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故人再相見,氣質陰沉的男人(2更)
loading...
謝榮生有些懵了,意意這裏怎麽會有男人的衣服。

他用手在袋子裏稍稍翻折看了下,沒有標簽,還有些褶痕,這不是新衣服,並非是買來送人,顯然是穿過,並且洗過了。

在什麽情況下,一個女生才會幫男生洗衣服?

看質地料子,還不是便宜貨,一般學生消費不起的價格。

況且在校男生,也少有穿這類衣服的。

他對蘇羨意的了解,都是通過徐婕,可沒聽說過她有男朋友。

這算不算小姑娘的秘密?

“叔叔。”周小樓忽然開口。

謝榮生直接把那精致的包裝袋塞進了一個大編織袋裏,方才看她,“有事?”

“我看你出了一身汗,要不要坐下休息,喝點水。”

“不用,謝謝。”

謝榮生覺得蘇羨意既然沒告訴徐婕,自己倒不如裝作不知,權當替小姑娘保守秘密了,他覺得二十出頭的小姑娘,談個戀愛也沒什麽。

不過他也突然意識到蘇羨意這年紀結婚都可以了,難免擔心她遇人不淑,便特意給謝馭打電話叮囑,留意接觸她的異性。

“她一個小姑娘,又剛畢業,你一定要多盯著點,別讓她被人騙了。”

“好。”謝馭滿口答應。

掛了電話,還看了眼陸時淵,他今日在家寫論文,並未去醫院,“我爸真是操碎了心。”

“怎麽了?”

“他讓我多留心意意身邊的異性,怕她談戀愛被人騙,你和她住隔壁,她平時接觸的異性你了解多少?”

“你當我是變態嗎?偷窺小姑娘的私生活?”

“這倒也是。”

謝馭手指輕叩著桌子,“那你多留心幫我看著點,畢竟你比我心細。”

陸時淵扶了下鼻梁上的眼鏡,笑而不語。

**

蘇羨意並不知這些,一大早接到蘇琳電話,約她中午吃飯,下午逛街。

和姐妹逛街,那自然也要好好收拾一番,十一點左右,蘇琳的車就停在了單元樓下,隻是沒有入門密碼,她就在車裏等著。

蘇羨意上車後,才發現蘇呈坐在後排,微微皺眉。

“你怎麽來了?”

不是說好,姐妹聚會?

蘇呈原本還興衝衝地準備和她打招呼,聽到這裏,瞬間蔫了:

果然,感情是會消失的。

“小呈,我不是那個意思……”

蘇羨意試圖挽救一下弟弟受傷的心。

“你不用理他。”蘇琳示意蘇羨意係上安全帶,又轉頭看了眼蘇呈,“今天出門時我就告訴過你,三人行,必有一人是多餘的,那個人……”

“就是你!”

蘇呈臉氣得鐵青。

“你別氣急敗壞,咋咋呼呼的,很不體麵。”

蘇琳這話說完,蘇呈這口氣堵在嗓子眼,隻能生生把自己的臉給憋青了。

蘇羨意沒想到蘇琳幾句話就能把蘇呈治得服服帖帖,隻低頭悶笑,卻不參與。

三人在一家精致的日料店用了午飯,蘇呈原本是打定主意要跟著兩人的,隻是逛了一個多小時的街,他就累得不行了。

他實在搞不懂,女生逛街都不會覺得累?

最關鍵的是,她們好像不是買東西的,沒有目的,買了杯喝的,到處瞎逛,他還特意問了句,“你們到底想買什麽?”

蘇琳解釋,“逛街不一定要買東西,隨便看看,有喜歡的就買,隨緣。”

隨緣?

蘇呈有些崩潰了,中途就溜了!

“我早就知道他撐不住。”蘇琳笑著看向蘇羨意,“其實我還真想買東西,想讓你幫我做個參謀。”

“買什麽?”

“就之前肖醫生的事,我本想約他見麵吃個飯,好好道個歉,他答應之後,就再也沒聯係我,我就想著,可能他當時是不好拒絕,就故意敷衍了我兩句。”

蘇羨意清了下嗓子:

其實敷衍你的人,不是他!

“他不願意見麵,我也不能總約他,讓人為難。”蘇琳笑了笑,“所以我就想著給他買個禮物,就當道歉了。”

“其實肖叔叔不會在意這些的。”蘇羨意知道肖冬憶不是個記仇的人。

“隻是我心裏過不去,算是給自己一個心安,你們認識,所以讓你幫忙參考一下。”蘇琳說完這話,又皺了皺眉,“你喊他……叔叔?”

“事情解釋起來,有些複雜。”

“那就別解釋了,先幫我選禮物吧。”

蘇羨意哪裏知道肖冬憶喜歡什麽,不過男生禮物選擇麵比較窄,加上蘇琳又是道歉的,可選擇的東西就更少了。

男士用品基本都集中在商場的同一個樓層內,兩人逛了一圈,毫無收獲。

倒是蘇琳,看到一家潮酷的書店便挪不開眼。

“我們不選禮物了嗎?”蘇羨意看她盯著一排書架,看得出神。

“等一下,我先挑幾本書。”

“什麽書這麽好看?”

蘇羨意湊到她身邊看了幾眼,隨著她翻動書頁,她意識到了這類書的不尋常。

這好像是……

耽美類的!

“你看書涉獵的範圍還挺廣泛。”

蘇琳衝她笑了笑,“你喜歡嗎?我的床底這類書有一箱,有書,還有漫畫,各種風格尺度的都有,你想看嗎?”

她說這話時,眼睛好像在放光。

拿著手裏的書,就恨不能給蘇羨意科普相關劇情。

“你先挑書,我去隔壁轉轉,看看有沒有適合做禮物的東西。”蘇羨意說完就溜了,蘇琳倒是歎了口氣。

原來……

不是同道中人啊!

——

蘇羨意本就無目的,不過每進入一家店,店員都相當熱情,問她有什麽需求,想要送給誰。

“我就隨便看看。”

其實售賣男士服裝或者用品的店鋪,人流本就不如女裝店,好不容易進來一個客人,自然不願讓她輕易離開,“小姐,您看這款手表怎麽樣?還有袖扣,都是今年的新款。”

“馬上快七夕了,您真的不給男朋友帶件禮物嗎?”

蘇羨意原本都要走了,一聽七夕,腳步頓住。

有些鬼使神差的就往回走。

“您看這款零錢包也不錯。”店員熱情介紹。

“給我看看這個吧。”蘇羨意指著擺放在玻璃櫃台內的一對黑色皮質的袖箍。

“如果您男朋友喜歡穿襯衫,那選擇袖箍肯定沒錯,我們這裏還有許多不同材質和款式的。”店員將袖箍取出,蘇羨意剛準備拿起查看,已經有人動作更快。

那隻手做著誇張的美甲,指甲一勾,便把袖箍挑到了手上。

“小姐,這個是……”一個店員覺得她行為不合適,剛想開口,就被另一個人阻止了。

而蘇羨意轉身便看到了一個許久不見的熟人。

“蘇小姐,好久不見。”

“的確好久不見了。”

上次見麵,還是在酒吧出事那夜。

眼前的人,便是那晚歇斯底裏,把丁佳琪臉都抓破的蔡蕙敏。

“這個東西確實挺好看的。”蔡蕙敏低頭把玩著那隻袖箍,正當她要再說些什麽事,一道男聲出現,阻止了她。

“敏敏——”聲音壓得低,帶著威懾力。

蘇羨意循聲看過去,是個模樣三十左右的男人。

模樣倒不是出眾,穿得也很低調,後麵還跟了個類似於秘書或者助理模樣的人,隻是眉眼低垂內斂,他身上的氣質,讓人覺得壓抑,甚至有些陰沉。

那是種讓人極不舒服的感覺。

蘇羨意並不了解蔡蕙敏家庭成員構成,也不知她還有哥哥。

她隻是聽包軼航簡單提起過,隻說家裏人太忙,管的少,用錢方麵卻不拘著她,這才讓她養成了飛揚跋扈的性格。

“哥。”蔡蕙敏素來趾高氣昂,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

碰見他,瞬間就慫了。

看得出來,是怕極了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