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長輩訓人:端架子,氣場足,有排麵(2更)
loading...
“你……”蔡蕙敏從沒見過如此囂張的“小三”,被氣得胸口劇烈起伏,本能抬手,一副要打她的模樣。

“蔡蕙敏,你別太過分。”魏嶼安出聲警告。

公眾場合,蔡蕙敏也要麵子,她知道自己今天碰到了硬茬,魏嶼安態度明顯,自己又沒證據,再僵持,她討不到好處,卻也不想和蘇羨意同桌吃飯,抓起包,起身要走。

蘇羨意卻忽然起身,抓住她的肩膀——

一把將人按回椅子上。

“罵完了,就想一走了之?”蘇羨意居高臨下。

蔡蕙敏完全懵逼了,就連對麵的魏嶼安和丁佳琪也齊齊傻了眼,怎麽都沒想到她會忽然動手,還如此強勢。

太凶了!

“你、你想幹嘛?”蔡蕙敏瞳孔微震,肩膀被捏著,疼得要命。

“你欠我一句對不起。”

“蘇小姐,你別生氣……”丁佳琪急忙出來打圓場。

蘇羨意輕笑,“你沒被人汙蔑成小三,更沒被人說不要臉,你有什麽資格要求我不生氣?”

言外之意:

你可閉嘴吧!

丁佳琪沒想到她一點麵子不給,轉頭看向魏嶼安,扯了扯他的衣服,他卻隻說了句:

“她該道歉。”

周圍用餐客人議論聲已經斷斷續續傳來,蔡蕙敏知道事情越拖下去,難堪的隻有她,隻能不情不願說了句:

“對不起。”

蘇羨意按著她肩膀的手指一鬆,蔡蕙敏抓著包,擠開邊上的服務生,垂著頭,倉皇而逃。

肖冬憶咋舌,“之前在醫院見她,唯唯諾諾,嬌嬌羞羞,沒想到還挺凶。”

“凶嗎?”陸時淵輕哂,“被汙蔑,要一句對不起,不是應該的?”

蔡蕙敏垂著頭,從兩人身邊擦肩而過。

……

“小、小舅——”魏嶼安是第一個發現陸時淵的。

周圍用餐人的注意力本就在他身上,順著他的視線看到了陸時淵和肖冬憶,都是模樣和氣質極好的人,就那麽站著就足夠引人注目。

丁佳琪看到陸時淵,臉都白了。

而蘇羨意更是心虛又焦慮,恨不能把頭埋進桌底,頭皮發麻,雙腿發酸,手指摳著身側的衣服,簡直是大型社死現場。

瞧他走進,才硬著頭皮打招呼,“舅舅,肖醫生,好巧,你們也來吃飯?”

“不巧,是嶼安請我來的。”陸時淵回答。

蘇羨意扭頭看了眼魏嶼安:

你是智障嗎?

為什麽請他?

是覺得現在的情況還不夠難堪?特意讓他來給你補一刀?

“小舅,你什麽時候來的,也不提前告訴我一下,我出去接你。”別說蘇羨意了,就連魏嶼安都覺得自己是個傻逼。

“也沒來多久。”陸時淵輕哂,“就剛好看了個熱鬧。”

“……”

“你不說加上我,就三個人?”眼神很淡得看了眼丁佳琪,卻讓她瞬時頭皮發麻。

“佳琪剛好在附近,就碰巧偶遇了……”魏嶼安能怎麽說,總不能告訴他,自己女朋友帶著好友來向蘇羨意示威吧。

“原來是偶遇,我還以為你讓我過來,就是讓我看看,別人是如何羞辱、汙蔑她的。”

陸時淵在笑,魏嶼安卻被嚇得差點給他跪了!

小舅!

蒼天為證,我絕對不是這麽想的!

丁佳琪立即解釋,“其實我朋友剛才說的話,不是故意的……”

“你認識剛才的人?”陸時淵忽然看向蘇羨意。

剛才還很凶的人,乖得不像話,隨即搖頭,像個撥浪鼓,又乖又萌,“第一次見。”

“那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

陸時淵說完,丁佳琪暗暗鬆了口氣。

可他接下來的話,卻毫不留情,把她的麵子、裏子都撕了。

“既然是初見,自然談不上有什麽恩怨,她若不是精神有問題,見人就咬,隻怕是聽了別人不少耳邊風,早就心存敵意了。”

丁佳琪臉上的血色瞬間消失殆盡,一副楚楚可人的淒慘樣兒。

“這世上不是誰會裝無辜,擺出副受人欺負的可憐模樣,誰就有理,也別自認為很聰明,把所有人都當傻子。”

陸時淵說完看向魏嶼安,“你覺得這頓飯還有必要吃嗎?”

魏嶼安想解釋,卻不知怎麽開口。

“看在你今天約我過來出發點是好的,公眾場合,給你留點麵子,我就不多說什麽了,希望你能處理好自己的事,別牽連無辜。”

“我知道。”魏嶼安今天是憋屈又無奈。

肖冬憶差點沒忍住笑出來。

你丫太不要臉了,給你製造機會,又讓你當了回英雄,就是犯蠢被人給利用了,他能有什麽壞心眼。

倒是蘇羨意,喜歡的人為自己出氣,垂著頭,暗戳戳開心。

當長輩就是好,訓人都端著架子,氣場足,有排麵。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