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感情受挫的陸二哥,意意有件男士襯衫
loading...
“咳咳——”蘇羨意被西瓜嗆紅了臉,謝馭離得近些,給她遞了張麵紙,低聲詢問,“沒事吧?”

蘇羨意搖著頭,接了紙巾擦嘴。

謝馭神情如常鋒利逼人,看著陸時淵,“你剛才那話是什麽意思?趕我走?”

“你住在這裏,妨礙我做事。”

“做什麽事?”

“追女朋友。”

?!

蘇羨意心髒急促得幾乎要跳出嗓子眼。

她早該想到,能和謝馭成為好友,陸時淵也絕非善茬。

他真的是個瘋子!

兩人對視,一個眼風如刃,一個從容如風。

陸時淵甚至還有心思逗貓,蘇羨意用餘光瞟了眼謝馭,本以為他會很生氣,沒想到……

他居然笑了。

“時淵,你說是因為我而妨礙你追女朋友?”

謝馭抬手摸了下眉骨那道疤。

“之前就聽他們說你喜歡上一個小姑娘,這都過去多久了,還沒追到手?那時候我可不住這裏。”

“所以,不是我的存在妨礙了你,而是你自己不中用啊!”

謝馭素來擅長出直拳!

正麵暴擊——

蘇羨意聽得那叫一個心驚膽戰,不過卻從中get到了非常重要的信息點,陸時淵早就在追她?她怎麽不知道?

陸時淵抬手扶了下眼鏡,沒作聲。

“自己追不到人,就說是我影響了你?”謝馭說著,轉頭看了眼蘇羨意,“意意,記住他這類男人。”

“啊?”蘇羨意愣了下。

“千萬別找這種中看不中用的!”

“……”

她悻悻笑著,壓根不敢正視陸時淵。

陸時淵似乎對他的話產生免疫,拿著逗貓棒,還在遛陸小膽,“說了這麽多,你究竟什麽時候走?”

謝馭看向蘇羨意,“意意,走嗎?回燕京。”

原本回來,就是為了蘇家的事,如今看來,似乎一切正常,而謝馭的任務,原本就是盯著自家妹妹。

他要走,肯定得帶上蘇羨意。

“我?”

蘇羨意沒想到這把火突然就燒到了自己這裏。

“難道你不跟我一起走?”

“……”

謝馭自己都沒意識到,帶走蘇羨意,對陸時淵來說:

無異於釜底抽薪!

他拿著逗貓棒的手稍稍收緊,“謝哥兒,我仔細想了下,你說得對,是我自己不中用,與你無關,我這裏,你想住多久都行。”

謝馭走到他身邊,拍著他的肩:

“追求不順利是很正常的事,說明這小姑娘對感情很慎重,如果心情不好,我待會兒陪你喝一杯?”

“我還要寫論文,不喝酒。”

陸時淵說著放下逗貓棒,與蘇羨意頷首打了招呼,便朝著書房走去。

“哥。”蘇羨意看了眼緊閉的書房門,“二哥是不是生氣了?”

謝馭挑了下眉:

“沒事,感情受挫而已。”

蘇羨意差點笑出聲,低頭,繼續啃著西瓜。

——

吃完西瓜,蘇羨意將盛裝的盤子清洗幹淨,把垃圾袋係好,準備在離開時將瓜皮帶走一並扔掉。

“垃圾我去扔,你把這個給他送進去。”謝馭將剛泡好的一杯茶遞給蘇羨意。

“給二哥?”

“他最近天天熬夜,真不把自己身體當回事,天天喝咖啡,我給他泡了杯金銀花,對身體好。”

“你幹嘛不自己給他送?”

“我怕他看到我,會想到自己感情受挫的事。”

蘇羨意甕聲點頭。

其實謝馭一直都是個麵冷嘴毒,卻非常心細的人。

蘇羨意端著茶,敲開了書房的門,推門進去時,就看到陸時淵的書桌上放置著幾摞資料書籍,碼得很高,幾乎遮住了他麵前放置的一台電腦。

“還沒走?”陸時淵未戴眼鏡,抬眼看她。

書房隔音做得非常好,外麵的動靜傳不進來,他也聽不見。

“哥讓我給你送杯茶。”

蘇羨意走到書桌旁,把茶放下,目光從桌上的一堆資料書籍上略過,什麽腫瘤、癌變、神經……還有許多冷僻的字眼詞匯,都是她尋常接觸不到的知識。

“謝哥兒呢?”

“又下樓扔垃圾了。”

蘇羨意總覺得大部分男生,都該像蘇呈那樣,會把自己房間搞得亂糟糟,像個雞窩。

可陸時淵與謝馭,在這方麵,卻異常整潔,自從謝馭來了,蘇羨意都極少打掃衛生,幾乎是他包辦的。

“我剛才被謝哥兒懟的時候,你是不是笑我了?”

蘇羨意抿了抿嘴,“我有嗎?”

她一開始是被某人的操作騷到了,畢竟哪兒有人直接問謝馭什麽時候走的,隻是沒想到她家謝哥哥也不是善茬!

陸時淵看著她幸災樂禍的模樣,起身離開椅子,單手撐桌,靠近:“看到我吃癟,就這麽高興?”

想到剛才陸時淵的模樣,蘇羨意還努力憋著笑:

“我剛才……笑得很明顯?”

她隻是覺得高手過招,相當精彩。

沒控製住自己而已。

“意意。”陸時淵又靠近了些,“你最近好像有點皮。”

蘇羨意愣了下。

之前在陸時淵麵前,她總是特別在意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就連坐姿、笑容都想表現得完美無缺,最近似乎是越來越不在意了。

她清了下嗓子,指了指桌上的茶,“我哥的一片心意,你忙完早點休息。”

當她縮回手準備離開時,陸時淵卻伸手拽住了她小臂,“你還記得上次在海城醫院的事嗎?”

“眼鏡的事?”這種事,蘇羨意怎麽可能忘記。

“你當時生氣了。”

“是啊,你當時還笑了。”

就是這點,讓蘇羨意一下子就徹底惱了,此時想來,還覺得有些憋悶,她在手術室門口等了那麽久,又得知他平光眼鏡的事,這人居然還笑得出來。

“還在生氣?”陸時淵看她小臉瞬間垮掉。

“你說呢?”

本身被騙心底就不舒服,他一笑,蘇羨意便覺得自己被戲耍了。

心態自然徹底就崩了……

陸時淵撐桌的手離開,抓著她的小臂,輕輕一拽,自己又上前一步,便把麵前委委屈屈的小姑娘摟進了懷裏。

“意意,我不是在笑話你,因為當時我確實很高興。”

“你在我麵前總是循規蹈矩的,說話做事,似乎都是事先斟酌考慮過的,那並不真實,所以你能對我生氣,我很高興。”

“因為我希望你在我麵前,可以放肆些,我想擁有的……”

“是最真實的那個你!”

蘇羨意聽得愣了下,心底好似一股暖流衝刷過,一股熱意瞬間彌漫四肢百骸。

“那……你先鬆開。”

蘇羨意沒被握住的手,抵在他胸口,稍稍推了推。

陸時淵手一鬆,兩人距離便瞬間拉開。

“我覺得你應該尊重一下我。”蘇羨意清了下嗓子,“你還不是我的男朋友,不要突然就動手動腳。”

“好。”陸時淵笑著點頭。

“那你喝了茶,早點休息,我先回去了。”蘇羨意溜得飛快,離開書房時,謝馭還沒回來,她就先回到了隔壁。

鬱結在心裏那股氣終於紓解,她伸手揉了揉發燙的耳垂,又自顧自地傻樂起來。

洗完澡,躺在床上,又和周小樓打了通電話,說得無非是今天約會的情況。

“真沒想到陸舅舅看著斯斯文文,沒想到私底下這麽悶騷!我以前真是小看他了。”周小樓連連咋舌。

“他哪裏悶騷。”蘇羨意總是維護他的。

“典型的斯文敗類,果然啊,不怕耍流氓的,就怕流氓長得帥,還特麽有文化!”

蘇羨意低笑出聲。

“對了,阿姨今天給我打電話,說明天來宿舍給你收拾東西,我和思思也準備最近兩天離校,到時候我們就在燕京見啦。”

“好,你等著我!”

**

翌日,海城大學

因為畢業離校,大件行李較多,宿舍管理員也會通融一些,讓一些快遞員,男生或者學生家長進入,所以幫蘇羨意收拾行李時,謝榮生也進入了女生宿舍幫忙。

周小樓很熱情,見著徐婕就給她遞了西瓜,端茶倒水,謝榮生便自己先收拾了起來。

蘇羨意的東西基本都是整理好的,也沒什麽私密的東西,隻需要找些大的編織袋裝進去就行。

然後謝榮生就看到了一個精致的包裝袋。

他擔心裏麵是貴重東西,不宜打包,便打開看了眼……

這是——

男士襯衫?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