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蘇家怕是無明日,突然熱情的陸家姐姐
loading...
蘇呈嘮嘮叨叨說個不停,讓蘇永誠很是頭疼。

自己怎麽生出個小唐僧?

他擺著手說想回房休息,又叮囑他:“我身體不好的事,別告訴你姐。”

這裏說的自然是蘇羨意。

“明白。”蘇呈伸手想扶他胳膊,卻被蘇永誠揮開。

“我就是有點中暑,已經沒事了,不需要人扶,搞得我像是生了大病。”

“你們也趕緊回房休息,尤其是琳琳,明早還有麵試,別熬夜。”

柳如嵐叮囑完,待確定兩個孩子都回房休息,這才回到臥室,蘇永誠正躺在床上,捂著胸口位置,喘著粗氣。

“你身體都這樣了,還要在孩子麵前逞能。”

“小呈太聰明,我要是不裝得沒事,他就看出來了。”蘇永誠說著還笑了笑,“那小子也不知幹嘛了,今天好像特別高興。”

“不過這蔡家也確實欺人太甚,這是要把我們往絕路上逼啊。”

柳如嵐從不管公司的事,她也不懂,卻也少不得要抱怨幾句。

“正常競爭,優勝劣汰而已。”蘇永誠苦笑。

“如果真是也就認了,這蔡勇顯然是故意針對。”

柳如嵐歎了口氣,“上次酒吧的事,蔡家父子倆來道歉,這話裏話外,還是想讓我們家放過蔡蕙敏,你沒給麵子,肯定懷恨在心。”

“我聽說蔡家為了把她撈出來,費了不少勁,那蔡勇在生意場上又是出了名的記仇,不擇手段,怎麽可能放過你。”

蘇永誠揉了揉眉心:

“這件事在我跟前說說就行,別當著孩子的麵說,他們幫不上忙,免得跟著瞎操心。”

生意場上,本就是弱肉強食。

蘇家這些年的確不景氣,遲早是要被市場淘汰的,剛好發生了酒吧事件,蔡家隻是抓住了這個時機,想趁機吞了蘇氏。

看著就是正常的商業競爭,可彼此心知肚明,定然是有挾私報複的成分。

——

另一邊的蔡家

蔡恒剛從外麵胡混回來,帶著一身酒氣,走路都東倒西歪,結果剛進門,就撞見父親正端坐在客廳。

邊上還有幾個中年男人,約莫是在談事情,見到蔡恒,便紛紛起身離去。

“又去外麵鬼混?”蔡勇皺眉。

“應酬,多喝了幾杯。”

自己兒子什麽德性,他很清楚,“能不能吞了蘇氏,最近是關鍵時期,你別給我惹出什麽亂子,下了班就老實回家。”

“爸,蘇家都被逼成這個樣子了,還能翻身嗎?銀行都不貸款給他們,破產被吞並是早晚的事,你是不是太謹慎了!”

“我聽說你見過蘇羨意了?”

蔡恒愣了下,“蔡蕙敏那臭丫頭說的?”

“總之,這個時候,你不要給我節外生枝!”蔡勇皺著眉。

“蘇永誠雖然近些年生意做得不怎麽樣,可兒子女兒個個成才,蘇呈還是保送生。”

“就算蘇家公司沒了,我相信他家的孩子日後也能混出個人樣,以後如果想報複我們家,就你這樣子,遲早要被人家踩在腳底下!”

“尤其那個蘇羨意,我總覺得她不簡單……”

酒吧事件,消息傳得那麽快,他至今都沒查出是誰幹的。

當日涉事的人,隻有蘇羨意的背景不太詳細。

那背後出手的人,八成是與她有關。

從她處理酒吧那件事來看,這小丫頭並不好惹,蔡勇自然要叮囑一番。

“別仗著現在家裏條件不錯,就為所欲為,能不能讓我省點心。”

“……”

蔡恒聽得煩躁,直接回了房。

關門聲摔得震天響,又把蔡勇氣得麵色鐵青。

“被蘇家踩在腳下?”蔡恒輕哂,冷笑著,“還特麽日後?”

“他家怕是連明日都沒有……”

**

話說蘇羨意這邊,已經初定了大概回燕京的日期。

如今隻是在等陸時淵醫院工作結束,因為謝馭說,既然都要回京,倒不如一起,也就是前後幾天的事,蘇羨意自然是高興的,滿口就答應了。

“你醫院的事,什麽時候能結束?”謝馭看著又晚歸的陸時淵。

“周五有聚餐,周六就能走。”

陸時淵最近要麽在家寫論文,要麽就是在醫院,也是忙得很。

“你姐最近有點奇怪。”

“她怎麽了?”陸時淵給自己衝了杯金銀花茶。

“最近總找我。”

“……”

“她是不是惦記上我的什麽東西了?”

謝馭與陸家姐弟從小一起長大,說是青梅竹馬也不為過,彼此間都很了解,陸家這位尋常很少聯係他,是個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主。

最近聯係他……

有些頻繁!

很不正常。

“你有什麽東西值得我姐惦記。”

陸時淵猜到原因,麵無異色。

“她想要什麽,直接說就行,我有哪次是不給的她。”謝馭緊蹙著眉,“我覺得她最近有些奇怪,找我沒有任何事,就純扯淡。”

陸時淵差點笑出聲,“她可能是最近相親有點煩躁,找你宣泄一下,畢竟我比較忙。”

“你忙?那我看著很閑?”

“你本來就很閑。”

“……”

陸時淵端著水杯,回書房寫論文,順便給自家姐姐發了信息:

【你最近總找謝哥兒幹嘛?】

【還不是為了你,我和他平時聯係比較少,怕你被他打死,這不得早點和他套套近乎,處好關係?】

【你表現得太刻意了。】

【不是我的問題,你覺得跟一塊又臭又硬的石頭聊天,我不辛苦?】

【那確實辛苦。】

陸時淵剛準備熄掉屏幕,業主群裏有個@全體業主的消息,他點開看了眼。

物業發的。

大意就是為了應對接下來的三伏用電高峰期,供電局要檢修更換一批電路設備,所涉地區,分時段停電。

帝景苑也在範圍內,停電時間在明日下午16點至19點。

陸時淵把消息告知謝馭,讓他通知蘇羨意,畢竟她沒有業主群。

蘇羨意本覺得停電兩三個小時也沒什麽。

可空調一旦停止運轉,又是位於頂樓,采光極好,即便是接近傍晚,太陽的熱度依舊不散,室內殘存的冷氣根本無法支撐。

整個房間瞬間宛若蒸籠,渾身都黏黏糊糊。

陸時淵去醫院寫論文,謝馭又去了健身房,隻有蘇羨意在家,熱得實在熬不住。

打開窗戶,一股熱風襲來,短暫地涼意,可熱浪再度席卷,身上就更加不舒服了。

謝馭特意打電話,問她是否真的停電了。

“三點多些就停電了,家裏特別熱。”

“那你來健身房,這裏有空調,比較涼快,待會兒我跟你一起回去。”

蘇羨意原本就覺得自己近來有些胖,隨即點頭同意。

她還特意把陸小膽給帶上了。

這小家夥也是怕熱,已經蔫頭耷腦得沒有一點力氣。

帝景苑周遭都停電了,她打車到謝馭所在的健身房附近,在距離不到百米的地方找到家寵物店,把陸小膽寄存在這兒,這才到了健身中心。

她想去看謝馭打拳,可剛到拳擊台,就被謝馭叫到一邊。

“你去其他地方轉轉,跑跑步,或者踩踩單車。”

“我想看你打拳。”

“不行。”

“為什麽?”

“太暴力。”

“拳擊不就是暴力美學嗎?”

“不適合你看。”

“……”

謝馭很堅持,蘇羨意覺得他莫名其妙,卻也隻能離開,去找了台跑步機。

確定蘇羨意走了,謝馭才扭頭看了眼拳擊場館內的一群單身糙老爺們兒,原本大家看到謝馭妹妹來了,長得又好看,還蠢蠢欲動,原本還想去打個招呼。

結果他一記冷眼射過來,把眾人嚇得夠嗆。

內心那點小火苗,瞬間被澆滅殆盡。

陪練的教練這才恍然,為何前幾日謝馭突然出拳為何那麽狠。

平時話少,一副寡淡無情的模樣,沒想到……

居然是個妹控!

——

蘇羨意可能是太久沒運動,做了熱身,剛跑了不到十分鍾,就覺得有些喘,身上也出了些汗,便覺得有些吃不消,剛按下停止鍵……

身側有人遞上一瓶礦泉水。

順著那瓶水看過去,蘇羨意看到了一個不算熟悉的人。

“蘇小姐,真巧。”

是蔡恒。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