊亂的腳步。

慌慌張張得從陸時淵身邊跑過——

擦肩而過時,甚至還撞到了他的肩膀。

蔡恒心底正暗暗鬆了口氣,隻是當他剛踏下一個台階時。

後背突然被人猛踹一腳!

猝不及防——

本就是下樓的姿勢,身體突然失去重心,腳下找不到任何著力點,甚至都沒有給他任何反應的時間。

整個人就撞到了一個台階上,然後順著樓梯,滾了兩下!

後背重重砸到了拐角處的牆上。

“唔!”

他之前不敢出聲,是擔心聲音被認出,這下子,是被摔得根本無法發聲。

艸——

自己今天是造了什麽孽,是不是不宜出門?

每個台階邊緣,都是九十度的水泥鋼筋混築,從這樣的地方砸下滾落,那種痛處酸脹感可想而知。

剛被謝馭打了臉,現在是被撞得渾身疼。

餘光瞥見樓梯站在上方的男人,放下書,轉身去查看蘇羨意的情況。

“意意?”

這聲意意,讓蔡恒慌了!

媽的,又是她的熟人?

她的熟人怎麽這麽多!

蔡恒雙手撐地,試圖爬起來趕緊跑,卻聽到上方傳來動靜,看過去時……

安全指示燈的綠光下,他瞧見男人摘了眼鏡,伸手扯了扯領口,似乎是在鬆扣子,一步一步,踩著台階,朝他走來!

綠光幽冥,極致詭異危險。

蔡恒心下暗惱:

這輩子也沒遇到過這種事,今天居然一天撞了兩次邪。

他哪裏知道自己今天並非撞邪,而是踩著他的命門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