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不和垃圾同框,跟蹤尾隨
loading...
謝馭打蔡恒的視頻,最先看到的是肖冬憶,隨即就轉發到了群裏。

【謝哥兒,牛逼啊,你要火了!】

謝馭:【誰傳的?】

【不知道,無意中看到的,你看到下麵的留言沒,全都是一片叫好。】

謝馭微皺著眉,撥了電話,找人將視頻處理了。

“哥,我是不是給你惹麻煩了?”蘇羨意站在他身邊,抿著唇,一副做錯事的乖覺模樣,“有人把視頻傳到網上了?會不會給你帶來什麽不好的影響?”

“不會。”謝馭直言。

“那你找人刪視頻是……”

“不想和垃圾同框。”

“……”

“去洗個澡,我帶你去吃飯,然後回家。”

蘇羨意笑著點頭,那蔡恒若是聽到這話,怕是又要被活活氣死。

——

此時的蔡恒車子,停在距離健身房不足百米遠的地方。

找人查了半天,對謝馭的情況,幾乎一無所獲,隻知道他以前打拳,幾年前隱退,就連他家住何處,背景如何,全無所獲。

“小蔡總,真的什麽也查不出來。”助理一臉為難。

“真特麽廢物!”蔡恒氣得拿手機砸他頭。

助理被砸得疼,卻也隻能咬牙忍著。

“那就在這裏給我等著。”

查不到,跟蹤,總能知道他家住何處,還怕弄不死他?

而此時蔡恒手機響起,父親打來的。

無需懷疑,肯定是收到消息,來興師問罪的,他遲疑著按下接聽鍵,那邊隨即傳來怒罵聲:

“我怎麽養了你這種廢物,警告你最近別惹事,給我安分點,你去招惹蘇羨意了?”

“沒有。”蔡恒嘴硬。

“結果被人給揍了,視頻都傳到網上了,你還想騙我!”

“這是特麽哪個孫子幹的!”

情緒激動,扯到臉上的傷,疼得他齜牙咧嘴。

“視頻我已經讓人盡快處理了,你立刻給我回家,最近是和蘇氏的關鍵時期,不能出一點差錯,我不想看到你的醜聞再上網。”

“居然被人打了……你可真給我長臉!”

“這也是你活該!”

助理見他掛了電話,低聲詢問:“現在送您回家嗎?”

“回你媽啊!”

蔡恒心裏清楚,此時回家,礙於是對付蘇氏的關鍵期,父親定然會把事情直接壓下,他這兩拳一腳就算是白挨了。

心頭惡氣難消,所以這仇,必須盡快報。

約莫半個小時後,他看到了剛才打他的黑衣男人走出健身房。

而緊隨其後的,居然是蘇羨意。

男人幫她拎著包,雖然依舊麵無表情,神情冷感淡漠,卻轉身去一側,買了杯奶茶遞給蘇羨意,看得出來,兩人關係極親近。

“小蔡總,那個人身邊的……是蘇小姐。”助理小聲說道。

“我知道!”

蔡恒心底的怒火蹭得一下被盡數點燃!

他們居然認識!

男朋友?

他將蘇羨意與自己的今日說過的所有話,在腦海中複盤,她一直對自己客氣冷淡,唯獨到了拳擊場,突然熱情,而這個男人,下手又狠……

這讓他不得不懷疑,兩人是設計好的。

分明是故意挖坑給他跳啊。

蘇羨意,我真是小瞧你了,難怪敏敏會栽在你手裏。

蔡恒摸了摸鼻子,目光凶狠,神情也逐漸猙獰。

**

蘇羨意喝著奶茶,跟著謝馭進了一家炒菜小館,這是他健身後最常來的一家店,老板也認識他,熱情招待,還送了一紮西瓜汁。

“這個點吃飯會不會太早?”

蘇羨意看了眼腕表,不足六點,外麵太陽尚未落山,天光濃烈。

“不算早。”

“我們在外麵吃飯,二哥怎麽辦?”

“他在醫院,可以吃食堂。”

謝馭挑眉:

他一個快三十的大男人,吃飯還需要他操心?

蘇羨意低頭吸著奶茶裏的珍珠,再抬頭時,餘光瞥見有個穿著正裝的男人坐到了離他們不遠的地方。

獨自用餐,又穿得體麵,她難免會多看兩眼。

這就引起了謝馭的注意,轉頭看去。

男人立刻衝他一笑,謝馭卻沒什麽表情,隻轉過頭,叮囑蘇羨意好好吃飯,不要到處亂看。

“哥,你認識他?”

“不熟。”

那就是認識了。

兩人吃了晚飯,正要離開,男人快步上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謝哥兒,我們再聊聊吧。”

“名片我已經收下了,我有意向會聯係你的。”

“我知道自己這樣挺討人嫌,隻是剛才看了您的比賽,我真的很希望您重返拳台,希望您能給我一點時間,再過幾個月,有一場公開賽,您可以先去試試手……”

這人心底清楚,謝馭收下名片,隻是敷衍自己,便厚著臉皮又貼了上來。

“我知道了。”

謝馭興致缺缺,示意蘇羨意隨自己離開。

“謝哥兒,公開賽勞倫斯也會去!”

聽到這個名字,蘇羨意明顯察覺到謝馭表情變了變。

“您應該知道他近些年很少露麵。”男人見他表情鬆動,再接再厲,“這次他還會上台打一場表演賽,您真的沒興趣嗎?”

蘇羨意看得出來謝馭的猶豫遲疑,“要不去咖啡店慢慢聊吧。”

謝馭沒反對。

三人坐下後,男人便拿出了一些資料遞給謝馭,說得也全都是格鬥拳擊的內容,蘇羨意是個門外漢,聽得雲裏霧裏。

手機震動,陸時淵發來的信息,問她是否在家,要不要一起吃飯。

【我去健身房了,和我哥剛吃完飯,不知道家裏有沒有電,你要不就在食堂吃吧。】

【馬上七點,電力應該快恢複了,我收拾東西先回家。】

陸時淵近來也是真的忙,有時黑白顛倒,用餐時間也不規律,今天午飯還是下午三點多時,被肖冬憶強行拉去食堂吃了些,此時倒也不餓。

蘇羨意本就聽不懂謝馭他們聊得那些專業內容,聽說陸時淵要回家,自然也想走。

“哥,要不你們聊著,我去接陸小膽,然後帶著貓先回家。”

謝馭:“我陪你。”

“不需要,你們慢慢聊。”

蘇羨意抓著自己的包和手機,跑得倒是快。

礙於謝馭一直在,陸時淵又忙,兩人幾乎沒有什麽獨處的時間。

所以不讓謝馭與自己一起回家,一是看得出來,他對那場拳賽有興趣,二則也是存了私心。

**

此時,不遠處的一輛車內

助理一臉難色得看著蔡恒,“兩人怎麽分開了?我們還是繼續盯著這個男的?”

“跟著蘇羨意。”

“蔡總讓您別招惹蘇小姐,您還是……”助理試圖勸他。

“我想做什麽,輪得到你來指手畫腳?”蔡恒抬腳就踹他,助理隻能捂著腹部,強忍著痛楚。

司機在心裏默默歎了口氣,隻能調轉車頭,跟上蘇羨意。

她進了家寵物店,手中多了個寵物太空包,懷裏也多了一隻貓,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他們的車緊隨其後,正值下班高峰,混入車流中,根本不會引人注意。

蔡恒伸手摸了摸嘴角,疼得眉頭緊皺。

這件事說到底,都是因蘇羨意而起,是她算計了自己,蔡恒自然咽不下這口氣,如果在她與謝馭之間選一個報複,她也會是首選。

畢竟謝馭的實力擺在那兒,若不糾集些人手,他是不敢去硬碰的。

蘇羨意不同,再怎麽說,也隻是個女人。

對付她,蔡恒還是有自信的。

蘇羨意哪裏知道這些,她以為蔡恒被打到流鼻血,臉上血色模糊,肯定是去看醫生,自然不知他會賊心不死的盯著自己,還敢偷摸尾隨。

她伸手撫摸著懷中的陸小膽,“待會兒就能見到你的主人啦,你想不想他啊。”

“喵嗚——”

陸小膽隻一個勁兒的往蘇羨意懷裏鑽。

“美女,大夏天,你把貓抱在懷裏也不覺得熱啊。”司機笑道。

“它不想待在太空包裏。”

可能是寄養在寵物店時,一直被關在籠子裏,又無熟人在,陸小膽有些怕了,覺得自己被拋棄或是極度沒有安全感。

見著蘇羨意後,就想賴在她懷裏,若是把它裝進包內,就一個勁兒的叫,她是沒法子。

她垂頭看了眼腕表,六點四十了,估計到家後,電力也差不多該恢複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